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今日份恋爱请查收叶霁州陆莞全文免费

今日份恋爱请查收叶霁州陆莞全文免费

不知火 著

连载中免费 轻松幽默的小说推荐欢喜冤家小说大全好看的小清新小说

犬系年下男的恋爱言情小说《今日份恋爱请查收》是由作者不知火独家创作的都市言情新书,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叶霁州陆莞,一位是冷酷教授一位是女神陆莞,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有趣的故事呢?《今日份恋爱请查收》全文讲述的是:陆莞年纪轻轻身价不菲,邻居家的小孩叶霁州比她小五岁,博士回国之后阴差阳错住到陆莞家中。原来,叶霁州早已经心属陆莞,并且多年来一直追寻她的足迹,可他多次表白,均被陆莞拒绝.....更多精彩阅读尽在故事递!

更新:2019/07/17

在线阅读

      犬系年下男的恋爱言情小说《今日份恋爱请查收》是由作者不知火独家创作的都市言情新书,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叶霁州陆莞,一位是冷酷教授一位是女神陆莞,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有趣的故事呢?《今日份恋爱请查收》全文讲述的是:陆莞年纪轻轻身价不菲,邻居家的小孩叶霁州比她小五岁,博士回国之后阴差阳错住到陆莞家中。原来,叶霁州早已经心属陆莞,并且多年来一直追寻她的足迹,可他多次表白,均被陆莞拒绝.....更多精彩阅读尽在故事递!

免费阅读

  “……你总说你忙你忙,我理解你忙,可是你能不能把精力放在我身上哪怕一点儿?我跟你分个手都要排期,还排了一个月,万一结了婚,我跟你离婚,是不是也要先跟你打申请,然后再排期?”

  对面的陆莞听到他这句话,漫不经心地想:不需要排期,离婚只需夫妻双方分居到一定时间就可以,不过她到时候可能没时间出庭,只能派代理人了。

  “我看你这么忙,夫妻义务恐怕都没时间——”

  “呜——呜——呜——”

  一阵手机振动打断了对面男人滔滔不绝的数落,陆莞抬起手,做了个“制止”的姿势:“稍等。”

  对面男人一口气堵在胸口,剩下的话强行憋了回去,憋得他脸长了一半。

  “……你说刘总?好的,我知道了。安排潘总去慰问一下家属,我等下就到。”陆莞放下手机,抬头看向对面正在跟她分手的人,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你继续。”

  很明显,这么一打岔,对面的人连数落她的心情都没有了。他顶着一张驴脸,心力交瘁地做*后总结:“陆莞,或许我这么说你会觉得我得陇望蜀:女朋友是个正宗白富美,还是自己白手起家的,我却想要你分给我的时间多一点儿……是,我知道你成功,我知道你忙,我也知道你挣钱多。但是,我不想以后被电话环绕着,你这样的白富美,我高攀不起。我们分手吧。”

  前面铺垫了那么多,他总算是把这句*关键的话说了出来。陆莞早就知道他要干什么,也不意外,点了点头:“好。”

  好像刚刚才被甩了的人不是她一样。

  这下是正儿八经的前男友了。看到陆莞这样,他十分挫败地叹了口气。他就知道,即便是他提分手,陆莞也不会有半分挽留。刚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他还在庆幸,庆幸自己不知道走了什么运,居然能找到一个这么优秀的女朋友。

  时间一长,他才发现——

  他这是走了什么运啊!

  即便是分手了,陆莞觉得,该有的风度还是不能丢。她跟往常一样,非常体贴地招来服务生:“买单。”

  对方是个小学体育老师,工资不高,不过很符合陆莞的择偶标准:个子不矮,身体不错,长相过得去。难得的是没有事业心,也不存在什么事业,结婚之后有更多的精力照顾家里。经济上面依靠陆莞,就注定了他对陆莞很多时候要客气几分,让她没那么费心。

  很好。

  不管是长相、身高还是收入,都很符合陆莞的要求,但很现实的是,她又被人家甩了。

  看来不管过了多少年,有些男性就是不肯转换一下思维。他们允许同性有更多的时间打拼事业,但对于女性,却总显得有些苛刻。

  “不用了!”不知道是哪里触动了对方的神经,眼见陆莞要掏手机,他转过头来狠狠地瞪了一眼陆莞,自己拿出了手机,付了款。

  他们在一起三个月,这是他第一次付款。

  是在他甩了个正宗白富美的时候。

  陆莞脸上连一丝愠怒都没有,她也不强求,甚至还彬彬有礼地问:“需要我开车送你吗?”

  男人看了一眼停在外面的那辆保时捷,又看了看面前这张精致美丽的脸,原本怒气勃勃的心,升起一阵无力感来:“我谢谢啊,不用了。”

  陆莞点了点头,她本来也是基于礼节问一下的,并没有真的打算送人。看对方如此识相,她很轻松。

  等到人走了,陆莞也站起身,迈着步子朝外面走去。

  她今年三十岁,毕业于本市知名外国语大学,在校期间学了八门外语,自幼便是学霸。

  自从二十三岁从翻译社辞职之后,她就自己创业,开了一家外语远程教育机构。借着新媒体的东风,她的教育机构在全国很是风靡。这些年忙着拓展业务,从原来的各种外语变成了现在囊括公务员、事业单位、教师、医生、考研等多种考试于一身的教育机构。

  跟着财富一起增长的,还有她的年龄。自从陆莞的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她就发现,找个跟她收入差不多的伴侣不太现实。考虑到以后小孩和家庭,她将目标放在了有稳定工作但不是很忙、没有事业心、有一定学历能跟她沟通、原生家庭和睦的适龄男人身上。

  但很可惜,这些年她处了好多个,*终都被甩了。

  因为她忽略了,这样的男人,往往不愿意找个比自己忙很多的对象。

  这么多年来,她的情感状态一直如此,无数现实争先恐后地证明,她的excel表格式对象筛选方法并不靠谱。

  陆莞整理了一下袖口,抬手看了下腕表。嗯,去医院之前,她还要回父母那里吃个饭,这个时间应该足够了。

  她人生当中第一笔投资,严格算起来就是如今住的这套房子。那是她公司刚刚有起色的时候买的,刚开始还背了贷款,不过一边是清静地加班熬夜,另一边是被父母叨叨叨,还管这管那,陆莞坚定地选择了贷款。

  开玩笑,贷款跟父母的管束比起来,让人舒服多了好吗?

  她刚刚分了手,虽然父母开明,但也没有开明到女儿连续被人甩了都还要给她好脸色的程度。一想到回去要接受盘问,陆莞硬是把她的保时捷开成了老爷车。

  “嘀——嘀——”

  身侧传来鸣笛声,陆莞撩了眼皮一看,一个油腻中年男人顶着一颗大头。

  “美女,你这车是不是没油了啊?要不要哥哥帮你一把?”

  “不用了大爷。”陆莞露出一个牙尖嘴利的笑容,“你油本来就少,还是省省吧。”

  这些中年男人,隔段时间不骚扰个女性,就好像体现不了人生价值一样。

  他们的人生价值也就仅止于此了。

  说完,陆莞翻了个白眼儿,猛地一踩油门,绝尘而去。

  再不想回家,陆莞也不得不回去。

  看着那扇熟悉的门,陆莞认命地叹了口气,将手按在了指纹识别器上。

  “哟,肯定是我们家莞莞回来了。”陆妈的声音一听就听出来了,听她这话,家里好像还有客人?

  陆莞走过去一看,嗬,还真是一屋子的客人。坐在她爹旁边的那对夫妻,是他们家的老邻居,叶氏夫妇。

  至于旁边那个顶着一头卷毛,正冲她笑得一脸灿烂的人,是……叶霁州?

  仿佛是为了印证她的猜想一样,陆妈走上前来,拍了她一巴掌:“还不叫人?霁州博士毕业,你叶叔叔和方姨去美国帮他搬东西了,这才回来呢。”

  博士?

  上次见面还是他去美国上大学的时候,那会儿自己刚刚踏入职场,每天忙得跟个陀螺一样,匆匆一面,再见竟然是几年后了。

  一直觉得自己年轻貌美的陆总看到这张更年轻貌美的脸,陡然升起一股不可免俗的“时间都去哪儿”了的英雄气短。

  当时那一面,留给陆莞的印象实在太浅,导致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对叶霁州的印象,依然还停留在小时候那个抱着她的腿满世界找尿布的小屁孩儿身上。

  如今几年不见……陆莞撩起眼皮打量了他一眼,得出个结论:倒是有几分人样了。

  陆总口中所谓的“人样”是这样的:年轻人皮肤白皙,青色的血管处处可见;一层薄薄的皮包裹着精瘦的筋骨,虽然没有肌肉虬结,却自有力量;他身上还带着几分少年人的影子,瘦得跟个纸片一样;天生微卷的头发盖在头上,一双眼睛无差别放送笑意,笑起来跟不要钱一样。

  陆莞对比了一下自己,感觉她妈从小这么喜欢叶霁州不是没有道理。

  陆莞在打量叶霁州,叶霁州也在看她。

  他和陆莞差了五岁,差不多等他懂事的时候,陆莞已经到了人生当中*忙的时候了。她不再像以前那样成天带着自己玩儿,每天回来都是关在自己的卧室里,忙着刷题,忙着备考。

  再后来,等他好不容易也忙完,感觉终于可以跟陆莞步入同一轨道了,她好像又在忙着恋爱了。

  那次分别,他们竟然连一句话都没有说。

  陆莞被她妈押着过来点了个卯,又忙着出去接电话了。席间,她爸还乐呵呵地“挽尊”:“女儿大了,留不住了……”

  如今再见,叶霁州觉得,面前这个人,好像跟以前没有太多的变化。她妆容精致,神情冷漠中带着高傲,跟以前自己印象中的那个女学霸的形象一脉相承。

  然而,叶霁州知道,这都是假象。

  就在叶霁州打量陆莞的时候,陆莞已经转过头来,摆出“应付长辈专用面孔”,露出一个十分矜贵、十分符合她都市精英人设的笑容:“叶叔叔,方姨,霁州,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没有,没有。”两家人从上辈子开始就是好朋友,叶氏夫妇几乎是看着陆莞长大的。

  叶母连忙走上前来,轻轻拉着她的手:“哎呀,你看看,这工作太忙了,莞莞你比我上次见你还要瘦。”

  嗯。陆莞想,看来她新找的这个健身教练还是很有两把刷子的。

  陆莞矜持地笑道:“也还好。”

  正好陆妈端饭出来,陆莞看了一眼:“妈,别给我盛多了,我吃不了太多。”

  今天正好是她断食期,多吃一粒米,她回去就要在跑步机上多跑半小时,为了爱惜自己的腿,她还是得管住口。

  “又不吃饭?”跟所有家长一样,陆妈对陆莞天天吃草、把自己向着体操队员发展的行为十分不能理解,“我说,你那个什么教练靠不靠谱啊?”

  不等陆莞回答,陆妈又转过头来跟自己的好闺蜜说道:“这孩子不知道是着了什么魔,每天泡在健身房。她本来工作就那么忙,还要分给健身房那么多的时间,你说,还有什么时间谈恋爱?”

  所以,陆莞找了个体育老师。

  但很显然,在身材管理这件事情上,即便是体育老师,也并不能跟她达成一致。

  “谈恋爱”三个字不知道哪儿吸引了叶霁州,他抬起头来看向陆莞,一双眼睛明亮得跟个探照灯似的,加上他本来眼睛就圆,配上那头天然卷,像只……好奇的小狗一样。

  陆莞被他看得不太自在,以为是她妈哪里说话不小心,触动了大龄单身理工宅男的伤心往事,连忙说道:“哎,好了啊,我*近都没去。”

  “那你吃这么点儿?”

  陆莞看了看那碗饭,又想了想她的跑步机,决定还是不能向肥胖势力低头:“我……我刚才吃过了。”

  陆妈并不放过她:“知道要吃饭你还要吃,跟谁吃的?”

  陆莞说完就想打自己一嘴巴,她干什么好端端要说这个?

  眼看着她分手的事情包不住了,陆莞轻轻叹了口气,无奈地抢过碗:“男朋友……”

  “哦,是‘前男友’吧?”陆爸非常懂她,转过头跟叶家父子说道,“要还是男朋友,没道理不带回来见你们。”

  陆莞:“……”

  叶父问道:“是上次那个公务员吗?”

  “上次?这都上好多次了。不是,刚刚分了手的那个是体育老师,”陆爸说完像是不肯定,转过头来看向陆莞,“是吧莞莞?”

  陆莞:“是……”

  “我早就说过了,你那个择偶标准根本就不靠谱。什么事业心不强什么学历不能低什么有稳定工作但又不是很忙,根本就是乱扯,换成你干不干?你要是个男人,就是大男子主义,讨不到老婆的。说了那么多次你就是不信,你找个跟你一样的人不好吗……”

  陆莞每次回家都要被她父母唠叨一番择偶意向。她认命地低下头,一双筷子递到她面前。

  陆莞抬头一看,正好落入了一双盛满笑意的眼中:“原来姐姐你喜欢这样的啊。”

  喜欢……不,她不喜欢。

  谁会喜欢个跟自己完全不一样、没有任何共同语言的人呢?但她这还不是为了现实吗?

  她忙,就找个不忙的;她事业心强,就找个事业心不强的;她有钱,就找个没钱的,这完全互补啊!这就好比太极八卦盘,是严丝合缝的合适。可惜没人理解她,不能跟她一拍即合。

  真是遗憾。

  陆莞心累地接过筷子,只听叶霁州说道:“你一定会找到的。”

  “谢谢啊。”陆莞回给他一个礼节性的笑容,敷衍道,“你也会的。”

  “什么?不行,我不同意!”好不容易这顿类似于批斗大会的饭吃完,陆莞意思意思帮她妈收拾碗筷,一到厨房,她妈就跟她说了个对她而言不啻于晴天霹雳的消息,陆莞想也没想地就拒绝了。

  “现在不是在问你的意见,而是直接通知你。”陆母说道,“人家霁州单位没分房,你叶叔叔和方姨又打算去乡下一段时间,这里又距离他上班的地方那么远,再说了,他一个人,你让他怎么办?”

  陆莞想也没想:“他可以租房。”

  “对啊,可不就是租房吗?租你的房子啊。”陆妈义正词严,“到哪儿都是租,索性就租你的房子好了。反正你那房子那么大,空着也是空着,不如租出来呢。”

  可是,她根本就不打算租!

  她这么有钱,需要靠租房减轻经济压力吗?嗯?

  陆莞就不懂了,这些家长什么时候才能学会不替子女做主?

  即便是富有如陆莞,面对她妈的一些无理要求时,她还是觉得无法拒绝:“你跟方姨那么好,你还好意思租房子给她?”

  塑料姐妹情!

  陆母将洗过的碗放好:“对啊,你说得很对,所以我根本就没有收钱。”

  陆莞:“……”

  陆莞有气无力地说:“孤男寡女,你就那么放心?”

  “你们两个都是我看着长大的,怎么不放心了?要不是霁州从小就长在我身边,你以为我放心?哦,陆莞,”陆妈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竖起指头,“你是不是对人家霁州有什么企图?要不然你怎么会这么排斥?原来你是心虚!”

  她心虚?她为什么要心虚?

  陆莞愤怒地将抹布一扔,强硬表态:“不行,总之他住我那里就是——”

  “姐姐,你们在说什么?”叶霁州端着果盘进来,“要吃东西吗?”

  陆莞被没有说出来的那个“不行”噎了个倒仰,好半天才缓过来。她将碗放进橱柜,心累地表示:“不需要,谢谢。”

  陆妈转过身来,笑得喜笑颜开:“霁州历练几年,更会照顾人了呢。去了姐姐那边,帮阿姨好好照顾她。”

  陆莞:“……”

  不管陆莞如何拒绝,叶霁州住到她家还是成了板上钉钉的事情。

  她敢跟父母叫板,可是面对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叔叔阿姨,她却抹不开面子。毕竟她是个都市精英,说不出什么“我给钱让你儿子租房子”这种话。

  坐在车上,两人一阵沉默,还是叶霁州率先开了口:“你是不是不想我去你那儿?”

  “不是……”叶霁州如此识相,然而陆莞却不能顺着往下说。她只能忍辱负重地讲出外交辞令,“只是我平常生活不太规律,又很忙,怕怠慢了你。”

  “没关系。”他立刻笑起来,“我可以照顾你。”

  他笑容太灿烂,陆莞一不留神被他晃花了眼,好半天才适应过来。

  看着面前的斑马线,陆莞还是觉得眼睛有些晃。

  她想,这小崽子,几年不见,还是笑得那么好看。

  “我暂时还不能回家,医院这边我还有点儿事情,你先在车上等我吧。”陆莞一停好车,马上就有快递小哥捧着一束鲜花带着一篮水果过来。

  陆莞正要接过来,一只手却先她一步,将花果拿了过来。她一抬头,就见叶霁州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面前。

  之前坐着没感觉,如今他就在自己眼前,陆莞才发现,这小崽子,长得还挺高。

  她本来就不算矮,加上踩了双十厘米的高跟鞋,加起来,这小崽子居然还比她高半个头。

  他高就算了,一双眼睛好像永远盛满笑意一样,低头看人的时候,那笑意简直让人惭愧。

  以前的那个豆芽菜突然之间这么高了,陆莞有点儿不习惯。她倒退了两步,让自己从叶霁州身高带来的压迫感中解脱出来,小声嘀咕:“笑什么笑。”

  怪好看的。"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