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穿越 → 穿成豪门残疾大叔的逃婚男妻傅轻云小说全文

穿成豪门残疾大叔的逃婚男妻傅轻云小说全文

金鱼白兔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傅轻云顾宣朗的小说名是《穿成豪门残疾大叔的逃婚男妻》是由金鱼白兔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娱乐圈穿书爽文。主要讲述的是:傅轻云穿进了一本叫做《安知喻意》的小说中,成了书中那个和他同名的炮灰贱受。在书里,他拒绝和双腿残疾的豪门大叔顾宣朗订婚,心甘情愿给反派渣攻当主角受的替身,最终下场凄惨。穿过来的傅轻云表示傻子才干这种事,于是他果断决定,一脚踹开渣男,抱紧豪门大叔的大腿!

更新:2019/07/28

在线阅读

主角是傅轻云顾宣朗的小说名是《穿成豪门残疾大叔的逃婚男妻》是由金鱼白兔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娱乐圈穿书爽文。主要讲述的是:傅轻云穿进了一本叫做《安知喻意》的小说中,成了书中那个和他同名的炮灰贱受。在书里,他拒绝和双腿残疾的豪门大叔顾宣朗订婚,心甘情愿给反派渣攻当主角受的替身,最终下场凄惨。穿过来的傅轻云表示傻子才干这种事,于是他果断决定,一脚踹开渣男,抱紧豪门大叔的大腿!

免费阅读

  顾宣朗在原书中属于“用名字出场”的人物。他只在“傅轻云”自杀前“忆往昔”时被提起过一嘴。

  在《安知喻意》里,连顾峙都只是个前期小Boss,“傅轻云”更是个插花用的炮灰,那炮灰的背景板自然更没有展开描写的意义了。

  所以傅轻云完全没有想到,顾宣朗竟然是这么个惊为天人的人物:

  五官英挺,线条飒利,这长相精准狙击了傅轻云的审美高地,属于他看了一眼就念念不忘的模样。

  不过这顾先生长着这么一张招人喜欢的脸,气场却强硬凛然如冰山一般。此时他坐在一把高端皮质电子轮椅上,背脊挺得笔直,那迫人的气场就像无形的剑气直冲云霄。他身后一左一右垂手站立的两个中年男子,看年龄应该是顾宣朗的长辈,但在他这强气场的碾压下,倒像是给大哥撑场专用的小弟一般,不配拥有姓名了。

  傅轻云冲着这样的顾宣朗喉头一滚,蹦出了他精心准备的开场白:“嗨!这么巧啊!大家都在啊!吃好喝好啊!”

  顾宣朗神色不动,冷淡道:“你们两个这么巧的都在这里做什么呢?”

  傅轻云转着眼珠思考如何作答,顾峙捧着鼻子夹着腿,臭不要脸地凑上来,恶人先告状了:“表哥,我刚刚收到傅轻云的消息,让我避开所有人偷偷来这里和他见面,说有要事相商。这事我一想就觉得蹊跷,就来了。没想到他竟然是要和我……”

  “谈分手的。”傅轻云恰到好处地开口,卡住了顾峙的话。

  顾峙差点没一口噎死。敢情你傅轻云是学爆破的啊?当着未婚夫的面玩自爆?

  当事未婚夫顾宣朗,眼神淡淡地盯着傅轻云,面无表情。

  却是顾宣朗左手边的中年男人,忽然走了出来,皱着眉一脸严父训子的模样,呵斥顾峙:“阿峙!你怎么回事!怎么可以背着我这么胡来!你从小就这样,和谁关系好就不知道把握个尺度。我早就提醒过你,有些人你不能走太近,会惹大麻烦的!”

  训完儿子,这男人一转头,冲顾宣朗笑了笑,语气谦和:“宣朗啊,你可千万别多心啊!阿峙年纪还小,不懂事,顶多也就是和轻云走得近一点。他不懂分寸,可能被轻云误会了。宣朗你可不能误会哈,放心,轻云绝对不会是姑父安排在你身边的‘卧底’!”

  傅轻云听了他这话,眼睛都直了。

  狐狸还是老的臊啊!他玩坦白,这个老谋深算的借坡下驴,跟着故意说了嘴“卧底”。这下可好,都已经不是绿帽不绿帽的事了,搞不好顾宣朗要“捉内鬼”了。

  傅轻云连忙搜肠刮肚,想尽快把这危机化解了,却听见顾宣朗淡淡道:“嗯,我相信轻云。”

  傅轻云没想到他会信任未曾谋面的自己,看着顾宣朗傻傻地眨了两下眼睛。刚好顾宣朗的视线荡了过来,傅轻云连忙给了他一个24K纯笑。

  顾宣朗那高山雪顶般千年不化的神情终于有了一点点变化,难得的眼睫轻轻抖动了一下。

  场面肉眼可见的往和谐方向狂奔,想搞事的顾峙坐不住了,跳出来跟上他爸铺好的路继续挑事:“对啊对啊,表哥,轻云这人我最了解了,从里到外都……”

  “我和你爸说话,轮得到你插嘴吗?”顾宣朗眼睛轻轻一抬,态度冷淡、气场强硬地生生卡断了顾峙的话。

  顾峙僵立当场,敢怒不敢言。

  顾宣朗瞥了他一眼,皱眉:“你怎么回事?腿有问题还是脸有问题?”

  顾峙抓着机会张嘴准备诉苦,傅轻云再次恰到好处的开口完成了拦截:“顾少头铁身子也铁,非要撞门证明自己。这不就撞伤了么?”

  顾宣朗听着点了点头,瞥都不瞥顾峙了,随□□代着:“有问题就赶快去医院治疗,别耽误了。”

  说着他扭头对顾姑父说:“姑父,我订婚和你们也没什么关系,叫个车来,你把顾峙带去医院吧。”

  顾姑父名义上是长辈,但显然也被顾宣朗这霸道的态度死死压制住了,唯唯诺诺地应上一声,白着脸走上去,扶住黑着脸的顾峙,一瘸一拐地往外走。

  傅轻云在一旁直乐。他和顾宣朗素未谋面,倒是在灵活应用“与你无关”这项技能上不谋而合了。不过顾宣朗段位更高点,三言两语轻飘飘甩出来,却把人压得气儿都不敢喘。

  佩服!傅轻云在心里感慨着,脸上洋溢着舒畅开朗的笑意。顾峙路过他身边,看着他这开心模样,恶狠狠地给了他一记眼刀。傅轻云冲他笑得愈发明媚,还活泼地挥手欢送他。

  顾宣朗把人打发走,却连眼神都不给人家一个。他的视线牢牢锁在傅轻云身上,看他眼睛追着顾峙的背影跑,淡淡开口:“这么专注地看着,莫非后悔了,想跟他走?”

  傅轻云立刻回头,大力摆手:“哪能啊!我这人贪财好/色,你和顾峙摆一起,我当然要跟长得好看又有钱的你订婚啊!”

  顾宣朗眼睛一垂:“你还挺诚实。”

  话音还没落,他忽又抬眼,冷厉的视线直扫傅轻云,问:“那你之前为什么跟顾峙……?”

  傅轻云冲他勾了个微笑,故作“过来人”的沧桑:“谁少不更事的时候没瞎过眼?谁的青春没喂过狗?谁的曾经里没给渣男立过碑?谁……”

  他“谁”不下去了。文艺伤感小清新的QQ签名流行句储备量不足。

  于是傅轻云冲顾宣朗眼睛“忽闪忽闪”的,用眼神继续表忠心。

  他看着顾宣朗的眼神里有什么光跳了跳,旋即不动声色地把视线错开了。那冷冷淡淡的神情里,忽然有一丝微微松动。

  ……怎么品出一丢丢害羞?傅轻云有点懵。

  他正思考着是不是自己看错了,顾宣朗身后那个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忽然低头看了眼手机,俯身毕恭毕敬对顾宣朗道:“少爷,老爷已经到会场了。订婚仪式该开始了。”

  顾宣朗点了点头,斜了眼傅轻云,道:“其他的事之后再说,先满足爷爷的心愿,把订婚仪式完成。”

  傅轻云当下也没有更好的选择,做其他打算也需要时间去筹谋准备,便应了一声,跟着顾宣朗去了会场。

  顾老爷子这病是真的不轻,直接开房车把病床推来了。他就这么躺在病床上,歪着脑袋乐呵呵地瞧着顾宣朗和傅轻云的订婚仪式。

  这仪式冷清得不像是办什么喜事,到场嘉宾除了顾老爷子和陪在顾老爷子身边的一个冷面青年,就只有一个一直坐在角落里玩手机的年轻人。

  仪式流程更是简陋的过分。没有司仪主持,没有长辈寄语,订婚双方拿着戒指往对方右手中指上一套,流程就算彻底走完了。

  傅轻云从这场仪式里嗅出了一种敷衍的气息,想必这就是顾宣朗为了让生病的爷爷开心,才走的一个过场。这倒正合了傅轻云的意,看来顾宣朗也并不想订这个婚,这婚约解起来应该挺容易的。

  婚还没结呢就想着怎么离了,傅轻云觉得像他们这样单纯不做作的契约夫夫也是没谁了。

  顾老爷子倒确实被哄得很开心。他拉着顾宣朗的手,颤巍巍交代着:“好啊!好啊!宣朗,这样爷爷就放心了!你和轻云培养培养感情,尽快完婚啊!”

  说着,老爷子就向傅轻云这边看来。傅轻云冲老爷子笑着,乖巧柔顺。他在原来的世界,父母早亡,也是被爷爷带大的,对这种老人有着本能的亲近。

  顾宣朗跟着爷爷的视线回头看了傅轻云一眼,眼神闪了闪,又回头低声对爷爷道:“爷爷您放心吧……”

  他话音没落,顾老爷子就迸发一连串的咳嗽,那声音像是要把肺咳出来。

  站在一旁的青年人连忙迎了上来,对顾宣朗道:“顾董,老爷子这状况,还是尽快返回医院吧。”

  顾宣朗点了点头,轻声安慰了爷爷两句,目送着那个青年人招来一批护工,把老爷子推了出去。

  一直缩在角落里的那个年轻人此时终于收了手机,走了上来,笑呵呵地看着顾宣朗,道:“老顾,你这婚就算订完了吧?我可以走了吧?”

  “走吧。”顾宣朗冷然。

  年轻人笑着摇头:“老顾你这脾气,还是这么冷冰冰、硬邦邦的……得,不指望你娶了媳妇就能改了!”

  他边说着,边斜眼瞄了瞄傅轻云,冲他笑了笑,却没说什么,挥了挥手就走了。

  傅轻云环视着彻底没了人的会场,回头问顾宣朗:“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走了?”

  这一回头,他发现顾宣朗正牢牢盯着自己,就是视线有点意味不明。这家伙还真是难以捉摸啊!傅轻云想着。

  他仔细回望着顾宣朗,试探道:“既然订婚了,我是不是可以先住进你家里?”

  《安知喻意》里提起过,“傅轻云”这四年一直在外上学,就算回来也是跟着顾老爷子住在顾家老宅。现在顾老爷子住院,“傅轻云”也大学毕业了,若是不住进顾宣朗的家,他就真没地方去了。

  顾宣朗收回视线,冷淡道:“回去吧。”

  顾宣朗住在一处高档小区的别墅里。傅轻云跟着他回家,正好奇地打量着这房子时,就听见顾宣朗道:“我还有事,先去书房,让临伯带你去卧室。”

  傅轻云收回视线,应了一声,目送着顾宣朗独自操作着轮椅,进了电梯。

  这别墅总共三层,还安装了个空间很大的全透明观光电梯,奢侈。傅轻云感慨着。

  被称作临伯的管家,冲傅轻云欠了欠身,道:“傅先生,请跟我来。”

  他边引着傅轻云上楼,边说着:“少爷这些年一直是独居的,半年前出了那场事故,老爷让我来照顾少爷,我才住进来的。但少爷依然是自己独居时的习惯,所以你刚住进来,肯定会有各种摩擦,希望你多谅解。”

  “嗯,我会注意的。”傅轻云保证道。

  他都不好意思说,他其实就是拿顾宣朗当合租室友来着。他以前一直住宿,习惯了集体生活,相信顾宣朗再刁钻他也能应付。

  临伯扭头看了他一眼,又道:“有件事情,希望傅先生注意一下。这栋别墅一直是少爷的私宅,所以很多房间,连我都没有进去过。请你也不要随意进出。”

  傅轻云眉尖一挑。莫非顾宣朗这房子里还藏了些什么秘密?

  好奇归好奇,他不是打听别人隐私的人,点头就应了:“没问题!我只在允许我去的地方活动。其实我白天会出门工作的,不会在这房子里呆太久!”

  临伯礼貌的微笑,带着他在整个别墅二楼转了一圈,把卧室、浴室、书房等所在位置告知了傅轻云。

  他把傅轻云送到卧室门口,欠了欠身,礼貌地离开了。

  傅轻云进了卧室,看着这整洁如样板间一样的房间,透着一股清冷的气息。有点像顾宣朗。

  傅轻云随便想着,走到卧室连着的衣帽间。里面各式衣物整齐摆放着,想来是临伯这种专业管家的细致了。

  傅轻云挑了一件丝绸睡衣,拿着去了浴室。

  这一天过得有点刺激,他想好好洗个澡,放松放松,让头脑和身体都休息一下。

  临伯是真的很专业,显然考虑到了傅轻云要洗澡,已经给他准备好了。傅轻云懒洋洋地泡在温度适宜的水里,感觉整个人都像是飘在云端一般,挺不真实的感觉。

  他的手搭在浴缸上,手上的戒指在灯光下闪着微微的光。因为订婚流程过于简单,傅轻云都没仔细观察过这戒指。他把手指举到眼前,这戒指乍一看朴素低调,好像没什么特点。然而随着手指的动作,戒面会折射出耀眼勾人的光。傅轻云细细观察,发现那银白的戒圈上镶满了碎钻,排列的样式定是精致设计过的,一个戒指倒是有了种星河璀璨的感觉。

  有钱人家,走过场的东西都这么讲究。傅轻云懒散地想着,打了个呵欠。

  这浴缸还有按摩功能,躺着实在是舒服,傅轻云这眼睛根本就睁不开了……

  另一端的书房,临伯敲了三下门,得到里面顾宣朗的同意,才推门进去。

  顾宣朗正在房间里,把一沓文件放进碎纸机。文件的封面上印着一行字:《傅轻云调查报告》。

  顾宣朗把整个调查报告全部销毁,操作着轮椅转身看向临伯,平静道:“把他安置好了?”

  临伯欠身,恭敬道:“安置好了。”

  顿了顿,他小心翼翼地打听着:“少爷,您不是已经看了他的调查报告吗?他这些年和顾峙走得太近,对您可能有威胁这件事,您不是一直都有这个顾虑么?您为此都准备取消婚约了,为什么突然又同意和他订婚了?”

  顾宣朗拿过书桌上的文件,垂眼看着,随口道:“他今天的态度,和我预想中的不一样。他如果刻意隐瞒,今天的订婚是肯定要取消的。然而他却坦白了和顾峙的关系,在解释为什么和我订婚的理由上又很诚实……我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姑且按兵不动,把他带在身边好好观察。”

  临伯点了点头:“确实如您所说。傅轻云表现得和调查报告里说的模样完全不同,应当仔细观察一下。但是……您说的他很诚实的理由,莫非是夸您长得好看又有钱的那句话?”

  顾宣朗坦然:“对。这种诚实的态度我很欣赏。”

  临伯嘴角抽了抽。

  顾宣朗没当回事,让临伯回去休息,自己低着头继续处理文件。忙碌了一个小时,他放下手里的东西,操作着轮椅慢慢出了书房。

  路过给傅轻云准备的客房,顾宣朗发现房间的门开着,里面没人。

  顾宣朗的眉轻轻蹙了起来,操作着轮椅慢慢走着。他看到浴室的门缝里透出一抹光,里面却毫无声响。

  犹豫了一下,顾宣朗试着拧了拧浴室的门。

  门没锁,一推就开。顾宣朗缓缓操作着轮椅走进浴室。

  浴室的灯光是温暖的薰黄,洒在那个躺在浴缸里年轻人身上,给他白皙莹润的肌肤和不着寸缕的身材,染上一抹迷醉诱人的情调。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