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小说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小说

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在公司待了这么些天,安小离基本摸清了这个上司,典型的冰山腹黑男一只,外表俊美,内在毒辣,在总公司美名远扬的六位老总中间,是手段最阴险狠毒的一位。

  安小离惴惴不安的拨弄安全带。冰山一直不说话,车里气氛闷的可以,她想着说点什么,又不知道他对什么感兴趣。“呃,总经理,有音乐可以听吗?”小离扬起纯真的笑脸,试图散发太阳气息感化他。“没有。”冰山丝毫没有被溶化。小离默然了,遇到非人类,没有办法交流。渐渐车出了环岛,她看了一会,觉得不太对,“总经理,那个,呃,我回学校,往那个路口拐。”“先跟我去个地方。”陈遇白轻柔的说,甚至转过......

更新:2018/11/08

在线阅读

  安小离踩下急刹车时,懊恼的想把开着的小qq整辆给吞下去。都怪自己手痒,驾照还没考到手就偷着开桑桑的车出来现,这下遭报应了。

  被她刮到的那辆跑车也停下了,驾驶室里走出来个一米八几的男人,穿了件银灰色的衬衫,细长的桃花眼,俊朗非常。

  安小离开始狂喜——她愿意以身抵债!

  “我开的直线吧?小姐,这样您都能撞上来?”帅哥的声音也好听到不行。

  “嗨?哈喽?”李微然在某个已经成痴呆状的女人面前挥了挥手,看对方眼冒桃花完全无反应,他转身向驾驶室喊:“三哥,遇到个傻姑。”

  小离闻言一愣,愤怒的举爪抗议,“说谁呢?”长得帅了不起啊!

  这边两人正僵持不下,那边副驾驶室里又下来一只。

  天色一下子阴暗,温度下降。小离浑身起了鸡皮疙瘩,这一只气质冷冽到零下温度,那副斯文的无框眼镜下眼神深如桃花水,远远的瞥了她一眼,小离只觉得背脊一阵的麻。

  不好惹,赶快撤。小离暗自握爪,一溜烟跑回车上,倒车,倒车,挂档,经过那辆versace lp640时一个急刹车,“13xxxxxxxxx,车修好了打我电话,我会赔钱给你的,我有急事我先走了。”

  ……

  李微然第十二次偷瞥过来时,陈遇白终于赏了他一个字:“问。”

  “这车是你订了半年昨天刚空运来那辆versace lp640吗?”

  “是。”

  “靠!三哥你不是准备让我赔你一辆吧?”

  “不用。”

  “吓我——那为什么就让她这么走了?”

  “不然呢?”

  “不然——不要她赔也得吓吓她,你瞧她那小样儿!”

  “出息!”陈遇白斜斜睨了他一眼,合上文件,转了转酸痛的脖子,表情有些像猎人看到陷阱里徒劳挣扎的猎物,“她马上会去‘宇兴’实习。”

  李微然挑了挑眉,坏笑,“陈遇白——”他拖长了嗓音,“怪不得你前一段儿申请调去宇兴科技,有阴谋哦?”

  陈遇白难得的没有回击,李微然更是胆大了些,像发现了什么大秘密似的眉开眼笑,“刚刚出来时你说左边有个美女,其实是引开我视线,故意让她撞上来的吧?”

  陈遇白沉默。转头看着窗外,初春的天气明媚,万物蓄势待发。他冷峻的嘴角难得的扯出个柔和的弧度。

  不急,安小离,我们来日方长

  ……

  安小离很急,宿舍里阿春和莫子年前就找到工作了,秦桑是有钱人,爱干嘛干嘛的。眼看离毕业还有几个月了,她越来越上火。

  “安小姐?”

  “啊?”安小离猛的回神,连忙对对面的面试官点头,“哦哦!我在听!”宇兴是c市电子科技方面的龙头企业,可是她是c大计算机系的,给人家总经理当秘书,会不会有些……风马牛不相及?她相中的是他们开发部门啊……

  “安小离。”老严已经有些无奈了,这个小姑娘长的一般般,看着也不怎么灵活,怎么上头就指名道姓的要她呢?!

  “好吧!”安小离总算蘑菇完了,“我几时能来上班?”

  老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连忙把实习期间要注意的事项和转正考核的有关事项和她仔细的说清楚。两个人边说边往门外走,觉悟一向很高的安小离同学狗腿的为领导开门,门外却已经站了一个人。

  “总经理!”老严立马和安小离一个狗腿样了,“您来了?”

  陈遇白冷淡的点点头,眼神瞥过安小离,已经认出他的安小离惊吓之余连忙补救:“是你啊!”

  老严的耳朵灵活的动了动。

  安小离呵呵的笑,已经想好了怎么跟秦桑开口说借钱还债的事情。

  “这位小姐,我认识你么?”陈遇白冷冷的问,脸上写着“少跟我套近乎”一行大字。安小离立马心眼活泛起来:他认不出她了!

  她立马掩饰住惊喜,低声下气的道歉说认错人了,然后扯着一脸摸不清状况的老严悄无声息的隐走。

  回去一定要死皮赖脸的求桑桑把那堆化妆品送她!安小离满脸放光,真是神奇!前几天才见过的人,竟然就不认识她了!

  ……

  “安小姐,麻烦倒杯咖啡进来。”

  桌上的内线响起,总经理那永远零下一度的冷冽声音传来,安小离放下手上拆了一半的主机,匆匆的冲了杯送进去。总经理正坐在宽大的桌前的奋笔疾书,白色的衬衫簇新笔挺,黑色的西装和他整个人的气质十分贴合,衬的人越发的面冠如玉。

  在公司待了这么些天,安小离基本摸清了这个上司,典型的冰山腹黑男一只,外表俊美,内在毒辣,在总公司美名远扬的六位老总中间,是手段最阴险狠毒的一位。

  冰山见她进来只给了她一瞥,示意咖啡放下你滚吧。小离识相的退了出去。

  她还没走到门边,门却自己打开了,嘭一声撞上了她圆润挺拔的小鼻子。

  ……

  李微然一进来就发现门口立着的那姑娘眼熟,虽说现在捂着鼻子龇牙咧嘴的,可就是觉着哪里见过。

  他挠着头发“你是……”了半天,还是没想起来。那边陈遇白冷冷开口,“进来不知道要敲门吗?”

  李微然啊了一声,三哥虽说平日里装酷了些,也不至于为这点小事对他开火啊,“哦——”他指着小离,恍然大悟。

  “哦你个——”小离及时打住,自我佩服了下eq,这么生气的情况下还能想起自己是在总经理办公室,不能爆粗口,“我先出去了。”她调整了下,捂着鼻血细声细语的说。

  “哥,就是她啊。”李微然兴高采烈的,这个小姑娘真的来上班了啊!

  陈遇白也笑了,可是李微然一看他笑就腿软了。果然,他敬爱的三哥活动着手指站了起来,慢慢向他走来。室内一阵混乱,惨叫迭起。

  ……

  安小离记得李微然就是那天开车的那个,现在她捧人家饭碗,当然已经知道他是梁氏的五少爷。刚才里面有几声闷响,那位超级大帅哥出来时下巴上便有了淤青,看来是被修理了,不过他的神色倒是比进去前还要飞扬了几分。

  “你在修电脑?”

  小离暗自翻白眼,“不是。”

  “明明就是!”

  “知道你还问!”

  李微然闹了个没趣,摸摸鼻子,看了眼紧闭的门,凑到小离跟前小声的问:“你跟我三哥到哪个阶段了?”

  小离差点把手里的微型起捅到液晶上去,她还没来得及说话,桌上的内线就响了,总经理冰冷的声音传出:“李微然,三秒钟之内消失。”

  李微然面色一变,果然不再废话,拔腿就跑。

  帅!

  小离感慨,那个大帅哥,惊慌失措暴走的样子都透着一股潇洒。

  pub

  秦宋含着酒里的冰块,在舌尖吞吐,邪魅诱惑的样子看的隔壁座的美女脸红,他得意的抛一个电眼过去。

  李微然兴冲冲的拉他回神,“那个!安小离!”

  秦宋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浑身一震,顿时话都说不出,“……物超所值……”那个红色小裙子的女孩子,只是一个侧影,隔得那么远却看的他心里一阵酥麻。

  李微然皱眉,狠狠的敲了敲他的脑袋,“不是红衣服那个!旁边穿着白体恤牛仔裤那个柴火妞啊!”

  秦宋将信将疑再一看,嘴里含着的冰块都差点喷出来,“我靠!骗谁啊你!”

  “你看看我这伤!三哥亲自动的手!就为了我进去的时候撞了她一小下!”李微然酸溜溜的说。

  他们这帮兄弟里,他们最怕的不是大哥梁飞凡,惹了大哥,最多被胖揍一顿,可是惹了三哥陈遇白,就说不准了,他从不亲自动手,却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所以如果有什么事劳驾陈遇白亲自动手泄愤,说明这件事对他而言很特别。

  “我靠!”

  “啧啧,可不是嘛,哎!三哥让我们先看着她,他马上就过来了。”李微然看完了短信,把手机揣进了口袋。

  秦宋眼神一直盯着那个红衣服的小妖女,闻言迫不及待的起身下了舞池。

  ……

  今天是试用期最后一天,这意味着明天起安小离同学就是宇兴科技的正式员工了。

  她在高手如云的c大计算机系属于很菜鸟的那种,临近毕业积极的四处撒简历,没想到唯一一个答复她的就是本市电子业翘楚宇兴科技,通知她去实习,而现在,她要在宇兴扎根了!

  一想到领了工资,大手大脚往她老娘面前一摔,“妈,我领工资了,这个月的给您老人家的零花钱!”

  每次她老娘给零用钱就是用的这副脸孔,这次农奴翻身把歌唱——想想就爽翻了。

  可是,身边的帅哥都哪去了?

  小离颠颠颤的颤到秦桑身边,附耳大喊:“桑桑,刚才那些帅哥呢?”

  秦桑看都不看她,撩着头发蛇一样的扭着,臀部动的跟电动马达一样,和一个年轻的帅哥在拼舞。奇怪的是,刚刚围着桑桑转的好多男生都远远的看着,并不过来,人满为患的舞池里,她们两个身边诡异的空着一个圈。

  她从圆心出发,以桑桑身边的那个帅哥为点做圆的直径,找出了另一个圆的顶点——下午在办公室暴走的那个大帅哥。

  真他妈的巧。

  小离笑眯眯的过去,碍于音乐的强势,大声在他耳边吼:“好巧!”

  李微然耳膜震的发痛,翻了个白眼,这个女的长得一般,中气怎么足成那样啊?

  ……

  “这是我好朋友,桑桑。”进了李微然和秦宋的包厢,小离笑眯眯的介绍,这大帅哥在昏暗的灯光下越看越帅,旁边那只就是刚刚和桑桑贴身热舞的,长的也是个标准的祸水,和另外一只不一样的是,俊秀的有点邪气了。两个顶级帅哥随意往沙发上那么一坐,就是一副画啊!小离感慨,上天终于要把亏欠她的桃花运还来了么?

  李微然看了秦桑一眼,微微一笑打过招呼。恩,身材不错,就是长的妖气了点。

  “李微然,这是秦宋。”李微然抿了口酒,悠悠然的介绍。

  秦宋举了举酒杯,绅士的笑,“你好。”

  秦桑这才抬起头打量了他一眼,脸上还是淡淡的客气微笑,眼底却闪过一丝顽皮,“你好,禽兽?”她故意大着舌头念秦宋的名字。

  她的嗓音软软的,拂过秦宋的心头,好痒。

  李微然和安小离放声大笑。

  真他妈走运,李微然暗想,三哥眼光就是毒,挑了个宝还附送个活宝,哪时有人敢这么拿秦老六开玩笑啊?明天找个兄弟放出风去,老六怕是有一段时间没脸出来和他抢马子了。

  秦宋竟然不恼,反而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笑的神采飞扬,“桑桑?——什么桑桑?”

  秦桑平时最是冷漠自制的一个人,今晚喝的有点high,一时之间脱口而出玩笑话,正后悔是不是过了呢,见他不恼,心下一宽,冲他一笑,“秦,秦桑。”

  秦宋眨了眨眼睛,“本家哦,来,敬你!”

  李微然好笑的看着装大尾巴狼的秦宋,这小子就是他妈的会装。

  秦桑也不推脱,干脆的和他干了一杯。

  ……

  陈遇白很快到了。

  他进来时安小离正和李微然猜拳,一只脚立在矮机上,双眼放光,嘴里大吼着。余光撇到有人进来,再一看,妈妈呀!

  “总经理!”

  陈遇白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有了冰山在,安小离浑身的不自在,李微然再怎么招惹她她也纹丝不动,毕恭毕敬的坐在沙发上小口吃西瓜。

  秦宋和秦桑聊着天,他发现这个女孩子真的很有趣,明明穿的和pub里一般的辣妹无二,刚刚和他贴身热舞的时候也热情似火,可真的接触 触下来,怎么就是让他觉得冷冷的靠近不了呢?她明明对你笑,明明和你聊着天,可就是感觉,她身边有一段真空,你进不去。

  “小离,”李微然亲热的喊,“你们家总经理对你怎么样啊?不好的话到我那来,我也缺个秘书呢。”说完冲陈遇白眨眨眼。

  小离瞄了冰山一眼,小心翼翼字斟句酌,“我暂时没有跳槽的打算。”

  “哟呵,还挺实诚。我给你十倍薪水,来不来?”李微然看陈遇白握着杯子的手骨节都捏的暴起,心下暗爽。

  本来嘛,大家说好的,打架不打脸,看看你把小爷我一张俊脸整成这样!小爷我这就报复回来!

  “十倍啊……”安小离迅速的将工资四舍五入乘以十,然后双眼发光!

  “二十倍。”一个冷冽的声音像一盆冰水浇在小离脑袋上,却让她的体温又升高了几度,二十倍!!!

  “走了。”陈遇白看她一副的傻样,揪起她的领子就往外带。

  “哎……桑桑!”安小离清醒过来,急忙往后喊,她可没错过秦宋看桑桑时眼里闪烁的光,绿幽幽的跟狼似的。

  陈遇白停下,往后略一搜索,和秦桑对了一眼,秦桑向他举了举酒杯,微微一笑,他略一思索,冲她点了点头。

  陈遇白继续往外走,嘴角扯出一丝笑,怪不得笨成这样还没被卖掉,原来身边有个这么通透的。

  秦桑喝了一口酒,放松的想,好了,这丫头要修成正果了。

  李微然终于如愿以偿撩的陈遇白失控,心情大好,往后仰成一个大字,舒舒服服的躺着。

  秦宋轻笑,“哥,你又皮痒了。”

  “切,”李微然洋洋得意,“你懂什么,三哥以前无往不利,把我们往死里整,那是没弱点,现在有了这丫头,刚才他那沉不住气的样子你也看见啦——以后谁骑谁头上还不一定呢!你就等着看吧!”说完才想起秦桑在,当着她面儿这样讨论她的朋友不太好,连忙坐起身来。

  他看向秦桑,秦桑恰好也看了过来,两人眼神一交汇,瞬间竟然都觉得有些什么不一样,而秦桑,先转头避了开去。

  “那什么,接着喝?还是找个地方宵夜?”李微然微微一愣,尴尬的清咳。

  “秦桑?”秦宋笑着征询她意见。

  “我要回去了,你们随意。”秦桑微笑起身。

  李微然点头说好,毕竟不熟,多留就显得别有居心了。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