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代孕皇妃完整版

代孕皇妃完整版

风宸雪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古言小说完本推荐好看的前世今生小说好看的古代宫廷小说

代孕皇妃是作者风宸雪一部关于纳兰夕颜与皇上的一段故事。纳兰一氏,是巽朝除帝王天家外,最具威望的家族。纵不是近支王爷,襄远王纳兰敬德因着赫赫的战功,终被册为世袭和硕王爷,手握重兵

更新:2018/12/29

在线阅读

代孕皇妃是作者风宸雪一部关于纳兰夕颜与皇上的一段故事。纳兰一氏,是巽朝除帝王天家外,最具威望的家族。纵不是近支王爷,襄远王纳兰敬德因着赫赫的战功,终被册为世袭和硕王爷,手握重兵

免费阅读

为避免碰到府中之人,她特意戴了一张极其狰狞的小鬼面具走于喧哗的檀寻城街头。

这,是她最后几晚留在巽朝的日子――

巽国的皇帝轩辕聿,将下旨把她许婚于夜国的皇帝百里南。

只待上元节过后,这道圣旨就会正式颁下,然后,她会随前来迎亲的百里南,同回夜国。

对于这桩婚事,纳兰敬德并不反对,满朝上下亦是欢喜的。

源于,当今天下,三国鼎立:巽国、夜国、斟国。

巽、夜两国素来交好,现任国君,更是惺惺相惜。

惟斟国的国主银啻苍,性格暴戾,并不与两国有任何往来。

纵如此,因着鼎立的局势,天下,倒也相安无事长达百年。

现在,随着巽、夜两国的联姻,势必使两国的关系更为紧密相连。毕竟,这种联姻不同于和亲,意味自然更是不同。

但,对于纳兰夕颜来说,这仅意味着,她留在故国的日子,越来越短了。

嫁什么人,从来不是她这样的女子,该去考虑的,因为,她早知道,等她到了年龄,就会象表姐们一样,被一道圣旨指婚给朝中名门望族之后。

这是世家千金的命数,于她,不会例外。

所以,她该考虑的,是好好地寻找属于她的快乐,这,才是最重要的。

雀跃地走在街头,人,真挤啊,不知何时,碧落就与她被挤散了。

独自一人,她并不害怕,径直往花灯最盛处走去,迎面却驰来一条舞龙的队伍,那栩栩如生的龙首,追逐着前面的火球,甬道两侧,满是百姓欢呼的声音。

她往人堆前凑去,因着身子娇小,没几下,倒也让她凑到了最前面,恰好,那火球正舞滚到她跟前,她欢喜地叫了一声。

随着这一声,骤然间,天地色变……

夕颜欣喜的叫声甫落,随着一巨响,龙首追逐的火球蓦地炸开,似金色的焰火一般四下蜿蜒溅落。

拥挤在甬道两旁的不少人被溅落的火舌灼伤,整个欢庆的街道,顿时陷入一种疯狂无措中。

夕颜的袍角亦被火星子燎到,她下意识地用袖摆将那些火烬扑灭,已被一旁的人群挤得向后退去。

甬道边,是昨晚初雪融去后化成的薄冰,冰,很滑。

哪怕再熙熙攘攘,没有紧急的情况发生时,人都会避开这些薄冰,可,在此刻无措的疯狂逃离中,往往就会忽略这一切。

这种忽略无疑是致命的。

跑在前面的许多人滑倒,但,更多的人踏着倒下的身子,不管不顾地继续向前涌去。

四周是此起彼伏惨绝人寰的尖叫,这种声音,渗进夕颜的耳中时,她有片刻的怔滞彷徨,不过,很快,她就定下心神。

随人流朝一个方向逃离,显然,不是一个聪明的法子。即便她能避开脚底的薄冰,却并不能担保会不会因着推搡被绊于地。

她停住随波逐流的步子,迅速拧身,往反方向奔去。

这一转身,才发现,除了因火球炸开,迅速燃烧的火龙之外,舞龙队亦早不是杂耍的样子,人人手上都提着亮澄澄的钢刀,向不远处张灯结彩的泰远楼厮杀而去。

泰远楼,是达官贵人上元节赏灯的去处,坐拥最美的街景,并驻兵严密。

此时,俨然成了人间的修罗地狱。

正是一场绝杀。

利刃沉闷的刺破甲胄,再刺入皮肉,那声音仿佛能刺透人的耳膜,直抵人的心中,更让她难耐的,是空气中弥漫的,越来越浓重的血腥气,以及甬道上,蜿蜒淌来的血水。

夕颜的手,有些冰冷,她是害怕看到血的,从小到大,看到别人流出的血,她都会心悸。

她站在火龙旁,漫天的火光映在她那张小鬼的脸上,投下一层深深浅浅的阴影。在这片阴影里,远远地,似乎有官兵朝这里赶来,但,疯狂避开的百姓,早失去应有的秩序,互相践踏间,人越堵越多,只把官兵隔在了那侧。

她来不及多想,现在,她站的地方,无疑并不安全,她猫下身子,试图从火龙的缝隙里钻到对面的小巷去,只这一钻,陡然看到,更多持着钢刀的人向这里涌来。

进,无路。

退,更无路。

夕颜不清楚那些手持钢刀的人是谁,也并不知道,府外的一切纵新奇,亦是叵测的。

在她迄今为止的十三载中,她很少出府。除了每月月半往寒山庵茹素三日,其余时间,她都会待在纳兰府中,偶尔,有尚书令的二小姐慕湮过府,也不过仅限于后苑的相携游玩。

对于这样的生活,如果说不厌倦,是假的。

所以,她才会在远嫁夜国前的最后一个上元节,央求碧落带她出府。

却没有想到,灯海璀灿的天堂,瞬间,也能化为人间地狱。

府外的世界,原来,并非是想象中那样的美好。

而现在,她必须要想个脱身的法子,毕竟手持钢刀的人离她越来越近。

火龙,她突然有了主意,以袖遮住手,随后,握住火龙的把子,用全身力气疾速地将整条火龙一扯,火龙的龙身顺势便横亘于甬道中,也暂阻去了手持钢刀之人的路。

手离把子,她朝对面的小巷飞快地奔去,耳边的呼呼风声,暂盖去了刺耳的厮杀声。

巷很黑,没有一丝的灯光,两旁都是紧闭的门户,她有些跌跌撞撞地奔进巷中,不时望一眼身后,生怕有人追来。

果不其然,没跑出多远,巷后出现明晃晃的冷冽之光,显是几名手持钢刀的人往里寻来。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