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后来是你秦放小说最新

后来是你秦放小说最新

三千大梦叙平生 著

连载中免费 欢喜冤家小说大全轻松幽默的小说推荐好看的小清新小说

《后来是你》s是由三千大梦叙平生原创所著,主角叫秦放,讲述了  听说家里领回了个寄住小姑娘的时候,秦放正在楼上打游戏,打开浏览器就开始搜“贩卖人口判几年”。后来,秦放电脑里的搜索记录变成了“小姑娘玩什么”、“小姑娘喜欢什么”、“小姑娘到底怎么能不哭”。再后来,又变成了“究竟他妈怎么追小姑娘”。再再后来,当初那群帮着秦放出谋划策拐卖人口的发小兄弟,都被秦放拎着耳朵揪出来,排着队蹲在秦大少爷家楼下,给小姑奶奶吹了整个阳台的泡泡。七彩的泡泡映着日光,围住了正被亲得懵懵懂懂的小姑娘。

更新:2019/07/28

在线阅读

  故事递提供三千大梦叙平生大神最新作品《后来是你》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后来是你最新,后来是你无弹窗,《后来是你》s是由三千大梦叙平生原创所著,主角叫秦放,讲述了打遍京城校霸大少爷x软软糯糯天才小奶包之间的故事,听说家里领回了个寄住小姑娘的时候,秦放正在楼上打游戏,打开浏览器就开始搜“贩卖人口判几年”。后来,秦放电脑里的搜索记录变成了“小姑娘玩什么”、“小姑娘喜欢什么”、“小姑娘到底怎么能不哭”。再后来,又变成了“究竟他妈怎么追小姑娘”。再再后来,当初那群帮着秦放出谋划策拐卖人口的发小兄弟,都被秦放拎着耳朵揪出来,排着队蹲在秦大少爷家楼下,给小姑奶奶吹了整个阳台的泡泡。七彩的泡泡映着日光,围住了正被亲得懵懵懂懂的小姑娘。

免费阅读

  后视镜里,少年的身影转眼已经拉远。

  这里已离美术馆很近,按照那时的记忆,陆执光只要抄小路就能回到在贫民区的家里。那里人多眼杂,反而要比这些偏僻的地方安全得多。

  强迫自己将心神收回,顾渊深吸口气,凝神按上操纵面板,身形已绷得蓄势待发。

  被甩掉的尾巴很快就重新追了上来,大概是因为自己刚刚贸然加速甩脱的举动,追逐的悬浮车不见了之前的悠闲伪装,速度也提到极致,死死咬在身后。

  顾渊扶上腕间智脑,脑海中响起激光武-器启动预备的警报声。

  这样明目张胆地狙击自己,看来是加黎洛星激进反抗组织。

  瓜尔星人对合作方的武力水平向来格外在意,为表诚意,他来赴这场鸿门宴,甚至没有带上任何明暗中护持的保镖。

  也不知是这次出行恰好被那些人找到了破绽,还是因为自己死守着那笔订单,又来到这里和瓜尔星人宾主尽欢,令反抗组织感觉到了必须下手的紧迫威胁。

  现在的当口,整个加黎洛星大概都已经知道他和瓜尔星达成了协议。即使当众将他击杀,大概也会有不少人拍手称快,还能起到极为鲜明的警示效用。

  精神绷紧到极致,却没有引起预计中的头痛和眩晕。

  顾渊若有所思,抬手按上胸口那枚木质温润的平安扣,脑海中一瞬闪过少年乌湛宁润的眸光。

  可以被随意抛掷的性命,忽然添了意外的分量。

  握着平安扣的手缓缓收紧,顾渊眸色沉下来,掀开一处隐藏的拉匣,取出了里面的超粒子枪,在手中慢慢握紧。

  见他没有停下的意思,后方的追兵终于开始攻击,车身狠狠一震,轰鸣声紧随着传来。

  悬浮车的速度骤降,动力系统开始报警,车身剧烈摇晃,刺眼的红灯闪烁不停。

  顾渊按下应急按钮,备用能源紧急启动,原本已经渐慢下来的悬浮车忽而疯狂前冲,带着浓烟狠狠扎进郊外密林中。

  激烈的爆炸声中,火光转眼冲天。

  被眼前陡生的变故所慑,追逐的悬浮车堪堪刹住,几个精壮黑衣人从车上下来,迟疑着接近那片仍爆炸不断的火光,眼中皆有惊诧震撼。

  这样毫无防备的高速冲撞下,任何人都无法幸存,更何况爆炸还在继续,火势也越来越猛。

  传言顾渊个性固执高傲,他们猜到对方大概不会屈从于威逼利诱而撤销订单,所以才计划趁机狙杀他,却没想到他竟然会这样果断地自绝生路。

  激烈的火势下,或许连尸体都不会留存痕迹,倒是附近依然有被爆炸波及的危险。

  几人交换过目光,沉默着上了悬浮车,离开了那一片区域。

  天色一寸寸暗下来。

  临近傍晚时,林间响起雨点击打叶片的叮咚轻响。

  暮雨没有要缓和的趋势,反而越下越大,雷鸣滚过,电光撕破夜幕,豆大的雨滴穿透枝叶砸下来。

  火势渐熄,已成废墟的漆黑中忽然动了动。

  一道人影艰难撑起身体,走出两步,又摇晃着跌跪在地上。

  顾渊的悬浮车里特意改装了一处隐蔽的防爆舱,原本是为了应对瓜尔星强攻用的,却在这时候派上了用场。他在车辆自爆时就已躲进了防爆舱内,火势和爆炸都被坚固的镭石网隔绝在外,可逼人的热度却是挡不住的。

  防爆舱内备了应急的氧气和淡水,这一场火烧下来,他却依然大汗淋漓几近昏沉,要不是这场雨,说不定真未必能醒的过来。

  冰冷的雨水泼在身上,终于浇褪了一身的焦热火气。

  顾渊撑着手臂翻过身体,仰头叫雨水稍稍润湿干涩双唇,昏涨的头脑也终于有所清醒。

  摸了摸颈间依然完好的平安扣,顾渊臂间发力,撑身站起,却又猛地一晃。

  昨夜那杯酒里的诱供药剂耗去了他大半体力,一天粒米未进,储备的淡水还不够抵上被烈火烘出的透汗,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体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可还不是倒下去的时候。

  他叫陆执光在家等他,那个少年向来拿他说的话当真,既然听了他的嘱咐,就一定会在家里一直等着他。

  越是精密的东西越容易损坏,过了火又淋过雨,智脑已经彻底停止运转。顾渊缓过一阵眩晕,向前走了几步,折下根树枝撑住身体,循着印象中的方向往回走去。

  订单已经签过了,几条生产线都已投产,瓜尔星人对他也已不再怀疑。即使没有他再干预,交易也能够顺利继续。

  国事已尽。

  现在,他想为了自己活下去。

  *

  雨声愈大,四周已黑得如同泼墨。

  躲避追杀时车速加到极致,飙出的距离几乎已够人走上一整天。雨中四周寂静,又看不清身边情形,纵然依旧往前迈着步子,却已全然只靠着未散的执念。

  清楚自己只怕根本没走出多远,顾渊难得生出些焦急,咬牙抹去脸上雨水,想要辩一辨方向,耳边却忽然传来清脆的铃铛声响。

  心中陡然划过一道闪电,顾渊心口狠狠一跳,拢起目光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胸间腾起滚烫热流。

  雷鸣轰响,少年在雨里淋得湿透。大概是实在跑不动了,拄了双膝抬起目光望着他,咳喘着调匀呼吸,乌湛眼眸在电光下映出沉静墨色。

  护身符被从衣领里甩出来,细细的红线上,额外栓了一枚金色的铃铛。

  顾渊眼眶发烫,喉间涩哑得说不出话。只是努力牵动着唇角,想要朝他走过去,放松下来的身体却已彻底不听使唤。

  陆灯已稍稍喘匀了气,扑住面前险些无力倾倒的身影,膝间却也隐隐发软,只能尽力小心托着顾渊,一起坐在地上。

  怀间的身体已被雨水泡得冰凉,强悍肩臂却依然紧紧箍着他,心跳从胸前交叠的衣物怦然传透,激烈得像是要径撞进他的胸膛。

  顾渊只是迈不动步,意识却尚清醒。轻拂开少年颊侧粘着的湿透发丝,清秀面庞盛满瞳底,于是再装不下任何额外存在。

  生死之际盘桓一圈,被妥帖藏放的情绪忽然蛮不讲理地横冲直撞,一鼓一鼓地轰着他的胸口。

  陆灯安静地任他抱着,手臂护在他身后,半跪在地上支撑着两个人的身体。抬起头想要问问对方的状况,温热气息却忽然迎面覆下来。

  顾渊单臂撑住地面,将他锁在怀里,低头吻着他。

  少年身上清新的草木气息在雨中愈发明显,温暖的身体被他牢牢圈在臂间。亲吻来得汹涌激烈,顾渊的胸口却依然拥滞着无限忐忑,与过于强烈的执念交织纠葛着,融进每一寸血肉里。

  屏着的气息彻底用尽,顾渊终于直起身,缓缓放开手臂,望上那双眼睛。

  乌润朗澈的瞳眸定定凝注着他,不见反感抵触,却也寻不到更多的情绪,倒像是被吓着了,难得地显出怔忡晃神。

  说不清是放松还是失落,顾渊哑然苦笑,抚上少年在雨中依然温韧的脊背,庆幸地觉察到他至少不曾躲开,柔声开口:“抱歉。”

  陆灯堪堪回神,摇了摇头。迎上他眼底深藏着的疲倦黯淡,忽然想起正事,连忙卸下书包,从里面接二连三掏出自己的储备粮,一股脑塞进男人怀中:“我家里只有这些了……”

  还没从失落中回神,怀里忽然多了不少东西,顾渊下意识低头望去,眉峰不由微挑。

  巧克力棒,香草糖,小熊饼干,炸薯片,还有一瓶普利策星系公校免费发放的学生成长星牛奶。

  ……

  刚把人按在怀里强吻过的顾总裁忽然生出了强烈的负罪感。

  见他不动,陆灯只当他是不喜欢这些东西。可系统商店中并不出售食物,焦急地眨了眨眼睛,还是拿起袋饼干避着雨水撕开,捏起一片送过去:“你需要吃点东西,这里离家太远了,这样是回不去的。”

  担心自己会干扰顾渊的计划,在下了悬浮车之后,陆灯就依言回了那间充满作业的小屋里。

  盯着不断波动的生命水平守了一阵,却发现目标人物的位置停下之后就没再移动过,生命水平也在以极缓慢的速度下降。

  想起原本的剧情主线,陆灯终归还是难以放心,把屋子里能找到的食物搜罗了一书包,就按着导航追了上来。

  却没想到顾渊居然把车开出了这么远。

  导航上看到的距离就已经足够可观,只凭两条腿跑过来,对这具身体而言实在太过吃力。幸而跑到近处时顾渊的位置又重新开始移动,总算叫他放了些心,这才稍缓下速度,一路寻找过来,恰好将人迎住。

  他的力气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如果顾渊不尽快补充些体力,他是没办法把对方带回去的。

  少年的目光澄澈无尘,透着一如平常的关切担忧,似乎并没有因为刚才的突发状况而受到太多困扰。

  尚在自我反省的顾总裁心下稍安,倒也顾不上隐约失落,接过已快被雨水泡软的小熊夹心果酱饼干,揉揉他湿透了的额发:“谢谢。”

  见他肯吃东西,陆灯才稍松了口气,眉眼弯起柔和弧度,轻轻摇了摇头。

  这一会儿的功夫,雨势已经渐缓,透过层叠枝干就只剩下零星雨丝,还有些积存的雨水顺着枝叶滚落下来。

  浓云已渐散去,皎洁月光透出一角,稀疏的星子也从云缝间钻出来。

  就着透过迭生枝杈的隐约月色,顾渊把人拢在臂间,仔细看过一遍,才发觉少年的颈间又添了几道血痕,大概是跑来时太急,没留神被枝条划伤的。

  两人的衣物都已经湿透了,顾渊脱下外衣利落拧干,翻着内衬小心地替他将伤痕附近拭净:“疼不疼?”

  连皮都没破,不过是几条血痕而已。陆灯抿起唇角,弯了眉眼摇摇头,又从书包里翻出条干毛巾来,在他膝间跪直身体,学着顾渊的样子替他擦着头上脸上的雨水。

  少年的书包不大,没想到居然能装下这么多的东西。

  顾渊挑了挑眉,眼中不觉闪过讶色,又想到他竟然就背着这些东西实打实跑了一路,心底悄然酸软,把人拥进怀里:“累不累?”

  “见到你就不累了。”

  陆灯摇摇头,心满意足地张开手臂抱住他,眉梢舒开欣然弧度,仰起头迎上男人微怔的深邃目光:“下次不要自己冒险了。”

  即使已经淋得彻底湿透,少年的身体也依然透着勃勃的温暖气息。顾渊被他抱了个满怀,眼眶蓦地发烫,手臂轻缓回揽,低头贴了帖他的脸颊:“好。”

  见他答应下来,陆灯总算放心,又把饼干递了过去。

  带来的虽然都是零食,热量却都不低,两人一起将食物分吃下去,被耗空的身体就都重新添了些力气。

  顾渊起身去看了看四周情形,不多时就转了回来。陆灯支撑起身,原本以为还要再走回去,顾渊却只是将他腕间的智脑拉过来,输入一道密码,简单发送了道指令。

  “别墅里还有辆悬浮车,预设了自动驾驶的指令,原本是打算送给你的。”

  迎上少年好奇的目光,顾渊笑了笑,替他拎着书包,揉了揉他的头发:“我们往林子边上走,大概很快就能到了。”

  林子里植被松软,雨后的路尤其不好走。顾渊怕陆灯摔到,特意走在前面,确认了一段路安全,才叫他跟上来。

  陆灯扶着树干,目光落在男人英挺的背影上。

  外衣仍然透着潮气,被顾渊随意搭在臂间。湿透了的衬衫贴在身上,透出流畅的肌肉线条,袖口被随意挽起,即使稍显狼狈,也依然无损一身的沉稳强悍。

  偷偷摸上早已没了感觉的唇畔,陆灯稍一犹豫,还是在脑海中敲了敲好像什么都懂的系统:“这是……说明他喜欢我吗?”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