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怎奈王妃娇媚撩人梁忆瑾小说免费

怎奈王妃娇媚撩人梁忆瑾小说免费

砚心女官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古言小说完本推荐

主角是梁忆瑾彦卿的小说名是《怎奈王妃娇媚撩人》是由砚心女官创作的一本非常精彩的古代言情小说,是一篇重生甜宠文。主要讲述的是:上一世的梁忆瑾骄纵狂妄,落了个除了长得好看,一无是处的评价。重生后为保母国平安,她把身段低到尘埃里去。学着收起尾巴做人,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却不曾想,有人将她重新送回万人之巅,亲手为她戴上凤冠,引她受万人朝拜。

更新:2019/06/06

在线阅读

主角是梁忆瑾彦卿的小说是由砚心女官创作的一本非常精彩的古代言情小说,是一篇重生甜宠文。主要讲述的是:上一世的梁忆瑾骄纵狂妄,落了个除了长得好看,一无是处的评价。重生后为保母国平安,她把身段低到尘埃里去。学着收起尾巴做人,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却不曾想,有人将她重新送回万人之巅,亲手为她戴上凤冠,引她受万人朝拜。

免费阅读

  文治二十六年,大楚国都,上京城外。

  马车外锣鼓喧天,人声鼎沸,夹道的百姓熙熙攘攘,都想一睹传闻中渝西翁主绝美的姿容。

  “好热闹啊。”芊儿捂着耳朵,惊喜不已。原本担心自家翁主远道而来,又因着之前闹性子拒绝和亲会受冷遇,没想到竟会受到这样礼待。

  梁忆瑾也没想到,她挑起窗幔刚想看看外头的情景,就这么虚虚晃了一下就引得人群中一阵欢呼,吓得她又缩了回来。

  “大楚的人这么好客?”梁忆瑾看向芊儿,惊魂甫定,“你听到刚才那声音了吗?”

  “奴婢听到了。”

  就是因为听到那阵欢呼声,芊儿才又忙着替梁忆瑾整理妆容,生怕哪里出了纰漏,叫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出了丑。

  “你说,他们靖王会不会是个丑八怪啊?”梁忆瑾有些担心,“要不然怎么娶个侧妃这百姓们就能高兴成这样?”

  芊儿笑着将印了口脂的红纸递给梁忆瑾,叫她再抿抿嘴唇,一面道:“怎么会,都说上京城里贵家小姐个个都想嫁入靖王府呢,这要是个丑八怪,还会有人上赶着要嫁?”

  “说的也是。”梁忆瑾点点头,但心里还是觉得不对劲,大楚国力强盛,中原霸主,犯不着讨好她呀。

  没容得梁忆瑾多想,外头突然炸起震天的他鞭炮声,紧接着是内监尖细的嗓音拖着长调:吉时到——

  两人也顾不上再说其他,梁忆瑾接过芊儿递来的绛纱团扇遮面,由芊儿扶着下了马车。近十日的舟车劳顿没让梁忆瑾染上半分疲惫和不堪,红色喜服完美地贴合在她玲珑的身形上,裙尾曳地,翩然若仙。

  朝阳五凤挂珠钗垂下的流苏随人晃动,特别是坠至眉心的那颗红宝石,在阳光下发出夺目的光。

  梁忆瑾刚一露面,周围等候多时的大楚百姓卯足了劲又是抚掌又是喝彩,一个个兴奋至极,相较而言,新郎官倒是最淡定的了。

  彦卿等在距马车一步之遥的地方,眉目温然,是一贯平和的脸色。只是他平日喜欢着素色的衣衫,今日这一身的红色,衬得他肤色如玉,风姿卓著之外更多添了几分魅惑。

  隔着团扇,影影绰绰的,梁忆瑾又不好一直盯着彦卿细看,匆匆扫过一眼,只是觉得这人眼熟,却又想不起到底在哪里见过。

  这一走神,上轿的时候就被长长的裙摆勾了一下,险些不稳,好在一只有力的大手及时握住她的手臂,将人往里送了送。

  异样的酥麻感自手腕处传来,梁忆瑾忍不住侧首望了彦卿一眼。

  “当心。”他低笑一声。

  他这一笑,好像在嘲弄梁忆瑾不够矜持,梁忆瑾表情讪讪将自己的胳膊抽了回来,捏起裙摆小心翼翼地在轿中坐下,仪态端庄好似一只骄傲的孔雀。

  彦卿又多看她两眼,这才转身上马。

  眼前红色的帷幔落下,梁忆瑾随之松了口气,坐姿也不像方才那样拘着。她低头盯着自己的手腕,回忆着刚才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朦胧的画面,胸口传来沉闷的窒息感。

  她究竟是在哪里见过彦卿呢?

  从城郭至靖王府一路都有百姓相迎,鞭炮锣鼓声更是一刻未歇,梁忆瑾虽然不懂大楚风俗,但毕竟也是渝西国翁主,也不算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可这样的阵仗还是叫她心中隐隐不安。

  喜轿落地,梁忆瑾才迈出一只脚,又触电般吓得缩了回来。

  地上竟然铺的是红绸!材质上佳,泛着粼粼波光,纵然养尊处优多年,以红绸为毯未免也太过奢靡!

  “没关系的,”见她迟疑,彦卿上前将牵红一端交到梁忆瑾手中,又轻声重复了一遍:“没关系的。”

  绛纱团扇之外彦卿的背影朦朦胧胧,如一团火光。他的声音温润沉稳,让人心安。

  梁忆瑾稳了心神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

  彦卿的父皇文治帝,母妃温氏两人均健在,高堂之上端坐的却只有魏皇后一人。

  魏皇后的脸上挂着雍容的笑意,她身侧站着的是正式当朝太子,彦诩。

  仅仅一眼,耳畔的欢声笑语霎时间化作一片寂静,就是他,他血洗梁洲,攻入皇城,连三岁幼童都不曾放过。梁忆瑾咬住下唇,控制着不让自己看彦诩那张恶魔般的面孔。

  拜天地、拜高堂、夫妻对拜。

  滴答,一滴清亮的眼泪从团扇后滚落,打在红色的跪垫上。

  彦卿微微一愣,继而蹙起眉头,怎么哭了?

  想起上一世彦诩在渝西犯下的罪孽,梁忆瑾将嘴唇都咬得破了皮还是没能忍住,她低着头,浓密蜷曲的眼睫上也挂着泪珠,扫过遮面的团扇,又勾出两道浅浅的泪痕来。

  彦卿望着那两道泪痕,心口像被人剜了一刀。

  他不是没见过女人哭,姐姐妹妹那么多总有几个哭包,长大后风月场间的女人受了冷遇,谁还不会个梨花带雨、泫然欲泣招人疼爱的花招,但彦卿从未动容,甚至觉得做作厌烦。

  可梁忆瑾的哭是那样隐忍,瘦削的肩背崩得直直的,是使足了力气却又无可奈何落下的眼泪。

  嫁给自己就这么委屈?心疼之余又有些恼火。

  “礼成——”

  内监细细的嗓音让彦卿收回了神思,他又看了梁忆瑾一眼,轻扯手中的牵红往新房去。

  游廊上仍是铺着红绸,屋檐下两排看不到尽头的红纱灯如飞云彩霞,一路蜿蜒。

  到了新房门口梁忆瑾又不敢动了。

  她是侧妃,按理说也该住到偏殿去,怎么就直接登堂入室往正殿里来了。

  彦卿还憋着不痛快呢,也没像之前那样温声安慰她,只是手下用力一扯把红绸另一端的梁忆瑾差点拽趴下,一个踉跄就撞到了他身上。彦卿伸手稳住她的腰身,能感受到从团扇后射出来的两道带着怨气目光。

  见梁忆瑾恼了,彦卿反而唇角微勾,搭在她腰上的手就再也没拿下来,扶着她往榻上坐下。

  新房之中只留了伺候嬷嬷,还有几位儿女双全的女眷,由她们来为两位新人撒帐,讨个好彩头。这些妇人对视一眼,抿着笑意。都是过来人,也深知甭管本性如何,洞房之中这男人都得演一晚上的体贴的温柔,只是眼前靖王对侧王妃的关照可真不像是演出来的。

  新人坐定,先行却扇之礼。

  一路上揣着这只扇子,梁忆瑾早都想放下了,也没为难彦卿,直接替他把却扇诗省了,轻轻将面前的团扇移开,低垂着眼眸不看人。

  梁忆瑾的美貌是出了名的,可即便如此,在她拿开扇子的瞬间,屋内还是起了一阵低低的惊呼。她肤色细腻白皙,红唇像沾了露珠花瓣,又密又长的眼睫轻轻抖动,如羽毛一般在人心头掠过。

  男人的虚荣心有时候来的连自己都意外,听到周围人的反应,彦卿勾了勾唇角,很是满足。但这满足只有一瞬,因为在他伸手接过扇子的瞬间,他注意到梁忆瑾唇上未干的血迹。

  心里那点得意的小火苗瞬间就被兜头浇灭了。

  彦卿可是习惯了被女人捧着追着恭维着的,且不说他年纪轻轻就封了亲王,光是那张脸,上京城里未出阁的姑娘们闺房中搜一遍,有一个算一个,谁私下里没藏着一两张靖王的画像,怎么跟他成亲就能让梁忆瑾委屈成这样?

  两人坐在榻上,心思各异。

  这时撒帐歌起,女眷们将五色花果朝着一对新人撒下,按理说新婚夫妇该以衣裾盛之,得果多,得子多。彦卿才懒得凑这份热闹,端坐着没动,梁忆瑾瞥他一眼,也跟着没动。

  撒了帐,喜娘端了合卺酒来,这合卺之酒必是苦酒,夫妻共饮象征合二为一,同甘共苦、患难与共。

  梁忆瑾嘴唇有伤,刚抿了一口就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彦卿瞧见,心里暗爽:活该!

  洞房礼成,喜娘和观礼的女眷们退下,彦卿也该去前头招待宾客了。

  临出门前,他还是不死心从袖间掏出手帕递过去,冷着声音道:“擦擦,既然这么委屈,当初……”

  当初就再多坚持两天,把自己饿死算了。

  但彦卿的话没说完,生生被吓了回去。

  梁忆瑾抬头,第一次看清了夫君的长相,骤然之间,瞳孔急速收缩。她颤抖着将手帕连同彦卿的手一起攥住,整张脸血色失尽,眼底又漫出泪来。

  彦卿噎住,下意识抽胳膊,竟被梁忆瑾箍得死死的,他拧起眉头,不解地看向情绪失控的美人。

  她抓着彦卿的手,力气极大,那姿态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指甲陷入皮肉之中,彦卿都能觉出痛来。

  “是你啊,”梁忆瑾颤抖着开口,眼泪扑簌簌地掉下来,“是你啊。”

  彦卿不解又十足警觉,反问:“是谁?”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