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谁的等待恰逢花开完结+番外

谁的等待恰逢花开完结+番外

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到最后我们白头偕老,是因为我们之间除了相爱之外,还有许多的相互合适,大至世界人生观,小到一碗汤的咸淡口味,还有我对你那些合理或者不合理的小脾气的理解。
  两年多以前。*****上半身向前倾斜四十五度,右手滑过左胸,伸至左腋下。咬牙,手指尽力再伸长一点、再伸长,用力贴合住背上的肉,往回拢、拢、拢。换左手,相反方向、相同步骤再来一次。然后,从车窗玻璃的反射里,叶沐很满意的看到身上穿着的V领上衣变的立体起来。所以说胸不是用来隆的,而是用来挤的。把B罩杯硬生生挤出C罩杯效果来的某人,得意洋洋的对着车窗玻璃照来照去,手又伸进衣服??......

更新:2018/11/08

在线阅读

  “叶沐!卢矜不喜欢112号,她说要人鱼公主的感觉,必须是蓝色的贴身小礼服,所以坚持要设计师剪去那个大裙摆。”

  “叶沐!木子那把吉他还没到。”

  “叶沐道具师请你过去一趟,他说他那边有些特殊情况需要你亲自处理。”

  “叶沐!编导大发脾气!你快去看看!”

  一堆助理和工作人员包围之下,穿着衬衫仔裤的叶沐一头利落短发,手里划拉着节目表,走得飞快,不时的向身边的助理确认接下去的行程。

  “叫导演去搞定编导。告诉道具师,让他自由发挥。木子换快歌,不等那把吉他了。跟卢矜说,要么穿那件衣服上去,要么随便光着,她自己选。”处理一堆又一堆的人和事,叶沐习以为常的快节奏,“小晴!过来!你跑什么!”

  “叶沐……成了成了……”助理小晴上气不接下气的,笑容却是异常灿烂的:“咱们演唱会这一站的主赞助……一次性到位!制作让我赶紧来告诉你,他说……比原先我们要的,还多了百分之四十!”

  叶沐垂着眼在翻手上的表格,听到这里顿了一下,抬起头来,“什么?”

  “是真的!‘梁氏’的公关部主动来找的咱们!”小晴非常兴奋的说。那“梁氏”是C市商界的龙头企业,总裁梁飞凡据说有黑道背景,手下五个总经理又皆出自当地名门望族,个个都是人中龙凤,因此实力财力之雄厚,不可想象。

  叶沐心里微微一动,顿时有了不好的感觉,“来的人是谁?”

  “容二少!”小晴提起这个城中黄金单身汉前三名,羞涩抿嘴一笑。

  果然。

  叶沐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唇却紧紧抿了起来。

  这时摄影棚那边传来一阵谈笑声,随即化妆间的门被推开,制作人红光满面的探进半个身子,“叶沐!快来!介绍个大贵人给你认识!

  容二少,给您介绍一下:那位就是带卢矜的经济人,我们公司的新锐金牌经纪,叶沐!”

  叶沐侧脸往那边看去,正对上那一双丹凤斜飞、风流无限的桃花眼。

  以前多少个夜里,那双眼睛曾经在她枕侧温柔的笑弯着,而如今隔着众人,叶沐平静的把文件往腋下一夹,怡怡然的迎上去,“你好。”

  容岩那时正从门外走进来,临时搭建的化妆间门框有些矮,他人高,低了低头才进门来,叶沐话音刚落,他一抬头对她微微一笑,神色如旧。

  叶沐舌尖含着的那句“好久不见”,无故噎住。

  导演这时也收到消息从外间赶过来了,招呼四周的工作人员:“大家都把手头活放放!今天提早放工了!”说完他回头拉上叶沐到容岩和制作人面前,兴高采烈的:“走!咱们一起吃晚饭去!”

  *****

  今晚本来就要宴请一些赞助商,现在添了容岩,更是热闹。叶沐在包间外面打了个电话才进去,只有容岩身边还空着一个位子。

  正是春寒料峭的时候,他在室内脱了外套,就只穿着件薄薄的黑色毛衣,袖口往上捋了些,露出肌肉匀称的小臂。

  他左手上戴着的银色手表,是两年前情人节时叶沐送他的礼物。

  叶沐别开目光,坐下时悄悄的把左手衣袖往下拉了拉。

  她一坐下,制作人就发话了:“叶沐,卢矜来不了,她的酒你得替啊!”

  叶沐“哦”了一声,“那是应该的,”她端起面前的酒杯笑吟吟的站了起来,“各位,这里是卢矜出发的地方,也是这次全球巡演的最后一站,有了在座各位的鼎力支持,我们有信心也有责任把这一场做到最好!卢矜排练很紧张,今晚她不能来了,我替她敬各位一杯,我干了,大家随意!”

  叶沐说完,真的一仰头干掉了杯里的酒。

  容岩一只手的食指在桌上扣着,人闲闲散散的坐着,叶沐放下酒杯来,他在一片叫好声里伸手够了自己的杯,轻轻和她的空杯碰了碰,一声清脆,他然后笑着凑到唇边,也是一干而净。

  这下桌上热闹了,这几个赞助商都在C市做生意,容岩背后的梁氏和容家,不管哪一个都对他们有着极大的吸引力,像这种小场面容二少却亲自出席,这帮人精早就看出了端倪。

  “叶小姐!”有别家的老总客客气气的笑着叫叶沐,“容二少这么给面子,我们还是第一回见,叶小姐真是有面子!”

  叶沐脸微红,那酒辣,一口闷掉,辣意一股线的下去,辣的她眼睛都是水汪汪的,就这么转头向身边的人一笑:“是吗?那真要多谢容二少赏脸。”

  “你叫我什么?”容岩看着她眼里的水汽氤氲,眯了眯眼,低低的说。

  叶沐不答,避开不看他。

  众人平时拍马无门,眼下这等顺水人情当然一个个的都抢着做,有拍桌叫好的,有纷纷撺掇叶沐接着敬容岩的。

  容岩不声不响,用那种“随你把我怎么样”的眼神,只是看着她。

  叶沐视若无睹,反而看向同桌的制作人,制作人见状笑起来:“我说各位老总,你们就这么在一旁干吆喝那可不成,回头容二少喝多了,改天找我们叶沐算账,你们倒好,摘的一干二净,我们叶沐不是吃大亏了么?”

  制作人轻点,有机灵的立刻附和:“绝不能让叶小姐吃这个亏!这样,这杯酒,容二少只要喝下,赞助费我加十万!”

  “下一杯酒我的!十万!”

  “我也十万!”

  ……

  群情高涨,整桌只剩容岩一人还是坐着,他手里捏着叶沐刚才碰过的杯子,骨瓷在他修长的指间闪着温润的光。一桌人报价喊了个遍,只等他喝酒了,他示意叶沐满上。

  “呵,”容岩轻笑,漫不经心的样子,“回头我该被那哥几个笑话了,顶着梁氏的名号在这儿喝杯酒,身价也就是个十万。”他说完举杯向第一个开价十万的老总敬了敬,笑着喝下。

  叶沐立刻又给容岩满上第二杯,容岩照例举杯敬第二个开价的,第二人早就转过弯来,豪气的一挥手:“要是自家兄弟摆桌喝酒开心就算,容二少今天代表梁氏来,这杯酒我出一百万!”

  容岩“哦”了一声,淡笑,一饮而尽。

  后面的人自然都陪着小心,一转眼一圈酒喝下来,一大笔热气腾腾的赞助费进了口袋。叶沐觉得自己应该高兴的,可她一转脸瞥到那头容岩安静的在座位上垂着眼,心里顿时半点喜悦都没有了。

  *****

  容岩很久没喝过这么多的酒了,从洗手间催吐了出来,胃里还在翻腾,特别难受。他低着头扶着墙站了一会儿,吸了口气再缓缓吐出,感觉好一点,正想走回去,一睁眼却看到叶沐俏生生站在面前。

  “哎——”容岩困惑的伸手揉了揉她头发,似真似假的自言自语:“看来是真醉了,幻觉都出现了。”

  叶沐打掉他的手,没好气的说:“是我!”

  容岩“恩”了一声,手往下滑扣着她的后脑勺,他低下头去,笑的极坏:“亲着会不会也那么逼真呢?小沐,你今晚出现的真早……”

  他当真就要凑上来,叶沐连忙推开他,瞪了一眼:“容岩!你少借酒装疯!老实点我送你回去,不然扔你在这儿出洋相!”

  容岩侧着身靠在墙上,笑吟吟的看着她:“你不在,我睡哪儿都一样……没事儿,你就把我扔这儿吧!等明天我酒醒了自己回去。”

  叶沐深吸一口气。

  “走!”她面上阴晴不定,终于一咬牙搀起他。

  容岩和叶沐先后消失,一众人精颇有默契的集体先行退场。他们回到包厢,竟然已经一个人也没有,叶沐把容岩扶着在沙发里坐下,她返身出去结账。

  前台不肯收钱,在叶沐的坚持之下面色为难。一会儿有经理模样的男人小跑步赶来,笑容满面:“叶小姐,二少爷的局一向是先记账,年终的时候一统再结算。”

  叶沐把卡推过去,“不干他的事,今天是我请客。”

  “那不也一样嘛……”经理陪着笑脸,又说:“哦——刚才我见二少爷醉的不轻,已经安排好了,这个给您,有什么需要请您随时吩咐。”

  他递给叶沐的,是一张房卡。

  叶沐本来还想坚持一番自己付账,这下看人家都这样了,想来再怎么解释也是多余,当下默默的把信用卡和房卡都收回。

  她推门进去,容岩正平躺在沙发里,一只手手掌心朝上遮在眼睛上,他挺直的鼻梁被灯光投射,鼻翼处打下一小片阴影。那光与影都无形,却瞬间抓住了某人的心。

  叶沐手指无意识的捏紧,被手里的毛巾烫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

  她把毛巾展开敷在他脸上,容岩“唔”了一声,闪电般抓住了她的没来得及缩回的手。

  “放开……”叶沐轻轻挣扎。

  容岩的脸被毛巾盖住,声音闷而低:“不。”

  叶沐使狠劲一翻手,折了他的胳膊一记,抽身而出,容岩“霍”的翻起,越身一把拉住她,“小沐!”

  叶沐故技重施,他却再不肯松手,任由她推拉踢扯,把她圈进怀里,随她怎么闹。

  “怎么把头发给剪了……”等她终于折腾停下,容岩贴在她鬓角附近轻轻的蹭了蹭,叹了声,“人也瘦了,好像还黑了?”

  叶沐在他的怀抱里动弹不得,从身到心都在颤。

  容岩手收的更紧了些,“小怪兽,”他滚烫的唇贴在她冰凉的耳垂上,语句模糊而热烈:“你终于回来了……

  我很乖,你不在的每一个晚上,我都是一个人睡的。”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