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末世对我下手了江星怀最新章节免费

末世对我下手了江星怀最新章节免费

一把杀猪刀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江星怀傅衍的小说名是《末世对我下手了》是由一把杀猪刀创作的一本非常精彩的末世耽美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末世来临,跑酷和滑板很牛逼的缺爱叛逆少年受和他邻居那个冷漠但莫名的责任感爆棚的大叔攻会在末世发生怎样有趣的故事呢?非常精彩,值得观看!

更新:2019/07/28

在线阅读

主角是江星怀傅衍的小说名是《末世对我下手了》是由一把杀猪刀创作的一本非常精彩的末世耽美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末世来临,跑酷和滑板很牛逼的缺爱叛逆少年受和他邻居那个冷漠但莫名的责任感爆棚的大叔攻会在末世发生怎样有趣的故事呢?非常精彩,值得观看!

免费阅读

  江星怀是喝大了,眼前晃着白影,但脑子里还残留着一丝因为没有到家而觉得不安全的意识。

  站在他旁边的男人像是没听见他说话,沉默着。

  江星怀蹙眉,也没再求助,自己努力的睁着眼睛去看电梯的数字面板,找着17楼的按键。

  按键板发着白光,晃的他眼睛疼,一个数字都看不清。

  他顺着数字一个一个往上数,随即一怔。

  代表着17楼层的按键早已经被按亮了。

  ——在他进来之前。

  江星怀眨了眨酸疼的眼,思考了一会儿,仰头看向男人:“你也17楼?”

  傅衍蹙了蹙眉没说话。

  “你就是我那邻居?”江星怀直截了当。

  傅衍这才低头看了他一眼。男生年纪看上去不大,十七八的样子。穿了条破洞牛仔裤,白T恤,脖子上还带了两条十字架链子。

  江星怀也借此机会打量他这个已经搬来一个多月,但从未蒙面,并且投诉了他一个月的邻居。

  皮鞋,黑色西装,领带。长的也是人模狗样的,怎么专爱打小报告呢。

  “大叔,你刚是不是准备拉我来着?”江星怀惯知道怎么恶心别人。

  傅衍愣了一下,刚刚还喊叔叔呢,这会儿就变大叔了。

  “能不能站起来。”傅衍问他。

  “您不是要报警吗?”江星怀挑衅。

  “如果你想的话。”傅衍从善如流。

  “还是拉我吧。”江星怀甜甜一笑,“谢谢叔叔。”

  傅衍伸出了手。

  江星怀眯着眼睛,没伸出手。盯着男人看了一会儿,他伸出手,一巴掌甩在了男人掌心,声音响亮。

  “这么乐于助人呢?叔叔。”他挑衅一样的询问,“那以后能别投诉我行吗?”

  傅衍收回手,神色平静,掏出手帕擦了擦手心。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

  男人出了电梯。

  江星怀冷哼一声,手脚发软,眼前发晕的扶着电梯墙壁慢慢挪了出去。

  “叔叔不扶了吗?”江星怀一边往前走,一边还不忘恶心这个只会背地里投诉的胆小鬼。

  这人跟他后妈一样讨厌。

  后妈也是背地总吹他爸的耳边风,煽风点火。

  现在好了,他爸不理他了,也真不管他了。

  他扶着墙往前走了没两步,一阵眩晕,膝盖太软快撑不住。

  “真要跪了。”江星怀低声说给自己听。

  傅衍听见动静回头,男生已经趴在地上。

  傅衍原地站着,等了一分钟,男生哼哼了两声,但是没起来。

  他叹了口气,还是走了过去。

  “醒着吗。”傅衍问。

  男生哼了一声回应。

  傅衍一把拽住他胳膊弯,抓起人。男生身上一点劲都没有,他只能半抱着人往前走。

  没走两步,江星怀甩了甩发晕的头,缓过来了。

  他偏过头看,男人的黑色领带扫过他鼻尖。

  江星怀鼻尖发痒,他吸了吸鼻子。

  傅衍听这动静,拧起了眉。

  是哭了吗?

  傅衍顿了一会儿,才伸出手掌在他后背上轻轻拍了拍,以示安慰。

  江星怀不知道这人为什么突然拍他背,但这会儿已经走到门前。他伸手在门上按上指纹,嘲弄似的道谢:“麻烦叔叔了。”

  “不客气。”傅衍还扶着他。

  江星怀:“………………”

  这位叔是真傻还是装傻?听不出来是在讽刺他吗?

  “叔叔晚安。”江星怀无语拉开大门。

  “晚——”傅衍话没说完。

  江星怀闪身进门,翻着白眼关门。

  ‘呯’的一声,大门扇过来差点儿砸着傅衍鼻子。

  傅衍:“…………安。”

  傅衍看着紧闭的大门,脸色平静无波。

  江星怀进门连卧室门都没能进,直接倒在沙发边的地毯上睡着了。

  一整晚脑子里昏沉沉闹哄哄全是羊在蹦迪。为什么是羊呢?江星怀不知道。

  直到刺耳的的手机铃声响起。

  “操…………”江星怀费力的睁开肿了的眼皮。紧接着弓起腰,手按在了肚皮上。

  缓了半天,江星怀的注意力才被手机铃声拉过去。

  他拿过手机,揉了揉眼睛,手机上面显示是物业小徐打过来的。

  江星怀蹙眉接通:“喂?”

  “江先生您好,真是不好意思,我们这边又收到了投诉,您看您家里的音响能不能小一点。”小徐的声音听起来很为难。

  “什么?”江星怀一愣,接着才意识到耳边一直响着的某喜羊羊音乐。

  “喜羊羊~美羊羊~懒羊羊~沸羊羊~软绵绵~~~”

  “等会儿……”江星怀从地上爬起来,脚步踉跄走到摆着各种电子设备的游戏房。

  一个放在角落,有半人高的水滴形音响正不遗余力往外输出着闹腾的羊。

  “别看我真是一只羊~羊儿的聪明难以想象~~”

  江星怀瞪大眼睛都茫然了。

  他还一直以为是昨天喝多了,脑子炸的疼。搞半天是这玩意儿闹了大半夜,难怪昨天他脑子里全是羊。

  江星怀脸色不好,弯下腰,按下了关机的按键。

  音乐没停,喜羊羊美羊羊的依旧闹腾。

  怎么回事?

  “江先生,1702的户主的意思是居民楼噪音分贝到达一定程度是违法的,他如果真报警了。您麻烦,我们也不好做,希望您能理解。”小徐在电话那边小声劝道。

  “我音响坏了。”江星怀烦躁又摁了摁按钮,还是喜羊羊个没停。

  “坏了?”小徐当即表示,“那需要我们为您找维修服务吗?我们这边也有能——”

  “行了我自己解决。”江星怀不耐烦了。

  “不麻烦的,我现在带着工具上来就可以修一修,江先生如果你不嫌——”

  “想换我投诉你噪音污染?”江星怀问。

  “祝您周末愉快。”小徐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

  音响依旧不停。

  江星怀烦的一巴掌扇在音响身上。‘呯’的一声,房间终于安静下来。

  江星怀哼了一声,转身朝卧室走去。一路走一路脱,扔了满地的衣服,进了浴室。

  洗完澡,在腰间围了条浴巾,江星怀连头发都没来得及擦就跑了出来。

  饿的受不了,他点了外卖,又满客厅翻着能吃的东西,准备先垫垫肚子。

  大门在这时候响了。

  敲的还很急。

  江星怀蹙眉,扔掉手中软了的薯片,直起腰,走过去:“谁?”

  门外没回话,只是又敲了敲,敲的又急又乱。

  “不是,哑巴啊,你倒是说话啊?”江星怀推开了门。

  门外的人让门一扇,后退了一两步,依旧没说话。

  是个男人,瘦高个,带了顶工作鸭舌帽,身上穿着的是江星怀熟悉的,这边公寓的物业工作服。

  “小徐?”江星怀不确定。

  小徐听见人声,稍稍抬起了头,眼神涣散,脸色死白。

  江星怀眼前透过湿淋淋滴水的发丝看清了他,确定了是小徐,随即道:“我不是说不用你修吗?我这边自己——”

  “啊……救……啊救……”小徐从喉咙里挤出极低的几声呢喃。

  “什么?”江星怀根本没听清,“你说什么?”

  小徐艰难往前走了两小步,手伸了过来。

  江星怀下意识去扶住小徐的手:“等等……我……”

  小徐拉住他的手,越握越紧,眼睛也越瞪越大。

  江星怀咽了咽口水:“不是……哥,是我不对,我真不知道这件事对你影响这么大,不过音响我刚刚真关了!哥你别这样。”

  江星怀话音刚落,小徐眼睛骤然大睁,旋即整个人直直的摔倒下去

  “哎!”江星怀被带的身体一歪,只来得及一把抓住门把手。

  俩人紧紧相握的手,迅速收紧,又因为拉力迅速分开。

  江星怀一屁股墩坐在了地上,背撞在门上。

  ‘嘭’的一声,门页摔过去,关紧了。

  江星怀摸着屁股,拽着自己差点掉了的浴巾站了起来,背过身去重新系了一遍浴巾,脸上满是烦躁:“你他妈有毛病啊!”

  仰面躺着的小徐瞳孔里迅速爬过粗血丝,绿色的血管一根根的爆出,从脖颈蜿蜒而上,从而布满了整张脸,可怖诡异。

  “说了音响已经关了,关了!”江星怀还在骂骂咧咧,没注意到身后已经慢慢站起来人影。

  ‘他’从地上站了起来,以一种机械死硬的姿势。双臂不受控制反转在两侧,在站起来的过程中,一动不动。腿带着腰,腰带着整个上半身,竟然直直的就那么立了起来。

  “我告诉你!别跟老子来这套!你以为我是吓大——”江星怀骂着怒目圆睁的转过身,整个人吓得一颤:“我操!什么玩意儿!”

  变化完毕的小徐喉咙里出吞咽的声音,往前迈了一步。

  江星怀紧接着往后退一步,打量完毕,惊了:“徐大伟你能耐了!恐吓户主是吧!什么时候化的妆!丑死了!”

  小徐又往前走了一步,这次速度快了一点。

  小徐歪了歪头,喉咙里发出吞咽的声音,张了张嘴,鼓涨的眼球死盯着江星怀。

  江星怀也吞了吞口水,觉得哪儿不对劲,“不是,你没事——”

  小徐骤然扑了过来。

  “——操!你干嘛!”江星怀惊的飞速低头下蹲,顺手抄过他摆在外面的几个旧滑板,朝着小徐腰扇了过去。

  小徐朝后踉跄几步。

  江星怀趁机迅速拉开距离,扯着自己的浴巾,瞪圆了眼睛,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

  小徐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和阻拦一样,再次不管不顾的冲了过来。

  江星怀拿着滑板挡在两人中间,喘着气质问:“等等!不是!徐大伟你他妈怎么回事?!你有毛病啊!”

  小徐没说话,见突破不了滑板的阻拦,不管不顾的直接撞了过去。

  江星怀骨架小,体重轻,直接摔了出去,裸着的后背直接撞在了冰凉的瓷砖上。

  手上拿着的滑板也甩了出去。

  “嘶……”江星怀单手捂上了自己撞上墙壁生疼的后脑勺,真的愤怒了,仰头开骂,“我操!我告诉你你完了!你完了!你被开除了!明天就给我收拾滚蛋!”

  小徐脚步顿了一下。

  江星怀见他不动,中了一口气,提着要掉不掉的浴巾,撑着墙站了起来,威胁:“知道怕就好,但我告诉你,这事没完!看我明天不告诉你领导!”

  小徐立马往前走了两步。

  “不告不告!”江星怀一个哆嗦,往后退了一步,“不告还不行吗!”

  江星怀后退的动作触动了某种开关,徐大伟走过来的速度越来越快。

  “徐大伟!你干嘛!”江星怀颤抖着伸出手,指着他,威胁道,“你疯了!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

  小徐现在不知道他是谁,但小徐不在意,并且小徐还要咬他。

  “徐大伟你完了!”江星怀愤怒的无以复加,屁滚尿流的爬起来就去抢地上滑板。

  来不及了,小徐已经冲了过来。

  刹那间,江星怀爆发出强大的柔韧力,扭过腰,直接拎着板子,重重的拍了过去。

  小徐冲过来的动作一滞,伸过来抓手堪堪离江星怀只有一个拳头距离。

  江星怀呼吸剧烈,整个人紧绷的一动不动。

  板子的一头直接卡在了小徐的嘴里。

  小徐暴躁了,小徐开始咬滑板。

  不太对。

  江星怀贴着墙壁,后背渗起一股凉意。

  这绝对不正常。

  ‘咔咔’板子在两人的相互作用力下已经发出了不能承受的断裂声。

  滑板要断了。

  这几块放在外面的板子,都已经被他糟蹋的够呛。

  江星怀手发着颤,余光看着他邻居紧闭的门,慢慢的挪到了邻居门边。

  他实在没办法,眼前的状况有些吓人,只能不要脸的求助。

  “喂!有人吗!”江星怀上半身不敢动,伸出腿使劲的蹬着邻居的大门,“叔叔!开门!帮帮忙!”

  没人应声,也没人开门。

  江星怀手快撑不住了。

  小徐也被巨大的踹门声刺激到,猛得往后一退,拔出了嘴里的滑板。

  弯腰就朝着滑板挡不到的地方咬了下去。

  “啊!”江星怀只觉得大腿上一痛,紧接着整个下半身一凉。

  他快速低头一看,徐大伟嘴里正咬着他的浴巾,并且扯了下来。

  江星怀看着自己光着的下|身,和大腿内侧的牙印气到发疯:“死bt!”

  死bt小徐依旧凶猛,发起第二次进攻。

  江星怀气急败坏,口不择言,死死抓住他的头发,使劲的往下面按:“你他妈知道这条浴巾多少钱吗!”

  小徐:“?”

  江星怀科普:“英国手工定制,10万英镑一条!”

  小徐张开的嘴一顿,浴巾从嘴里掉了出来。他毫无表情的脸上甚至不可见的出现了一丝害怕。

  江星怀乘胜追击:“你不吃不喝干物业干100年都还不上!”

  小徐委委屈屈的嘴闭上了。

  江星怀喘着粗气,胸膛起伏,抓着他的头发,不敢放手。

  两人就这么保持住了诡异的停战状态。

  直到身后传来平稳的脚步声。

  江星怀意识到什么,欣喜回头。

  1——2——3——在他要数第4秒的时候。

  他身后邻居的门从里面推开。

  穿着西装的邻居出现了,一看就冷静而又沉稳,一看就乐于助人。

  江星怀眼里冒出了得救的光芒。

  下一秒。

  他那邻居面无表情冰块脸上,嘴角突然抽动了一下。

  江星怀不明白他脸上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表情。

  他转过头,抛弃愤怒,摒弃偏见。

  以一个正常人的心态,打量自己和小徐。

  场景着实有些不堪入目。

  他一丝|不挂,他揪着小徐的头,他强迫小徐对着自己的胯。

  并且小徐一脸悲伤和崩溃。

  江星怀:“…………”

  ‘呯’的一声,身后门被十分用力的关上了。

  江星怀悲壮愤怒:“不是这样的!”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