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暗帝的眷宠全文

暗帝的眷宠全文

浅草茉莉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推背图共有六十幅图像,每幅图像下面附有谶语,预言了从唐朝起至今以至未来,历朝历代在中国发生的大事
  你的胆子还真不是普通的大啊!”公孙谋低首,精眸微敛,再扬首,笑如春风。一干了解他的人已经开始毛骨悚然了。“咦?怎么人家越骂你,你笑得越开心?这会瞧来倒是挺像亲切的大叔叔了!”她眨着明亮有神的大眼说。看来这人并非真的挺坏的,甚至好脾气的不像外传的那样血腥阴戾。他收住笑容,微愣。亲切?嗯哼,会有人用亲切来形容他?忽地,他畅声大笑,好个蠢丫头!“丫头,就让你见识本官真正亲切的一面吧......

更新:2018/11/07

在线阅读

  在唐朝的历史刚刚走进太宗的时代,尚不知晓未来的走向时,出现了两位奇人,共同编撰了一部预言后世历史的图谶《推背图》,他们就是唐初贞观年间的司天监李淳风和隐士袁天罡。《推背图》共有六十幅图像,每幅图像下面附有谶语,预言了从唐朝起至今以至未来,历朝历代在中国发生的大事。

  “爱卿,你告诉朕,这《推背图》中的第三幅,图中的女子手持宝刀而立,这谕示了什么?”太宗紧盯着李淳风呈上来的图像,皱着眉问。

  这图的下方还有几行谶语——日月当空,照临下土,扑朔迷离,不文亦武。参遍空王色相空,一朝重入帝王宫,遗枝拔尽根犹在,喔喔晨鸡孰是雄。

  “回皇上,这图像谕示数十年后,本朝将会出现女帝专权之运以及杀戳亲王之祸。”李淳风叹息的说。

  “什么?这怎么可能?!”太宗震惊大怒。

  “皇上,此乃臣与隐士袁天罡苦心所推研出来的预言,可不可能日后便见真章,只是您我受天命所限,无缘见证了。”李淳风苦笑说。

  太宗倏地眯起了眼,心下虽疑惑,但李淳风是个神算,他的话不能不当回事。“朕问你,今年的金科状元会是谁?”他有心再测试李淳风的能耐。

  李淳风含笑答道:“皇上若问金科状元,乃火犬二人之杰。”

  太宗大惊,朝廷几天后即将放榜,他心目中的榜首正是狄仁杰,此事他尚未告知任何人,而李淳风的话正准确的应验了他心中的想法,这……

  太宗当下沉下脸来。“那卿家的意思是数十年后会出现一女子窃国?”他信李淳风所言了。

  “嗯,照臣图像以及谶语的推算,咱们大唐将改朝换代了。”说到这,他不禁开始汗涔涔了。

  女皇接任已够颠覆国统了,如果连国号都改了,那高祖皇帝戮力所拚打出来的江山,岂不短短不到百年就烟消云散?如此惊世骇俗、大逆不道的话由他口中说出,难怪让皇上脸色阴沉不定,阴鸷骇人。

  “爱卿,此事真会发生?”

  “皇上,《推背图》共六十幅,臣不敢妄言,但……它神准无比啊!”

  “啊!”太宗像是大受打击。“天命!难道是天命?!”想不到他与父皇胼手胝足打下的天下,以及他自身努力创造的“贞观之治”,竟然会起祸于一名女子而化为乌有?

  “皇上,其实……臣还预言了另一幅图像。”李淳风变得欲言又止。

  “另一幅图像?莫非有解?”

  “解?可以说是吧。”他神秘的取出另一幅图来。

  图中绘有一男一女,男子手持孔雀羽扇,风采夺目,眼露精光;女子长衫飘飘,腰际系有环佩铃铛,手捧冰雪,指着满天阴霾,似要男子为其化雪去冰,图像下的谶语仅两句——大唐之株汲于言某;言某之意汲于并水。

  “爱卿,说清楚。”太宗疾问。

  李淳风叹了一声。“皇上,谶语的意思是大唐要复国在于这言某之人,而这言某之人又属于并水,换句话说,中兴大唐不是无望,只是取决于这并水。”

  “但这并水又是谁?这个言某之人与她又有何关系?”

  “臣不知……”李淳风不禁汗颜。

  “不知?”

  “皇上,其实您有所不知,这张图,臣称它为《推背图》的第六十一幅……”

  “第六十一幅?你不是说《推背图》只有六十幅,哪来的第六十一?”

  “这是臣与袁天罡最为难以推算的一张图,所以将之列为第六十一,此图将不会公诸于世,唯有此刻皇上您一人可以窥见。”

  太宗面色转眼发青。“爱卿,你是在告诉朕,你已推算出中兴大唐有解,就是取决于这个叫做言某之人,但是其变数太大,大到连你与袁天罡也无法掌握天数?”

  李淳风苦着脸。“是啊,臣与袁天罡得知有此人后,苦研多年,终于窥知女帝以六十六之高龄登基,还得以安治十五年无忧,全赖此人从中翻云覆雨,但是此人是否会再助李家天下获得中兴,此事天机甚深,臣等愚钝始终无法参透,因此才决定将此图深埋,不纳入全数的《推背图》之中。”

  “啊!如此说来,大唐气数尽与否全取决于这言某之人的决定了?”

  “可以这么说……但是臣也说了,言某之人的决定又关乎这并水……皇上,这并水才是中兴救主的根啊。”

  太宗死白了双颊,久久无语。

  殿外一双美丽妖艳,骨碌碌的大眼,眨着眨着,数十年后会出现女帝……阻碍者,并水……

  她,记住了!

  ===================================================================================

  西元七○四年中

  唐朝京都原是在长安城,但自从武媚娘自称“圣神皇帝”正式建立大周王朝后,已迁都洛阳,并建“上阳宫”作为处理朝政的主要宫殿。

  中元时节,洛阳城里的南、北、西三市聚集了数万民众,夜以继日的欢庆,上至宫廷下至朝野,男男女女手牵着手盘旋进退,边舞边唱着“踏歌”,其中有一名姑娘生得圆润可爱,梳着半翻髻,头上仅简单别着一只银簪,略施红妆,穿着圆领罗衫,笑起来热情洋溢,她挽着袖子,跟着大伙一起踏歌,因为笑容灿烂,惹来不少注目,甚至有人将她推至人群中央,让她领着众人齐步踏歌,她笑弯了嘴角,踩着轻快的舞步,接过别人递给她的玉箫,吹着箫和着舞步,宛如凡间仙子,轻灵畅快,不算绝色的她,在人群里却显得璀璨夺目,星光熠熠。

  “好个俊丫头。”远处华丽的楼台上,一隽雅男子轻懒地摇着孔雀羽扇,清清淡淡的赞着。

  话落,身旁四、五名侍从立即消失。

  不到一刻,已经有人来报。

  “大人,打听到了,那姑娘是并州人氏,她爹是并州地方小官鸳汉生。”长年跟在公孙谋身旁的校尉尚涌,得到消息赶紧上前说。

  “并州来的?原来与陛下是同乡。”他淡漠的颔首。

  “大人,要属下将人请来吗?”尚涌小心询问,大人今日心情不错,竟然还有兴致注意到女人。

  他目光飘向正舞动着宽袖的小姑娘,手中的羽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不必……你去带来吧。”他原想拒绝却忽见那小姑娘竟打了某人一耳光,而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酷吏来俊臣家的狗,周子健。

  这可有趣了,他当下改变主意决定见见这胆大包天的丫头。

  “是。”得令,一干侍从迅速出了楼台。

  不消须臾,小姑娘已然忿忿地站在他跟前,对着他横眉竖眼。“喂,你就是这群恶霸的大人?你押我来做什么?”她性子似乎颇为火爆,一见他不惊也不惧,劈头就问。

  “大胆!”尚涌见她不规矩遂沉声大喝。“眼前是公孙大人,你休得无礼!”

  “公孙大人?”是谁啊?很大的官吗?她忽而皱眉、忽而抿嘴,表情十足。

  近距离瞧她,公孙谋细细审视,清睿的眉宇微微挑高,果然是个精神的姑娘,在洛阳要见到有朝气的姑娘可不多了,因为这些年洛阳流行病美人,各个美人每天只顾着躺在床上无病呻吟,将身子养得圆润病态,听说这可是近来最引男人呵爱的体态。

  这姑娘倒是不跟流行啊!他锐视,忽地轻扯嘴角,隐约发现她的气色似乎没有外观瞧来那般精神哪……

  “没错,这位就是公孙谋大人,你有幸见到大人一面,还不快感恩跪下。”尚涌见大人没动怒,但她仍呆杵着不动,赶紧出声提醒。

  “公孙谋!你就是公孙谋?”她突然睁大眼睛。这就难怪了,方才进楼台时,就瞥见楼台四周布满重兵数百,而楼台上的侍从更少说有三、四十个人专心在伺候着他一人,皇帝出巡只怕也只是这么个排场了,这男人原来就是名满天下的“佞臣”公孙谋!

  只是这个大奸徒找她做什么?她舔舔发干的唇,想不透。

  “嗯?”公孙谋坐在铺有紫金丝绸的长椅上,长指支着颅首,挑眉望着她一脸杀气腾腾的俏脸蛋。

  “好个公孙谋,我在并州时就听过你的名号,你是个混乱朝纲、助纣为虐,专门打击李氏皇族罪大恶极的家伙,这样的恶徒要我下跪?不跪!”她不屑的撇过脸去。

  此话一出,众人抽气连连。从来没有人敢在大人面前讲这种话,这……这丫头不要命了?

  就见大人一向过分清冷的脸庞绽出了一丝笑靥,众人更是倒抽一口气,完了,大人果然被触怒了!这不知死活的丫头死定了!

  “你当真觉得本官罪大恶极?”

  随着他的嘴角越扬越高,一干侍从的心窝就越沉越低。

  “是啊,你是陛下的爪牙,专门帮他诛杀忠良、迫害良民,这些罪孽三世都洗不清。”

  “你倒是直言不讳啊!”这丫头比想象的有趣,不知是无知还是原就不想活了?

  难怪连来俊臣那厮养的狗也敢打。

  “当然,我这人有什么说什么,我还听说你——”她突然顿下。

  “听说什么?”他越听越感兴趣了,这丫头说了不少他早知道却不曾亲耳听闻的话啊!

  “我还听说……听说你也是皇上的男宠,所以皇上才会如此宠幸你,对你言听计从。”她一副不屑于启齿的羞愤模样。

  这大逆不道的话当场让众人吓破胆,个个面如死灰,这话先前有位儒生与人交谈时不小心影射了此意,此话传到大人耳里后,那名儒生被烹杀了,尸骨成了熟食,还喂了狗,而这丫头竟敢当着他的面,连“男宠”两字都敢出口,这下场还能比那儒生好吗?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