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给你一口甜蜜云九尘小说免费

给你一口甜蜜云九尘小说免费

云九尘 著

连载中免费 轻松幽默的小说推荐欢喜冤家小说大全好看的先婚后爱高干文好看的小清新小说

最新言情校园小说《给你一口甜蜜》的作者是云九尘,主角是云韬汤一婉。这位新锐作者的文风犀利又温柔,该小说正在火热连载中,快和故事递一起来看看吧!脸盲症患者云韬,遇上了难缠少女汤一婉,本该火药味十足的两人,云韬有一种朗朗乾坤下青天白日却被讹上了的感觉,他觉得汤一婉笑得非常莫名其妙,非常无赖,简直就像是一只树懒,选择他这棵树吊上了就不肯再下去......更多精彩阅读尽在故事递!

更新:2019/11/06

在线阅读

   最新言情校园小说《给你一口甜蜜》的作者是云九尘,主角是云韬汤一婉。这位新锐作者的文风犀利又温柔,该小说正在火热连载中,快和故事递一起来看看吧!脸盲症患者云韬,遇上了难缠少女汤一婉,本该火药味十足的两人,云韬有一种朗朗乾坤下青天白日却被讹上了的感觉,他觉得汤一婉笑得非常莫名其妙,非常无赖,简直就像是一只树懒,选择他这棵树吊上了就不肯再下去......更多精彩阅读尽在故事递!

免费阅读

  这大概是汤一婉人生里最倒霉、最悲催的一天。

  作为《原味》美食杂志的试用编辑,她早上因为手机掉进地铁门缝里而迟到后,被总编“女魔头”余薇当众批评得狗血淋头也就算了,工作上还莫名被正式编辑朱慧千方百计地针对。

  当汤一婉回到出租屋,正想泪眼汪汪地一头扑进冰箱的怀抱时,半路却杀出来个程咬金,哦不,是一个有点眼熟的女生,女生双手环抱胸前,站在她的面前,目光冷冷地看着她。

  汤一婉一愣,面前的女生至少一米七五,身材魁梧,手臂上的肱二头肌结实有力。

  女生高大的体形让汤一婉颇有压力,尤其那满怀敌意的眼神,让她如芒在背。

  汤一婉其实也不矮,有一米六七,可是身材瘦瘦的,穿着普通的T恤衫,显得上身空荡荡的,常年顶着一头齐耳短发,像是一朵毛茸茸的蒲公英,显得她稚气未脱,像个高中生。

  而此刻,她撩起已经沾满汗水的刘海,从充满冷气的冰箱里拿出一瓶冰水,大方地递过去,眉眼弯弯地主动搭讪:“喝吗?给你。”

  女生丝毫不为所动,冷着脸开口:“你就是汤一婉吧,我希望你能要一点脸,一个月才三百块的房租就想租到房?你给我利索地从这间屋子搬出去!”

  “你说什么?”汤一婉霎时抬头,震惊地看着面前的女人,脑海里忽然浮现出房东的手机屏保,总算把眼前的这张脸和照片上的女人给对上号了。

  房东阿黑是个IT男,常年加班,每天在旁边的主卧里除了敲代码,就是对着屏保里的女友流口水。

  据他说,他的女友在外国,长得娇小可人,极其美貌。

  可……汤一婉有些狐疑,眼前这位四舍五入也不能算上娇小吧……

  汤一婉压下心底的震惊,换上亲切的笑容套近乎:“你是阿黑的女朋友?你不是在英国留学吗?怎么回来了?”

  “我想回来就回来,关你什么事?”提到“留学”两个字,阿黑的女友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立刻拔高音量咄咄反问。

  汤一婉一时语塞。

  女生抬手“啪”地一下把冰箱门给关上:“不知道一直把冰箱门开着有多浪费电吗?”

  汤一婉被那声“啪”吓得呆在原地,而对方已经转身往主卧里走,边走边道:“给你两个小时收拾。”

  等女生关上卧室门,汤一婉慢慢地靠在冰箱门上,身子无力地往下滑落。

  她的妈妈在十多年前就去世了,她是靠舅舅一家养大的,但舅舅是个妻管严,虽然对外看起来舅妈对她很好,但是背地里嘴里的咒骂、眼神里的嫌弃可从来都不少,她也就一直都过得如履薄冰。

  很多夜深人静的时候,那些细节就成了堵在胸膛的郁气,吐不出,咽不下,还要自己安慰自己:寄人篱下只能这样。

  最难过的时候,她就躲在洗手间里,把水龙头打开,再悄悄地哭,就算这样也不敢哭太久,不然舅妈就会在外面敲门,大骂她浪费水。

  所以当她开始实习,舅妈提出不再给生活费的时候,她也马上就接受了。

  而这间出租屋就是她在这种情况下租到的。

  IT男阿黑每天都宅在家里,完全不懂房价,随手在网上定了一个全市最低价,被她眼明手快地抢到了。

  房子虽然小,汤一婉却有一种淡淡的轻松感,像是常年堵在胸膛的那团郁气得以纾解。

  她以为从此以后就可以过上能自主的、不用再看别人脸色的人生。

  可是没想到还没住几天,她现在就必须搬走了。

  不甘心,她不甘心啊!

  过了好一会儿,阿黑的房门又打开一条缝,门后的阿黑低着头不说话,只把手机凑到汤一婉的面前,上面写着:汤一婉,我的女朋友被学校开除了,她现在住在我家,不想你住在这里了,所以你搬走吧。对不起。

  汤一婉无奈,叹了口气道:“阿黑,你不用对不起,我要谢谢你收留过我,真的。”

  阿黑依旧低着头,把手缩了回去,可是没有再打字了。

  汤一婉收拾得很快,她本来就没有什么东西。

  走的时候,汤一婉最后环视了一圈这间公寓,她前两天刚洗了窗帘,此刻被风吹起了一角,花瓶里还放着她下班后从路上带回来的玫瑰,娇艳欲滴,她喜欢的唐老鸭玩偶还乖乖地坐在沙发上。

  “再见啦,唐老鸭!”汤一婉不舍地和玩偶合拍了一张自拍照,才提着行李箱离开。

  世界那么大,却没有自己的家。

  正在汤一婉愁肠百结的时候,“叮!”手机屏幕上亮起一条银行转账到账的短信,汤一婉从头到尾地看了两遍,才想起今天是发工资的日子。

  少归少,但是也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那我现在就有钱去租房了?”汤一婉的心情在一瞬间变好,就连手机屏幕上突然不停闪现的“舅妈”两个字都格外顺眼,她想也没想顺势就接了起来,直到接通的那一瞬间,她才惊愕地反应过来:她不该接的!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汤一婉只好硬着头皮喊:“舅妈……”

  舅妈的语气在客气中又带着盛气凌人的责备:“一婉啊,听说你今天发工资的呀,我们刚刚都去查了卡了,你怎么没往家里打点钱呢?不应该啊!”

  果然是为了钱。汤一婉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舅妈,工资发是发了,可是我刚刚被房东撵出来了,我连今晚住哪里都不知道……”

  “你什么意思?我一打电话你就找借口,汤一婉你别忘了当初是谁辛辛苦苦收留你又把你养大的,你这些年花了我们多少钱,你心里没谱吗?让你打点钱就像要你的命一样!”舅妈絮絮叨叨地骂,从手机里传出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当年要不是冲着有开发商看上了你妈的那块地,你以为我会答应收留你?”

  骂声到这里戛然而止,大概是舅妈发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一时愣住了,可是汤一婉已经听见了:“我妈的地?舅妈,我妈的什么地?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什么怎么一回事?你在说什么呀?”舅妈含糊着企图蒙混过去。

  汤一婉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冰冷了:“是不是我妈留了一块地,被你们给卖了?这件事我从头到尾都不知道,你们凭什么卖了?”

  “卖了就卖了。”舅妈假装满不在意,反问道,“怎么?你舅舅作为你的监护人,这点小事还不能替你做决定了?”

  “那钱呢?”

  “钱?什么钱?那种地能卖多少钱?再说了,汤一婉你自己有多花钱你难道不知道?钱早就花完了!一分都没了!”

  一提到钱,舅妈的声音顿时又拔高了两个音节,撒泼、无赖的语气让汤一婉浑身发抖,“我不管到底卖了多少钱,但我要知道我妈的地到底在哪里!”

  听到汤一婉不追究钱,舅妈才哼了一声,说道:“古深街178号。”

  结束了通话,汤一婉按照舅妈报的地址一路兜兜转转,终于找到了在五环里的古深街。

  这是一条没被翻新过的老巷,两边都是茂密的法国梧桐,大多数是普通住户,店铺不多,人流也不密集。并不算太宽阔的街道上,有着稀稀疏疏几个行人。

  “真的是在这里吗?”汤一婉心里狐疑地一边拖着行李箱,一边挨着门牌号数过去,最终停在了古深街178号门前。

  古深街178号从外面看起来就像是一户寻常的古宅人家,只是门中间挂着一块牌匾,上面还写着两个苍劲有力的大字——食间。

  看起来像是吃饭的地方?嗯,反正她的肚子饿了,她决定边吃边和老板套近乎,万一老板是个念旧的人,说不定还留着妈妈的遗物呢。

  汤一婉推开门走进去,空气里顿时传来丝丝清幽的小调,视野也随之豁然开朗,里面的中式庭院别有洞天,不知道从哪里引来沟渠的水,弯成几个“S”形,沿着水渠种满了荷花,有几只锦鲤在争先恐后地吞食,甚至时不时还跳出水面,引得人惊呼。而水渠两旁有空间设计感地种着竹子、樱花、蜡梅、枫树,还有栀子、松树、银杏,夜风一吹,落英缤纷,美不胜收。而在花枝摇曳间,隐隐显现出庭院深处那间紧紧关闭的木屋,看起来神秘极了。

  汤一婉走上曲折的水渠,踏过错落有致的花道,推开紧闭的门,外面的风趁机吹进屋里,悬挂在门上的风铃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

  屋子里空荡荡的,中间只有一张孤零零的方桌,前方立着一块巨大的屏幕,可是眼下没有一个客人,没有服务员,更没有厨师。

  汤一婉呆呆地站在原地,难道她走错了?

  “欢迎光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服务员小刘把汤一婉吓了一跳,而小刘已经公式化地询问道,“请问您有预约吗?”

  “没有。”

  “对不起,食间每天只接待五位食客,今天的名额已经满了,您如果没有预约,只能麻烦您下次再来了。”

  “我只是想来吃个饭,难道就没有外卖?”汤一婉不解地问。

  “不好意思,食间不提供此项服务。”小刘大方地笑着说。

  “那打包呢?我只想要一份蛋炒饭,你们现炒打包好我自己带走就行!”

  “不好意思,食间也不提供此项服务。”小刘深吸了一口气,依然笑得得体。

  “不能现点,不能打包,不能外卖,你们真的是开门做生意?”汤一婉突然专业上身,扫视半圈,掷地有声地总结道,“我总算知道为什么你们这里这么冷清了。”

  汤一婉的声音通过拾音器,在操控室里发出不小的回声。

  而坐在监控显示器面前的云韬,也透过屏幕清晰地看着汤一婉。

  从他计划开食间起,他就受到了无数的质疑,但是大部分都有理可依,而对着这样大放厥词直面挑衅的人,他觉得自己整个人从头发丝到脚指头都受到了侮辱。

  作为一个心理治疗师,他并不愿意坐在四面惨白的房间面对病人,这会让他感到冷清和死板。

  他见过太多在死亡的边缘徘徊却还竭力挣扎的病人,他想让活着的人更努力地活着,于是他才执意开这间食间,用他的方式来治愈那些受伤、难过的心。

  可是眼前的汤一婉,分明是一个完全不知道食间到底是什么店,而只想买一份蛋炒饭打包带走的误入路人。

  开什么玩笑!

  云韬按下通话的红色按钮,声音冷得像是从西西伯利亚平原北下的寒流,能冻得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小刘,她不符合食间食客的身份,让她走人。”

  于是领命的小刘对着汤一婉微微躬身,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汤一婉却压根儿不想走,还在对食间进行毒辣的点评:“这个餐馆嘛,地点就选得不对,这里客流量一点都不大,客容量也小得可怜,一天才接待五位客人,就算布置得再好,可是各方面比如服务员的配置水平又达不到星级餐厅标准,你们……哎,你干吗把我的箱子拎出去?哎,你推我干什么?!喂!”

  小刘一路充耳不闻地把汤一婉推搡着出了食间,立刻就把门给关上了。汤一婉望着被放在门外的行李箱,再看了看紧闭的大门,才知道自己被人家嫌弃了……

  汤一婉忍不住捶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暗道:你可是来求人家的啊,怎么突然就犯蠢了呢。

  可现下她没有脸再去敲门了,她叹了口气,只能拖着行李箱来到一家通宵营业的书店,她决定今晚就待在这里。

  汤一婉找了张角落里无人的沙发坐下,先发了条微博,用拍的唐老鸭玩偶的照片当配图,再翻着书打发时间。翻到一半的时候,汤一婉突然灵光一闪地拿起手机,在搜索栏输入了“食间”这两个字。

  这是国内最专业的搜索引擎,可是映入眼帘的,关于“食间”的报道屈指可数,而且每一篇报道都只有寥寥数语——

  食间是巡城最特别的一间店,因为它真的能治愈食客受伤的心灵。主掌人云韬不仅是心理治疗师,更是味觉上的天才,食间没有菜单,却依然能制造出让食客眼花缭乱的味觉盛宴。食间每天开店关店的时间固定,绝不拖延,为了保证所用食材的新鲜度,食间每天接待的食客数量只有五位。最特别的是,食间要求每位食客在点单时如实填写一份调查表,只有这样,主掌人云韬才能保证让每个来食间的食客得以治愈。

  “原来是这样……”汤一婉望着发白的屏幕发呆片刻,又鬼使神差地在搜索栏输入了“云韬”两个字,随即猝不及防地撞进一双黑如松烟墨的眼睛。

  只是一张普通的证件照,刘海垂落,冷峻的眉眼间带着一点淡漠的神色,高挺的鼻梁,微翘的薄唇。再往下,肩膀宽阔,白衬衣的袖子往上折起,露出的肌肉线条十分明显。

  汤一婉也不知道脑子抽了什么风,居然用手指往云韬的眼睛上点了点,回过神来后迅速缩回了手,脸颊上不易察觉地浮起一抹娇红。

  他帅是十分帅的,就是……怎么感觉是面瘫?她想了想,很难把这张脸跟治愈扯上什么关系。

  可是越不信,内心就越好奇。

  这样一个冷峻的人,会用什么方式去治愈每一个推开食间大门的伤心人呢?

  汤一婉心里满是猜测。

  汤一婉靠在沙发上一晚上都没有睡好,梦里全是那双黑如松烟墨的眼睛,和糖醋排骨、口水鸡、手撕兔、麻辣小龙虾、烤生蚝……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