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言情 > 《残酷的爱情角逐全文》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第二章

梅子 6910字 2018-11-12

  “他不准?!”林建宇几乎要跳起来,“他凭什么!你是自由的个体。”

  玲珑无可奈何地解释:“我当然是自由的个体,如果没有我的同意他无法逼我做什么。可是,事情不是这么简单……我母亲毕竟是他的妻子,而我也的确欠他一份恩情……”

  “你母亲!”建宇气得脸红脖子粗,“她关心过你吗?她赞同你的感情被上官晋支配恐怕只是为了她自己吧!”

  他刚刚说出这句话,就立即恨不得能咬断自己的舌头。明明知道这是玲珑心中的隐痛,他干吗还要提?他偷偷膘了玲珑的脸色,只见她垂下睫隆,安静地不知道在想什么。

  珍珠狠狠地瞪了建宇一眼,才对玲珑说:“那……

  事情怎么办?建宇的房子都已经找好了。”

  “你们先搬进去吧。”玲珑烦恼极了。头一次她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她本来以为上官晋就算不同意,但是也不会直接反驳,倘若他让她先搬出去,以为她根本没法独立的时候会自动回去,那就圆满了。

  然而,上官晋太老奸巨猾,而自己太青嫩,不管自己做什么都能被他看透。本来想和平搬出来的想法经过上次验证已经彻底行不通了,如果真的想要独立,她只有强硬起来。可是她并不想把自己和继父的关系搞僵,也不想把事情完全抬上桌面,而母亲……她一定会歇斯底里地不让自己离开……面前的阻力重重,玲珑有些灰心了。

  这时候吴新才说话:“你说上官晋已经开始帮你物色对象了,知道是谁吗?”说完这句话,他好笑地看到建宇的腮帮子像被充气一样鼓了起来。

  “上官晋正和金氏谈一桩很重要的案子,听说因为这个案子要进行至少五年,双方都不太相信彼此,他对我提过,想要我见见金家的大少。”

  吴新还没有机会说什么,建宇就拍案而起,“金家那个色鬼!我上次见到他,身边带了四个女人。这样的人玲珑怎么能招惹!”

  “是啊,只有你林家大少玲珑才能够招惹不是?”珍珠揶揄地嘲弄,本只是开玩笑,却愕然地看见建宇满脸通红,竟然一句话也没有反驳。

  玲珑也拾起头,因为刚才的玩笑有点尴尬,心想这林建宇伶牙俐齿,怎么在这个时候毫不解释?

  “其实……”建宇打破沉默,“林家在商场上虽然不能呼风唤雨,但是名气还是有一点的。如果……

  你和我在一起……也不失为一个暂时的方法。”说完,建宇勉强地咳了两声,偷偷地瞥着玲珑的反应。

  看到他这爱在心中口难开的样子,吴新不禁为这个多年的死党摇头。看在朋友的情分上,他是不是要鼎力相助?

  “玲珑,嗯。”他整理一下嗓音,“其实建宇的提议也不错,你想想看。”

  他们这双簧的戏,玲珑怎么会看不懂?她早就知道建宇喜欢自己却一直没有勇气说出来,其实她也好奇他到底要憋多久呢。看着他尴尬窘迫的样子,一朵红云飘上玲珑的脸颊,她也是喜欢建宇的吧?他虽然脾气急了一点,有的时候做事情不用大脑,可是他是真心对自己,可爱得像个孩子。

  “笨蛋。”她小声说。

  “嗯?”建宇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笨蛋……

  是我?”WWW.8Xs.ORG

  这时,珍珠真的看不下去啦,“笨蛋当然是你!

  人家玲珑已经同意啦!”

  吴新再也忍不住地爆笑出声,珍珠也在笑。建宇愣愣地看着玲珑也“噗嗤”笑起来,不由自己也呵呵笑出声。这么说,玲珑是同意和他交往啦?

  深夜无人的高速公路上,一辆银色跑车如同离弦的箭一闪而过,而紧紧追着的是一辆黑色跑车。

  路灯一晃,那辆黑色跑车的车窗处赫然出现一把冰冷的手枪。枪的主人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子弹呼啸而出,却没有射中。银色跑车一个闪避,擦着路边的路障划出一长串火花,一瞬间照明了两辆车。

  “该死!”银色跑车的主人上官御君低咒一声。

  因为刚才避开子弹倾斜的一瞬,让后面的杀手有机会赶上来。

  黑色跑车几乎与银色跑车并行的时候,猛地撞向银色跑车。上官御君一边控制住方向盘,一边观察杀手。黑色的面具、黑色的头发,刹那间的冲撞中他不能看清楚来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即使是在生死一线,他仍然能够保持冷静,头脑中迅速过滤今天的情况。当司机来接他的时候,他仍然有公务,一直待在公司到十一点钟,所以他临时决定自己开车回家。想要杀他的人,想必是他身边的人,否则怎么会清楚他的一举一动?自从父亲心脏病发作,他接手公司后有不少公司元老对他不服,暗地里违反他的命令,他为此裁掉了许多倚老卖老之辈。

  是他们吗?几个星期前也有类似的狙击,但是都早早解决掉了,他没有透露风声就是等幕后指使者再一次的行动。

  银色跑车再次被黑色跑车撞出车道,黑色的手枪已经对准平行的驾驶座上的上官御君。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上官御君急打方向盘,车子斜着滑出去,车尾撞到黑色跑车,两辆车子同时撞向路边,轮胎在地面上磨擦出尖锐的声音。

  杀手在跑车撞在路沿的下一刻就溜出驾驶室。手枪猛然指向银色跑车驾驶座的一瞬间,她惊愕地发觉目标并不在车中。她恍然大悟,然而身后凛洌的杀气贴上她的后背,脖子上一阵冰凉,她扔掉枪,缓慢地转过身。

  上官御君捡起手枪,收起匕首。他一手撕掉杀手的面具,却在看见她的眼睛的时候有刹那的震撼。那双清冽的眸子感觉无比的熟悉。

  “是谁派你来的?”他眯起眼睛打量着眼前的女杀手,声音在暗夜中透着冷酷。

  杀手偏过头,沙哑的声音响起:“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上官御君欺近她的耳边,冷冷的声音飘在空气中有着诡谲:“告诉他,我会把他找出来的,他只需要等待。”

  说完,他卸掉手枪的子弹,将空枪扔还给女杀手,转身走向自己的跑车。

  女杀手愣然地望着他的背影,不相信他就这么轻易放过她。

  “你……就这么放了我?”

  上官御君回首,面容上是冷淡的笑容,“对,我就这么放过你。”

  从上一瞬间的冷酷到下一刻的淡然,上官御君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对手?女杀手看着远去的车子,不由得暗忖。蓦然,她发觉自己黑色衣服上的点点湿印,轻轻一嗅,竟然是血的味道。

  这……不是她的血。

  深夜的玲珑依然没有睡,正在电脑前赶一篇论文。敲下存档键,她懒懒地伸展肢体,肚子咕噜咕噜的叫声提醒她已经七八个小时没有进食。站起身来,她想下楼自己弄点东西吃,突然间外面急速刹车的声音让她好奇地拉开窗帘,是谁这么晚才回来?

  花园和停车房隔得不远,花园里的灯隐隐约约地映出来车的样子。

  上官御君的车子?

  这么晚开车怎么会不开车灯?

  正奇怪着,玲珑突然盯住那辆缓缓驶入车库的车子……

  后车灯已经碎了,车身也严重扭曲,车子前的两扇玻璃碎了,银色的车身上也有着伤痕累累的擦痕。

  他能够开着这样的一辆车子回来,还真是奇迹。

  车祸吗?

  玲珑猜想,他有受伤吗?上官晋和母亲,还有仆人都睡下了,她是不是该下楼看看?

  正在想着,外面“咚”的一声让她再次皱眉凝视。上官御君踉跄地从车库里出来,左手扶着右肩膀,昏暗的灯光下看不清楚他的情况。

  他受伤了!

  玲珑再没有犹豫,冲到柜子前面拿出医药箱朝楼下蹑手蹑脚地走去。

  该死的钥匙总是插不进去!手上的血液让金属的钥匙滑得抓不住。上官御君再次诅咒,因为疼痛的缘故耐心就快告罄。

  正在这时,大门打开了。开门的是上官玲珑。

  “你还好吗?”玲珑小心地说,伸手去扶他,摸上他的手,滑腻的感觉让她一愣。然而她随即反应过来,拉他进屋。

  “你怎么还没有睡?”上官御君有点惊讶这个时候会来开门的是她。然而这也好,他并不想让仆人知道乱加张扬。

  “在赶论文。”

  玲珑没有打开灯,借助微弱的夜灯,她轻声问他:“你伤得严重吗?要不要我叫醒爸爸还有宁嫂?”

  “不用。”尽管胳膊上的伤口还在流血,他的声调仍然平稳,“到餐厅去。”

  因为他的体重,玲珑有些负荷不起,所以只好说:“我快撑不住你了。”她瞥了一眼他另外一只胳膊上的伤口,没想到碎玻璃这么锋利,竟然将上好的西装布料整整齐齐地切开了口子,因为室内的温度,流血有加快的趋势,不时地掉落几滴在地板上。

  上官御君听了她的话一怔,这才发现她是多么小,自己二分之一的体重她已经不能承担。幸好餐厅就在眼前,他放开她,抓住门框,挪了几步就喘着粗气坐在椅子上。

  玲珑随手倒了一杯烈酒,送到他面前,“喝了也许会好点。”

  她从刚才到现在的冷静,让上官御君不禁对她另眼看待,但是他并没有表露出赞赏。

  “谢谢。”他仰头将酒饮下。

  “看你的伤口挺深,你确定不需要去看医生?”

  玲珑一边翻下他血迹斑斑的西装外套,一边实事求是地说。

  “不,我不想别人知道这件事。”

  玲珑拿剪刀正准备剪开他的衬衣袖子,听到他的话惊讶地抬起头,“为什么?”

  上官御君只是沉默。

  玲珑立即明白今天的事大概牵扯到什么商业机密一类,于是平静地道歉:“对不起,当我没有问。”

  “我在等幕后的人自动现身,现在让警方插手会打草惊蛇。”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跟她解释,说完之后狠狠地皱眉。

  “我弄疼……”看到血淋淋的伤口,她怔住了。

  虽然她不怕血,但是这么狰狞的伤口她还是第一次碰到,“我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么深的伤口。万一有玻璃扎在肉里就麻烦了,还是请医生仔细处理才好。”她放下剪刀,把他带着血污的衣服包好。稍稍垂下眼睫,把目光从他光裸的上身扯开。玲球并不是一点也不了解异性,男人裸露的上半身也不至于那么隐私。

  然而,她发觉自的视线竟然故意地避开他,嗓子有难以察觉的沙哑。

  “没关系,你来处理。明天我会去找私人医生。”

  他低沉但是坚定的声音让玲珑诧异,他难道不担心她会疏忽什么?到时候伤口感染的人可是他。她瞥了他一眼,他的脸色已经有些苍白,却仍然坚持地把受伤的胳膊伸在她面前。

  “那我先挑出玻璃,再上酒精,会很痛,你忍着。”她用镊子一片片将能够找到的玻璃渣全都挑了出来,把棉球沾上酒精轻轻涂抹在伤口的周围,仔细观察他的脸色,“如果痛,你可以告诉我。”

  突然一声雷响,不一会儿外面便下起大雨。雨水汇集在窗户上,被外面的月光一照,墙上也出现隐隐的影子。静默中,只有雨水落在窗上的声音,有节奏地在室内回响,清晰得能够听到回音。

  玲珑没有说话,手上也忙碌着,把白色的纱布一圈一圈地缠在他的胳膊上。轻轻地抬头,她发觉他也在看她,不知道怎么地,她的手一抖,白色的纱布卷掉落地面。她惶然低头去捡,一边说道:“今晚只能这样,明天还是去医院看一下吧。恐怕要缝几针。”

  包扎完毕,她将东西收拾起来。上官御君静静地看着她细心地把外面的血迹都擦掉,将凡是带有血的东西都严实地包起来才扔进垃圾桶。

  “为什么帮我?”他蓦地出声,看见她的背部轻轻一颤。他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还是做了什么竟然让她紧张。虽然他也知道自己对她们母女很冷淡,但是却也从来没有为难过她们。她为什么面对自己会紧张?

  上官玲珑转过身子,无所谓地耸耸肩膀,“为什么不帮?我没有见死不救的硬心肠。”

  她看看表,一个钟头弹指而过,“还有什么事吗?我想吃点东西……”她顿了半晌,才决定问他:

  “你想吃些东西吗?”虽然问了,却是出于礼貌,又或许是出于紧张。她根本没有认为他会想跟她一起吃。

  “好,玲珑。”上官御君开口,却蓦地想起来,她来到上官家三年了,他却从来没有喊过她的名字。

  简短的三个字,让玲珑惊愕地瞪着他,不由自主地确定他刚才的话,“什么?”

  “我饿了,帮我做点东西吃。”他的语气不是询问,而是近乎命令。

  玲珑意外地盯着他,半晌才问:“你想吃什么?”

  “无所谓。”

  玲珑犹豫地打开冰箱,拿出葱姜,还有鸡蛋,“我……下面好了。”

  “嗯。”也不知道是疼痛逐渐减轻还是酒精发挥了作用,他坐在椅子上悠闲地看着她忙碌的背影。要她下厨只是意外的冲动,没有想到她竟如此驾轻就熟。看来她想要离开上官家独立,是真的。他的眼睛蓦地眯了起来,眸子也变得深不可测……

  从来没有注意过她,却没有想到她单薄的身子倒是一身的傲骨。用甜美的笑容掩盖早熟的犀利,将近三年他丝毫没有察觉她的伪装。而她在短短的几天内就成功地勾起了他的注意,竟然有本事让他的视线停留。

  水水的汤面,飘着几颗嫩绿的葱花,阵阵香气传来。上官御君看了看那碗面,又打量了坐在他面前的玲珑,她眼前也放了一碗同样的面,只是用了一个小碗。平静的画面,只听得见碗筷的碰撞声音,这样无言的时刻,充满了意想不到的温馨,只是两个人各有心事,都没有注意到。

  挑起几根品尝,上官御君惊讶她的厨艺。也许,上官御君想,他在她身上花费了过多的时间。上官玲珑只是他生活中的一个插曲。

  三口两口吃完,他把空碗筷推到她面前,说:“谢谢。”

  玲珑抬起头来,刚要说“不用谢”,上官御君就径直从她身边走过,回他自己的卧室。

  玲珑的笑容僵在脸上,好一会儿才自嘲地叹口气。本来以为今天的上官御君不知道怎么,突然对她不那么冷淡了,也更有了人气,不像以往的高不可攀,她也从刚开始的惊讶、无措,逐渐放松了下来,然而她还是太天真了。他是执掌一个商业王国的上官御君,而她只是个碍眼的拖油瓶,寄居上官家的米虫。他们之间的冷淡关系不会改变,至少不会因为一碗面而改变。

  清早,因为昨夜没有睡好,闹铃响起的时候,上官玲珑仍躲在被子里贪恋被窝的温暖。

  这时,门被打开,传来熟悉的脚步声。

  上官玲珑皱眉,却也只有无奈地坐起来,“妈妈!对于母亲近几日来的疲劳轰炸,上官玲珑已经应付得精疲力竭。

  “起来。”曲妍在镜子前观察着手中拿着的一件CK连衣裙,“试试看合不合适。”

  “妈,你让我穿得这么华丽去上学吗?”

  “嗯。放学之后马上接你去跟金家大少见面,不会有多余的时间换衣服。你最好也把化妆品带着,在车子上打扮。”

  玲珑一惊,“这么快?”她以为上官晋至少也要等上一个月,却没有想到他连一点时间都不给她。

  曲妍转过头来面对女儿,严肃地说:“早点把你和金家大少的事情定下来,我也安心。”

  “是你……约定的?”

  “嗯。”曲妍一边整理那身昂贵的连衣裙,一边从衣橱里选了一对七分的高跟鞋。

  玲珑倏地握紧拳头,忍了好一会儿才声调平稳地开口:“妈妈,我还这么年轻,你何必这么急呢?再等几年不好吗?至少等我大学毕业……”

  “大学毕业?”曲妍嘲讽地瞥了玲珑一眼,“等你上了大学就晚了。我本来不在意,可是时代不同了,你们这个年纪太容易犯下无知的错误。再说,金家大少的照片你也见过,人长得不错,学历也好,更不用说他是金家企业的少东,你还有什么不满意?”

  “不是我不满意……”玲珑尝试解释,却被曲妍打断。

  “什么也不要说了!”曲妍发怒地瞪着玲珑,但是看着女儿的脸又稍稍软化,放低声调:“玲珑,一直以来你都是乖巧的孩子,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昏头要搬出去。我们好不容易在上官家立足,你却要放弃这么好的条件自己搬出去吃苦。如果不是因为男朋友,我想不出你有什么理由这么做。我可不想你为什么爱情神魂颠倒,到头来自己后悔。什么林建……他那样的角色也配得上上官家的千金?”

  玲珑苦笑,“妈,你难道就没有想过,或许是我不想再过被人摆布、寄人篱下的日子?”

  曲妍愣住了,半晌才问:“寄人篱下?我既然有本事进这个家门,就是这里的主母,你姓上官,法律上是上官家的千金,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你真的觉得是这里的主母吗?我真的是上官玲珑吗?妈妈,不要骗自己了,就算我冠卜了上官的姓,可是仍然不是上官家的千金。我这个名号是假的,是用来受上官晋摆布的。”玲珑直视母亲,冷冷的声调让曲妍看着陌生的女儿无端地打了个冷颤。

  “你……玲珑,你在说什么?”曲妍猛地转过头,不去看她睿智的眼眸,似乎心底的秘密会被那双熟悉又陌生的眼睛一一偷走。

  玲珑不让她逃避,冲到她面前,强迫母亲抬头,

  “妈!你知道的,我们其实在上官家根本没有实际的地位!上官晋是什么样的人,他会轻易动情吗?他会相信你吗?我们在上官家寄人篱下,只要哪一天他一句话,我们就什么都没有了!”

  “不要说了!”曲妍一把甩开女儿,“玲珑,你以前不是这样……”她的女儿从来不会这么尖锐,不会这么冷静地说出这些话。她看着自己的女儿,想起她总是甜美的笑容,再看她现在清冽如泉的眼眸,她感到自己的手在颤抖。

  知道真实的自己让母亲太过震惊,玲珑温和了些,轻轻地说:“妈,是我太冲动了。可是,我要说的话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我都要说。我要离开上官家,我不要受上官这个姓氏的摆布。我的婚姻,我要自己作主。而且,不光是婚姻,我的一切都要由我自己来掌握。”玲珑抬起头来,望着母亲,抓着她的手乞求道:“妈,别逼我嫁给金家大少。也别逼我留下来。”

  曲妍泪眼朦胧,嘴唇也在颤抖。内心她是想要答应玲珑的,这个女儿性子虽然和她一直以为的不同,可是那身傲骨和曾经的自己多么像!然而,她不能答应她,因为为了不让她重复自己的道路,她宁愿她恨自己安排她的人生。她拨开女儿的手,咽下眼泪,恢复了冷静和高贵,“玲珑,你太年轻,有很多事情都不懂。我逼你,是为了你好,别怪妈妈。”

  她背过身走向门口,“今天放学后,司机会去接你,自己准备好。现在说嫁可能还早,先订婚,等你大学毕业之后再结婚也不迟。”

  门在眼前无情地合上,玲珑瘫坐在床上,头一次觉得如此走投无路。

  谁都没有注意到楼梯的拐角处上官晋的身形。他苍老但是精明的眼中闪过赞赏,也闪过阴沉。曲妍啊!你生的这个女儿如此聪明,小小年纪已经知道掩饰锋芒,几乎连我都瞒得过去,或许玲珑继续留在上官家实在是太危险……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