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幻想 → 你是人间细枝末节小说

你是人间细枝末节小说

坐久了腿总麻 著

连载中免费 轻松幽默的小说

《你是人间细枝末节》作者是坐久了腿总麻,是由几个小短篇组成,每个故事基本都是BE。不喜勿进呀!刘悦明今天和往常一样下班得很晚,S市半夜十二点的样子他感受过太多回,走到高耸的楼房后,路灯的光芒已经无法穿透重重楼层,这里立马变得暗了起来,越往里走,越有种城乡结合部的感觉,刘悦明害怕,他害怕黑暗,只有灯光才能让他感受到一丝丝安慰....

更新:2019/08/07

在线阅读

  故事递提供坐久了腿总麻大神最新作品《你是人间细枝末节》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你是人间细枝末节最新,你是人间细枝末节无弹窗,《你是人间细枝末节》作者是坐久了腿总麻,是由几个小短篇组成,每个故事基本都是BE。不喜勿进呀!刘悦明今天和往常一样下班得很晚,S市半夜十二点的样子他感受过太多回,走到高耸的楼房后,路灯的光芒已经无法穿透重重楼层,这里立马变得暗了起来,越往里走,越有种城乡结合部的感觉,刘悦明害怕,他害怕黑暗,只有灯光才能让他感受到一丝丝安慰....

免费阅读

  刘悦明觉得只有当他自己,在夜深人静中,在那只放得下一张床一张桌和一个衣柜的卧室中,他才是他自己,只有这样他才将将能放松一点,他脸上那卑微的,讨好的,虚伪的笑才缓缓的放下来,然后,那张平淡无奇的脸不会摆出任何表情,就那样冷淡松弛着。

  孤独和空虚一直伴随着刘悦明,一直伴随他,从他记事起,大约七八岁开始?可能那时候不知道什么是空虚,什么是孤独,只是觉得这个世界和他隔了一层薄纱,看着是模糊的,触碰又不知是否真实。

  刘悦明今天和往常一样下班得很晚,S市半夜十二点的样子他感受过太多回,拖着沉重的身体他一步一步走向租住的房间走去,尽管S市是一线城市,可深夜里路上的行人依旧少的可怜,就算有,也依旧行色匆匆。明晃晃路灯下面的马路上还有来往的车,没有白日的拥挤,此刻宽阔的马路能让这些白天被限制速度的汽车跑得飞快,它们在飞驰。

  路边偶尔有24小时便利店,但冷清得可以,那些白日各色的商店,此刻也黑黢黢的,走过住宅区,高耸的大楼里还有零星的灯光,或是长方形或是正方形的模样。

  刘悦明偶尔会抬头望着那些有些模糊了边界矩形灯光,然后想,这些灯光里的人是不是一家人,是不是都能感受到幸福?

  刘悦明一直都不知道,幸福是什么,他甚至不明白,快乐是什么。

  房子在繁华市区后面的改造安置房,当然,是租的,他的经济实力不允许他购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尽管他起过无数的念头,想拥有一个家的念头。

  不过,他知道自己不配,怎么能配拥有这些呢?

  走到高耸的楼房后,路灯的光芒已经无法穿透重重楼层,这里立马变得暗了起来,越往里走,越有种城乡结合部的感觉,柏油马路看不见了,只剩下水泥铺就的道路,偶尔路旁的七八层的破旧小楼里还有昏黄的灯光,但它们无法将路面照亮。这条路刘悦明走了五年,闭上眼睛,他都能描绘出这条路的形状,没有灯光,他也能安全的毫无阻碍的走回家。

  在最后一栋楼前停下,刘悦明掏了掏钥匙,这才发现楼下的大铁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坏了,锁头被人撬开,大锁被扯了出来,吊在门上,刘悦明没有去研究的心思,他甚至都没细看,开门上楼。

  这栋房子住得几乎都是外地来S市打工的人,他们或是一家几口,或是单身男女,看似不同,却一样的贫穷,因为这里房租便宜,所以吸引了许多贫穷如他一般的打工仔,没有经济基础,这些人当然也不会很讲究,楼道里不仅没有灯,甚至有些隐隐的发臭的味道,那是这些人放在门口的垃圾,天气太热,没有及时把它清走,自然会有味道。

  然而刘悦明已经习惯了,他耸着肩膀,微微弓着背,慢慢的爬着楼,既丧又颓,他住在三楼,在这栋楼的中间,不上不下。

  回到出租屋中,开灯关门上锁,将脚上的鞋子随意脱下来,扔在门口,换上拖鞋,拖着疲惫的身体打开了灯,家里所有的灯,客厅,卧室,厨房,卫生间。

  夜晚太黑了,刘悦明害怕,他害怕黑暗,只有灯光才能让他感受到一丝丝安慰。

  不大的出租屋里没什么家具,客厅一张破旧的折叠桌,几把有了绣迹的折叠椅子,一个落满了灰的老式电风扇以及那些没收拾的零碎垃圾,除此之外,屋里没有其他的什么,冷清得可以,只有微微发黄还略显斑驳的墙壁被屋顶的灯光照亮,凸显出了几分来自人间的温度。

  要说这房子里唯一有生活气息的地方,大概就是刘悦明的卧室。卧室很小,只能放的下一个衣柜一张床和一把椅子。床上是没有折叠的被子和一个孤零零的枕头,椅子上堆着衣服,未穿过的,卧室里的窗帘是不透光的,拉上屋里就会陷入一片黑暗。

  刘悦明脱**上的衣服,脱得干干净净,一手拎着充满汗液的衣服,一手拎着干净的睡衣进了浴室。

 浴室很狭窄,有些发黄却很干净的洗漱台,一台不知用了多久的洗衣机以及紧挨着它的淋浴区。

  关上浴室的门,随手将睡衣放在门把手上,刘悦明穿着拖鞋打开淋浴,热水器开的太晚,为了节省电费,水不是很热,带了些凉意,好在是夏天,可以忍受,刘悦明仰着头站在淋浴头下,任水从头浇下,打在脸上,然后顺着脖颈往下划,落在地上,打着圈从排水口流走。

  刘悦明把水开得很大,水压有些大,冲得久了让刘悦明呼吸不上来,他挣不开眼睛,下意识张了张嘴,接着被狠狠呛了一口,伸手抹了抹脸,侧身扶着墙壁咳嗽起来。

  咳声压过了水流声,在深夜里显得有点可怜。

  咳着咳着就听见一声压抑的笑声,刘悦明的身体弓着,缓缓向下,头抵在杏色的瓷砖上往下滑。像难以对抗重力,他跪坐在地上,一手撑着墙,一手缓慢而踟蹰的往***伸去,握上了那根颜色丑陋的东西。

  沾了水的手和那处紧密相贴,一来一回机械的移动着,跪坐在地上的男人皮肤在暖光的浴室灯光下有些发黄,黑色的头发一缕一缕的在水的作用下贴在头上、脖颈以及脸颊,他有些瘦,肩甲骨因为用力微微耸起,撑着墙壁的手掌在最后关头用力得发颤,伴随着沉重而压抑的粗喘声,抵着墙壁的男人突然往下滑了几公分,逐渐平静。

  他缓缓放开握着的那只手,却因为方才太过用力还保持着虚握的姿势垂在身侧,撑着墙壁的手好像没了力气,慢慢的慢慢的落了下来,刘悦明双腿没动,上半身却一点一点的靠近膝盖,他睁着空洞而迷茫眼睛伏在地上,蜷缩成一团。

  在一阵沉默之后,爆发出一阵笑声。

  在浴室久久回荡。

  刘悦明额头靠在手臂上,视线下移,目光落在软绵绵黑乎乎的那处,恶心从胃部翻涌上来,他来不及收拾笑容,猛得趴在地上干呕起来。

  可惜,呕了半天除了呕出些胃里酸水之外便没有什么了,他知道,他吐不出来的,这种心理上的恶心虽然能带来身体上的感受,但他呕不出来,可难受却真实存在,刘悦明习惯了,干呕了十几分钟,眼睛通红,血丝浮现,他撑着膝盖慢慢站起来重新走到淋浴下,经过刚才一番折腾,热水流尽,只剩下冷水。

  刘悦明不在意,他低着头静静的冲了会,等身上沾染的白色液体冲尽才伸手关掉淋浴。

  抬脚走到洗漱台上,伸手抹开镜子上的白雾,游离的目光慢慢落在镜子里自己的样子。

  平凡而颓败的脸庞,眼睛里是刚才咳嗽和干呕弄出来的血丝,鼻头和嘴唇微微发红,看起来那么狼狈,身材瘦削,但肚子上有久坐带来的赘肉,镜子不大,只能到这里,刘悦明眼珠转了转,对着镜子里的人轻轻开口,声音轻得好像听不见。

  “你看你,真是个。”

  嫌恶的看了一眼,他扭过头,拿起一旁的浴巾动作缓慢的擦干了身上,低着头穿上了睡衣,草草的吹干头发,刘悦明走回卧室一下把自己摔进了床上。

  明明已经到了凌晨,翻了个身,刘悦明却毫无睡意,他平躺在床上,一双眼睛发直的望着头顶的灯。

  手里忽然震动了起来,刘悦明伸手拿起来解锁。

  没有人找他,他知道,一看,果然是浏览器的推送,他忽略了消息,锁屏。

  亮起来的屏幕上是一个男人模糊的英俊侧脸,这是刘悦明珍藏了好几年的照片,尽管他是偷拍的。

  他一手举着手机,一手隔着屏幕认真而虔诚的描摹着男人的轮廓,可他手指却没有触碰上屏幕,还没描摹完,屏幕熄灭。

  刘悦明的眼神暗了暗,把手机扔在一边,伸手到床头关了灯,接着,睡裤被他掀起,他翻身,将手伸了进去,就像他每天所做的那样。

  可惜,太过频繁的刺激,他已经没有了快感,那里只剩下痛苦。

  刘悦明粗气,手没有停止动作,黑夜里的一双眼睛毫无神采。

  嘴巴微张,想说话,喉咙却发紧,梗塞。

  良久,嘲讽的笑声微微响起。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幻想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