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都市 → 低调小神医田非小说免费

低调小神医田非小说免费

十指舞动 著

完本免费 好看的男频都市小说

主角是田非的小说名是《低调小神医》又名《我真的很有钱》,这是由十指舞动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文。主要讲述的是:田非是田家百年来第一超级天才,他的生活除了苦读医术,研究药物,就是和一群小伙伴打打闹闹,非常枯燥。后来因为要搞定富豪未婚妻,田非来到了繁华都市,体验了一把不一样的人生,虽然被未婚妻嫌弃,连保姆阿姨也看不起自己,但自己真的很有钱啊!

更新:2019/07/04

在线阅读

主角是田非的小说名是《低调小神医》又名《我真的很有钱》,这是由十指舞动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文。主要讲述的是:田非是田家百年来第一超级天才,他的生活除了苦读医术,研究药物,就是和一群小伙伴打打闹闹,非常枯燥。后来因为要搞定富豪未婚妻,田非来到了繁华都市,体验了一把不一样的人生,虽然被未婚妻嫌弃,连保姆阿姨也看不起自己,但自己真的很有钱啊!

免费阅读

  “这是我妈亲手做的咸菜,你奶奶当年可爱吃了,这是我爸亲手制作的土烟,你爷爷当年每天都要蹲着抽一根……”

  憨厚朴实的田非,兴致勃勃,不断从蛇皮袋中拿礼物,很快就堆满了一地。

  保姆阿姨的脸色都涨红了。

  她终于忍不住开口:“小伙子,你这些礼物加起来的价值,还抵不上这里的一块地砖,弄脏了你赔得起吗?”

  不是保姆阿姨看不起田非,实在是这小子太没眼力见了。

  作为一个乡下穷亲戚,连最基本的觉悟都没有,来到这全市最奢华,最昂贵的高级别墅小区,居然还以为这里和乡下一样。

  眼看着那些不值钱的礼物堆放在豪华地砖上,里面渗出的油渍甚至都滴落出来,张姨的拳头都捏紧了,早知道这样,就不该开门让他进来。

  “够了。”大小姐依旧一脸冰冷,低声喝道。

  “听到没有,收起你这些垃圾,滚出去。”张姨狐假虎威,不屑看着田非。

  大小姐身为【辰欣集团】总裁,日理万机,好不容易有一天休假,他居然敢来打扰,简直罪无可恕。

  “张姨,我说的是你,你先出去,我要和田非好好谈谈。”

  “大小姐,有什么事就大声喊,我就在隔壁。”

  张姨瞪了田非一眼,不甘的走了出去。

  “田非,我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在欧洲度假,有什么事等他们回来再来好吗?”

  言辰欣挤挤脸上的肉,露出一丝虚假的笑容来,最近公司正是多事之秋,焦头烂额,她实在没有心情来敷衍乡下穷亲戚。

  但愿他不是为了那件事而来。

  田非似乎根本没有感受到言辰欣的冷淡,眼光灼热的看着她。

  “十五年不见,辰欣你越来越漂亮了,记得小时候玩游戏你当我媳妇,你爷爷奶奶笑得可开心了。”

  “那是小孩子不懂事,你想多了。”言辰欣咬了咬牙,脸色有些僵硬。

  “当年你八岁,我五岁,不小了,而且我们的初吻互相给了对方,现在想起来,真是美好。”

  田非说着,一脸陶醉,还砸吧了一下嘴巴,目光盯着言辰欣诱人红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言辰欣感觉天旋地转一般,差点没晕过去。

  当年知青下乡,爷爷在乡下邂逅了奶奶,从此和偏远的农村有了挥之不去的联系。

  到了爸爸这一代,他们的关系更密切。

  言辰欣记忆最深刻的,就是爸爸妈妈每次回乡下都要带大包小包的礼物,分发给穷亲戚。

  最最可怕的是,双方爷爷擅自做主,给两人配了娃娃亲,说是等到田非20岁后就成亲。

  言辰欣比田非大三岁,她马上就23岁生日,田非距离20岁也没几天了,他的来意不言而喻。

  可恶!

  自己堂堂【辰欣集团】的总裁,身价数亿,在S城被评为十大杰出青年,未来一片坦途,却要有这样一个人生污点,太不甘心了!

  “田非,爷爷当年一句戏言,你不会当真了吧?”

  “老爷子可不是这么说的,他让我在这里上学等你满23岁就结婚,算算时间只有3个月不到,还真是有点期待呢。辰欣你喜欢什么样的婚纱,要不咱们一起去看看?”

  田非一脸真诚,完全陷入了自我幻想无法自拔。

  言辰欣额头青筋都快蹦出来了。

  “田非,我现在郑重的告诉你,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喜欢上你,更不可能嫁给你,你走吧。”

  “你说的是真的?可敢发誓?”

  田非脸色一变,情绪有些激动。

  “我发誓,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我也不会看上你,我们注定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还是回老家,继续种药材养牛去吧,找个村姑,平平淡淡过完一生,那才是真正属于你的幸福。”

  田非身子僵硬,呆立当场。

  那黯然神伤的样子,配合纯洁的眼神,居然让言辰欣心中升起一股奇异的感觉来,似乎自己是渣女,在伤害一个老实人一样。

  她心中有些不忍,正想安慰几句,却见田非突然一反常态,拿出手机哈哈大笑起来。

  不好,这小子肯定是想找爷爷告状。

  小时候他可没少干这事,让自己的童年有一种挥之不去的阴影。

  “说得好,来来,对着手机再说一遍。”

  “再说一万遍我也不会改变心意。”

  既然事情已经挑开,言辰欣也不打算当乖乖女了,下定决心和封建习俗斗争到底。

  “我可没有逼你,这一切都是你自愿的对不对?”

  “我的人生我做主,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玩娃娃亲这一套?”言辰欣冷笑:“你尽管拿这视频去告状,看看能耐我何不。”

  “不,你误会了。”田非收起手机,笑容之中透露出一丝精明:“其实我也很害怕你缠着我,毕竟,我青春年少,风华正茂,外面美女如云,正是我大展身手的好时机,为一颗小树放弃整片森林,不是我的风格。”

  “你……你说什么?”

  言辰欣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些话真的是从一个放牛娃口里说出来的?

  “既然咱们之间有共识,那就好办了,每个月给我一万块零花钱,我就配合你演戏给长辈看,否则,我就把这段视频发在家长群。”

  言辰欣不可思议的看着田非,这家伙从憨厚乡下小子到无赖的转变,完全没有半点的不自然。

  “想敲诈我,你做梦,立即给我滚出去,否则我叫保安了。”

  言辰欣怒火万丈。

  自己堂堂大总裁,居然被一个乡下小子给戏弄,太气人了。

  “我也不想和你一起住,但臣妾实在做不到啊!”田非哀怨的道:“坦白告诉你吧,这次出门,我妈就给了我一个路费,他们让我来投奔媳妇你,吃几天软饭。”

  啥?

  什么时候男人吃软饭都说得如此理直气壮了?

  言辰欣都气得笑了:“你们这些穷亲戚,也太过分了吧!”

  “我也觉得过分,媳妇你可要罩着我啊!”田非可怜兮兮的样子让言辰欣有些抓狂。

  自己现在焦头烂额的,他们居然还派个田非来折磨自己,天啊,我到底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哦!

  “你都这么大个男人了,应该自食其力,要一个女人照顾,像话么?”

  “其实,我这次来是专门帮你的,算是为你打工。”

  言辰欣眼皮一跳,连忙道:“停停停,我这里可没有牧场,也没种植药材,不需要你帮忙,你不来烦我就好了。”

  她很想将田非赶走,却又不敢这么做。

  父辈们太强势了,言辰欣现在看似坐上了总裁的位置,实际上并没有太多话语权。

  不过,拖延个一年半载,等自己彻底掌控集团后,就不必受任何人的牵制了。

  至于田非,就当是收留了一只流浪猫吧!

  别说一个月几千,就算几万,言辰欣也没放在心上。

  比起公司目前遭遇的困境,这些都不值一提。

  田非有些不好意思:“光拿钱吃饭不干事,别人会说我吃软饭的。”

  言辰欣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好,你可以住这里,每个月我给你五千块,但有条件,第一,必须配合我在长辈面前演戏,第二,不得对我有任何觊觎之心,第三,我的房间是禁地,不许靠近。”

  田非呵呵笑道:“没问题,我也怕被人知道我有个未婚妻呢。”

  言辰欣额头青筋再次蹦了蹦,忍了下去。

  真不知道这小子的自信从何而来,凭什么。

  在S城,自己的追求者可以排三里长,任何一个都比这土鳖强十倍。

  两人很快达成协议,录像为证。

  田非喜滋滋的将手机收起来,好像中了百万大奖一样开心。

  “媳妇,小弟我初来乍到,口袋里只有几块钱,能不能先把这个月的零花钱给我。”

  田非手指搓动,一副财迷的样子。

  乡下来的穷亲戚真可怕!

  言辰欣无奈打开LV包,里面大概还有一千块的样子。

  “这点先拿着,剩下的我转你卡上。”

  “别别别,我没卡,给现金就好,媳妇你记得还欠我四千就行了,我这个人很好说话的。”

  言辰欣目瞪口呆的看着憨笑的田非,心中一阵凌乱。

  这世上还有这么无耻的人么?

  张姨在外面听得目瞪口呆,万万想不到事情居然会发展成这样。

  这个可恶的乡下小子,竟然是大小姐的未婚夫不说,还要住在这里,简直太混账了。

  不行,得想个办法将他赶走。

  张姨看着田非撒野般的乱跑,也不知道换个鞋子,内心对田野的嫌弃和痛恨不断上升。

  田非没有理睬张姨,拖着自己的蛇皮袋子,哼着小曲就冲上了楼。

  “二楼是小姐的,不许进。”

  张姨大喊。

  “知道啦,就算她请我进,我都不想进。”田非嘀咕。

  张姨叹息了一声:“大小姐,你真的要让他住这里?”

  言辰欣又恢复了一贯的高冷,无奈的道:“不然能怎样,他拿着鸡毛当令箭,有长辈给他撑腰,我暂时还得罪不起。”

  “大小姐你什么都好,就是有些愚孝,他给你提鞋都不配。”张姨愤愤不平。

  言辰欣淡淡道:“这件事必须保密,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张姨点头,深以为然。

  要是让人知道大小姐的未婚夫居然是这样一个土包子,大小姐的脸往哪搁?

  看着一地的礼物,张姨不屑的冷哼一声:“都什么玩意,脏兮兮的,我给扔垃圾桶去。”

  “暂时收起来,要是让长辈知道就不好了。”言辰欣阻止了张姨。

  虽然讨厌田非,也看不上这些土特产,但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喜欢,她也不忍让他们伤心。

  田非进了卧室,反锁房门,一下子扑倒在柔软的床上,露出了一丝如释重负的笑容。

  “呵呵,看来言辰欣对本少的感觉很糟糕,这下我就放心了,终于逃过一劫。”

  言辰欣怕是做梦也没有想到,其实田非比她更抗拒这种娃娃亲。

  他之所以会来这里,是因为老妈以死相逼,一向孝顺的他无奈之下只好答应。

  虽然说女大三抱金砖,但田非并不这么认为。

  正好言辰欣也很反感,两人算是一拍即合了。

  晚上的时候,张姨做了一桌子丰盛的晚餐。

  这倒不是为了帮田非接风,而是要让这个穷逼认识到自己和大小姐的差距,知难而退。

  果不其然,看到这满桌子佳肴田非的眼神都亮了。

  “哇,城里人真奢侈,这么多菜,我们三个怎么吃得完!”

  “哼,没见过世面的小子,真是丢人。”张姨不屑嘀咕,声音刚好能让田非听见。

  田非就当是没听到,直接坐下就开吃。

  “这是大小姐的位置你也敢坐?而且大小姐都还没动筷子,你乱动什么,一点规矩都没有。”张姨大怒。

  田非看着张姨道:“规矩?女人三从四德你听过吗?丈夫是天,是主,我为什么不能坐主位,不能先动筷?”

  张姨咬咬牙,道:“田非,你太放肆了,这是大城市,不是穷乡僻野,大小姐人好可以容忍你,不代表你可以随意欺负她。”

  田非脸色一阵古怪:“我欺负她?呵呵,你是不知道你家大小姐小时候有多野蛮,经常骑在我身上凌/辱我,强行亲亲都算是轻的。”

  张姨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这小子口无遮拦,素质太差。

  言辰欣脸色也不好看,脸色发红的喝道:“田非,你再胡说八道,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我说的都是事实嘛。”田非很委屈。

  言辰欣狠狠道:“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一肚子坏水,就知道告状和诬陷。”

  “你也一样,依旧那么强势,男人婆。”田非针锋相对。

  “你说什么?信不信我揍你。”

  言辰欣眼中闪烁着危险的火花,一副要动手的架势。

  田非大惊:“你敢碰我一下,我马上告诉你妈。”

  “堂堂大男人,动不动就告状,真有出息。”

  言辰欣冷哼一声,转过头不再理睬田非。

  她怕自己再多看一眼,就会忍不住给他几巴掌。

  这一顿饭吃得很是诡异,言辰欣的矜持优雅和田非的狂放粗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客人和主人,似乎反过来了。

  张姨站在一旁都不知道翻了多少次白眼,可田非完全将她当成了空气,看也不看一眼。

  吃完饭,田非将碗一推,开开心心回自己房间去了,留下张姨和言辰欣大眼瞪小眼,都是无奈的捂住了额头一叹。

  “大小姐,这样不是个办法,必须想个法子把他赶走。”张姨额头青筋蹦跳,非常不喜自己平静的生活被田非打扰。

  “只要他不惹事,就随他去吧。”言辰欣叹息了一声,满脸无奈。

  张姨万分不解:“追你的公子富豪那么多,老爷却一个都看不上眼,偏偏喜欢这田非,真不知道他看上这小子哪点了。”

  言辰欣苦闷的道:“爷爷当年下乡插队的时候,受过田家的恩情,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能落在我身上。”

  张姨震惊,这个秘密,她还是第一次听言辰欣说起。

  她虽然只是个保姆,但从小陪伴言辰欣,两人之间的感情深厚。

  对于言辰欣的未来,她比谁都着急。

  就算瞎着眼随便挑选一个富家子弟,也比田非这个农村土包子强得多。

  叮铃铃!

  电话响起,言辰欣看了一眼上面显示的刘少两个字,露出一丝厌恶,将手机又放在了桌上。

  “你干脆答应刘公子的追求好了,虽然他很花心,但也算商业奇才,放眼S城,能和他比肩的人,屈指可数。”

  张姨实在不忍心言辰欣掉进泥潭,开口劝说。

  “我的婚姻不是筹码,也不是利益捆绑。”言辰欣断然拒绝。

  张姨道:“可现在能帮到你的,就只有刘公子了,你不一定要和他谈恋爱,先忽悠着,给他点甜头,解决公司危机再说。”

  言辰欣浑身一震,秀眉紧蹙,拿手机的手在微微颤抖。

  电话上刘少两个字是那么刺眼。

  终于,在电话第二次响起的时候,言辰欣下定决心,按下了接听键。

  “辰欣,你终于接电话了,今晚我在【雨菲会所】等你,不见不散哦。”

  一个磁性的声音响起,很是热情。

  言辰欣眉头一皱,冷淡的道:“刘少,谈生意去酒吧不大合适吧?”

  “呵呵,辰欣,你的生活也太枯燥了,一本正经的人生有什么意义。我保证,只要你陪我喝好了,订单的事情包在我身上。”

  言辰欣脸色一变,强忍下怒火。

  “刘少,我们辰欣的销售渠道是最好的,你们【非凡药业】的新药交给我们代理,是双赢的局面。”

  “我知道,喝完酒我再告诉你结果好吗?”刘少呵呵笑了起来,别有深意。

  言辰欣咬咬牙,挂断了电话。

  张姨气愤的道:“大小姐,是我错了,这刘少真不是个东西,你还是别去了。”

  “不,我必须去。”言辰欣苦笑:“至少,这也是一个机会。”

  田非在楼上探出头来,叫道:“媳妇,出去玩也带我一起呗,我长这么大,还没去过酒吧呢。”

  “闭嘴,再敢乱叫,拔掉你舌头。”言辰欣怒吼。

  “好好,叫表姐总可以了吧!”田非缩缩脖子,一脸好奇:“这个刘少是做什么的,怎么感觉不像好人呢。”

  “我们说好互不干涉,你再胡说八道,别怪我不客气。”

  言辰欣心情郁闷无比,这田非还跳出来撩拨,她差点当场发飙。

  “哼,还是和小时候一样霸道。”田非嘀咕,眼珠子乱转:“不带我去难道我就不能自己去么,再怎么说也是我名义上的媳妇,眼看要绿,怎能无动于衷。”

  田非冲进卫生间一阵洗漱,很快就变得干干净净。

  正要出门,却是跳出一个视频请求。

  田非点开手机,露出了一贯的乖巧笑容。

  “妈,我到了,城里果然和你说的一样好玩。”

  “臭小子,别光顾着玩,关键是抓住媳妇的心,尽快成其好事,我和你爸还等着抱孙子呢。”

  视频那端,是一处普通的土屋,泥巴墙看上去已经有些年头。

  一个穿着朴素的中年妇人坐在一张只有三只脚的椅子上,不施粉黛,满脸憔悴,宠溺的眼神却是看着田非,充满了不舍。

  “老妈,这种事一个巴掌拍不响,还得看辰欣姐的意思呢。”

  “我不管,反正,拿不下媳妇,过年别回家。”

  老妈夏雨菲呵斥着,她的名字虽然听起来像是大家闺秀,但其实就是个农民。

  田非苦笑道:“人家现在是大总裁,亿万身价,怎么可能看得上我,我看还是算了。”

  “不行,亿万家产又怎么啦?这可是双方家长都同意的婚事,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就算是下药,也得把辰欣给我搞定,否则,逐出田家门墙。”

  夏雨菲生气的吼道,像是一头发怒的狮子。

  田非打了个寒噤,苦笑道:“这也太难了。”

  “这是你出生社会的第一战,必须给我打响,拿下辰欣,你这辈子就不用再奋斗了。”

  “老妈,你怎么怂恿自己的儿子去当小白脸啊!年轻人不应该努力奋斗,靠自己双手创造未来么?”

  “小非,你妈我唯一的心愿,就是你能给我添个孙子,你千万别让我失望,你也知道,我的身体不大好,你总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含恨而去吧。”

  夏雨菲说完,剧烈的咳嗽起来,那佝偻着的身子一阵颤抖,看起来让人心酸无比。

  她下意识的用手绢擦了擦嘴角,上面竟然出现了一抹嫣红。

  “妈,你怎么了?是不是病情又加重了?要不我马上回来吧!”

  田非心中一阵痛楚。

  老妈的病已经缠着她二十年了,据说她根本就不适合生孩子,但最终还是拿自己的命赌出了一个田非。

  对于老妈,田非充满了愧疚。

  田非之所以愿意继承田家的传承,自小苦读医术,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治好自己的母亲。

  但现在,母亲似乎病情加重了几分,让他的心都揪了起来。

  “不带上媳妇,永远别回来,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原谅你。”

  夏雨菲脸色苍白,语音颤抖,那充满了期待的眼神看着田非,让田非眼泪都快出来了。

  “老妈您放心,我会努力的。”

  田非坚定的说道。

  “记住,生米没煮成熟饭前,不许回家。”

  夏雨菲恶狠狠的威胁道,随后挂断了电话。

  田非看着暗下去的屏幕,半响说不出话来。

  虽然被爷爷誉为田家百年来第一超级天才,但对于母亲的病,他依然没有头绪,不得不迁就。

  此刻,在一处豪华的别墅之中,夏雨菲放下手机,哀伤的神情消失不见。

  她小手一挥:“老公,布景可以撤下去了,今天是个好天气,我要开趴。”

  一名身穿定制西装,气质高雅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有些无奈的看了看夏雨菲。

  “雨菲,小非现在都长大了,你还这么骗他,就不怕他埋怨你么?”

  “儿子穷养才是王道,田城,你要是敢泄露机密,老娘就让你头顶一片绿。”夏雨菲威胁道。

  田城宠溺的看着她,脖子下意识的缩了缩。

  温柔的道:“老婆你说的有道理,都听你的,就让那小子自求多福吧!”

  夏雨菲接过佣人递过来的毛巾,开始卸妆,很快,一个肤白貌美的贵妇人便出现了。

  几个工人将茅草屋背景撤换下去,露出了里面精美的装修。

  夏雨菲哪里还有半点村妇的样子,摇身一变成为了气质高雅的贵妇人。

  而田非,此刻也郁闷无比的揉着太阳穴嘀咕。

  “真是头痛,老妈的演技越来越精湛了,幸好她的智商一直不在线,如果让她发现我也在欺骗她,不知道会不会大义灭亲杀了我。”

  田非一番动作也算是麻利,可是等他走下楼的时候,已经不见了言辰欣的踪影。

  田非眼神一凝,直奔车库。

  刚走到门口,便看到一辆玛莎拉蒂开了出来,里面那青春靓丽的美女不是言辰欣又是谁?

  “媳……表姐,真巧啊!”

  他一副激动的模样等着上车,言辰欣的反应却相反,就像是兴奋之中突然踩到了狗子的排泄物一样难看。

  “离我远点,别跟着我。”

  言辰欣脸色难看,心情郁闷,一脚油门狠狠踩下。

  轰……轰!

  跑车骤然加速,离弦之箭般飞驰而去。

  田非一阵愕然,跳脚大叫:“言辰欣,你太过分了,当着我的面也敢和男人去酒吧。”

  “田非,我要是你,就自己收拾东西回家去,强扭的瓜可不甜。”

  看到他气得脸色发白,张姨从里屋探出头来,笑得很开心。

  “呵呵,强扭的瓜虽然不甜,但……解渴啊!不用等我,今晚我和媳妇很可能不会回来了。”

  田非突然笑得很开心,刚才的生气像是一个幻觉。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得倒是挺美。”

  张姨对田非的鄙夷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就差狠狠在地上吐口水跺脚了。

  田非不紧不慢的向外面走去,悠闲得像是在逛街。

  雨菲会所,这个名字听起来似乎有些熟悉啊!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