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灵异 → 镜泱缘记姬泱小说全文无弹窗

镜泱缘记姬泱小说全文无弹窗

初可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姬泱镜的小说名是《镜泱缘记》是由初可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灵异类耽美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镜是个连自己也不知年岁几何的鬼,经常在各处游历,某日看了一本人间话本,便非要留在人界,发誓定要勾到个话本子里那样重情重义还得格外俊俏的书生。于是他等啊等啊等,等了千年,终于被他勾到一个特别俊俏的书生……

更新:2019/07/28

在线阅读

主角是姬泱镜的小说名是《镜泱缘记》是由初可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灵异类耽美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镜是个连自己也不知年岁几何的鬼,经常在各处游历,某日看了一本人间话本,便非要留在人界,发誓定要勾到个话本子里那样重情重义还得格外俊俏的书生。于是他等啊等啊等,等了千年,终于被他勾到一个特别俊俏的书生……

免费阅读

  镜没有姓氏,他的墓碑便是宫殿的那扇高门。

  上头空无一字,谁也不知他姓什么,不知他的生前事,包括他自己。

  他只知自己名叫镜,侍女们称他为“公子”。

  他已死了太多年,又以鬼的身份过了太多年。每一日几乎都是一样的,虽能出去玩,玩了几千年,他早腻了。他原本已经倦了,连宫门都懒得出,甚至想长睡不醒,睡到天崩地落、三界尽无。

  直到他看了本书,还被感动哭了。

  他自己都奇了。

  他是鬼,本不该有眼泪,就是流泪,也该是血泪才是。

  他偏偏如同人一样,流下晶莹剔透的眼泪珠子。

  侍女们心疼不已地伸手接住他的泪珠,至今还收藏在琉璃瓶中呢,琉璃瓶就在他枕边。他没事,就爱晃着瓶子玩,听自己眼泪珠子碰撞的声音,这会让他有喜悦感,仿佛和人一样。

  不知为何,他很向往人间,尤其发现自己会哭了之后,他便总想哭一哭,这是件很有趣的事,眼泪珠子也很好玩。他令侍女买了更多的话本回来,甚至专门造了间塔楼出来放他的话本。

  他却再也没有流过泪。

  时间久了,话本看多了,他不再惦记流泪这件事,他开始羡慕话本中的女鬼们。

  她们勾人间的书生,一勾一个准,不论最后是魂飞湮灭、人鬼殊途,还是克服天道、鬼道终是相守,总要轰轰烈烈哭一场。

  镜好生羡慕。

  他也想要这样的轰轰烈烈,他想要有个俊俏的书生住进自己的宫殿。至于将这个书生勾进宫殿来,到底要做些什么?他也不甚清楚,他只是有些寂寞,他想有人陪自己玩,不是鬼,也不是妖,他看腻了,他想要的是有温度、有情有义的人。

  他等了很久很久,等得比等自己再度落泪还要久,他的书生却始终没出现。

  殿外来来去去的书生是许多的,可那些书生都太丑了!压根不是话本子里描绘的那些清俊而又羞涩的书生!侍女们都说话本子是假的,若是假的,人又是如何写出这样的故事来?必然是发生过,才能有人写!

  他觉得,侍女们才是骗他的呢,侍女们也都是鬼,哪里懂人的心思?

  他想,他一定会勾到他的书生的。

  镜从白玉床上起身,才知他又无趣得睡着了,不知这一觉又睡了多少年,也不知宫外山花又开了多少个来回。他伸手到枕边摸琉璃瓶子,侍女掀开他床前的帷幔,漏进烛光。他抬头一看,先看到陌生的美成一朵花儿的小娘子,是他从未见过的。

  他立时就笑了:“是芳菲?”

  他的眸子仿若湖底墨色玉石,眼光如湖水,只需瞧你一眼,心霎时就要为他而静。他再朝你绽开笑颜,湖水便能入了你的心扉,荡起层层叠叠缱绻柔和的涟漪。

  芳菲多年未曾见他,被他这样一笑,兴奋行礼:“公子!是奴婢呀!奴婢修成归来啦!”

  镜找到了琉璃瓶子,上下晃着自己的眼泪玩,他仔细看芳菲,赞道:“你真好看啊,像个人一样。”

  秾月、夭月一同笑了,公子的最高夸奖从来都是:你长得像个人。

  芳菲从前便是因灵动惹得镜的喜爱,听到这话高兴地索性再凑趣道:“公子,奴婢今日去人间,还被人夸比人间的公主还要美呢!”

  “那你瞧见人间的公主了?我睡了好久,公主是不是又换了好几位啦?”镜饶有兴致地问。

  “没有瞧见呢,公子想看?奴婢去将那新公主带来!”

  “算了,人间的公主好歹是贵女。带来这里,万一我很喜欢,还想留下她,她不见了,她的家人会伤心的。得闲时,我们专门出去看公主就是。睡前,我曾和秾月她们一起去瞧过当时的公主,她很漂亮的。对了,我们还去瞧了皇子。”

  芳菲没能跟着一起去,好奇问:“皇子如何?与公主一样漂亮吗?”

  镜立即皱起鼻子,嫌弃道:“他在强迫一名女子,丑陋无比!”

  “天哪,皇子怎会如此!”芳菲为了哄公子开心,故意做出很惊讶的模样。只有公子觉得人处处好,她们都知人的丑陋,看似满嘴大义,小心思却比他们鬼、妖都多。尤其是那些臭男人,穷得叮当响的男人都还要去青/楼,更遑论皇子?

  镜却当了真,更是连连点头,再道:“秾月、夭月与我一同瞧见的!当时我不信皇子能这样坏,连着看了好几位,皇子果然没一个好东西!只知强迫无辜女子,明明家中已有那么多的妻妾,还是不够!他们还去一个叫作青/楼的地方!书里面说了,青/楼可不是个好地方!”

  “那可太不是个东西了!”

  “我再也不想看皇子了,我们再去人间皇宫时,只看漂亮公主!还是公主好。”

  “没错!”芳菲附和。

  两鬼见状,只希望他们公子再也别想勾劳什子的书生了,便也跟着道:“不仅皇子,人间的男人全是臭的!臭男人!”

  镜一听这话,却又格外认真地解释:“不是,也有香的,书生就不是臭男人。”他还拿过芳菲手中的书,得意而又自豪地振振有词,“话本子里的书生,全都跟女鬼相伴到老了!即便被天道所阻,那也终身未娶!为了女鬼不娶妻不纳妾,我好感动啊!我都感动得哭了!我这辈子就哭过那么一回!”言罢再感慨一声,“读书人,至清至纯啊!”

  “……”秾月她们无言,要如何才能让公子相信,这些话本子全是穷酸秀才胡编的呢!才不是根据真人真事写的!穷秀才们统共也没几个人真正见过鬼!别说女鬼了,男鬼他们也没见过!

  镜可没空再搭理她们,看新故事要紧。

  他抱起新买回来的书,赤脚走下玉床与玉榻,一闪便没了影。待秾月们再找到他,他已在殿中的湖水泡了许久,也看了许久的话本。

  此时宫中是夜,他身后湖边海棠尽开,花蕊生光,好似夜明珠,为他照明。

  他的白色衣衫浮在湖面,衣角的花瓣立着在跳舞,他却顾不上看一眼。

  他看话本看得无比认真,跟随话本,脸色不停变幻,明显是很入迷了。

  秾月叹气:“该如何是好啊?”

  夭月也叹气,回头看芳菲:“你买什么不好,偏要买那劳什子的话本!买了还偏要大声嚷嚷,否则公子这一觉再多睡几百年,没准就把那书生给忘了呢!”

  芳菲有点自责,也有点委屈,小声道:“要,要不,我们想法子给公子勾个书生回来?”

  两鬼齐怒,眼珠子全部掉下来了:“要真能找着,还等你?!”

  不论侍女们如何着急,镜看得很是投入,所有宫中的鬼、妖都不敢打搅他,整座宫殿被静谧包围。

  芳菲索性以功抵过,伸手一扬,转着圈在湖边起舞,裙摆飞舞,湖边层叠长出花满枝头的桃树,并沿殿中小径缓缓往外延展,直长到宫殿大门(墓碑)之外的林中。

  镜闻到花香,嗅了嗅,享受靠在湖水间的石头上,百年不见,新出的话本依然很好看呢!书生依然很深情!他看得更是入神。

  芳菲的桃花却还一直在往外蔓延,花香醉人,又带有灵气,月下,附近小妖纷纷赶来,抢着吸这桃林中的灵气。还未吸够,远处传来重重马蹄声,此起彼伏,小妖们均未到化形的修为,竖起耳朵一听,是人,却没有道士,顿时谁也不当回事,继续吸灵气。

  不过片刻,忽有一人从马上掉落,跌跌撞撞闯进桃林,那人身上流着血,血滴滴往草地落。有那小蛇妖沾到了他的血,立即痛得厉声尖叫。只有妖能听到这痛苦叫声,它们吓得再看一眼草地上的血,个个慌乱往后退,嘴里高声喊着“龙血!”、“是龙血!”、“快跑啊!”,小妖作鸟兽散,纷纷逃回洞穴之中。

  地上却还是留了几只没来得及逃走的小妖尸体。

  姬泱痛得压根看不清地上的动物尸体,他快撑不住了,他连站都快站不住了,可马蹄声就在身后,他们还在追,他不得不逃!

  他咬紧牙关,手拿刀往自己的腿又刺了一刀,好歹还能有些痛感,他眼前清明些许,他还能撑下去。他趔趄着往前移动,不时伸手扶桃树花枝,满手鲜血全都留在枝干上。他没有想到三哥这样狠毒,将他赶出京城还不够,他连替身都用了,竟还能找到他,到底是要杀了他?

  姬泱好想大笑三声,八位兄长,谁杀他,他都不会如此。

  偏偏是他最信任、最敬重的好三哥要杀他,三哥生母身份卑微,且很早过世,三岁便抱来母妃宫中,他们兄弟一同长大。他当三哥是哥哥,三哥却当他是拦路虎。他从未想过要当皇帝,他甚至亲口跟三哥说,愿助三哥登得大位!

  他从来意在山水田园间,也只想当个闲散王爷。

  三哥却从未信过他,杀他便罢,将他视若亲子的母妃,竟也不放过!

  姬泱眼前越来越模糊,他被这般追杀,留在京中的母妃可还好?母妃生性温柔,从不与人纷争,冷宫中死个妃子比死个宫女还要容易,外家的外祖、舅舅与表哥又可还好?

  他是不是也快死了?

  他姬泱只能落得如此下场?

  姬泱连一步也走不动了,他强撑片刻,到底是栽倒在地。他眯眼看天,连星星也没有,他就要死在这里?不甘心,他不甘心!姬泱手握成拳头,抓起地上的刀又朝大腿刺了一刀。他被痛醒,抽着气,翻身扯着野草往前爬。

  他已经渐渐看不到东西,依稀只能瞧见前方有块很高很大的石头。那是?可是路碑?这里有人?他心中升起一股希望,只要有人!只要救下他!只要他还活着!

  他将力气全部放到手脚之上,往那块石头奋力地爬。

  只要他还能活下来!

  他心中唯有这句话,终于,他离那块石头只有两尺距离,一尺,半尺,一掌。

  姬泱的瞳孔甚已开始涣散,他耗尽最后一丝力气,伸出手,他摸到那块石头。石头冰凉,他紧抓不放,掌心鲜血瞬时将它染红。

  鲜血在墓碑上流出龙的纹路,金光耀眼一现,整条龙静静消失,仿佛从未存在过,连姬泱自己都不知。

  与此同时,墓碑轻微震动。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