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幻想 → 奶味人参在线撩图滚滚全文免费

奶味人参在线撩图滚滚全文免费

某笑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图滚滚的小说名是《奶味人参在线撩》是由某笑创作的一本非常精彩的幻想耽美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图滚滚的本体是一棵人参,在他仅有的认知里,只有植物应该被吃掉。所以他一直有着:滚滚要做好人参,滚滚想要被吃掉的理念。直到被一道闪电劈焦,他还是没有完成自己的愿望。重活一世,他发誓自己一定要成为有用的人参! 

更新:2019/07/28

在线阅读

主角是图滚滚的小说名是《奶味人参在线撩》是由某笑创作的一本非常精彩的幻想耽美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图滚滚的本体是一棵人参,在他仅有的认知里,只有植物应该被吃掉。所以他一直有着:滚滚要做好人参,滚滚想要被吃掉的理念。直到被一道闪电劈焦,他还是没有完成自己的愿望。重活一世,他发誓自己一定要成为有用的人参! 

免费阅读

  苍茫天地间,一处突兀的圆形绿地中,黑衣男人长眸轻阖,薄唇紧闭,周身散发着森然冷气,男人的身前,一株一掌大的小人参跌跌撞撞的站立着,因为不习惯脱坑,不时滚到草地上,小人参晃着头顶的小花,扑哧扑哧的爬起来,然后又再此摔倒地上,滚滚揉揉摔疼的身体,委屈极了,他瘪着着小嘴巴,眼睛红扑扑的,小嫩芽无意识的扑腾着。

  委屈了一会,滚滚再次撑着嫩芽笨手笨脚的从地上爬起来,人参的须茎很多,能使力的却没有多少,小人山蹒跚着爬起来,好不容易站直身体,结果身侧的须茎缠在一起,‘啪嗒’一声再次摔倒了地上。

  滚滚自被创始女神捏成,流与混沌万载,修得灵智后虽略显愚笨,却天生性单纯可爱,受百草仙君珍视,落于人世后,被子车书拾得带在身边足,未曾识苦,无垢谷多年,更是被千万灵物疼爱,直到被天雷劈焦也只有想被吃掉这一意识,若用俗世的年龄计算,也不过初生幼崽。

  摔倒几次后,滚滚终于忍不住了,瘪着嘴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因为没有人形,滚滚只能哇哇的干嚎着,稚嫩的声音腔调怪异。

  一直长眸紧闭的男人终于缓缓睁开了双眼,幽深寒冷的眸子看着干嚎着的小人参,小人参一扭一扭的晃着身体,头顶的小花磨蹭着他的衣摆,无意识的寻求帮助。

  男人虽然闭眼假寐,但是小人参的动作了然于心,听着小人参发出的咿咿呀呀的叫声,男人的神色不变,面色如霜,许久,他缓缓朝小人参伸出苍白修长的手指。

  滚滚自顾哭了一会,眼眶红红的,因为哭得太伤心,竟打起了嗝,看着眼前的大手,滚滚傻傻的仰着小脑袋,红红的眼睛看着男人如霜的面庞。

  他撑着男人的手指晃晃悠悠的爬起来,为了防止再摔倒,两只嫩芽紧紧的缠着男人的手指。

  接触到男人的瞬间,森然的冷意袭来,小人参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但是抱着男人手指的嫩芽更紧了,他趴在男人的手心,小脸蹭着男人的手指,将那不存在的泪水擦去,圆溜溜的眼睛还泛着红,嘴角却咧开了弧度,清脆却略显怪异的笑声响起。

  男人沉默着收回手,滚滚虽然笨,但还是蹦跶着跳到男人身前的衣服上,圆嘟嘟的小脸蹭着柔软的布料。

  过了一会,小人参突然蹲在男人的身前,伸出两只小嫩芽捧着小脸,小嘴微抿,头顶的小红花也有些蔫了吧唧的。

  子车安说,如果滚滚想哭,一定要憋回去,因为他们做人参的,不能给人带来悲伤,他是一棵快乐的植物!

  可是滚滚刚刚哭了,滚滚是不是给他带去悲伤了呢??

  小人参撑着小脸,有些纠结,这已经严重的超出了他的智商。

  滚滚记得,无垢谷里的小千日红说,不懂的事情就要去问。

  如是想着,他转过身,扒拉着男人的衣服,仰着小脑袋,圆溜溜澄澈乌黑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男人,稚嫩柔软的声音奶声奶气的问道:“滚滚…人参…好不好?……”

  男人看着扒在自己身上的咿咿呀呀不知说些什么的长条物,幽冷的眸光微凝,一人一参对视片刻,半晌,男人移开视线,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滚滚呆呆的看着男人,见他闭上了眼睛,他迷茫的歪着小脑袋,不解的眨巴眨巴眼睛。

  没人告诉过滚滚,不懂就问后如果没人搭理,该怎么办。滚滚呆呆的看着男人,小嘴微启,半晌过后,他打了个小哈欠,澄澈乌黑的眸子带着些水气,长长的睫毛也有些湿润,眼帘一合一合的,睡意袭来。

  “滚滚…碎觉…”

  小人参扒拉着男人的大衣领口,扑腾着嫩芽‘嗖’的一下钻了进去,只留下一朵小红花在衣服外,他睡眼朦胧的用小嫩芽捏着男人的衣服,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许久,双眸紧闭的男人突然睁开了双眼,感受着怀里的重量,以及胸前微微摇晃的小红花,眉目冷峻。

  随着小人参的呼吸渐渐平静,四周的绿地渐渐枯萎,盛开的花朵凋谢掉落,翩翩飞舞的蝴蝶啪嗒一声掉在地上,不过瞬息,维持了一日的绿地突然消失,四周恢复了一片荒漠黄沙。

  夜间的沙漠不复灼热,反而有些凉意,怀里的小人参哼唧两声,往衣服里钻的深了些。

  男人静静的看着眼前的无垠荒漠,眸光深幽难测,森然的冷气与夜色融为一体。

  在他的身旁,突然出现细细的电磁波纹以及极轻的电流声,电流声中,隐约传来一道似有若无的声音。

  “智脑A1…启动…”

  “语言系统转换…”

  “相关资料查询…”

  “查询结果…古、古地球生物…具体不可考据…合理推测、古地球某种珍贵植物……”

  “大、大白萝卜…”

  那声音极浅,断断续续的,带着滋滋的声音。

  男人长眸轻阖,对听到的内容没有过多的反应,挺拔的身体与夜色融为一体。

  黑暗中,男人胸前的小红花轻轻颤了颤,握着男人大衣的嫩芽微微蜷曲,而后传来一道稚嫩的嘤咛声,小人参迷迷糊糊的咂咂嘴,紧握着衣领的小手不自觉松开,竟直接顺着衣服滚了下来,四仰八叉的趴在黄沙上,沙面很软,但是有些凉凉的,小人参打了个哆嗦,睡眼朦胧的睁开双眼,他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微微湿润的眸子茫然的看着漆黑的夜空。

  晚风吹过,黄沙飞舞,头顶的小红花沾上了一些黄沙,滚滚呆呆的坐起来,圆滚滚的眼睛里满满的迷茫,他微微低头,看着头上的小花,而后抖了抖身体,小花上的沙子随着他的动作抖落下来,滚滚好奇的伸出小手接住细沙,小脸上满满的震惊,小嘴张大。

  这是什么?

  滚滚呆呆的看着身下的黄沙,伸出小手啪嗒啪嗒的拍了几下,软软的、凉凉的触感新奇极了。黄沙被拍得四处飞扬,滚滚却恍若未闻,一个劲的拍着,就像一个得到新玩具的孩子,新奇而又喜欢。

  他咯咯的笑着,姜白色的身体在黄沙里滚来滚去,身侧的须茎欢脱的扑腾着。

  黄沙很软,滚滚扑腾着,不知不觉间陷入了黄沙,当他反应过来时身体已经被黄沙覆盖,只露出一朵小红花顽强的伸在外面。

  滚滚挣扎着想要爬出去,小手使劲的向外扒,可是小人参实在太小了,任他扑腾挣扎,只能越陷越深。

  滚滚扒了一会就累了,身体被沙子盖着,凉凉的,痒痒的,一点也不舒服。

  滚滚瘪瘪嘴吧,眼睛黯淡了些,之前的欢喜不复存在。

  滚滚一点也不喜欢它,滚滚想要扎在无垢谷的泥土里,滚滚想要出去。

  滚滚红了眼睛,小嘴委屈的瘪着,嗓子里无意识的哼唧着。

  静静坐在旁边的男人看着越陷越深的长条物,幽深的眸子微微一敛,在滚滚张着嘴巴哭出来前一把将他提来出来。

  滚滚本能的用全身的须茎缠着男人的手腕,委屈的趴在他的手心里,看着地上的黄沙,滚滚瘪瘪嘴,哼唧一声别开眼不再看它。

  “滚滚…不玩…坏!”

  他蹭着男人的手心,软奶声奶气的告状,语毕‘恶狠狠’的瞪了地上的黄沙一眼。

  滚滚不和它玩了!

  听着耳边稚气耍赖的话,男人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绿色的眸子幽深冷漠。

  感受到男人的视线,滚滚打了个冷颤,他歪歪扭扭的从男人的手心爬起来,踉跄着转过身,仰着圆滚滚的小脸,圆溜溜乌黑干净的眼睛的直勾勾的看着男人,头顶的小红花活泼的摇晃着,过了一会,突然伸出了小手,指着男人的眼睛,奶声奶气的说:“眼睛…好看”

  说完,用自顾自的傻笑两声,乌黑澄澈的眼睛笑成小月牙,小嫩芽扑腾着。

  见男人只是冷冷的看着他,滚滚歪歪小脑袋,迷茫的眨巴眨巴眼睛,双手抱着膝盖笨拙的蹲在男人的手心,圆圆的小脸仰着,眉头微蹙,进行了几千年的第一次思考。

  他直勾勾的看着男人,过了一会,突然瞪大眼睛,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呆呆的看着男人。

  子车安说过,只有聪明的植物才会说话,笨笨的都不会,无垢谷里就有好多好多植物不会说话,那笨笨的人是不是也不会说话呢?

  滚滚被自己的聪明惊到了,他得意地点点下巴,然后伸出小手轻轻蹭了蹭男人的手心,张着小嘴,奶声奶气的说:“不、不哭…滚滚聪明…教…缩发发…”

  他的声音极软,话说得含含糊糊的,男人静静的听着稚嫩的话语,未发一言。

  滚滚在男人的手心玩了一会,圆溜溜乌黑的眼睛有些湿润,小脑袋一点一点的,他打了个小哈欠,踉踉跄跄的从男人的手心爬起来,睡眼朦胧的顺着男人的大手往前爬,想要重新回到临时的住所,一路手脚并用,好不容易爬到男人的胸前,扒拉着就要钻进去。

  未想,男人突然动了动,滚滚没抓紧,啪嗒一声落在了衣摆上,他揉着屁股,也不哭闹,歪歪扭扭的重新爬了起来,小手轻轻抓着男人的衣服,仰着小脸,湿润的黑眸直直的看着男人,歪着小脑袋,糯声糯气的道:

  “爬…碎觉…滚滚…长大…”

  子车安说过,只有按时睡觉,乖乖听话的植物才能长大,滚滚被天雷劈过的身体还十分虚弱,又玩了一会,此时已经十分困倦了。

  闻言,眸光幽深寒冷的男人微微瞥了他一眼,面色如霜,周身是比夜晚更冷的气息。

  滚滚呆呆的看着男人,纠结的抿着小嘴巴,小千叶红说,人类都是很复杂的,他们只会和自己喜欢的人玩,想要得到他们的喜欢,就必须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送给他们。

  如是想着,滚滚有些纠结,因为他什么也没有。

  他仰着小脸,看着男人如霜的面庞,乌黑澄澈的眼睛突然弯了弯,像月牙一般可爱,他用头顶的小花撒娇似的蹭了蹭男人,糯声糯气的道:“滚滚…给你吃…喜欢…滚滚…好不…好?”

  说完,滚滚咯咯的为自己的聪明笑了起来。

  子车安说滚滚傻,可是滚滚一点也不傻,而且滚滚可好吃了,他一定会喜欢吃滚滚的。

  男人没说话,但这并不影响滚滚的好心情,他笨拙的扶着男人的衣服,跌跌撞撞的走到男人的身侧,两只小嫩芽笨拙的扒开他大衣的包,扑腾着须茎慢慢的一点点的爬进男人的衣兜里,衣兜不大,装着滚滚正好适合,还不需要滚滚自己拉着衣服,比胸口的位置舒服多了,滚滚欢快的拱进衣兜里,头顶的小花兴奋的微微晃动,半晌,他扒着口子,仰着小脸,看着男人的侧脸,弯着眼睛,奶声奶气的道:“滚滚…喜欢…”

  如果子车安在场,一定会惊异于滚滚突然的机灵,呆滞万年的植物,竟也有如此生动的行为。

  苍茫幽远的黄沙,滋滋的电流声不曾停歇,滚滚靠在衣兜里,小脑袋一点一点的,慢慢的睡了过去。

  漆黑幽冷的荒原上,男人静静的坐着,长眸微阖,无边幽冷。

  第二日一早,狂风吹拂,卷起无边的黄沙,黄沙里夹杂着某种东西,送入荒漠深处。

  黑衣男人的周围是一道无形的光屏,淡淡的电波在光屏周围浮现,忽然,男人突然睁开了双眼,幽绿色的眸子里寒光森然,他微微颔首,看着漫天的黄沙,长眸轻敛。

  躺在衣兜里的滚滚突然动了动,嘴里发出几声嘤咛声,两只小嫩芽不自觉的绞在一起,男人突然站起身来,小人参一个不防,竟直接滚到了地上,彻底清醒了过来。

  男人看着荒漠远方,冷眸一沉,周身的寒光更甚,提步向着苍茫深处行去。

  滚滚揉揉摔疼的屁股,委屈的看着男人,见他径直向前走去,他瘪瘪嘴吧,扑哧扑哧的爬起来,两只幼嫩的须茎踩在黄沙上,踉踉跄跄的跟了上去,小人参很小,步子也小,眼见男人越来越远,乌黑澄澈的眼睛沾上水气,他咬着嘴唇,歪歪扭扭的跟上去。

  “不走……不走……”

  离开了男人,沙漠的热浪铺面而来,四季如春的无垢谷里长大的滚滚哪里受得住这样的坏境,幼嫩的须茎不听使唤,啪嗒一下滚在地上,滚滚委屈的吸吸鼻子,看着男人越来越远的背影,嘴巴一瘪,哇哇嚎啕大哭起来,虽然没有眼泪,表情也木木的,但滚滚哭得很投入,怪异的腔调也稍有好转。

  轻风吹过,带起黄沙阵阵,男人的身影消失在沙雾中,炙热的天地间只有呼呼的风声和略显尖锐的干嚎声。

  滚滚委屈的哭着,声音越来越小,他打着嗝,红着眼眶,笨拙的从地上爬起来,四周的空气越来越热,入眼的只有一片苍茫。

  他抬手擦擦眼睛,正要继续向前走,一片风沙中,一抹黑色的身影走了出来,绿色幽冷的眸子,紧抿的嘴唇。

  滚滚呆呆的仰着有,愣愣的看着去而复返的男人,圆溜溜的眼睛有些湿润,长长的睫毛带着些水气,嘴唇微启,不自觉的发出弱弱的哭腔,模样又傻又可怜。

  男人微微垂眸,看着陷在黄沙里呆呆的小萝卜,薄唇微启,男人的声音有些嘶哑低沉,好似古老的时钟转动,冰冷而艰涩:

  “莫哭”

  滚滚傻乎乎的看着男人,下意识的吸吸鼻子,抬手揉揉酸涩的眼睛,柔软稚嫩的声音带着哭腔:“滚滚…不哭…”

  身下是烫烫的黄沙,滚滚抿抿小嘴,笨拙的站起身,歪歪扭扭的抓住男人的衣摆,想要回到自己的‘家’里,然而男人实在太高了,仍他怎么扑腾也只能在原地打转。

  滚滚扯扯男人的衣摆,仰着小脑袋,伸出两只幼嫩的‘小手’,圆溜溜乌黑澄澈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男人,软糯糯的求助:

  “要…抱…”

  男人微微垂眸,看着‘小萝卜’沾着黄沙的嫩芽,长眸微沉,寒气森然,与冷若冰霜的神色不同,男人伸出手抓住小人参的嫩芽,将他提到衣兜前,滚滚眸光一亮,自己扑腾着身子,‘咻’的钻进衣兜里,仿佛害怕男人把他丢出去似的,往里面钻得很深,扒拉着衣服,只露出一朵红色的小花随风轻晃。

  男人收回视线,绿眸微垂,向着戈壁深处行去。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幻想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