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灵异 → 夜幕降临诡夫太缠人完整版免费

夜幕降临诡夫太缠人完整版免费

阿音 著

连载中免费

《夜幕降临诡夫太缠人》是一本非常精彩的灵异类小说。文笔流畅,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值得一看!主要讲述的是:我是我爸和女鬼的结晶,脸上有一块青紫色的胎记,村里人人都骂我是灾星、鬼娃子。五岁那年因为阴气重,爷爷收养了有九阳之体的男孩给我当童养夫,那男孩非常讨厌我,想置我于死地。我命大不死,捡了一副骷髅回家。 从此,多了一个总想把我扑倒的冥夫………

更新:2019/07/09

在线阅读

《夜幕降临诡夫太缠人》是一本非常精彩的灵异类小说。文笔流畅,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值得一看!主要讲述的是:我是我爸和女鬼的结晶,脸上有一块青紫色的胎记,村里人人都骂我是灾星、鬼娃子。五岁那年因为阴气重,爷爷收养了有九阳之体的男孩给我当童养夫,那男孩非常讨厌我,想置我于死地。我命大不死,捡了一副骷髅回家。 从此,多了一个总想把我扑倒的冥夫………

免费阅读

  铜像眨眼间变成一副白森森的骷髅。

  我尖叫着把骷髅踢开,扯开嗓子大声喊爷爷。

  没多久,爷爷就找来了,我如获救星,哇地一下,大哭起来,“爷爷、爷爷快救我上去!”

  “阿音别怕,爷爷这就拉你上来!”爷爷说着,在附近捡了一根粗短的树枝。

  他用树枝在坑边上比划了几下,随后,把树枝伸到坑里,“阿音,抓住树枝!”

  树枝那么短,能把拉我上去?

  “还愣着干啥?快抓住了!”爷爷催促道。

  “哦!”尽管很不解,我还是探手往树枝抓去。

  爷爷见状,口里念着晦涩的咒语,这时令人惊奇的一幕发生了,树枝明明很短,我一下子就抓在手里。

  “起!”爷爷大喝一声,略一使力,就把我拉了上去。

  我还来不及称奇,往身后一看,哪还有什么深坑啊?

  要不是骷髅还倒在地面上,我指定以为自己在做梦。

  “爷爷,坑呢?”我扯着爷爷的袖子直问。

  爷爷一言不发地看着那副骷髅,脸色很凝重。

  “爷爷?”爷爷这样,我挺不安的。

  爷爷回过神来,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摇头道:“没事儿,回吧!”

  我没多想,也不敢提起骷髅的事,趴在爷爷背上,由爷爷背着下山。

  “爷爷,你咋知道我在牛头山?是袁子荣说的?”我好奇道。

  爷爷说不是,原来我上山没多久,爷爷就回村了,正巧碰见住在村尾的刘老头。

  刘老头倒是个心善的,把看到我上牛头山的事告诉爷爷。

  “爷爷,袁子荣骗我说牛头山上有野果。”我趁机告袁子荣小黑状。

  爷爷脚步顿了顿,语气沉重道:“回去就收拾他!”

  我还以为爷爷顶多抽袁子荣一顿,有些幸灾乐祸。

  回到家后,爷爷没搭理一脸不安的袁子荣,给我检查了身体,发现有不少擦伤,拿了药酒帮我搽上。

  袁子荣战战兢兢地走过来,小声地叫了爷爷一声。

  我冲他扮了个鬼脸,爷爷放下药酒,冷喝道:“到外面跪着!”

  袁子荣怨恨地瞪了我一眼,不敢为自己辩解,拉耸着脑袋走出屋子。

  这一晚,爷爷早早就赶我去睡觉,我回屋时,袁子荣还在院子里跪着。

  我也没管那么多,往炕上一躺,眼皮就撑不开、陷入梦境里。

  半梦半醒间,一阵冻人的寒意把我包裹着,我冷得牙齿直打颤,却怎么都睁不开眼。

  一只冰冷的手伸进我衣服里,放在我心口处,像在探测着什么一样。

  我想喊爷爷,可喉咙干涩得发不出一点声音。

  和牛头山上那副骷髅如出一辙的笑声,响彻在我耳边,令我头皮直发麻,想哭又不敢哭。

  直到外面响起袁子荣的惨叫声,令我无法动弹的束缚力才消失。

  我猛地睁开眼,和一颗骷髅头面对面,本该留在牛头山上的骷髅,居然被我抱在怀里。

  黑洞洞的眼窝,非常瘆人,我惊恐万状地推开骷髅,连滚带爬地下了炕。

  出了屋子,袁子荣的惨叫声更清晰了。

  袁子荣厉声嚎哭着、求爷爷饶了他。

  以往袁子荣做错事,也会挨一顿打,但爷爷从不会下狠手,像现在这样,还是头一遭。

  归根究底,是因为爷爷太疼我了,我原来还挺气袁子荣的,现在却不忍心了。

  我想去叫爷爷别打了,拍了好一会门板、叫了爷爷好几声,爷爷都跟没听见似的,还多了奇怪的声响。

  面对这种情况,我莫名地害怕,不敢再叫爷爷了,又不敢回自己屋里。

  最后,我抱膝坐在爷爷门外,不知过了多久,袁子荣的声音渐渐低弱…………

  第二天,我是从自己的炕上醒来的,不用说,肯定是爷爷抱我回来的。

  没在屋里看到骷髅,我松了口气,得赶紧把这事告诉爷爷才行。

  每天这时候,爷爷做好了早饭,在院子里磨他的剃头刀,今天也不例外。

  我急吼吼地跑过去,开口就问:“爷爷,你看到骷髅了吗?昨夜——”

  爷爷摸了摸我的头,打断道:“给你煮了个鸡蛋,快去吃吧!”

  我听到有鸡蛋吃,眼睛大亮,可还惦记着骷髅的事。

  爷爷似乎不想给我提起骷髅的机会,一直催我去吃早饭。

  我挠了挠头,实在想不通爷爷的用意,就没再追问了。

  吃过早饭,我才想起没见到袁子荣,屋前屋后找了一遍,都不见他的影儿。

  袁子荣昨夜被打得那么惨,一大早的,会去哪?

  到了中午,还没见到他人,我忍不住去问爷爷了。

  没想到爷爷只是淡淡道:“阿音,以后家里没这个人。”

  袁子荣虽然可恶,但好歹一起生活了好几年,我嗫嚅了一下,“爷爷,你把袁子荣打死了?”

  爷爷神色一滞,定定地看着我,“阿音,你喜欢他吗?”

  我老实地摇头,说不喜欢,爷爷这才笑道:“既然不喜欢,咱们就不提他了。”

  我愣住了,怎么感觉被爷爷忽悠了一样?

  这时候,外面有人着急地喊道:“谭师傅在家吗?”

  爷爷连忙应了一声,然后走出门,我也跟了出去。

  院子门口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这人我认识。

  他是村里有名的铁公鸡,大伙儿都叫他张一毛,嘿嘿,一毛不拔嘛!

  张一毛一脸愁苦,看到我爷爷,急忙迎了上来,“谭师傅,您快点到我家看看吧,我、我女儿她——”

  他说着,脸色涨得通红,又看了看我,明显是顾忌我在,不好意思说。

  我嘁了一声,谁不知道他女儿不检点,外出打工,不到一年就挺着大肚子回来。

  爷爷看了我一眼,拍拍我的头,“乖,回屋待着。”

  “爷爷,我也要去。”我拉着爷爷的袖子,撒娇道。

  “不行!”爷爷沉下脸,转头问张一毛,“雪妮出啥事了?”

  “妮子肚子长了一张脸,快活活疼死了,求您快救救她。”张一毛慌得就差掉眼泪了。

  爷爷听了张一毛的话,也没犹豫,从屋里拿出一只褡裢,搭在肩上,匆匆地和张一毛走了。

  人的肚子上咋会长出脸?我好奇得要命,等他们走远了,我悄悄地跟了上去。

  到张一毛家时,门口已经围满了人,还有人爬到墙头上、伸着脖子往里面看。

  里面传出爷爷的声音,他让人把张雪妮抬院子里晒太阳。

  院墙很矮,我踩在墙下的石头也爬到墙上去。

  “丑丫来了,快离她远点!”一同趴在墙头上的人看到我,都挪远到另一边,生怕沾到晦气般。

  我懒得理他们,顺势往院子里望去,看清之后,寒毛直炸,差点一头栽到墙下。

  张雪妮的肚子上还真长了一张血肉模糊的婴儿脸,似乎还在流血。

  随着张雪妮的挣扎,我隐隐听到婴儿的啼哭声,当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谭师傅,这咋办啊?”张一毛的婆娘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爷爷没理她,让张一毛去抓一只特别精神的大公鸡、还有童子尿、大蒜。

  张一毛不敢多问,正好他家养了专用来打鸣的公鸡,童子尿更是不缺,拿了只海碗就让他小儿子尿。

  “阿音,你爷爷要公鸡干啥?”有人靠了过来。

  我一看,原来是杨大妞,她是村里唯一一个不嫌弃我、肯和我玩的同龄人。

  “不知道呢。”我摇了摇头,拉着她继续看。

  但见爷爷把公鸡高高地举起来,用剃头刀,对着张雪妮的肚子、往鸡头上砍了下去。

  还没溅出一点鸡血,就让张一毛把装了童子尿的海碗递了过来。

  待碗里装满鸡血,爷爷便把死了的公鸡放在张雪妮的肚子上,同时念出几句令人听不懂的咒语。

  不止我好奇,围观的人都叽里呱啦地议论着。

  “安静!”爷爷冷肃的目光一扫,大伙儿立即噤若寒蝉。

  我拿手挡着脸,怕被爷爷发现了,透过指缝,见爷爷把剁碎的大蒜撒在海碗里,让张一毛婆娘拿去熬汤。

  不到片刻,张一毛婆娘就把汤熬好了,黑乎乎的一碗、还冒着腾腾黑气。

  “赶紧把她按住!”爷爷接过海碗,朝张一毛几兄弟喊道。

  张一毛共有三兄弟,全是身强体壮的庄家汉,一听到爷爷的吩咐,都跑过来,按住张雪妮的手脚。

  “丑丫,你爷爷是剃头匠,还会给人堕胎不成?”有个臭小子讥笑道。

  跟他一伙的几个小孩都哄笑起来,我听了很恼火,正要和他们理论,一旁的杨大妞扯住我的手,惊呼道:“阿音,你快看!”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顿时吓白了脸,其他人也惊叫连连。

  原来爷爷把滚烫的汤淋在婴儿脸上,发出噼里啪啦、如同油炸的声响,和婴儿的尖叫声。

  可怕的是随着张雪妮的挣扎,婴儿脸也似要挣出肚子。

  “阿音,要不我们别看了?”杨大妞胆儿小,直接吓哭了。

  “你怕就回家去。”我摇头,有爷爷在,出不了大事。

  刚这么想,就发生令人意想不到的变故,张雪妮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竟把几个汉子掀翻了。

  她高举着右手往自己肚子插去,爷爷见状,快速拿出一双桃木筷夹住她的手,同时把空碗扣在她肚子上。

  “多管闲事的老东西,我杀了你!”张雪妮如困兽一般乱叫着、咒骂爷爷。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