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我始乱终弃了皇上李玉儿小说

我始乱终弃了皇上李玉儿小说

执手一笔 著

连载中免费

《我始乱终弃了皇上》是由执手一笔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李玉儿和赵嘉裕成亲时刚同她喝了杯合卺酒,就接到军令,离开家赶忙北疆。一年后不幸战死。后来皇上来府中慰问赵老夫人,不料却与李玉儿开启了一段情事……

更新:2019/06/10

在线阅读

《我始乱终弃了皇上》是由执手一笔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李玉儿和赵嘉裕成亲时刚同她喝了杯合卺酒,就接到军令,离开家赶忙北疆。一年后不幸战死。后来皇上来府中慰问赵老夫人,不料却与李玉儿开启了一段情事……

免费阅读

  黄四爷眼睛右瞄一下。

  二老夫人的话让他气愤,可现在,她不说还好,她一说,他觉得自己都没脸面对这位小夫人了!那般话,着实让人尴尬!心中过意不去。

  李玉儿左瞄一下,心想二婶娘真是帮了她大忙,有些事不说就没有,说了没有也有。她道:“妾身好些了,自从亡夫的灵棺运回府,二婶娘就有意无意地说这些锥心之话,妾身已习惯了,又怎么会为她的话伤怀?黄四爷您也别往心里去。”她再提一次。

  黄四爷听她前面那几句话,为她不平,哪个女人不注重名节?那个婆娘这么说,要把小夫人逼成什么样?她说她都习惯了......黄四爷刚想叹口气,又听她说让他别往心里去,黄四爷忙道:“没没没,我没事,我怎么会往心里去呢?夫人您是嘉裕的夫人,那就是我的弟妹,二老夫人说那话,没影儿的事,纯属胡编乱造!我不妨在心上。”

  他说完李玉儿点了点头。

  黄四爷看了李玉儿一眼,很快转开视线,又道:“她既是赵二爷的夫人,怎么会如此没有教养,说这些话欺负人?”

  李玉儿苦笑了下,她面容白皙,许是为亡夫之事所扰,看上去不是很有精神气,这一笑,更显得柔弱,惹人怜惜。

  两人行入二堂正堂,李玉儿说一声请,两人进去,堂屋最北边的墙壁上裱着一幅绣画,那绣画极大,占了近一个墙壁,上面是山峦和骏马,绣线取色于古老的山水画,看上去十分古朴典雅。绣画前是一个长条楠木桌,中间比两端高,前端雕了些简单的花样,上面左右搁着一个粉彩观音瓶,上面绘制的是很常见的大红花团团,花瓶里查的几只花很是素雅。

  再前方是更矮一些的小方桌,两边搁置两把椅子,上面铺了软垫,李玉儿请黄四爷上座,她做了另一旁的椅子,“四爷有所不知,妾身过门之后,夫君就去了北疆,后是二爷老夫人主持的开宗祠,上谱谍,实则妾身没怎么和夫君相处过,现在夫君亡去,婶娘不认可妾身了,夫君膝下无子,妾身留平南王府无用,她正想赶妾身回娘家去呢。”

  “岂有此理?这八抬大轿娶进门来的媳妇儿,她说不认就不认!还有没有家规族规?嘉裕战死沙场,是为国捐躯,你身为他的夫人,该共享同荣,你却遭如此对待,没有王法了!”

  他气愤的拿着扇柄敲了下自己的手,又道一句:“也没有家法了!府里没规矩!”

  李玉儿忙伸出手指放在唇前,比了个噤言的手势,“四爷别说了,叫人听去,又该给您添麻烦了。”

  黄四爷不把她的担心放在眼里,“被人听去,谁惹麻烦还不知道呢。”

  李玉儿听他这么狂妄的话,心知他的身份定不小,不怕惹到二叔,二叔在京中,也是个四品官呢。

  她更坚定了心中的想法,即使给自己的孩子找个爹,也不能找个身份差的,差的她才看不上。

  黄四爷还要说什么,李玉儿叹声气,道:“不说这些让人烦闷的,四爷来一趟为了探望婆婆,妾这就让人把婆婆请来。”

  黄四爷看着她站起来往外走的背影,点了点头。她背影是纤弱的,更添了几分楚楚动人之感。

  李玉儿站在门口和桂月说话,她声音很小,黄四爷自是听不到她在说什么,只当她是在吩咐丫鬟把老夫人请来。

  李玉儿说的是,“你去将老夫人请来,路上慢些。”

  她吩咐完桂月,又走进来,朝黄四爷笑了下,黄四爷也向她笑了下,随即他就转头移开视线。

  李玉儿坐下,黄四爷安慰她道:“弟妹无需怕她,你是嘉裕请了圣旨求娶的,下次她再给你难看,你无需忍她,直接拿圣旨给她看,有那封圣旨在,这府里谁也不敢动你。”

  李玉儿:“嗯,妾不走,便是没这圣旨,妾也不走,妾若走了,谁照顾病重的婆婆?”

  黄四爷:“弟妹如此孝顺,嘉裕娶了你真是他的福气。”他话里有些感叹,随后低头道:“我还记得他为弟妹求旨时的事,弟妹与嘉裕门当户对,我们几个朋友问他,怎么不直接上门求娶,他说要求了圣旨来才有诚意,弟妹脸上也有光,他对弟妹一片真心,只可惜这么早就去了,未能与弟妹相处。”

  李玉儿当然知道赵嘉裕为什么那么喜欢她,那都是她娘给她安排的契机,赵嘉裕的家世好,独子,和他母亲不亲,她若嫁过来,那是享不尽的福,赵嘉裕当时能排上京中女子最想嫁的男人前三,她娘看中赵嘉裕这个女婿了,先是让她的哥哥和赵嘉裕成为朋友,再是安排自己在赵嘉裕面前露脸,一环扣一环的,赵嘉裕心思单纯,哪是她和她母亲的对手?

  他也真喜欢上她了,求旨来娶她。

  如今再说起这些,只剩唏嘘。

  黄四爷:“你与嘉裕相处时日短,他是个好男儿。”四爷说着说着自己说不下去了,他不太想讲赵嘉裕了,赵嘉裕是真好,可是他又不太想说出来让这小夫人更加喜欢他......

  黄四爷喝了口茶,把要夸耀赵嘉裕的话都咽下去,他对自己说,赵嘉裕已经不在了,他再夸他,那不是让这小夫人更伤怀吗?不能夸。

  李玉儿听他突然没下文了,道:“说起来还没人与妾身说过夫君的事,夫君小时被祖父带去,都是祖父在教养他,婆婆对他也不是很了解。”

  黄四爷“唔”了一声,“夫人节哀。”

  李玉儿见他似乎不想再说赵嘉裕,略微诧异的看他一眼,也不再说了。

  黄四爷怕她以为自己怠慢她,忙又起了个话题,“听说老夫人病了好些时日,现在可有转好?”

  李玉儿摇了摇头,“病来如山倒,这几日一直在喝药,却不太起色,大夫说要多养养,或让她多走走,让妾时常陪她说说话。”

  黄四爷皱眉,道:“也是辛苦你了,经历的这么大的事,老夫人也病了,府中全靠你撑着。”

  李玉儿摇了摇头,“妾不怕辛苦,只愿婆婆早些好起来。”

  黄四爷心道她真是个好女子!可偏偏在这里受苦......

  李玉儿瞧他,敛了下眉眼,状似不经心道:“只说妾了,黄四爷可是娶妻了?”

  黄四爷本还在想事情,被她这句话问的一个激灵,张嘴就道,“没,没呢。”......怎么突然问这话......

  他也不好意思问她干嘛这么问,只心里越发的有些微妙,无所适从的感觉。

  桂月在门外喊,“老夫人来了。”

  黄四爷心里有一瞬失落。

  李玉儿赶忙起身去迎,她刚起身走一步,身形却是一晃,眼见要倒下,黄四爷忙道:“慢点!”起身去扶她。

  他的手碰到她柔软的臂弯,她侧倒在他怀里......

  那一刻女人的幽香味儿扑鼻,他察觉到她的身体那么柔软,不似看上去的纤细,相反,很是肉嘟嘟的,他心跳猛地加快,当场怔住,一会儿却被推开。

  黄四爷回过神,看到惊慌失措的女人,一转头,又看到刚进门的老夫人。

  老夫人像是瞧见了那幕,面色虽没什么变化,但眼中似有惊诧。

  黄四爷刷的脸红完了,心虚感爆表。

  他,刚刚,当着人家的面,搂了人家儿媳妇儿!

  就好像被捉奸在床了般,他心跳快的停不下来,好在是见惯了大场面,他倒还能应对,连忙对李玉儿说:“弟妹下回别站那么急了,摔了可就不好了。”

  李玉儿也扶着太阳穴道:“这几日辛苦,许是累着了,刚刚起身竟眼前一黑,差点倒下,多亏了四爷,不然妾就露丑了。”

  老夫人明了,没当回事,她被老嬷嬷扶着走过来,对李玉儿道:“没事就好,可要照顾好自己,这几日辛苦你了,唉。”

  她看向黄四爷,李玉儿为她介绍。

  老夫人连忙和黄四爷说话,李玉儿把她扶到自己刚刚坐的位置,站在她身后,听她和黄四爷说话,自己不再插嘴。

  天有点晚了,老夫人不想失礼数,想留黄四爷在府中吃饭,且有客人在家中吃饭,主人家也很有面子,她问李玉儿有没有安排晚饭。

  李玉儿有留黄四爷的心思,但安排晚饭这事还要老夫人开口后才能去做,现在老夫人开口了,她当然应道:“儿媳现在就去安排。”

  黄四爷本没打算留下来吃饭,但李玉儿应那么快,他就......嗯......

  那就吃了晚饭再走吧。

  李玉儿出门,黄四爷又不着痕迹的看她一眼,转过头来继续关怀老人家。

  ......

  李玉儿去厨房做安排,刚吩咐完出门,外面竟飘起了雨丝。

  这真是......

  这真是场及时雨啊!

  本没有什么借口留黄四爷,结果老天爷来帮她了。

  她双手合十在胸前拜了一拜,心道这回她的主意不成,都对不起老天爷。

  李玉儿舒了口气。

  桂月撑着伞,她们回二堂,走进堂门,雨已经瓢泼一般,下的贼大,让人完全没法上路,马走在路上也睁不开眼睛。

  她的裙边湿了些,在门外踏踏脚,进门,看见府中的三爷,“三叔,您回来了?”她朝三爷打了个招呼。

  三爷和二爷不同,三爷是个好人,常帮衬她们。

  三爷朝李玉儿点点头,又回过头和黄四爷说话。

  老夫人来问问李玉儿冷不冷,要不要回去歇着,李玉儿说不用,她听见三爷对黄四爷说:“下这么大的雨,不便回去,不如在府中住下吧,府中房子多的是。”

  老夫人听见这话,也去劝黄四爷。

  黄四爷看看门外,雨下的确实很大,他身后的奴才可能也怕淋了雨病着,劝他:“爷,在平南王府住一晚上再走吧,虽说不远,但若淋着,伤了贵体,可怎么好,奴才也没法向家中老夫人交代啊,正好您也想与赵三爷谈些事情,这不是个大好机会吗?”

  黄四爷点了点头。

  老夫人对李玉儿道:“玉儿,你快去为黄四爷安排一下。”

  李玉儿点了点头,出门。

  出了门之后,她有一种纠结,下不下药?下药的话,万一让他察觉到什么,就不好看了......可是不下药......

  她虽然为他和三爷准备了酒菜,但也不敢担保他们喝醉啊,要是不喝醉,他清醒着,她还能硬和他行好事不成?便是她想,他也未必愿意吧?

  这次机会可不常有,稳妥起见,还是用药的好。

  李玉儿打定了主意,果断吩咐桂月,“你去拿些药来。”她在她耳边说药名,让她做隐秘些,快点回来。

  桂月知道些她的打算,连忙冒雨跑去了。

  李玉儿帮黄四爷收拾间屋子出来,前院的屋子早就没有人住了,得彻彻底底的清扫,再让人端来花瓶盆栽之类,一个时辰下来,倒也算焕然一新。

  桂月也跑回来了,把小纸包塞进李玉儿手中,李玉儿一看,有三包,她问道:“用得了这么多?”

  桂月低声道:“药郎说一壶茶一包足以,奴婢怕出了意外,多要了两包。”

  李玉儿点了点头,都塞进袖子里。

  这间房子收拾好,李玉儿让桂月沏了壶茶,从袖子里取出一小纸包药,全倒进去,纤手执起茶壶把儿和壶嘴儿晃了晃。

  “走,想来三叔和黄四爷喝的也不少了,咱们去给他们送壶茶。”酒食都是她准备的,她用的酒,绝对是府里最烈的酒!

  说起来如果他醉的没劲儿了还要和他办事,那感觉他好可怜哦。

  李玉儿提着茶,桂月帮她打伞,她们往二堂去,拐入院门,却见黄四爷的奴才正提着茶往堂屋走,李玉儿挑眉,别是她的茶用不上了。

  李玉儿刚担心了一瞬,那奴才许是鞋湿脚滑,突然摔了一跤,茶壶也摔在底下,好在是泥土地,茶没了,茶壶却没摔坏。

  一般到主人家做客,很少客人的奴才去沏茶,除非是客人喝东西太讲究,李玉儿觉得自己的茶用不上了,她忙把袖中的药取出来,全塞桂月手中,让桂月见机行事。

  桂月接到,手忙脚乱的塞袖子里,接过李玉儿手中的茶壶,往黄四爷的奴才身边跑,把那个奴才扶起来,又去捡他的茶壶,道:“您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我送您去茶房,再沏一壶过来。”

  那奴才看她手提两个茶壶,往廊里看一眼,看到李玉儿,又看向桂月,道:“有劳了。”

  他们去茶房,趁黄四爷的奴才洗茶壶的功夫,桂月抖着手把两纸包的药粉全下在了烧开的热水壶里,所幸是一滴没撒。

  黄四爷的奴才洗过茶壶,将茶叶撒进去,提热水冲茶......

  .......

  桂月带他回到二堂。

  二堂里,黄四爷坐在椅子上,还再给自己倒酒,李玉儿伸手拦他,道:“您别喝了,再喝就醉了。”

  黄四爷把她的手拿开,嚷嚷道:“没醉,没醉,再来一杯。”他眼睛亮晶晶的,要是两颊微红,还真让人以为他没醉的。

  李玉儿见了他们道:“三叔喝醉了,我让人把三叔送回去了,黄四爷也醉了,你快给黄四爷喂口茶,我领你们回客房休息。”

  黄四爷的奴才赶忙给黄四爷倒了一盏茶,冷凉,喝了酒人口燥,黄四爷结果,两口喝完了。

  他还渴,“两口不够喝的,多倒点。”,把杯子给他的奴才递过去,他的奴才又给他倒一杯。

  李玉儿忙看向桂月,看她点头。

  李玉儿忙道:“快回四爷回房吧。”

  黄四爷第二杯喝完了,他奴才问他,“爷,还渴吗?奴才再给您倒一杯。”

  李玉儿哪还敢让他再喝,忙伸手拦住了他,道:“到房间再给你家爷喂茶吧,趁现在雨势小,先把四爷送回房吧。”

  那奴才才收了杯子,道:“有劳夫人了。”他把他家爷撑起来,跟在李玉儿身后,往客房走。

  奴才进门打量一眼,发现收拾的还不错,将就一夜,也不算委屈了爷。

  李玉儿走到床边,又帮他整理一下床铺,道:对桂月道:“让厨房里给四爷煮些醒酒茶,不然明日醒来得头疼。”

  桂月应了声,跑出门去。

  奴才把黄四爷往床上,李玉儿看黄四爷已经在把领口了,脸比更刚刚红的多,黄四爷的奴才却还在这里,她心里暗急,佯装惊讶道:“四爷脸怎么这么红,可是发热了?”

  她让那奴才摸摸黄四爷的额头。

  奴才:不是很热吧?......好像还行。但是,王妃这么着急的样子,倒好像真起热了一样,他的手放在主子的口鼻,发现热气烫人。

  他慌了。

  今儿雨天,说不定就是着凉了。

  奴才连忙道:“劳夫人在这里看顾我家爷一会儿,我去找大夫来。”

  李玉儿,“府中的奴才在前面歇着,你跑过去找他们,让他们喊大夫。”

  奴才:“唉,多谢夫人。”

  门啪的一下被关上,房间只剩黄四爷和李玉儿两人。

  时间紧急,李玉儿甚至来不及做任何心理准备,起身,手放在他身上,有点压力的骑上去。

  她刚说一声“抱歉”,什么都还没做,结果一个天旋地转,她却被扑倒了,他压下来,吻铺天盖地而来,在她耳边和颈边,耳边是他粗壮的呼吸声,他有些急。

  黄四爷的奴才找了人去请大夫,赶紧跑回来,一进门,就见自己主子扑到.....平南王王妃身上......王妃哭着推拒,主子毫不理睬,反而一上一下急躁的劳动着。

  奴才:“......”

  怎么办?

  他好方。

  主子在侵犯......有妇之夫......不,和寡f......

  拉开还是不拉开......

  按理说应该拉开,但是他不敢啊。

  都成事了,他再去拉开,也没啥意义吧。

  嗯。

  他退出去,关上了门。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