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言情 > 《极品淑女未删减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第二章

典心 7935字 2018-11-12

  事情就像是电影情节般,荒谬而不真实。

  方款款气喘吁吁地将皮箱拖拉到房间的角落,然后疲累地坐在地毯上,她一边慢慢地打开皮箱,一边瞪大了眼睛环顾四周。

  这是管家给她的房间,虽然只是家教的住所,但是其豪华的程度还是让她咋舌。她做成长环境只是小康。从不曾想过人间竟然会有此等富贵人物。

  唐霸宇的宅邸是在城市郊区,他买下了整个山头,在青山翠峦中建筑属于他的王宫,只有少数几个高级干部可以进入此处,窥见“太伟集团”的核心,旁人只能在山下仰望,猜想着嘡目的豪华。

  她被送入此处,愣愣地跟着面无表情的管家走入整理好的房间。年约五旬的管家礼貌地不对她的装扮做出奇异的表情,但是眼神里流露出困惑,难以理解主人为何要雇用这么沉闷的女人回来。

  偌大的房间里尽是最高级的家具,柔软的地毯从门口一路铺到这儿,角落的欧式小桌上还摆着鲜花,奢华的四柱床上有着冰凉沁人的丝绸床单,看来格外舒服。

  “这个人到底是有钱到什么地步?”她自言自语着,开始将皮箱里的衣服挂进衣橱里。那个衣橱有房间的一半大,里面堆满着不同尺码的女性服饰,每一件都是尚未开封的名牌衣袋。

  不知为什么,看见那些衣服方款款心里就有不悦,她硬是清出一小处,将手中穿惯的暗色调衣袋挂进去,然后轻率地将衣橱关上,看也不看那些华丽服饰一眼。

  她并非不喜欢漂亮的衣服,只是一想到那些衣裳,很可能是他前几任女伴所留下来的,她心里就觉得不愉快。

  “你真的进到屋里来了。”带着敌意的声音响起,唐心抱着厚重的原文书,傲然得有如小公主般,优雅地走入房间,坐在小软凳上。

  “我没有别的选择。你的父亲辞退了我上一份工作,我若是不听从他的话来当你的家教,就必须回家去领失业救济金。”款款伸伸懒腰,开始整理带来的睡衣及贴身衣物。

  “别说得那么无奈,谁不知道这只是你的把戏。你也跟那些妄想缠住我爸的女人没两样,不过是手段比她们不同些,晓得用诡计引人注目。就连在休息室里打我,大概都是你事先设计好的。”唐心哼了一声,口中说着尖酸刻薄的话语,眼睛却好奇地看着方款款手中一件件丝绸与蕾丝。

  难以想象、外表装扮如此没有品味的女人,竟会有着么华丽的贴身衣物。各色粉嫩的衣物,让人看了目不暇给。

  款款对小女孩的指控只是笑而不答,继续整理着衣服。她见多了还种脾气拗扭的女孩,她们多是因为寂寞或是亟欲得到注意力,通常会用尖锐的外表来保护内在的脆弱。

  终于,唐心先忍耐不住,她悄悄松开手中的原文书,上前来拿起一小块蕾丝,小小的手滑过丝绸,心中讶异而有些羡慕。她趁着方款款不注意,拿着一件菲薄的衬衣在身上比试着。

  “喜欢吗?”款款笑问,眼中有着明了的光芒。

  唐心吓了一跳,赌气似地把衣裳丢开。“我才不喜欢这么暴露的衣裳,再说我也没有本钱可以穿。”她笔直地看着方款款衣服下曼妙的曲线。

  咒骂方款款又胖又丑,其实是违心之论,隐藏在那些难看套装下的身材,其实好得让人惊叹。虽然不是时下流行的骨感美女,但是那丰腴的肌理柔若无骨,看来更是诱人。只是这些都被隐藏,似乎就连方款款自己都不知道自身其实是美丽的。

  款款微笑着,将衣裳收进衣柜中。“再过几年你会成为少女,到时候自然会长大啊!”她弯下腰来整理衣裳,冷不防地,一只小手盖在她胸上,她吓了一跳连忙躲开。

  “会变得跟你一样吗?我真的也会吗?”唐心有些担心地问。

  “女孩子到了一定的年龄就会长大的。”款款因为先前的袭击,所以用双手护着胸。她从没有被人碰过,没有料到第一个触摸她胸部的,竟是一个人小鬼大的女孩。

  “我的也会吗?”唐心低头看看自己平坦的胸。

  “当然啊,普通人都是这样的。”款款看出小女孩的担忧,忍不住摸摸她柔细的发。“成长是很奇妙的,在短短的时间里,女孩子就会像是中了魔法般,从孩子转变成少女。”“但是我不普通,我从小就被人说是特别的。”唐心咬咬唇,平日倔强高傲的脸庞难得流露出脆弱。

  她因为惊人的高智商而引人侧目,但是那些人的眼光,往往都像是在看着某种怪物。她高傲的性格,有一部分是遗传自父亲,更是因为想保护内心的脆弱。

  “不要担心,就算你特别聪明,还是会正常长大的。”款款蹲低身子,保证似地看着小女孩。

  唐心像是被人烫着般,猛然推开她的双手,将原文书抱回胸前,先前的脆弱模样已经消失,她重新武装自己。

  “谁在担心?我才没有担心,我只是在告诉你,我是特别的,而你这个只有胸部没有脑子的女人,没有资格当我的家教!”唐心严苛地喊着,瞪视着方款款。因为先前流露的脆弱,她在此时变得更加犀利。

  款款叹了一口气。“从又胖又丑,变成有胸部没脑子,我的评价算是提高一点了,至少你肯定了我的胸围。”她自言自语地说道,早就知道前来照顾唐心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工作。

  唐心不悦地皱眉头。她急着想把方款款给赶出去,想让对方知难而退。她从没有遇过这样的家教,不对她询问爸爸的一切,反而带着笑对她解释一些从书本上也难以得到解答的疑问。

  过度的尖锐,其实是在掩饰着即将萌芽的依赖,她不愿意依赖任何人,深怕那些依赖会为自己带来伤害。

  她决定用尽办法将方款款赶出唐家。

  “你什么都没有办法教我。我的智商至少是你的两倍,精通三国语言,还能够与一些专业教授讨论,我甚至还能对爸爸的公司提出有利的提议,你连我的一根小指头都比不上。”她傲慢地说出那些可以吓退不少人的经历。

  款款只是略微挑眉。“别的不说,你的礼貌真的需要改进,想来你爸爸找我来,就是看出你的礼仪实在糟糕。”她可没有那么简单就被打败。

  唐心气愤地跺脚,一边打开房门一边嚷着:“我不需要任何人教我,我可以自己学得很好!”她打开门准备走出去,但是门一打开,原先贴在门上偷听的管家砰地一声,颓然倒在地毯上。

  “小姐,可以喝下午茶了。”头发花白的管家优雅地站起身,维持着表面上的冷静,拍拍袖子上的灰尘。

  款款不敢置信地看着管家,难以相信竟有人会一直贴在门上偷听。第一眼看到管家时,对方脸上一无表情,她还以为管家是个严肃的中年人,没有想到对方竟会有偷听的不良癖好?

  唐心呆愣了一下,小脸上的怒气没有褪去,她瞪了管家一眼后,抱着原文书走入回廊。她在心中决定,要给方款款一个下马威,小嘴上有着一抹冷笑,一定要让那个不知进退的女人知道,唐家的家教可不是好当的差事。

  而管家则是表面恭顺地行了个礼。然后跟在唐心的背后走出房间,在关上门时,他的眼睛里闪动着感兴趣的光芒。

  岑寂许久的唐家,似乎将要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了。管家决定,从今天开始将要亲自擦遍每个房间的门把,确实掌握事情的发展。

  ※※※

  成为唐心的家教,对于任何人都是一项自尊心的严苛考验。

  小女孩有着惊人的智商以及傲然的脾气,方款款先前虽然话说得颇满,像是能够纠正对方的礼仪,但是在严密的课程下,她只是坐在一旁,看着唐心不断地吸取那些艰涩的知识。自己却昏然得几乎睡去。

  “就算是听不懂。你好歹也装得忙碌些,免得让人知道你进唐家来只领薪水却不工作。”唐心从计算机的另一端抬起头,对着方款款冷冷笑着。“我口渴了,去倒些茶来。”她命令道。

  款款耸着肩。踱步出了书房,在门前又差点撞着假装擦着门把,实际上却是在偷听的管家。“莫先生。”她惊呼一声。

  管家再度摔跌在地上,但是动作不改优雅,他从容地站起身来。“茶杯与茶叶都放在厨房,方小姐可以请仆人们帮忙调制。”他详细地回答,恭敬地低垂着头。

  她诧异地瞪大眼睛,当偷听的人如此从容时,她也没办法发脾气,只能顺着指示往厨房走去。

  唐心眼看将她当成仆人呼来喝去,也不能激怒方款款时,漂亮的眼睛里浮现狡狯的光芒,一条诡计很快成形。她拋下手中的计算机,飞快地跟着方款款身后跑,赶在她进厨房前,将家中最好的咖啡搬出来。

  “你不是说要喝茶吗?”款款挑起眉头看着小女孩。这几天来,她已经习惯了女孩的无理取闹。也不知该说她神经太粗,还是心胸宽大,不论女孩怎么恶整她,她都无所谓。

  她本来就不认为自己适合当家教,带着幼儿园的小孩们胡闹或许是她拿手的把戏,但是与聪明又任性的小孩相处,却不是她所擅长。这几天来她对唐心的聪慧十分吃惊,她心里清楚,就像是唐心所说的那样,自己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教导唐心。

  “我改变主意了。”唐心傲然地回答。她遣开厨房内的仆人,开始动手煮咖啡。半晌的时间,上好的咖啡香气弥漫在厨房之内。

  “小孩子不要喝咖啡,很伤身的。”款款说道,想要上前接过煮咖啡的任务,担心唐心一个不留神会被滚烫的咖啡烫着。厨房很大,两人的距离隔得很远,她只能看见唐心躲在咖啡机后方努力着。

  唐心猛挥着手,制止她的前进。“这不是我要喝的,是给爸爸,还有那些叔叔们喝的。”漂亮的眼睛有着算计的光芒,她决定让方款款出丑,让她丢脸得待不下去。

  今天是那些高级干部进唐家跟爸爸一同开会的日子,要是让方款款去丢脸,让爸爸在盛怒下将她赶出门去,一切岂不是完美无缺。

  款款的脸上露出微笑,感动于唐心也有孝顺父亲的心,身为娇贵的千金小姐,还会为父亲亲自泡咖啡。“你爸爸喝到这些咖啡会很高兴的。”她开心地说,看见小女孩倒咖啡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不,他会生气,会暴怒得像是一头野兽。”唐心很小声地说,然后将某些材料代替砂糖与奶精,加入咖啡之中。黑黑的液体里其实有着玄机,包含着复杂的味道。

  想到爸爸以及那些叔叔们喝到咖啡时的表情,唐心险些无法克制脸上的表情。

  她要用尽力气才能维持表情的正常,实际上她已经在心里偷笑到肠子打结。

  “爸爸要是知道我书没有读完,却跑来替他们泡咖啡,会很生气的。你帮我把咖啡端进去,别说是我泡的,好吗?”她违背良心地装出无辜的哀求表情,眨着眼睛看着方款款。

  这是唐心的绝招,没有几个人能够拒绝她哀求的眼神。虽然爸爸不吃她这招,但是那些叔叔们可全是她这招式的手下败将。

  而以方款款的单纯生嫩,根本想不到世上会有如此狡猾的小孩。一看到唐心哀求的表情,她的心就软了,自然而然地相信了那些借口。

  “他应该高兴于你的举动,而并非因为那些举动而责怪你轻忽功课。”款款柔声说道,上前接过沉重的端盘,盘上四个咖啡杯轻微晃动着。

  唐心假意低头,看来像是在难过,其实是在压抑着即将爆发的笑意。

  “爸爸不关心那些,他只关心我的功课。”她假装啜泣几声,小手将方款款往门外推去。“请你把这些咖啡送去吧,免得放久凉了。”要是方款款再不出去,她一定会因为忍耐不住笑意而露出马脚。

  款款轻点着头,心里还弥漫着对小女孩的疼惜,她捧着端盘,往先前记忆的主人书房走去。

  等到方款款一踏出门,唐心马上抬起头来。“管家!”她呼唤着,声音急切。

  管家马上从门前现身,看来已经蹲在那里许久了。“小姐。”他毕恭毕敬地鞠躬。

  唐心的脸上出现笑容,一脸的志得意满。“想看好戏的话,就快去爸爸的书房门前守着,我保证,你绝对可以听见新任女家教被轰出唐家的实况。”“小姐,话不要说得太满。”管家恭敬地吐槽。

  “你敢怀疑我?”“不敢。”管家无意与唐心继续争辩下去,脚步迅速地往主人的书房移动。

  他可不想错过一场好戏。

  ※※※

  当房门上敲叩的声音响起时,房内的男人们停下讨论,全都挑起眉毛。

  “你这间屋子里哪来这么有胆量的人,敢在我们开会时敲门,难道不怕被你轰出去?”斜坐在沙发上的杜丰臣轻笑,俊朗的五官看来有几分漫不经心。

  唐霸宇皱起眉头,心中隐约猜出来者何人,只有初来乍到的人,才会不知死活地打断会议进行。而当方款款谨慎地捧着端盘入内时,他的猜测被证实。

  “抱歉,我是送咖啡来的。”款款说道,有些诧异看见偌大的书房中,除了唐霸宇之外,还有几个高大的男人。她走了几步,因为不熟悉而被地毯绊着,手中的端盘惊险地往前飞去。

  在危急的瞬间,离她最近的两个男人以诡异的速度抢救,免去了一场浩劫。

  一脸严肃的雷霆接住端盘,以准确的动作将端盘放置桌上,四杯咖啡没有溢出分毫。

  看似学者般温文儒雅的商栉风则是扶住几乎摔跌在地的款款,在适当的帮助后,迅速收回手,没有多加停留。

  “小姐,没事吧?”商栉风礼貌地询问。

  款款困窘地点头,忙自个儿站好。她的视线往房内瞄了一圈,在心中有些惊叹。眼前这些男人大概就是“太伟集团”内被人传说许久,那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高级干部。

  “太伟集团”的总裁唐霸宇能够在短短几年内成为商业霸主,除了本身的才能外,这些高级干部功不可没。诡异的是,不同于一般集团,这几位高级干部们并不在公司内坐镇,只有在某些时刻会出现,给予唐霸宇强而有力的协助。

  她听过那些传言,在唐霸宇的部下中,有被警界驱逐的前任刑警,还有亡命天涯的黑道人物,以及手握数十种产品专利的科技人士等等。这些匪夷所思的人们,是唐霸宇的有利后盾。

  但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有机会与这些传奇人物碰面。

  “我说过不许任何人打扰的。”唐霸宇的声音里充满了权威,让人不寒而栗。

  “我只是送咖啡来。”她不以为意地说道,走上前重新端起端盘,将咖啡分送给屋子里的男人。

  沙发上的杜丰臣轻佻地吹了声口哨。“好有胆量的小姐,敢问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竟敢跟咱们的唐总裁这么说话。”他接过方款款手中的咖啡,审视的目光在她身上流连,轻易地看出那身沉闷的套装下,其实有着动人的曲线。这女人简直是一块未雕琢的璞玉。

  他的手状似不经意地放在她手背上,款款连忙往后退,杯子里的滚烫咖啡惊险地摇晃着。

  为了避免被烫伤的命运,杜丰臣别无选择的只有放弃吃豆腐的机会,连忙接过那杯咖啡。

  “到底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雷霆嘲讽地说道,高大的身躯无声地接近,端起一杯咖啡,又重新回到窗前。

  “我看他倒像是饿昏头,几乎到饥不择食的地步,连别人放进盘里的食物都想抢,也不怕会遭到流放的命运。”商栉风温文有礼地说道,其实说的是最犀利的话语。

  杜丰臣耸耸肩,看了一眼脸色阴沉的老板。他当然也知道,敢用这种口气跟唐霸宇说话的女人。一定在老板的眼前有一定的地位。但是看老板沉着脸,却又没有出言阻止的模样,他猜想着自己或许还有一些机会。

  款款瞪大眼睛,感兴趣地听着他们的对话。她一直以为高级干部们应该都是像唐霸宇,严肃而冷漠,甚至带着高傲的特质,但是眼前这些男人明显地友善许多。

  “马上出去,在会议进行时不许接近这里。你是我请来教导唐心的家教,只要专心对付她就行了,不需要做这些端茶递水的工作。”唐霸宇静默地看着方款款。

  他因为某种原因而感到愤怒,难以分明是因为她的闯入,或是属下们对她的兴趣。

  她看来仍旧如初见那日般沉闷,那身暗灰色的套装完全不适合她,让她丰腴的身段显得臃肿,黑框眼镜也遮去她脸上的神采……他毫无缘由地想起,那天当她试着扯下缠绕在他西装上的蕾丝胸衣时,细致的双颊红艳得像是盛开的玫瑰。唐霸宇锐利的目光游走到她的身躯,禁不住猜测,她今日是不是正穿着那淡绿色的蕾丝胸衣。

  方款款没有发现他的注目。她过度用力地将咖啡放置在他面前,双眸因为挫败而黯淡。

  “唐总裁,我想你雇用我是一个天大的错误,令千金太过优秀,我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教导她。”她有些丧气地说道。先前在唐心面前所说的,根本就是不服气才冲口而出的气话。

  “我笨手笨脚,连大学都是惊险地毕业,说不定真如唐心所说,连她的一根指头都比不上。”她承认着,视线被他桌上一块黑玉纸镇吸引,黑玉被雕琢成一只沉稳的黑豹,那气势看来与主人竟有几分相似。

  “我当然知道你比不上她。”唐霸宇毫不留情地说道。在看见她纤细的双肩像是被打败般陡然垂了下去时,他心中奇异地弥漫些微刺痛,久违的罪恶感竟在此时浮现!

  唐霸宇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感觉。多年来他被商界称呼为“恶鬼”,那些人甚至猜测他是吞噬那些小企业做早餐,心中早就没有半分怜悯了,怎么还会有罪恶感?唯独面对这个小女人,他不愿意伤害她。

  或许就是因为如此,他方会冲动地雇用她。虽然为了教导唐心也是原因之一,但是他在私心里,是为了弄清楚,她究竟为何对他有那些奇异的影响力?

  “那你又何必留下我?就算是你钱多想挥霍,也用不着雇用一个没有用的人摆在家里吃闲饭。”款款觉得被刺伤,她的眼里有着泪光,咬紧了牙不愿意示弱。她也知道自己没有用,但是他也不需要说得那么明白,听见由他口中说出的否定,她觉得好难过。

  杜丰臣眼见机不可失,马上从沙发上跃起,带着笑容拍抚着方款款的背。“别难过,你也别待在这里了,不如到我那里去,我那间征信社还需要一个秘书呢!虽然薪水可能不太多,但是我保证比唐霸宇,以及那个小恶魔友善得多。”一旁的商栉风与雷霆叹地摇头,猜测着杜丰臣会有什么下场。

  在门外的唐心,则是因为听见杜丰臣无意泄漏的称呼而瞇起双眼。

  “趁你的喉咙还能正常运作的时候,喝完你的咖啡。”唐霸宇缓慢地说道,平静的声调其实隐含危险。“不要打这个家教的主意,她会留在这里教导唐心。”他抚摸着黑玉纸镇,掌握在手心的一切,从来没有轻易放过的例子。

  “这里不需要我,不如让我回去,就算是不能回‘太伟集团’工作也罢,你何必硬要留下我。”款款不解地问,看见杜丰臣谨慎地摸着脖子,重新坐回沙发。

  “这里需要你。”唐霸宇脱口而出,敏锐地感受到部下们调侃的眼神。他锐利的双眼一扫,满意地看见几个部下全都识时务地低下头去后。

  清清喉咙,再度重申。“唐心需要你。你不需要学识渊博,她已经拥有比任何人更丰富的知识,我要你教导她的,是与一般人的相处方式。她已经被宠过头,而你是唯一一个还把她当成孩子对待的人。”

  “但是她不愿意合作,我们之间的相处会是一场灾难。”款款走近几步,倚靠着他的昼案,无意识地抚弄他放回桌上的那只黑玉豹子。上面还残留着他的体温,她只觉得舒眠,用指腹在黑玉上游动。

  瞪视着她无心的举动,唐霸宇陡然觉得下腹一紧,一股奇异的冲动在血液里流窜。他紧皱着眉,明明她看来沉闷得有如老处女,为什么她的动作竟会让他觉得性感?

  他从皮椅上站起身来,高大的身躯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清楚地看见她颈后细致的肌肤。

  “留下来。还是……你根本没有勇气接受我的雇用,因为应付不了唐心的恶作剧就想落荒而逃?”他故意激怒她,语调尖刻而讽刺。

  像是被踩着尾巴的猫,款款愤怒地抬起头来。“唐先生,我虽然不够优秀,但是对于旁人所丢下的战书,可还没有窝蘘到不敢接的程度。”气愤于他的轻蔑,她重重地将纸镇丢回桌上,转身迅速地离开。

  打开门的时候,管家照例跌在地上,不同的是,这回连唐心也狼狈地摔在地上,两人缓缓地抬起头来。管家仍旧一脸木然,将紧张掩饰在心里。但是唐心的道行就没这么高了,她的眼光一接触到唐霸宇,就匆忙地垂落。

  款款没有多加理睬,径自笔直地走出门外。

  “这下子可精彩了。”杜丰臣带着笑意说道,端起手中的咖啡就喝。

  唐心连忙伸出手想阻止,但是迟了一步,她脸色发白地看昼房内所有男人全都端起咖啡啜饮。她将手覆盖在眼前,发出些微呻吟激烈的咳嗽声在会议室中响起。原先优雅的男人们不可思议地瞪视着手中的咖啡。那黑色的液体有着可怕的味道,几乎淋痹了他们的味蕾。

  杜丰臣因为喝得过猛,几乎咳趴在地上,黝黑的双手紧扼着自己强壮的颈项,似乎想制止那些可怕的液体继续滑入胃中。“小恶魔,你要把我杀死了。”他嘶声指控,跟随在雷霆之后奔向洗手间。

  商栉风皱着眉,轻易地猜出这是唐心陷害方款款的伎俩。他谨慎地放下咖啡杯,稍微调整领口,克制着不要将吞进口的咖啡吐出来。“你在里面加了什么?”他好奇地问。

  唐心颤抖地放下手,鼓起勇气看着众人。“酱油、醋,洗抹布水……”看着爸爸的脸色变得铁青,她缓慢地往后退去,眼睛瞪着爸爸桌上那杯被加了最多料的“加味”咖啡。“还有煤油。”她抱着必死的决心认罪。

  “唐心——”唐霸宇的吼叫声传遍了唐家的宅邸。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