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下一站是幸福宋茜宋威龙结局

下一站是幸福宋茜宋威龙结局

水阡墨 著

连载中免费 轻松幽默的小说推荐欢喜冤家小说大全好看的小清新小说

宋茜、宋威龙领衔主演的都市情感剧《下一站是幸福》原名《资深少女的初恋》,这部电视剧的主角是贺繁星元宋,由知名言情作家水阡墨担任编剧,故事递为您带来《下一站是幸福》精彩阅读:贺繁星的公司面临被收购的危机,与元宋的感情也因年龄的差距而受到诸多非议,感情和事业几乎同时出现的危机让贺繁星陷入人生的低潮....

更新:2019/08/02

在线阅读

        宋茜、宋威龙领衔主演的都市情感剧《下一站是幸福》原名《资深少女的初恋》,这部电视剧的主角是贺繁星元宋,由知名言情作家水阡墨担任编剧,故事递为您带来《下一站是幸福》精彩阅读:贺繁星的公司面临被收购的危机,与元宋的感情也因年龄的差距而受到诸多非议,感情和事业几乎同时出现的危机让贺繁星陷入人生的低潮....年下小奶狗与资深职场姐姐之间的感情,更多精彩阅读尽在故事递!

免费阅读

  升了大三,陆繁星更忙了,一到下课时间,校园里根本找不到她人影,她那破自行车经常在人前一闪而过,同学在后头“哎哎”,“繁星”两个字还没出口呢,她已经拐弯没影了。

  作为顶尖美术大学的油画专业学生,同学们一个个忙着折腾艺术,她最俗,一天到晚忙着倒腾钱。

  她在他们系里有个雅号:打工小天后。

  下午在“洛神”画室里担任素描老师,晚上在学校附近的健身房做清洁工,这活一般都是上了年纪的妇女干的,健身房负责人一开始还不相信她一个女大学生能吃这苦,她好说歹说人家才表示给一个月试用期,干不好还是得走人。

  陆繁星进进出出健身房一顿时间,没有见到想见的人,心里隐隐失望。

  见不着那个人,还整天被健身房的女经理当贼一样防着,深怕她跟来健身的男青年有什么不三不四的举动,这天晚上,陆繁星心情有点烦躁,就闷在厕所里来来回回拖地。

  她弯腰卖力拖地,身后有个人进来,傲慢清冷的语气里还带了点不耐烦:“哎,大妈,让让。”

  大妈?

  花样的年纪却被男的喊大妈,陆繁星很不高兴,下意识转身要看看什么男的这么没礼貌,结果乍然见到这人的脸时,没什么出息地傻了两秒。

  一个男的帅成这样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这个帅哥见到她那张年轻满是胶原蛋白的脸,也愕然了一秒,眉梢微微一抬,他大概也没想到清洁工会是个年轻的女孩子。

  刚跑步完,他全身是汗,也没说个抱歉,表情冷漠地想越过她去冲澡。

  “让一下。”

  陆繁星被迫让了让,对方是一米八几的高个子,刀刻的五官不说,身材还好得让人犯罪,刚运动完,汗湿的背心紧贴着他的胸口,能隐约看到他鼓起的胸肌,陆繁星是画画的,学素描的时候研究过一段时间的人体美学,以她的审美来看,这帅哥的肩腰比接近黄金比例,肩宽腰细,骨骼宽阔,身上的肌肉结实,却并不会给人很强的压迫感。

  以陆繁星严苛的审美来看,这个男人,是造物主的宠儿。

  “我要是大妈,那你就是大爷。”陆繁星在他身后不满嘀咕,对于被喊“大妈”,她还是耿耿于怀。

  帅哥多半是听到了她的嘀咕声,扭头淡漠地看了她一眼,才走进去。

  陆繁星开始留意这个帅哥。

  在健身房这种帅哥扎堆处处充斥着雄性荷尔蒙的地方,这个帅哥也是绝对的发光体,喊她大妈那天恰好是他来健身房第一天,前台两个小妹自他来了以后擦口红的频率都高了许多,为了谁,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陆繁星跟前台小姑娘处得不错,但还不至于干出特地跑去打听帅哥名字这种掉价的事儿,健身房经理要是逮到她不安分的证据,隔天就能炒了她。

  虽然人家喊她“大妈”,但不妨碍她欣赏他媲美吴彦祖的脸和身材。

  帅哥一周会来三次健身房,每次来都是跑步,偶尔会去练习器械,这人气场很冷,陆繁星有一回撞见有个身材相貌都不错的女孩子大着胆子凑上前跟他搭讪,他冷着脸压根不理人家,那个女孩子讪讪地跑回来,跟同伴哭诉:“他不肯给我微信,说不和跟陌生人聊天。”

  陆繁星忍不住同情了一把这吃了鳖的女孩子。

  要是她是吴彦祖,她也不会随便理这些凑上来的莺莺燕燕。

  她安分地做她的清洁工,唯一做的不安分的事就是偷偷地在素描本上画帅哥的背影。

  这种顶尖长相身材的帅哥要是去画室里做男模,那绝对能让学生疯狂。这两年素描练得少,陆繁星自觉技艺有点生疏了,晚上有空的时候就逮什么画什么,最后不知不觉就把目光对上了帅哥,把他跑步的背影画在了纸上。

  画了两天他的背影,她渐渐不再满足于画他的背面,他的五官深邃立体,偏白的肤质并不会让人觉得娘气,反而让人感觉气质干净,如果他再多点笑容,他绝对是阳光的代言人。

  陆繁星一时技痒,决定冒险临摹他的脸。而这就意味着她必须到他的前方去。她不敢堂而皇之地不经允许就画人家,毕竟她还不想失去这份工作,好在她这人记忆力很不错,能凭着记忆把脑海里的画面快速把临摹对象画出来。

  这就好办了。她装模作样地拿着一块抹布,看似勤快地擦拭跑步机,乌溜溜的眼睛时不时飘向帅哥。

  光影打在帅哥那张白玉无瑕的脸,那是一张完美到让画者忘记害怕的侧脸,陆繁星越靠越近,帅哥通常都是习惯了被人围观的,应该注意不到她这个不起眼的扫地“大妈”。

  她离帅哥很近了,磨磨蹭蹭地擦完他左边那台跑步机,又磨磨蹭蹭地擦到了他右边那台,这中间视线就没怎么离开过他的脸,在她思考着怎么从正面再最后看一眼时,帅哥的跑步机渐渐停下来了,他从跑步机上跳下来,表情很不耐地看着她。

  “看够了没有?”

  他是正面对着她的,陆繁星一边心里狂喜,一边嘴硬不承认,甩着抹布说:“谁在看你了?以为自己吴彦祖啊?自恋狂。”

  扭头就昂首挺胸走了。

  目的达到,顺便报了仇,陆繁星心情格外舒爽,躲到角落掏出素描本开始下笔。

  她的素描基本功依然扎实,唰唰几笔,一张英俊清冷的脸跃然于纸上,剑眉星目的下方是高挺的鼻梁,还没画到他的唇,一双脚悄无声息地停留在她的面前。

  陆繁星僵硬地抬起头来,呆滞的目光和帅哥对上的瞬间,身体一个激灵,在他差点要看到画的前一秒合上了素描本。

  她一脸防备地盯着他,帅哥同样也是一脸不善地盯着她,好像在看一个贼。

  “你在画什么?”他语气不佳。

  “我画什么关你什么事啊?以为我在画你吗?”陆繁星凶巴巴的,“自恋狂。”

  她抱着素描本就要从缝隙里溜走,谁知帅哥长腿一迈,堵住了她的去路。

  “心虚了吗?这么急着走。”他冷笑了一下。

  “我没心虚。”陆繁星狡辩。

  “那你给我看一眼。”帅哥不依不挠。

  陆繁星骑虎难下,这人一看就是脾气不好,给他看一眼自己还有好果子吃?不被冷嘲热讽才怪!

  被堵着不能脱身,好在她应变能力强,立刻想到了前两天吃瘪的女孩子,立刻有了主意。

  “想看我画啊?”她说话慢悠悠的:“你加我微信我可以考虑一下。”

  帅哥一般都烦透了主动贴上来的女生,所以对于她加微信的要求他一定是二话不说就拒绝,到时她就可以趁机甩开他了。

  她等着他说“不”,结果等来的却是帅哥掏手机的动作,他一边解锁手机一边下巴朝她点了点:“来,加。”

  这人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

  陆繁星很无语,嘟哝着:“你不是不加陌生人微信的吗?”

  “加完难道不能再删吗?”帅哥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你还挺关注我。”

  “因为你帅呗。”陆繁星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这几个恭维的字眼也没多少真诚的成分。

  帅哥上下扫了眼她空荡荡的手:“你不是要加微信?手机呢?”

  “反正都是被删的命,加来做什么。”陆繁星开始耍无赖,“让让,我警告你啊,不要妨碍工作人员正常工作。”

  她硬是挤开一道缝想溜之大吉,这帅哥却跟个铜墙铁壁似的堵在前头:“我看到你画我了,你侵犯我肖像权了,工作人员就是这样侵犯客人权利的吗?我告诉你们经理去。”

  “我没有!”陆繁星抱紧了身上的素描本,犹如坚贞不屈的战士打死都不承认自己干的好事,“我没画你!我画的是吴彦祖!你可真不要脸的,把吴彦祖当成你自己。”

  “口说无凭,你给我看一眼,我要是错了,我跟你道歉。”

  “看就看,你先加我微信。”

  “好,我加,你微信号?”

  “我忘了。”

  “手机号?”

  “新办的号,记不住。”

  “那给我你的手机二维码。”

  “我没带手机。”

  “那你怎么样才能我看一眼?”

  陆繁星瞄了一眼他粗壮的手臂,缩着脖子一副害怕被他掐死的样子:“……你加我微信。”

  帅哥的脑门上已经浮起了三条黑线,他显然在压抑快呼之欲出的情绪,很无力地问她:“你不带手机,也不记号码,你让我怎么加你?”

  见对方看不惯她却拿她完全没办法,陆繁星心里暗爽,腰板不由挺了挺,给了他一个洋洋得意的眼神:“这就是你的问题了。我已经很大方地表示愿意给你看了,是你自己做不到。”

  想看画就必须加她微信,而她又搬出各种理由让他加不了微信,帅哥毫无防备地一脚踏进了她布下的逻辑陷阱,英俊的脸布满了寒霜。

  “我的画是有身价的,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看的。”陆繁星一脸理直气壮,“你要是实在想看吴彦祖,那就去百度吴彦祖好了,哦对了,看你那么想看吴彦祖的样子,”她上上下下打量他,“你是不是有哪里不对劲?”

  看画不成,反而被暗示自己性向有问题,帅哥深黑的眸紧盯着她,连喘气都重了几分,显然已经气炸了。

  他咬着牙:“你叫什么名字?”

  “好啊我告诉你。”陆繁星应得挺痛快:“你先加我微信吧。”

  贺繁星为了和元宋一起约会,特意化了妆,在出门的时候却被贺灿阳看到,贺灿阳说起元宋女朋友的事情,把贺繁星吓了一跳,看到元宋的朋友圈后,她故作镇定地说自己不关注员工的私生活,等贺灿阳回了家,贺繁星赶紧拿出自己手机,却没有看到元宋的那条朋友圈。

  贺繁星到了公园,让元宋把手机给自己,贺繁星翻出那条朋友圈,元宋赶紧解释,这条朋友圈只对学校组的好友开放了,学校有女生喜欢自己,他不想给别的女生希望,但贺繁星还是觉得这样不好,元宋只好答应以后不发这样的朋友圈了。

  贺繁星约了元宋出来,贺繁星告诉他,自己是第一次谈恋爱,关于谈恋爱的一切,她什么都不知道,她提出秘密恋爱的想法,元宋却变了脸色,觉得两个人秘密恋爱,恋爱的时候没有人知道,分手的时候也不会有人知道,两个人谈秘密恋爱就像一样,元宋拒绝了这个提议,头也不回地走了。晚上,叶鹿鸣知道了元宋拒绝了贺繁星的消息,开心地在家里跳起舞来,蔡敏敏被吓了一跳。

  贺繁星半夜睡不着觉到客厅喝水,正好贺妈妈也在客厅,贺繁星便和贺妈妈假设秘密恋爱的事情,贺妈妈以为是昨天的相亲对象向贺繁星要求的,一时气愤不已,觉得那个相亲对象是想要找一个见不得光的,觉得保密就是不负责任。贺妈妈对贺繁星十分担心,叮嘱她不要病急乱投医,如果遇不上喜欢的人,那就不结婚。

  常欢来公司的时候,被前台同事青青看到了眼睛上的伤,丛笑本想给常欢递药,青青却抢先给常欢处理了伤口,丛笑心里有些郁闷,默默地回了座位。丛笑来到贺繁星的办公室,问起和贺繁星相亲的人,丛笑以为贺繁星和叶鹿鸣在一起了,还没等贺繁星解释,丛笑就急急忙忙地出了办公室。贺繁星又叫来了怀孕的小曾,小曾因为怀孕一个月没上几天班,贺繁星斥责了几句,小曾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保证下个月不会再这样了。

  贺繁星本想约元宋去吃午饭,元宋却说自己和业主约了去工地,贺繁星看着若无其事的元宋,有些失落。叶鹿鸣却发来消息,说路过贺繁星的公司,约贺繁星一起吃饭。餐馆里,叶鹿鸣做出一副和贺繁星是无话不谈的好闺蜜的样子,问起贺繁星和元宋的情况,贺繁星决定退一步,叶鹿鸣说更爱的人才会先退一步,比起元宋,贺繁星的喜欢更多一些。晚上,贺繁星来到元宋家里,说自己还是喜欢元宋,元宋却对贺繁星咄咄逼人,贺繁星有些生气,正要离开时,却被元宋拉了回来,元宋突然答应了贺繁星保密的要求,但只能保密三个月,如果两人交往顺利,贺繁星就要公开和元宋的恋情。

  叶鹿鸣和史蒂夫一起喝酒聊天时,史蒂夫后悔以前没有好好陪陪儿子,导致现在他的儿子十分叛逆,叶鹿鸣调侃了史蒂夫几句,史蒂夫不甘示弱,说起叶鹿鸣情场失意,叶鹿鸣无法反驳。次日一早,苏莉向叶鹿鸣诉苦,说叶鹿鸣的姐姐让她帮忙给叶鹿鸣相亲,叶鹿鸣却说上次的相亲很成功,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苏莉十分惊讶。

  苏莉和丛笑一起聊天时,苏莉给丛笑送了一张健身房的年卡,丛笑喜出望外,觉得这家健身房就是自己的婚介所,丛笑又说起自己因为花店小哥哥错过了叶鹿鸣,肠子都要悔青了,苏莉赶紧安慰了几句。贺繁星和同事一起吃午饭时,同事们说起想要集体活动,想向贺繁星申请活动基金,贺繁星大手一挥,决定请客,元宋见了贺繁星,也加入了饭桌,元宋因为长得帅,还受到了食堂阿姨的照顾,几个同事都十分羡慕元宋。

  下午,元宋到学校找到贺灿阳,贺灿阳问起元宋的对象,误以为元宋是为了拒绝蔡敏敏才在朋友圈宣布自己有女朋友了。贺繁星在电影院等到了元宋,她将自己写好的恋爱章程交给元宋,制定了一些规则,让元宋在公共场合和自己保持距离,发朋友圈不能发照片,元宋有些无奈,只好答应了贺繁星。电影开场了,贺繁星打算在恐怖的时候故作害怕,自然而然地靠近元宋,但总是错过时机,电影散场后,贺繁星有些后悔在看电影之前和元宋谈恋爱章程的事情。元宋突然接到电话,临时要去和业主商量修改方案,两人只好结束约会。

  贺繁星回家的路上,突然接到叶鹿鸣的电话,叶鹿鸣说招桃花吞了纱布,让贺繁星过去帮忙看看,贺繁星来到叶鹿鸣家里,看了看招桃花的反应,告诉叶鹿鸣招桃花就是发情期到了,建议叶鹿鸣给招桃花做个绝育,永绝后患,贺繁星还发现叶鹿鸣沙发底下有女生的发卡,叶鹿鸣赶紧解释那个发卡是自己外甥女的。

  叶鹿鸣和贺繁星聊起养狗的经历,送贺繁星回家的路上,叶鹿鸣问起贺繁星的情感状况,贺繁星问叶鹿鸣,为什么他懂得那么多的恋爱规则,条件又不差,为什么会追不到他喜欢的女生,叶鹿鸣有些无奈,无法回答贺繁星的这个问题。叶鹿鸣送贺繁星到家楼下后,被王阿姨看到,王阿姨以为叶鹿鸣是贺繁星的男朋友,两人赶紧解释,王阿姨却不信,大嘴巴的王阿姨次日就向贺妈妈提起了这件事,贺妈妈听了个云里雾里。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