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小姐的男宠完整版

小姐的男宠完整版

元媛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她左等等、右盼盼,就是等不到她那位“男宠”倒是发现他和她的小表妹温柔亲热得很
  混蛋!笨蛋!王八蛋!该死的凌微风!笨男人!顽固!不解风情!简直是……他奶奶的混蛋到极点!」杜小月不停来回走着,边走边破口大骂,愈骂就愈气,愈气就愈不甘心,愈不甘心就愈觉得自己好可怜、好委屈……「什么叫作我不是他理想中的妻子?不然他想要的妻子是怎样?我杜小月是哪里不好了?让他这么不喜欢?」她大声嚷嚷,眼眶儿不争气地红了起来。她虽然总是一副自信傲然的模样,可是追了十年,那该死的臭男......

更新:2018/11/07

在线阅读

  羞怯敏感的芳心

  只为你轻颤

  只为你一人悲喜……

  天方亮,鸡鸣声响起,画破了宁静。

  严府的仆人们也跟着动了起来,开始准备一天的工作。

  身为表小姐的贴身丫鬟,玉儿捧着水盆,慢慢走进满月阁,想着小姐应该还在歇息,她还有时间做其他的工作。

  可一走进内室,却看到平常不睡到正午绝不起床的小姐已坐在梳妆镜前整理头发,让她愣了一下。

  「小姐,妳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天才亮耶!离正午还很久耶!

  「我今天要出门。」杜小月打个呵欠,勉强打起精神,她好久没这么早起了,真的好困哦!

  玉儿拧了条湿手巾来到小姐身旁,将手巾递给小姐,再拿起一把象牙梳帮小姐梳理头发。

  「妳又要出门找凌少爷啦!」边梳着柔顺的长发,玉儿的嘴却没停下。

  想也知道向来晚起的小姐今儿个会这么早起,一定是去找凌少爷!

  说到凌家少爷和小姐的事迹,恐怕全北城的人没人不晓得。

  话说小姐八岁那年竟在市集大喊说要娶一个小姑娘回家,附近的人全听到了,而且一传十、十传百,没一下子全北城的人都知道这件事了。

  当然,这件事也传进严府,差点没让严老爷和夫人昏倒。女人娶女人,这成何体统呀!

  可后来才知道,小姐放话说要娶的小姑娘是男的,就是凌家的大少爷凌微风。

  说到凌家,在北城也是个有名的家族,自从二十年前带着一大笔财富在北城落脚后,经营的生意举凡酒楼、赌坊、布庄……什么都有,就连现在城里最有名的花坊──百花阁,也是凌家的。

  听说凌家老爷之前是土匪,后来改邪归正成了个生意人,虽然做的生意满不正当的,可是造桥铺路什么的都少不了他,倒也是北城人人尊敬的大善人。

  不过可能是之前坏事做太多了,唯一的儿子生下来就体弱多病,差点活不过三岁。求神拜佛之后,凌家开始把儿子当女儿养,只要能撑到十五岁,那就一辈子平安顺利了。

  也就是因为这样,凌微风从小就穿女装,这是北城的人都知道的,而且凌微风的长相简直跟凌夫人一模一样,是个美人胚子,他的女人装扮可迷煞不少人,听说还有不知情的公子们上门求亲哩!

  没想到,让杜小月看上眼,放话说要娶回家的人就是凌微风;不过幸好是男的,这点可让严家庆幸多了。

  不过,当杜小月知道凌微风是男的时,大家都以为她会放弃,毕竟她的喜好一向只在姑娘身上。

  没想到杜小月反而追得更积极了,而且决定不娶人家过门,反而要嫁到凌家去,还在北城撂下话,说凌微风是她的人,要是哪个女人敢沾惹,就等于是跟她杜小月作对!

  这等恶霸行径传遍了整个北城,更让严家老爷和夫人差点没气昏,丢脸得不敢出门。

  就这样,杜小月整整追了凌微风十年,现年也十八岁,是个老姑娘了,却还嫁不出去,而且根本没人敢上门提亲。

  这么离经叛道的姑娘,哪个人家敢娶进门?就算长得再美,这么恶霸的女人还是没人敢要呀!

  「嗯!听说他今天会去酒楼查帐,我要去堵人!」杜小月扬起嘴角,铜镜里映出一张自信的清丽脸庞,狡黠的眼睛骨碌碌的,亮得像天上的星辰。

  哼!她已经好些天没见到凌微风了,想也知道他在躲她!

  没关系,躲嘛!尽量躲嘛!她又不是没眼线,早在几天前她就得到他今天要去酒楼的消息,关于今天的见面,她可是计画了好久呢!

  玉儿帮小姐弄好头发,走到衣柜前挑着衣服。「可是,小姐,凌少爷躲妳躲那么彻底,妳真的能堵到人吗?」

  她相信小姐一到酒楼,里面的人一定会通报,搞不好凌少爷一得到消息就赶紧走人了呢!

  「当然能!」杜小月自信地哼了声,「我连他什么时辰会到酒楼都知道了,包准他走不掉。」

  「哦!」玉儿明了地点点头。「那小姐妳要穿哪一件?」

  知道小姐今天要见情人,她特地选了几件衣服让小姐挑。

  杜小月瞄了一眼,纤手一指。「紫色的好了。」穿什么不重要,凭她的姿色,再美的衣服也只是衬托罢了,重点是要追到人!

  一想到凌微风,杜小月立即扬起笑容。

  她好喜欢他呢!一开始确实是因为他长得美才追他,可他总不理她,视她于无物,这挑起她的好胜心,发誓一定要追到他不可。

  可时日久了,渐渐的,他在她心里的分量愈来愈重,她的眼里只看得到他,只要是他的一切她都喜欢,无可自拔地喜欢。

  可是呀,他却一点也不懂她的心,巴不得离她远远的,彷佛她是豺狼虎豹似的,讨厌死了!

  哼!一点也不懂女人心!不过没关系,她跟他耗上了!

  扬起**,杜小月甜甜地笑了。

  对于凌微风,她势在必得!

  *** ** *** ** *** ** ***

  风月楼是北城第一大酒楼,也是凌家的产业之一。

  杜小月穿着一袭淡紫色的云裳,发上的金步摇随着脚步而微晃,一张清丽的芙颜漾着一抹甜甜笑容,慢慢踏上风月楼的台阶。

  酒楼里的小二一看到她,当场变了脸色,正要转身通报时,身后却传来一道软软的嗓音。

  「小李子,你要上哪去?」

  小李子当场无声**,可又不敢反抗,只得涎着笑脸转身,讨好地问着:「杜小姐,真是稀客呀!妳今儿个怎么会来?」边问边使眼色,要其他的小二赶紧上楼通报。

  「别使眼色,要上楼的人全给我站住,陈掌柜你也是!」杜小月轻轻一哼,声音软软的,不轻也不重,可一听到她的话,真的没人敢动。

  「杜小姐妳……」陈掌柜苦着脸,不知该怎么办。主子早下命令了,只要一看到杜小月就马上通报,违者定罚,他可不想被罚呀!

  「我又没欺负你,脸这么苦做啥?」杜小月没好气地睨他一眼,水灵般的眸子瞄向楼上。「你家主子在楼上对吧?」

  她扬着笑,明知故问。

  「我……这……」陈掌柜欲言又止,不敢说实话,可眼前这个杜小姐他也惹不起呀!

  北城里的人谁不知道,惹到杜小月绝不会死,可绝对会比死还不如,先不论她那狂妄胆大的性子和一身好武艺,单她背后的严家就没人敢惹呀!

  「是不是呀?说话别吞吞吐吐的!」杜小月撇着嘴角,不耐烦了。

  「我……」陈掌柜哭丧着脸求饶。「杜小姐,我求求妳别为难我了。」

  主子前脚才进来,她后脚就追来,定是知道主子的行踪!

  「呿!」杜小月轻啐一声,被陈掌柜紧张的模样逗笑了。「逗你玩的,这么紧张做啥?」

  陈掌柜还能怎么办?也只能苦笑回应了。

  「好啦!不闹你了!你家主子在哪一房?告诉我。」杜小月把玩着头发,软声问着。

  「这……」他是知道,可他不敢说呀!他可没忘记主子的命令。杜小月不耐烦地扬眸看向陈掌柜。「别一直这这这的,还不快说!」

  「可是主子已下令……」

  「一见到我就要通报,否则就有你们好看,是不?」不用听,这些话杜小月早就倒背如流了。

  「是……」哈着腰,陈掌柜干笑着。

  「好吧!」杜小月也不勉强。「我自己上去找,这总行了吧?」

  反正楼上的雅房就那几间,一间一间找,她就不信找不到!

  「杜小姐……」陈掌柜一惊,连忙要阻止,可他哪挡得住?杜小月身影一闪,迅速地走上楼。

  「杜小姐,我求求妳别为难我!」不行呀!要是让主子见到杜家小姐,主子一定会骂他失责,到时恐怕他这位置就坐不住了!

  「吵死了!别挡路!」杜小月没好气地嚷嚷,引起了客人的注意,每个人都等着看好戏。

  「杜小姐呀……」陈掌柜想伸手抓住杜小月,可她快速地闪过,没一会儿就来到第一间雅房。

  正要推开门,房门却自行拉开,一名小厮恭敬地低下头。「杜小姐。」

  「哇!这么快?第一间就找到啦?」一见到凌微风的贴身小厮,杜小月笑得更得意了,脚步一踏,自若地走进房里。

  「爷,我……」陈掌柜不知所措地站在门外。

  「没关系,你们全退下去。」凌微风淡声命令。

  「是。」听到命令,酒楼老板拿着帐簿跟着小厮一同退出房外。

  没一会儿,精致的雅房内就剩下杜小月和凌微风两人了。

  *** ** *** ** *** ** ***

  杜小月抬眸望着眼前的男人,**仍然扬着笑意,带着一丝得逞的狡黠。

  凌微风喝着上好的碧螺春,狭长的黑眸淡淡扫了杜小月一眼,俊美如俦的五官在一身白衣的衬托下更显俊逸。

  「是巧巧泄漏了我的行踪吧?」想也知道,会告知杜小月的,也只有自己的胞妹凌巧巧了。

  「嗯哼!」杜小月不承认也不否认,莲步轻移,自然地坐到凌微风大腿上,小手环住他的颈子。

  「谁教你躲人家躲得这么凶,好些天没见你了,人家想你嘛!」她娇滴滴地噘起小嘴,软软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撒娇意味。

  对于她的主动,凌微风连皱眉也懒了,却还是忍不住说道:「妳一个姑娘家,就这么大剌剌地坐到男人腿上不好吧?」

  杜小月挑眉,呵呵笑了。「讨厌!咱们都这么熟了,你害羞什么嘛!」说着,她不怕臊地快速亲了他的嘴一下。

  哦耶!偷袭成功!他的唇好软哦!呵呵……

  凌微风立即变了脸色,脸上的冷静霎时有了裂痕。「杜小月,妳……」他瞪大眼,没想到她会这么大胆。

  「怎么?喜欢吗?我还可以再来一次哦!」杜小月说着,还真的要再亲一次。

  凌微风赶紧闪过,将她抱起放到椅子上,然后离她远远的。

  「杜小月,妳就不能有个姑娘样吗?」凌微风揉着额角,他真的拿她没辙了,所有的冷静只要一面对她就会瓦解。

  她根本就不在乎他的冷言冷语和冷漠态度,总是笑呵呵的,一脸无所谓地缠在他身边,不管他怎么躲、怎么闪都没用。

  十年下来,他想不习惯也难,而对待别人的冷漠态度,只要一面对她,不用多时就会立即破裂。

  「有差吗?反正咱们迟早要成亲的。」杜小月拿起凌微风喝到一半的碧螺春,不在意地一口喝光,藉以掩饰心里的害臊。

  拜托!她大胆归大胆,这可是第一次主动亲人耶!人家她也是很羞的耶!

  谁教他总是那么被动,害她不得不主动!

  「妳……」凌微风无言地在心里叹气,每次都这样,他这辈子所叹的气全都是因为她。

  「我说过了,我不会娶妳的!」不知说过几次了,他再次重复这句话。

  杜小月无所谓地看着凌微风。「没关系,你不娶我,我可以娶你,只要你不介意入赘,我也没意见,就怕你爹娘会因为你入赘而气死,这可不好吧?」

  青筋隐隐浮现,凌微风深吸口气,冷冷说道:「我是不可能入赘的!」

  「你好龟毛哦!不入赘也不娶我,你到底想怎样?你说呀!」杜小月很无奈地看着凌微风,他看她的眼神活似她在无理取闹似的,这算什么嘛!

  凌微风不禁感到好气又好笑,他不讨厌杜小月,甚至可以说是喜欢她,她的聪明和自信,让人很难不喜欢。

  「杜小月,我可能娶任何女人,就是不可能娶妳!」他看着她,斩钉截铁地说着。

  「为什么?」见他一脸坚定,杜小月也跟着沉下脸,明亮的眼眸定定地看着他。

  因为她太难掌握了!

  她追了他十年,这十年的时间够他了解她了,她的胆大妄为不同于一般的女子,她的狡黠机智更让她独树一格,特别引人注目。

  正因为这样,对他来说,她并不适合成为一个妻子,他不认为有人绑得住她,他想要的是柔顺乖巧的妻子,让他不需投注太多的心力。

  可她不一样,她太引人注目了,有时候就连他也无法移开视线,他不喜欢这样。

  而且,他比谁都清楚,她之所以缠定他,是因为他有张太过漂亮的脸庞;如果哪天出现一名更俊美的男人,搞不好她就会转移目标,并且遗忘他。

  他对她,并不是那么重要──想到这点,凌微风的心不由自主地掠过一抹刺痛,让他微微皱眉。

  「没有任何原因,只能说妳不是我理想中的妻子人选。」他坚定地说着,却看到她眼里快速掠过一抹受伤,让他一怔。

  可不一会儿,她的脸上又扬起一抹自信的笑容,让他怀疑他刚才是不是看错了?

  「很抱歉,凌微风,我说过了,我缠定你了,不管你愿不愿意,我是嫁定你了!」

  说完这句话,杜小月头也不回地走出雅房。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离开他,凌微风微愣着,想到她那一闪而逝的受伤表情……

  是他看错了吗?

  唇上隐约残留着属于她的芳香,不禁让他恍惚了。

  唉!对她,他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