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言情 > 《极品淑女未删减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第三章

典心 8364字 2018-11-12

  唐心抱着厚重的原文书,躲在窗帘后面,一边愤怒地咒骂着,一边翻阅着书籍。她根本无心于念书,心里因为先前的失败而焦躁。

  爸爸虽然没有痛揍她一顿,只是冷冷地看着她、缓慢地说她的礼貌的确需要加强,可是那冷漠的语气就足以让她觉得好难受。她一直试着要成为爸爸心目中最好的女儿,但是方款款却轻易地破坏了一切。想要陷害方款款,而恶果却落在自己头上,这令她几乎觉得自己愚昧到家了。

  “坐回书桌前读书不是比较舒服些吗?”一只丰润洁白的手掀开窗帘,轻易地发现她藏身的地方。

  “我要在哪里看书是我的事,你管不着!”唐心凶恶地说道。

  她奋力想扯回窗帘,奈何力量微薄,她扯了几下后便卧弃地松了手,赌气似地站起身来,勉强维持着优雅的姿态,换了地方继续蹲坐着。

  款款百般无聊的坐在一旁,尝试着拿起书架上的书籍,翻了没几页就膛目结舌地放回去。每次与唐心相处,都让她感到自己的平庸,小女孩不但牙尖嘴利,而且的确有着丰富的学识。

  “你不想休息一会儿吗?管家说你已经念了一整天的书。”她关心地问。这个年纪的小孩,通常活泼得像是过动儿,很少看见如唐心这般,镇日捧着书的女孩。

  “这全都是拜你所赐,因为先前在爸爸书房里发生的事,我这几天的休息时间全被取消了。”唐心语气里有着浓烈的怒气。

  她从不曾如此狼狈,偷鸡不着还蚀把米,想陷害方款款没有成功,反倒是自己被爸爸骂得狗血淋头。几位叔叔中,杜丰臣最是可恶,他微弯的唇带着笑容,似乎很欣赏她吃颦的景况。

  “他怎能把读书当成是惩罚?这样会影响你的学习情绪。”款款愤愤不平地说道,不由分说地夺下女孩手中的书籍。

  书本的重量让款款咋舌,难以想象年仅七成的小女孩必须吞进这些艰涩的知识。唐霸宇认定了女儿的优秀,但是却只会强迫她阅读着可能终生都用不上的知识,然而最基本的父女相处,他却完全不及格,唐心看见他,就像是小耗子看见猫。

  “只要你这个又胖又丑的女人不要在我面前晃,我的学习情绪就会增高,用不着爸爸吩咐,我可以乖乖背完整套百科全书。”唐心讽刺地说道,却忍不住伸伸懒腰,手中少了书本的重旦让她轻松不少。若不是方款款夺下书本,她根本没有胆子敢松手,爸爸的指示就是圣旨,没有人敢违抗。

  或许眼前的方款款的确有那么一点不同,也不知她是不识时务,还是天性勇敢,竟敢违抗爸爸的命令。

  “很抱歉,在教会你礼貌的言行前,你都必须忍受我这个又胖又丑的女人。”款款耸耸肩膀,不以为意地说道。

  方款款从来不觉得自己是美丽的,丰腴的身段让她从小就有些自卑,面对旁人的讪笑许久,她学会了不去在意。

  她用手轻拢着黑发,将迸出的发丝塞回发髻中。举手投足间有着不自知的佣懒,仔细地观看,那是一种能让男人迷醉的佣懒,她却浑然不觉,用最糟糕的衣衫装扮自己。

  唐心突然觉得生气了,她瞪视着方款款,不愿意接过对方手中递来的牛奶。“这是你的诡计,对吧?”她询问着。

  款款略微一愣。“诡计?”她还没有聪明到可以耍诡计。

  “我猜的绝对没错,你故意装成愣头愣脑的,好降低我跟爸爸的惊觉心,其实你比那些女人更加老谋深算,想趁着我们疏忽时,对唐家鲸吞蚕食。”唐心愈说愈激动,她不顾意承认几日的观察下所发现的美丽,反而一口咬定款款图谋不轨。

  她害怕任何接近唐家的女人,是因为恐惧对方会夺去爸爸的注意力。她也知道爸爸身旁有过不少女伴,甚至先前还有疯狂的女人,以为控制了她就可以控制爸爸,因而聪明地找她下手。

  她不喜欢别有用心的靠近,所以筑起厚厚的壳,保护着脆弱的心。

  “你太看得起我了。”款款叹息着,猜想要是让哥哥听到唐心的指控,大概会在方家的牌位前痛哭流涕,感动一向呆愣的妹妹竟然开窍,终于懂得算计他人。

  “你不要回避问题。”唐心愤怒地跳跃着,两根小辫子在空中挥舞,终于比较像是个孩子。

  “我没有回避问题,只是正在感叹你丰富的想象力。要是把你放进幼儿园,你大概会把那些初出茅庐的老师们吓得夺门而逃。”款款安抚似地拍拍小女孩的头,轻易地将牛奶放进她手中。

  她在心中决定要找个时间,好好跟唐霸宇讨论一下唐心的教育问题;如果他坚持将唐心交给她,就不能再用那种冷淡的态度对待女孩。家长的态度,往往会决定小孩的心智发展,孩子们大多希冀着父母的关怀,唐心已经没有母亲,自然会对父亲多依恋些。

  唐心瞇起眼睛,一时不察地接过牛奶就口,辍饮了几口后才发问。“幼儿园是什么地方?”她有些好奇地问。

  “那是你这种年纪的孩子群聚的地方,大家一起学习、一起玩耍、一起学着怎么与朋友相处。”款款停顿下来,发现女孩着迷地听着,漂亮的眸子里流露出羡慕,一股心疼的情绪陡然淹没她。她伸出手摸摸女孩的脸庞,给予安慰。“我可以找机会带你去的。”唐心像是被安抚的猫儿,享受着那亲昵的拍抚,从来没有人如此对待她,甚至连爸爸也不曾这样碰触她。这样的碰触,温暖而亲近,意外的舒服,她喜欢温度的传递陡然发现自已竟然接受了款款的触摸,唐心惊讶地撇开脸。

  她怎么能够如此没用,只是几下轻拍就被收买?在刚刚短暂的片刻里,她几乎开始喜欢上这个女人。

  “我才不要跟平民玩在一起。”唐心做出违心之论,其实她好想跟同年龄的人玩在一起。但是身为唐家的人、她始终被保护得好好的,能够陪她一起胡闹的,只有那几个年过三十的叔叔们。

  “唐心,不要把人归类,那是最愚蠢的事情。”款款警告,将房间内可以看见的书籍全部收集起来。“管家,麻烦你进来一下。”她经验老到地呼唤。

  果不其然,门缓缓被推开,管家拿着抹布站在原地,擦拭着已经闪闪发光的手把。“需要我做什么吗?”管家恭敬地问,暗自得意又听了一场精彩的唇枪舌战。

  “请拿推车来将这些书籍全都送回书房,唐心今晚要休息,不再碰任何的书。”款款说道,她已经习惯了老是在门口偷听的管家。

  唐心有片刻的僵硬,瞪大眼睛靠近。“爸爸会骂人的。”她警告地说道,但是语调里不自觉地流露出期待的语气。她已经好累了,但是还不敢休息,难道方款款看出她的疲倦吗?

  “天塌下来有我替你扛着。现在,乖乖的给我上床睡觉去。”款款命令道,推着唐心往床上走去。

  她心疼极了小女孩的疲倦模样,明明已经快要累倒了,却还因为唐霸宇的指示而不敢入睡,那简直是一场折磨!

  动作迅速的管家眼里有着崇敬的光芒,头一次看见胆敢违抗老板命令的女人。

  他在心中忍住笑,服从着款款的指示,将那些原文书推出房去。天晓得整个唐家已经等待这样的女人有多久了。

  “好了,现在乖乖地睡,别去担心那些书本,你好好的休息。”款款微笑着,倾身在女孩光洁的额上亲吻,在整理好被褥后,关灯离去。

  在黑暗之中,唐心愣愣地瞪大眼睛,额上还能感受到那轻柔的一吻,她摸着被方款款的唇触碰过的地方,回忆那温柔的碰触。从来不曾有女性用如此亲密的方式对待她,那让她感觉被疼爱、被重视。

  说实在的,那感觉还真不坏。

  唐心带着一抹微笑,用脸揉揉枕面,安适地入睡。

  ※※※

  矛盾的日子过了几天,唐心愈来愈不安,她发现自己很不争气地开始喜欢上款款。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她怀疑自己是不是有被虐待狂,竟会喜欢上不识时务、还敢痛扁她小屁股的女人?方款款很固执,根本不理会她的任性,坚持用正常的方法对待她,把她当成普通女孩,教导着她礼貌及相处的方法。

  而款款则是有些困惑于唐家仆人们态度的转变,那些先前没给她好脸色的人,发现她是真心对唐心好时,全都对她心悦诚服,将她的起居照顾得无微不至。唐霸宇离开台湾的这几天内,她所得到的待遇不像是家教,倒像是唐家的女主人。

  似乎每个经过她身边的人,都会对她露出友善的微笑,那笑容里甚至还有着些许的期待,像是在等待她为唐家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付出。

  但是唐心的教育问题仍旧没有得到解决,许多专业教师困扰于方款款的插手,纷纷愤怒地要求见到唐霸宇。但是仆人们全站在方款款这边,在第一时间内将教师们轰出唐家。

  “我必须跟唐霸宇好好的谈谈。”款款一边搬动着那些教师们搬来的厚重书本,一边喃喃目语。她已经厌倦了与那些教师争吵,唐心必须得到的是全面的照料,唐霸宇不能再把女儿当成填充娃姓,只会不停地塞些无用的知识给唐心。

  “爸爸才没有时间理我。”唐心坐在一旁说道,她忙着玩款款捉给她的蟋蟀。

  自从那些书籍被推出房间后,她多了许多空闲,可以专心玩耍,纵然她再聪明,到底也还是个孩子。贪玩的性格无法被泯灭。

  “就算他再忙,也不能放着你不管,你可是他的女儿呢!”款款不悦地说道。

  她无法想象,唐霸宇怎么能够对女儿如此轻忽,这个时候的女孩最是需要父母的关怀。

  唐心耸耸肩膀。“你要是这样对他说话,他会很生气的。”她想到爸爸将要回国,心中竟有些为款款担忧。

  “他要是再不关心你,我会比他更生气。”款款撂下狠话,奋力将书籍给推出房间。

  “不过话说回来,你可以试试先前那些女人的手法,穿着透明的睡衣到书房去找他讨论,这样一来,他的火气或许不会那么大。”唐心逗弄着蟋蟀的触须,像是想起什么般偏着头,然后继续说道:“我想他的火气还是会很大的,但是不是用在对你生气上头。”她露出诡异的笑容。

  方款款因为她话语中的暗示而倒抽一口气。“唐心,你从哪里学来这些话?”她的手插在腰上,一脸的不可思议。

  “叔叔他们说的。”女孩格格笑着,漂亮的脸蛋红通通的。

  “看来我还必须纠正你的两性观念。”款款说道,因为连日的搬动书籍而疲倦,忍不住搥着肩膀。

  唐心仔细地看着款款,对那身暗灰色的套装嫌恶地皱眉。她看过款款包里在套装下的身段。丰润而美麓,比那些骨瘦如柴的女人漂亮多了,但是男人们往往被蒙蔽,看不出款款的天生丽质。

  爸爸要是看到款款的真面目,会有什么表情呢?还是他根本就已经知晓在那土里土气的外表下,是多么娇美的身段,所以才坚持要款款来唐家做家教。

  想起唐霸宇即将回国,小诡计转眼又在脑海成形,唐心好想看看爸爸的反应。

  其实,她也想要测试,看方款款是不是真的如同这些天她所观察的,是个太过单纯的女人,虽然善良而热心,但却有些迟钝?让方款款与父亲来一次亲密一些见面,会是得到证据的好机会。

  “你很累吗?”唐心询问道,缓慢地站起身来,好意地靠近款款,帮她槌着肩膀。

  “还好。”款款逞强地回答,没有多想女孩突然的友善有什么涵义。

  “那么,你可以去泡泡温泉,那对消除疲劳很有效的。”唐心低垂着眼,掩饰闪烁光芒的眼晴。“在温室旁边有一个温泉池,你到那边去泡泡身子,会很舒服的。请记得,那里是温泉,你必须裸身下水,这样才符合卫生。”她推着款款往温泉的方向走去,要费尽力气才能忍住嘴角的笑。

  唐家的确有着巨大的温泉池,但那却是唐霸宇专用的。所有人都知道,唐霸宇在回国后的夜晚,曾在温泉池里纾解紧绷的肌肉。

  唐心等不及要看爸爸在看见温泉池中有着赤裸女子时,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

  虽然事先就知道唐家富可敌国,但是在自家拥有如此奢华的温泉池,还是让方款款有些讶然。她在唐心的坚持下,褪尽了衣衫滑入温泉,让温热的水松弛紧绷的肩背。

  温暖的水滑过肌肤,像是温柔的抚弄,她徐缓地靠在大理石的池边,将头枕在冰凉的靠背上,源源不绝的温水让她昏然,泡久了竟想要昏睡。她闭着眼睛,修长的腿在水中滑动,满足地叹息着。

  “除了教遵我女儿外,你还想提供其它的服务?”低沉的声音在她的脸几公分上响起,灼热的男性呼吸喷在她脸上,比温泉的水更热上几分。

  款款震惊地睁开眼睛,竟看见唐霸宇站在池边,黝黑的面容以及黝黑的高大身躯,看来简直像是异教的神祉。让她吓得几乎要溺水的是,他竟然全身赤裸,高挺健硕的体格宛如雕像般完美。

  “你没穿衣服!”她指控地说道,连忙沉入水里,用淡白色的温泉水稍稍遮蔽已经泡得粉红的身子。

  唐霸宇讽刺地弯着唇,锐利的目光紧盯着她,像是能够看穿温水似的,没有放过任何细节。“彼此彼此。”款款惊慌地转头,企图寻找放置在池边的衣服,但是那些衣服就像是长了翅膀般,早已平空消失。她在温暖的水池中,因为他的出现而紧张得颤抖。

  “你也跟先前那些女人一样,打算在照顾我的女儿外,也同时照顾我吗?”他缓慢地踏入温水中,目光紧盯着她。

  款款连忙后退,她的心跳得好急,当他也进入温泉池,她几乎难以呼吸。虽然温泉池够大,不至于碰触到彼此,但是共同沐浴在同一池水中,经过他身躯的水,会抚过她的肌肤——她因为脑中奇异的联想而羞红了脸。

  “不要误会我,我只是唐心的家教,绝对不会做出踰矩的事情。”款款沿着池边移动,小心冀冀地避开。她在寻找着可以逃脱的机会,但是唐霸宇的眼光紧盯着她,她根本没有勇气上岸。

  她就算再迟钝,也能敏锐地感受到两人之间的不同。他的阳刚与男性有着强烈的存在感,她口干舌燥地只敢将视线定在他强壮的颈项之上,不敢往下瞄去。

  但是只是接触他的视线,她就像是要被其中的火焰烫着。深邃的眼里除了平日的威严外,还有着欲望的火焰,赤裸裸而毫不遮掩对她的兴趣。

  这怎么可能呢?他见过那么多的美女,而她如此的平庸,他怎么可能会对她有“兴趣”?

  “你的行动与言语不一。”他淡淡地说,在温水中伸展双臂。在长途飞行后他有些疲倦,但是当看见丰润赤裸的她出现在泳池内时,他自嘲地猜想,自己或许并没有那么疲倦。

  “一定是哪里出了什么误会,我没有那个意思。”她急切地想解释,但是在看见他令男人嫉妒、让女人垂涎的身躯时,只能瞪大眼睛。

  “或许我真的看错你,在你责备唐心时,我感受到你的不同,当我在国外,还听见你为了让唐心休息而将那些教师赶出去时,我以为你是真心想当好家教。你的确不同,比先前那些女人更聪明上几分,懂得循序渐进。”他的唇讽刺地弯着,像是在嘲弄自己竟然还会看走眼。

  这样的侮辱让方款款怒火中烧。他可以质疑她的出现,但是怎么可以质疑她的动机?

  “你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以为全天下的女人都会为了得到你的青睐而故意接近你?告诉你,我是真心重视唐心,不像是你这个不尽责的父亲,只会丢给她一堆书籍,却不给她半点关心!”她愤怒地喊道,因为怒气而有了勇气,握紧拳头接近,完全忘了此刻的赤裸。

  他佣懒地睁开眼睛,看着眼前气得双颊嫣红的她。美女他是看得多了,但是还不曾见过胆敢对他发脾气的女人。他感兴趣地看着,视线滑过她嫣红的双颊,细致的颈项以及肩骨,落入水波上可以些微窥见的曲线。

  “我想讨论我们之间的事,别把唐心扯进来。”他轻轻地提出瞥告,双手因为想碰触那光滑洁润的肌肤而刺痒着。

  他早就想要碰她,在书房里她无意识抚弄黑玉纸镇的模样深深烙印在他脑海中,引发他许多绮想,即使到国外去处理要务,也无法拉走她盘据在脑海中的身影。

  “你不要逃避问题,我早就想要跟你讨论,你不能再如此忽视她——”她的话无法说完。

  因为唐霸宇以极快的速度欺近,转眼健硕的双臂已经紧紧搂住她的身子,用灼热的双唇封住她那张兀自说个不停的恼人红唇。他将她的身躯纳入怀中,用赤裸的胸膛感受她发烫的娇躯。

  门外的唐心瞪大了眼睛,努力往门上贴去,想要看仔细些。

  但是下一秒钟,她的双眼被蒙上,眼前变得一片黑暗。

  “老莫,把你的手拿开。”她焦急地嘶声说道,不敢提高声量。要是被爸爸知道她策划了这一切,还在门外偷看,她的小命大概会不保。

  管家耸耸肩膀,坚定地将温泉室的门关上,把挣扎不休的唐心扛在肩头。“小姐,接下来是成人锁码时间,小孩子必须上床休息了。”他尽责地将唐心带离现场。虽然偷听成癖,但是他还算有一点“职业道德”,知道什么时候必须退场。

  水池中的一对男女犹自不知,缠绕于温热的水中。

  他的舌描绘着她的唇形,趁着她的惊喘,探入她口中的甜蜜。双手覆盖上已经觊觎许久的娇躯,他探索着,因为那滑润的触感而惊叹,一手环住她的腰,另一手则覆盖她胸前的柔嫩、黝黑的掌与雪白的肌肤形成强烈对比。

  她惊讶地瞪大双眸,转眼已经在他怀中,不论如何都挣扎不开他钢铁般的箝制。他的身躯太过强健,而她太过柔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当他发动攻击时。就只有束手就擒的分。

  他的吻持续深入,吞下她的喘息以及模糊抗议,手游走到她的发髻,轻率地解开,用长指梳过散落水面的黑发。他老早就想看她长发披散的模样,少了那些可怕的套装以及老气的发型,她简直是一项惊喜。

  双脚踏不到底,方款款只能虚软地倚靠在他胸前。不知是因为热水,还是因为他夺魂慑魄的吻,她觉得神智迷离,连四肢都是酥软的,使不上任何力气。

  些微的理智在喊叫着要她挣扎。她捻起粉拳槌打着他肩头结实的肌肉,但是他不但没有任何反应,疼的反而是她的手。他的力气好大,箝制着她的身躯,探索着从来无人触碰的禁地。

  她因为他的触摸而瞪大眼睛,因为惊喘而朱唇轻启,而他的舌宛如占有般地冲刺着,暗示着他的意图。

  款款感觉到水面之下两人亲昵的贴近,他的欲望抵着她,让她不自觉的轻颤。

  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她受到情欲的引诱,某种焦躁的情绪掌握了身躯,她笨拙地试着回吻他,感受到他的双臂愈环愈紧。

  一种类似毁灭的冲动,把理智全然焚烧,让他根本无法思考。他享受着怀中的温香软玉、已经忘怀曾几何时有过如此深切的需求,他几乎想要在此地要了她。

  她的身躯虽然没有现今流行的骨感美,但是丰润的身段是如此地适合他的怀抱,没想到在那些黯淡的套装下,竟是稀世的珍宝。

  他的唇落在她白皙的颈项,啃咬那里细致的肌肤,黝黑的指捏弄着她胸前粉红色的蓓蕾,换来她的喘息。他的嘴角带着情欲的笑容;看来有些邪恶。

  “住手。”她喘息地说,却难以确定是不是真心想要他停手。

  他的手如此邪恶,捏弄着她羞人的蓓蕾,甚至还滑入水下,摸索着她最柔软的芳泽。

  “身为家教可以说谎吗?诚实些,你也会享受这些。”他置若罔闻,长指探入她的花瓣,与温热的水一起抚弄她。

  她全身顿抖着,感觉到他的指侵犯了最柔软的一处,甚至深深地探入,过多的敏锐让她甚至感到些疼痛。她不曾经历过这些,那些举动就像是火苗,让她从身躯内部燃烧,理智不复存在,她在他的指下翻腾。

  “你——”她说不出任何话语,睁着湿润的眼,视线都蒙胧了。

  他着迷于她的表情,诧异于她如此激烈的反应,在激情中的她简直美得炫目。

  这令他不由自主地想象着:若是真正与她缠绵时,她会是如何的模样?那些想像几乎让他发狂。

  唐霸宇将她抵在池边,仍旧用唇与双手折磨着她。

  他用口含住已经紧绷的粉红色蓓蕾,而后以齿轻咬。她发出无助的呻吟,双手紧紧攀住他,深怕会溺毙在这池温水,或是沉溺于他给予的意乱情迷中。

  她被困在冰冷的大理石,以及他炙热的身躯之间,连呼吸都困难了。他的指缓慢地探入与撤出,撩拨着她不曾感受过的激情,她紧咬着唇,想要克制几乎溢出唇的低呼。

  他看出她的意图,另一只手分开她紧咬着唇,长指在同一时间揉弄着她双腿问的喜乐之结。“你是百分百的女人,感受我给予你的,不要抗拒。”他的身躯抵着她,感受到她的轻颤。

  像是有烟火在身躯中爆发,她因为他的触摸而发出细微尖叫,过多的喜悦从他的指流入体内,她无法忍耐地发出几声喘息,之后咬住他的肩头,在那里留下属于她的烙印。

  他紧闭着眼;感受她牢牢地包住他的指,那温润的触感几乎让他发狂。他如此地想要她,简直无法忍耐。但是脑海里仍有些微理智少提醒他不能如此冲动,这里是温泉池。他想要在柔软的床上,好好地探索着她的身躯,看清她每一个娇美的反应,不遗漏分毫。

  再说,她仍是是唐心的家教;要是在以往,他可以随意与那些女人胡来。但是对于款款,他有着更深切的渴求,几乎想要永远占有她。事实上,他不曾如此饥渴地想要一个女人,她是如此的柔软以及女性化,完美地适合他的怀抱。

  有了这样的欲望,他无法再将她留在唐家。

  “款款。”他第一次呼唤她的名字,唇仍在她的颈项肆虐。

  她悠悠地从狂喜的浪潮退下,在他的怀抱里虚软着,无法回想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身躯是酥软无力的,她只能攀附着他,感受他强硬如铁的身躯给予她温暖。

  然而,他接下来所说的话却让她全身冰冷。

  “我会在城里安置你,如果你要求要住在国外也行,不过不能让唐心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我会替你开个户头,也会替你买部车,供应你想要的一切。”他说出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法,满心以为她会欣喜若狂,毕竟有许多的女人挤得头破血流,就是想成为他的床伴。

  然而当他低下头时,他却看见一张因为愤怒而僵硬的脸蛋。

  “我不会成为你的情妇!”她一字一句地说道。末了还奋力地给他一巴掌作为语末助词。

  唐霸宇呆愣在水池中,看见方款款愤怒的爬上岸,拿了他的衣服蔽体就往外走去。她骄傲地高抬着头,眨动的眼睛努力想止住泪水。她不是故作姿态,他的提议真的让她气到流泪了。

  他站在水池中,摸着被打得红肿的脸。被女人拒绝,这对他来说是一项难得的经验。

  很快地,他关始烦恼起另一件事情——款款穿走他的衣服,他似乎必须在半夜里裸着身走回主屋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返回列表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