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野男人池珊周懿最新章节免费

野男人池珊周懿最新章节免费

我很怕热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池珊周懿的小说名是《野男人》是由我很怕热创作的一本非常精彩的现代言情小说。本文男主强取豪夺。主要讲述的是:周懿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喜欢上这么一个农村打工的小姑娘,但是只要是他喜欢的,不管怎么样他都要得到。就算她有老公又怎么样,就算被人唾骂。池珊,就得是他的。任何人都抢不走……对于周懿来说,感情是场无关道德的厮杀,因为我喜欢你,所以你就得喜欢我。

更新:2019/06/14

在线阅读

主角是池珊周懿的小说名是《野男人》是由我很怕热创作的一本非常精彩的现代言情小说。本文男主强取豪夺。主要讲述的是:周懿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喜欢上这么一个农村打工的小姑娘,但是只要是他喜欢的,不管怎么样他都要得到。就算她有老公又怎么样,就算被人唾骂。池珊,就得是他的。任何人都抢不走……对于周懿来说,感情是场无关道德的厮杀,因为我喜欢你,所以你就得喜欢我。

免费阅读

  听说今天李穗家的客人要从城里来这里过暑假,说是要避暑吃野味。

  李穗一家从大清早就忙活到现在,连地里的菜都不去摘了,磨刀霍霍把自家的羊先给宰了,莫名其妙家里要来八竿子打不着的陌生人,这可把李穗弄得不高兴了,跑去跟隔壁的王萍萍抱怨了半天。

  王萍萍撅了撅嘴,觉得李穗有点不太好客,但是是朋友就没说什么,听了一会儿,她的注意力就被蹲坐在路边前面一动不动的池珊吸引去了,她看了看四周,拿了块石子用力一扔扔到池如一的面前,“喂,池珊,你在干嘛?”

  池珊这才眼睛动了动,瞳孔很黑,衬得她皮肤很白,嘴唇因为太久没喝水,而有些微微发白。

  她听到王萍萍喊她,但是懒得理她。

  小时候王萍萍和她的表姐李穗一伙人一起骗她去深山里挖药材,结果那天所有人都跑了,留下她一个人迷路在山里,最后还是她妈妈见她到了饭点还迟迟不回家,亲自出来找才把她带回了家。

  池妈揪着她的耳朵,拿着拍被子的藤拍子打她屁股,一边骂,“人家叫你傻,你难道真傻啊?”

  池珊哭出两行眼泪,恨恨的想,她读高中那会儿,班级排名第三十四,王萍萍三十九,李穗四十二,全班总归就四十五个人,到底哪个才是傻子??

  所以池珊后面长了记性,也就不爱搭理她们俩了。

  再加上她老公陈民闻也觉得她们俩尽出幺蛾子,让池珊少跟她俩搭话。虽然两个人感情不深,但是池珊还是比较听老公话的。

  李穗轻蔑地看了眼坐在地上像只木雕的池珊,拉拉王萍萍的胳膊,“哎呀,我们别理她,你继续听我说嘛。”

  王萍萍刚要张嘴,说话不远处似乎传来不小的动静,一辆黑色的吉普大车从山路口缓缓开进来,速度不小,轮胎从坑坑洼洼的路上碾过,沙石子撞击金属的声音不算小,是陌生的车。

  李穗和王萍萍对看一眼,虽然不认识车标,但一看就特别贵。

  池珊也看了过去,看到了里面坐着的人。

  一对中年夫妻和一个表情暴躁的少年。

  李穗看向渐渐驶远的车子,转过头对王萍萍说,“算了,我先回家了。”

  她撇嘴,对着池珊没好气的道,“喂,池珊,我们一起回去,我妈喊你一起去我们家帮忙招呼客人。”

  池珊低低“噢”了一声,总算站起来,白嫩的手拍拍裤子上的灰,大步走在前面,高绑的马尾甩啊甩,李穗最嫉妒她皮肤白,同样两个人都是做家务,在田里干苦活,偏偏她怎么都晒不黑,就自己黑得跟泥鳅一样。

  真是傻子有傻福,她酸死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回了家。

  门口停着的车子就是刚才她们在路边见过的,屋子里除了李穗的爸妈,还多了三个人,两个中年人,打扮跟她们不同,穿着衣服就可以看出来价值不菲。男人大概有四十出头,鬓角的头发略微秃进去一些,眉毛浓黑整齐,一双眼锐利极了,而他旁边的女人显得年轻些,留着齐耳的短发,把头发紧紧拢在耳朵后面,身材略富态。

  李穗爸妈殷勤地介绍,“这是X城的周承盛,周老板,这是我的女儿李穗和一起来帮忙的池珊。”

  李穗不知为何突然脸红娇羞了一下,池珊顺着她的视线往那边看去,坐在桌边的少年,年纪看上去大概比她小了五岁,黑色细长的刘海散落在额前,英气的眉毛斜飞入鬓,眸子是标准的丹凤眼,眼角上挑,瞳孔漆黑,黑白分明。

  她在看他的同时,周懿也同样在打量她。

  两个典型的乡下小妹,衣服材质粗糙,衣品堪忧。

  他红红的嘴唇不着痕迹地往下微微撇去,眼里露出显而易见的轻蔑。

  池珊不觉得像他这样的小男生有什么好神气的,长得一张像女人的脸,不就家里有点钱,住在大城市里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她也就是来给李穗帮忙烧饭而已,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所以简单介绍完之后,池珊就跟着李穗妈闪进厨房忙活了,剩下李穗在周家面前来来回回倒茶递水。

  池珊从小帮妈做饭,嫁人以后陈世闻是个典型的大男子主义,基本也是她在家烧饭,所以池珊做事情很利索,很快就帮着李穗妈烧好了菜,她抹抹汗,用湿毛巾隔着盘底端出来。

  山珍野味上齐以后,池珊本来想回家吃,但是被周承盛留了下来,她也不扭捏,挤在李穗旁边坐下来吃饭。

  池珊吸了太多的油烟,没什么胃口吃饭,她随便动了几口筷子就放下了,她抬头看看其他人,她不得不承认城里人跟农村人到底还是有区别的,吃饭时的姿态就大不一样,就连夹筷子都觉得优雅。

  周懿低着头安静的吃着,乌黑的头发,眉形俊朗,挺直的鼻梁,因为吃进菜油而滋润变得红润的嘴唇,也许盯着久了,他似乎是察觉到她的视线,突然抬眼对上她。

  她从来没见过男孩子有这样的眼,漆黑中流露出诡异的幽蓝,瞳孔冷漠中,却又令人觉得妖魅般的美丽。

  一般人碰上视线相对,都会移开目光,但是池珊没有,她就这么看着他。

  即直白又□□裸。

  周懿没被这样的眼神看过,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在衣物的掩盖下放肆地发热,自己有点怪异起来,他垂下眼,遮住暗涌。

  周承盛第一次见自己儿子主动动筷子,还吃得将碗见了底,毕竟他请了好几个出名的大厨到家里给周懿做饭,但是周懿都不爱吃,饭不吃这怎么行,二十几岁可正是男生长个子攒营养的时候,他眯眼观察了池珊一会儿,深思熟虑后道:

  “你多大了?”

  见周承盛问的人是池珊,李穗有点不高兴,没好气地推了池珊一把,“周老板问你呐。”

  池珊的胳膊被她推到了桌角,撞得生疼,她忍了忍,说:

  “二十六。”

  李穗还不忘插嘴道,“她平时每天晚上就在护城河那边摆摊,做砂锅的生意。”

  周承盛察觉到她的忍隐,觉得她性格也很适合周懿那个阴晴不定的脾气,“这样啊,”他一笑,“你要不来我们家做吧,我们俩夫妻比较忙,平时家里没人烧饭,之前请的几个大厨周懿都不爱吃,我看你做得饭他还挺喜欢吃的,你简单做做饭就行了。”

  “当然,每个月的钱肯定比你做砂锅要赚得多了。”

  李穗听到这话嫉妒极了,早知道就不叫池珊过来帮忙了,不然叫得肯定就是她了,做做饭拿钱多轻松啊,总比留在这里每天风吹日晒赚得那点破钱好。

  池珊想了想,“我先考虑一下,因为那家砂锅是我和老公一起干的,回去得两个人商量一下。”

  周懿突然感觉嘴巴里嚼的肉像在嚼塑料,他恶心得吐了出来。

  他仔细的瞅着池珊,眼前这个除了皮肤白没有任何优点的女人,身材瘦小,长相毫不起眼,看上去也不太机灵的样子,衣品又差得出奇……

  这个人竟然已经结婚了。

  他莫名其妙有气,眼底幽黑发冷。

  “来我家做饭有什么不好?”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池珊,红色的嘴唇微张。

  “总比你们每天起早贪黑摆摊赚得那点钱不知道多多少。”

  池珊觉得他话里的鄙夷太明显,嘴唇微微发抖,瘦弱的脊背绷紧了些,“那也总比跑来这种瞧不上人的地方受气好。”

  周懿不吵也不闹,黑色的头发微微卷,层次分明,在亮堂的灯光下勾勒出一圈又一圈的光晕,好看的不像话,但不知怎么,此时此刻在池珊眼里看起来却像个魔鬼,他看着她冷笑,“一个月两万,包吃住。”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