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历史 → 大将军求你做个忠臣吧韩崇光刘稷

大将军求你做个忠臣吧韩崇光刘稷

贰两半 著

连载中免费

《大将军求你做个忠臣吧》是由贰两半原创所著,主角叫韩崇光刘稷,讲述了前世,韩昭自问不欠刘家皇帝什么,然而却落个不得好死,遗臭万年。这一世这个叫系统的存在却要他做忠臣?刘家的皇帝没一个好东西,这是韩家用三代人的血泪教训悟出来的道理。然而韩昭现在不得不去教养刘家的儿子。一定、绝对、百分百不可以让他长成那些狗皇帝的德行。只是那时候的崇光大将军还没有明白基因的强大。

更新:2019/08/08

在线阅读

  故事递提供贰两半大神最新作品《大将军求你做个忠臣吧》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大将军求你做个忠臣吧最新,大将军求你做个忠臣吧无弹窗,《大将军求你做个忠臣吧》是由贰两半原创所著,主角叫韩崇光刘稷,讲述了前世,韩昭自问不欠刘家皇帝什么,然而却落个不得好死,遗臭万年。这一世这个叫系统的存在却要他做忠臣?他是个忠臣?这句话任谁听到都要笑出来……韩昭:你是笨蛋吗?1.0(一脸惊恐):你怎么知道?好吧,这个系统的确是个笨蛋,然而在长达一百年的僵持之后他们还是各退一步,达成合作。韩昭:我要做权臣。1.0:只要您不造反,怎么着都行。刘家的皇帝没一个好东西,这是韩家用三代人的血泪教训悟出来的道理。然而韩昭现在不得不去教养刘家的儿子。一定、绝对、百分百不可以让他长成那些狗皇帝的德行。只是那时候的崇光大将军还没有明白基因的强大。

免费阅读

  太阳明晃晃地挂在无云的天空上,逐渐移向头顶。

  菜市口熙熙攘攘,人头涌动。

  今天是大将军韩崇光及其九族问斩的日子。

  说来这大将军可是个传奇人物。

  祖父是战功赫赫的开国大将,封侯爵,邑万户。至其父,因罪被贬为庶人。

  本以为韩家就此没落,偏又出了一个用兵奇才韩崇光。

  大将军本命韩昭,字崇光,生于荣帝五年,自小便显露了非凡的用兵天赋。

  至其十六岁,上欲伐西夷,苦无良将,便有人引荐了韩崇光。

  上问其兵法,言必有中。上大悦,封之为车骑将军,统一万,从永州出兵。

  这一去,韩崇光便如同大鹏乘风起,战功频传,西逐蛮夷千里之外,生擒匈奴可汗,于雁荡山祭天而还。

  而他也扶摇直上,被封到了翌朝的大将军兼赵王。

  这是翌朝第一个在高祖之后封的异姓王,其显贵不用多说。

  韩家一时风光无二,韩氏子弟出行时竟比皇子还要威风招摇。

  然世间常态或许便是盛极必衰,太炙手可热,反而将自己也焚烧了。

  二十五年,荣帝病危,而继位人选迟迟未决,朝堂上人心动荡。

  七月末,韩崇光发动壬寅宫变,欲扶三皇子上位,无奈棋差一招,有人事先向大皇子通风报信,大皇子一党已设下埋伏。

  韩崇光见局势不妙,临阵反水,诛杀三皇子,推大皇子上位,即后来的敬帝。

  其此举逃过了罪责,然敬帝不喜韩崇光的薄忠寡义,当政之时并不重用他。

  韩崇光渐被排挤出了权力中心。

  敬帝三年,不得志的韩崇光听信馋人之言,与韩王密谋造反,未及起兵,事情败露。

  韩崇光因丹书铁劵得免一死,只是被削爵,软禁于京都。

  又三年,韩崇光再度造反,这次他竟欲行刺敬帝。

  敬帝受伤,昏迷不醒,皇后判其死罪,夷九族,三月十八正午于京都城西菜市口行刑。

  闻询之人,无不前去观刑。

  在翌朝,韩崇光这个名字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咋听其名只觉如雷贯耳,然见到本人之时众人才想起来,他原来不过二十有六而已。

  身着囚服的男子跪在木头搭起的行刑台上,脊背挺得笔直,犹如一杆长/枪。

  他有着非常凌厉俊美的五官,然上天似乎怕他还不够张狂,又给了他一双浓墨飞扬的眉眼。

  ——这样的人合该不可一世。

  跪在他身旁的男女无不哭哭啼啼或神情呆滞,唯有他低垂着眉眼,似只是在赴一场无聊的邀约。

  漏刻浮到午时,监斩官高喊:“午时已到,行刑!”

  火签令落地,刽子手扯去亡命牌,高举起被酒浇过的大刀。

  刀落头坠,一代传奇自此,谢幕。

  ……

  刀落下的时候韩昭在想什么呢?

  他什么也没想。

  如此荒腔走板的一生,说来也没什么好留恋的。

  忠孝二字,在启蒙之时便已烂熟于心,然知易行难,行差踏错便是万劫不复。

  最初他也以为自己能做一个流芳万古的忠臣来着,可惜,他不被允许那样做。世道不允,世人不允,连君上,也不允。

  上多疑,臣佞疑,臣贤疑;唯有兔死狗烹,他才能高枕无忧。

  刘家都是烂人!尽出狗皇帝!

  这是韩家用三代人的血泪换来的教训,韩昭想把他写进家训,可惜韩家已无人可传。

  刀落下之后是一片死寂。

  若亘古的荒芜,让人心中陡生一种凄惶。时间、年岁在这种荒芜中都毫无意义。

  不知过了多久,黑暗中陡然泛起一点微光,在黑暗死寂的空间内来回浮动。

  韩昭下意识想去触碰那点光,但他感觉不到自己躯体的存在,不过那光仿佛知道韩昭的想法,缓缓朝韩昭靠近,然后唰地没入了韩昭体内。

  接着一个冰冷的无机质的声音在韩昭脑内响起,毫无起伏,不带任何感情色彩,仿佛一位居高临下俯视众生的神祇。

  “后悔吗?想要重来吗?”

  韩昭:悔?当然悔。重来?那没必要了。

  “你人生就没有遗憾吗?”

  韩昭:遗憾?当然有。他希望看到嫂嫂平安幸福,看到韩桐长大成人,看到韩家光耀百年;可惜……

  “那给你一次重生的机会,你愿意做一个忠臣,对你的主君从一而终吗?”

  韩昭:忠臣?做忠臣有什么好的?不,再来一次,他绝不再做忠臣!

  “……”那个声音陷入沉默,忠臣系统1.0陷入了对系统生涯的怀疑。

  这和前辈们说好的不一样啊!

  还是该说真不愧是韩崇光,总能给出和别人不一样的答案?

  重来一次!

  “给你一次重生机会,你愿意做一个忠臣吗?”

  韩昭:不做。

  “你愿意做忠臣吗?”

  韩昭:不。

  “做忠臣吗?”

  韩昭:你是笨蛋吗?

  !!!

  1.0震惊了!它那么努力地伪装了为什么他还是看出了它的本质?

  被揭露本质1.0也不装了,高冷的声音也维持不下去了,嘤嘤道:“拜托您接一下任务好不好?我叫你大大行不行?”

  韩昭也在怀疑人生,为什么他以为是神仙的存在居然是这么个,他果断又无趣地拒绝了1.0的请求:“不好。”

  1.0哭了,为什么它第一个任务连新手问答都没办法顺利通过?QAQ

  这就好比玩游戏注册了账号,却不肯点授权——那就没得玩。

  1.0也怒了,它放话道:“你不答应我们就在这个空间干耗着吧。”反正它是系统,看谁耗得过谁。

  然后韩昭果真没有再回答它。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

  一天、两天、三天……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

  一年、两年、三年……

  卡在登录界面一百年后,事情完全变了个样子。

  1.0在韩昭面前痛哭流涕:“我求求您做忠臣!我给您跪下了orz。”

  韩昭:“……”

  1.0:“求求您答应我,我想出去。”它在这里要呆疯了。

  韩昭:“……”我也想出去。

  终于,1.0在漫长的消耗中崩溃了,它绝望了、黑化了——但智商不支持,黑化失败。

  它哭唧唧道:“您到底想怎么样?”

  韩昭:“我——我想与刘家人再无瓜葛,再也不向任何人尽忠……”

  1.0:哦豁,这还玩什么?

  “大大,你这样我很难办的。”

  韩昭松口问道:“你的底线是什么?!”

  1.0迟疑道:“至少……不造反吧。”造了反就是乱臣贼子,肯定会被判作失败。

  这个答案比韩昭想得还要低许多:这真的是个笨蛋吧,谈条件的时候一下就把自己真正的底线说出来了?

  1.0这么笨,韩昭都不忍心再压榨它:“我答应你。”

  1.0惊了:什么!他答应了!

  它不禁喜极而泣:“真的吗?”

  “真的。”说着韩昭压低声音叹道,“毕竟我的目标是,权臣!”

  闻言1.0一愣,它怀疑韩昭要搞事情,心底忍不住忐忑起来。

  不过它这点担心,很快被授权成功的通知带来的喜悦挤出了它有限的内存。

  它兴奋道:“我现在要接入世界了,大大请系好安全带,小心晕机哦!”

  韩昭:这果然是个笨蛋。

  就在1.0话音落下的时候,尴尬的事情发生了,一个与最开始的1.0如出一辙的无机质的声音响起:

  【滴!当前版本过低,请更新后再度登陆。】

  1.0:……

  韩昭:……

  1.0忙道:“那个,大大你等我一下。一下下就好!”似乎生怕韩昭在这段时间等生气反悔,它反复嘱咐。

  韩昭:“嗯。”

  得到韩昭的回答,1.0这才放心去更新了。

  虚无的空间又陷入死寂。

  一个人在这里是不会有什么时间概念的,一秒仿佛也是一万年。

  过了不知多少个“一万年”,那个声音再度响起:【您好欢迎使用时空事务管理局系统系列,忠臣系统1.0将继续为您服务。】

  那个声音一落下,便是1.0那个傻瓜的声音:“我1.0又回来了!”

  这次听着一直嫌吵闹的声音,韩昭却无端生出一丝喜悦:“嗯,开始吧。”

  “接入世界准备……”

  “0%……10%……50%……100%。”

  【成功接入世界,1.0将转入意识海为您服务。】

  【当前寄体正常,契合度80%……】1.0这样一说完,韩昭便发觉自己又能感觉到躯体的存在了,只是暂时还没办法控制。

  说到一半1.0开始吞吞吐吐起来:【大大,那个……出现了一点问题。】

  韩昭暗觉不妙,追问:什么问题?

  1.0十分心虚地解释:【因为我们在系统空间内僵持了一百年,然后我才发现外面的时间也是同步流动的……所以,我们回不到您死的时候了。】

  韩昭:……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1.0说完又急忙安慰道:【不过不要灰心。大大!就算在一百年后,我们一定也能混得风生水起的!】

  明白这里面有自己的原因,韩昭也没办法厚着脸皮把锅全丢给1.0,只冷冷吐槽道:以你的智商,我很难不担心。

  1.0:【QAQ】

  韩昭深吸了一口气:给我讲讲现在的情况吧。

  1.0:【那个,大大。我觉得您还是先处理接下来的局面比较好……】

  它语气迟疑,让韩昭心生不妙。

  很快,韩昭发现自己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了,眼前也开始出现光亮,并且迅速由模糊转为清晰。

  很快他便能看得一清二楚了。

  韩昭发现自己处在一处昏暗的房间内,一盏如豆的油灯静静燃烧,照亮了桌子及周边片许的地方。

  十二个高矮不一的人围着一张桌子而坐,七个男子,五个女子,都穿着统一的黑色劲装,好几个袖口装着袖箭,腰间、靴子里也全都藏着匕首、暗器——非常专业的刺客。

  韩昭见过这种人,一眼就看出来了。

  虽然人不少,但屋子里很静,静到只有灯芯炸开的声音。

  除了油灯,桌子上还放着十三张折起的纸,它们被郑重其事的铺排开。

  韩昭早就注意到了,也很在意这些纸条到底是什么意思,但他对现在的情况一无所知,妄动只会陷入被动,于是只能以不变应万变。

  很快,其中一个身形高大、胡子拉碴的男子动了,他拿走了自己面前的一张,然后剩下的人也纷纷动作,分别拿走一张。

  有的人拿的是离自己最近的,有的人拿的是离自己最远的,看来纸条的选择是随即的。

  很快只剩下最后一张,有人开始看向韩昭,韩昭这才伸手把纸条拿了过去。

  众人各自打开纸条,有的人神色轻松,有的人面露难色。

  韩昭也跟着打开了纸条,只见上面写了两个字:赵寄。

  第一个拿走纸条的人见众人看完自己的纸条,道:“既然都抽好了,那就各自行动。”看他语气似乎是这群人中的头。

  闻令众人互相一颔首,迅速消失在屋内。

  韩昭略一迟疑也跟着走了。

  这是一处处在贫民巷附近的院子,门外是一条狭窄偏僻的巷子,人迹罕至。

  但韩昭走出门,便撞上了一个人。

  他认出那是屋子里另外十二个人之一,身形高瘦,目光阴沉而锐利,像是一只年岁足而精于狩猎的鹰。

  他靠着墙角一只脚抵在墙面上,两只手抱在胸前。

  看样子他是在等着人,而韩昭觉得他等的人应该就是自己。

  果然,一见韩昭他就露出了见到猎物的表情,他伸出手指干瘦的手:

  “给我吧,你的纸条。”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