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灵异 → 尸妻王燚全文

尸妻王燚全文

第六只乌鸦 著

连载中免费

漫画《尸妻》改编自作者第六只乌鸦所著同名长篇现代灵异小说,主角是王燚,讲述了王燚从小就没见过自己的母亲,和父亲穷困潦倒的过着日子,为了钱父子两做着别人觉得晦气的工作,火葬场,背尸,也干过不能放在明面上的工作,直到那一天,父亲的好友带来一具尸体,怪事就此发生,一场大火吞噬了王燚家的火葬场,父亲不知所踪,而那具尸体也发生了变化……

更新:2019/08/09

在线阅读

漫画《尸妻》改编自作者第六只乌鸦所著同名长篇现代灵异小说,主角是王燚,讲述了王燚从小就没见过自己的母亲,和父亲穷困潦倒的过着日子,为了钱父子两做着别人觉得晦气的工作,火葬场,背尸,也干过不能放在明面上的工作,直到那一天,父亲的好友带来一具尸体,怪事就此发生,一场大火吞噬了王燚家的火葬场,父亲不知所踪,而那具尸体也发生了变化……

免费阅读

  我也是刚从那张纸上面看到我爹已经给我买了一个媳妇儿。难道说就是眼前这一位?

  我又偷偷瞄了一眼薄凝儿,那长相,那身段儿没的说,我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不知道我爹花了多少钱,才给我买了这么一个漂亮媳妇儿。难得的,我想给我那个不知道坑了我几次的老爹说声谢谢。

  只是现在老爹都没了,人家姑娘还承不承认这门亲事?

  “对了,父亲大人呢,这里怎么变得这么乱糟糟的了?”薄凝儿皱着眉头,看着四周一片混乱的模样,似乎有些厌恶。

  我说他走了。

  薄凝儿一愣,去哪儿了?

  我说死了!

  薄凝儿脸色又变了,说这不可能,恶菩萨在这行名满天下,怎么会那么轻易就死了。

  我就说是真的,在火葬场里面发生了意外,被炸死了。

  眼瞅着薄凝儿的脸色不断的变幻着,我心里面估摸着这个女孩儿可能是在考虑毁约的事儿。与其让人家毁约还不如我自己说了算了,还省的丢脸。

  “我爹已经没了,这婚约的事儿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就这么作罢算了。”我说着心都在滴血。

  这么漂亮的妹子,上哪儿找?不过我也明白,这么漂亮的妹子,那也不是随便一个男人都能养得起的,现如今我身无分文,没房没车没工作,我凭啥子有这么一个漂亮的未婚妻?

  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薄凝儿却是摇摇头:“你放心吧,我们江南薄家虽然不是什么大家族,却也不屑于做出毁约这种事情,婚约就是婚约,我还是你的未婚妻,但是这婚期还没定下,所以……”

  我表示理解,这妹子没当下立马转身走掉那就是很给面子了,更何况这个女孩儿还原意承认这个婚约,我心里面其实也有点小高兴。

  然后我问薄凝儿这恶菩萨是什么意思?薄凝儿就说那是我爹早年的称号。

  早些年的时候,我爹在这一行里面那是翘楚,菩萨是说他有着菩萨一样的法力,恶字是说他心狠手黑,下手毫不留情,宁杀错不放过。

  有菩萨的法力,没菩萨的慈悲,所以叫恶菩萨。

  说着,我看薄凝儿满脸的景仰:“你不知道,在我们这一行里面,父亲大人那可是很多人的偶像。”

  乖乖,没想到我那个不修边幅的老爹居然还这么有本事。

  “你现在已经惹上鬼了,迟早也要走上这一行,以后你慢慢就会知道的。”薄凝儿说。

  我就又问他,那个鬼是怎么回事儿。都过去半年了,怎么现在才找上门。

  我把我们烧尸体和刘叔自杀的事儿,以及火葬场爆炸的事儿简单说了一下。

  薄凝儿小手指放在嘴角,思考了一下说,人要是正常死了,生老病死之类的,多半都是直接入轮回。

  而那些枉死之人,大多都会变成鬼。一些心中有执念的人,也会变成鬼。

  薄凝儿说:“那些有怨气的人,肯定变鬼,时间不一,不过多半都会在头七之前,也有一些例外,可能是被什么东西给阻挠了,导致过了半年才找上来。”

  我说那个他又不是我害死的,为什么会过来找我?

  薄凝儿就说,虽然不是我害死的他,但是你们收了一百万的酬金,结果他还是死了,他就认为是你们没有帮他把事情解决,收了钱不办事儿,所以他就来找你来了。

  你说我这冤不冤,收的钱都变成了冥币,到头来还要被一个鬼追杀,我这招谁惹谁了?

  似乎看我有些害怕,薄凝儿又安慰我说:“别担心,那个鬼的实力还很弱,他还没那个实力直接伤害你,不过是制造一些幻象吓唬吓唬你而已,你看你身上有伤吗?”

  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连忙挽起袖子,手腕上一丁点儿的伤痕都没有。

  “但是你也别大意,虽然说是幻觉,不过如果你认为你死了,那你可能就真的再也醒不过来了。”

  “而且看样子这个鬼也是刚刚形成的,不能报仇,他的怨气肯定会越来越强。”

  我更担心了,就连忙问薄凝儿,昨天怎么没把那个鬼杀了,一了百了。

  结果薄凝儿撇了撇嘴巴说,我身上什么东西都没带,拿红口白牙去杀啊。

  这么一说还真是,这妹子穿的这么清凉,身上的确是没地方放那些类似桃木剑之类的东东。

  我就问她那我怎么办,如果再遇到那个鬼的话,我不是死定了,薄凝儿也不可能一直在我身边守着我。

  结果薄凝儿安慰我说:“放心吧,我看那个鬼,半月之内成不了什么气候,伤害不到你。”

  “那半月之后呢?”

  “半月之后,我的家伙都来了,还怕那个鬼做什么,我帮你收拾了他,我薄凝儿的未婚夫要是让一个小鬼给解决了,我面子上也挂不住。”看起来薄凝儿年纪不大,二十岁的样子,可这说话的样子却是老气横秋的。

  顿了一下薄凝儿问我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就说,先到火葬场找个工作去,这房子马上就不归我了,火葬场那边管吃管住,就是阴森了一点儿。

  我下意识的在心里面藏了一点儿东西,没全部说出来。

  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点儿动静。

  我出门儿一看,结果发现是法院的人过来查封房子了。

  我跟他们说让他们再等我半天时间,我把东西收拾一下,马上滚蛋。

  可是一个工作人员满脸鄙夷的盯着我:“我们都给了你一天时间了,你都在磨蹭什么,不行,现在马上带着你的东西滚出去,人家死者的家属要要赔偿都闹到法院去了,快点滚。”

  妈的,两个死者加上十几个尸体,总共的赔偿款也就二百万不到,但是我们这个房子上下两层还是门面房,这片地面没个三百万根本拿不下来。

  什么要赔偿,还不是想要把我这房子拍卖了,然后快点儿分赃?

  心里面虽然生气,但是我也只能陪着笑脸,央求那些人再给我一点儿时间,我还有很多东西都没收拾。

  可是那几个人根本不肯多给我一分钟时间,一人卡着我脖子拖着我就往外拉,另一个就冲进去,准备把我的东西给丢出来。

  可是那人刚进去,立马就被人一脚踹了出来,捂着肚子,半天爬不起来。

  然后就看着薄凝儿阴沉着脸色从里面走出来:“你们想干嘛,老娘的房子,我看谁敢动!”

  好家伙,这么漂亮的妹子这么彪悍。

  几个人都愣了:“这怎么成你的房子了?”

  “废话,这是我未来的老公,这房子不是我的是谁的?”薄凝儿冷哼一声说道。

  我看到那几个人的眼神儿都非常奇怪,这人什么狗屎运,居然有这么漂亮一个女朋友?

  “喂,姑娘,你可能不知道吧,你男朋友他们家犯事儿了,这个房子马上就要被查封拍卖了,谁让你男朋友给不起赔偿款呢,我看你们还是早点儿分手好了,省的把你也拖下水,随便找一个,哪一个不比这个小子强?”一个家伙笑嘻嘻的调笑着:“实在不行,你找我啊,我比他也强多了。”

  那几个人哈哈大笑,我心里面憋了一股子火气,恨不得一拳砸在他脸上。

  可没想到薄凝儿满脸的鄙视:“就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哪个地方配得上老娘?赔偿款有多少,我给了。”

  “小姑娘,别说大话闪了舌头,那可是一百五十八万。”其中一个人冷哼一声说道。

  可是薄凝儿根本不在乎,问几个人要了法院的账号之后,拿出自己的手机,随便拨弄了两下。

  然后没过多长时间,那几个人就接到了电话。

  房子不用查封了,赔偿款已经付清了!

  我爹给我找的这是一个什么媳妇儿啊?

  长得漂亮身材好,又有本事,这样的女人要花多少钱才能买的来,而且人本身就不缺钱。

  在那几个人走了之后,我也松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薄凝儿,我只感觉这个女人是越来越神秘了。

  “以后这个房子就是你的了。”我说道:“我到外面找个地方去。”

  “为什么?”薄凝儿满脸的狐疑:“这是我们的房子,你也进来一起住吧。”

  被一个美女要求同住一屋,足够让人浮想联翩的。

  不过我给拒绝了,人姑娘那么大大方方的,反倒是显得我有些小家子气。

  虽然有这么一个漂亮的未婚妻我很高兴,但是在我心里面还是老爹嘱咐我的东西更重要。

  如果这纸条是那天晚上留下来的,到现在那可过去有半年了。

  我拒绝了薄凝儿,薄凝儿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不过薄凝儿并没有多说话,只是嘱咐我多加小心。

  “实际上你跟我住在一块儿是最安全的,这样对你最好。”薄凝儿说。

  薄凝儿似乎很想让我住下来,但是看劝不动我,就叹了一口气:“你要一个人在外面也行,但是那个鬼随时可能找上门。”

  一想到刘叔的鬼魂,我身子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

  我也不知道为啥,可能是这个薄凝儿太美了吧,让我感觉仙女儿一样高不可攀,在她旁边我浑身不自在。

  “这样吧,我给你个护身符,你戴上。”说着薄凝儿就伸手到自己胸前的沟沟里面。

  那一幕看得我眼睛都直了,恨不得那是我的手。

  很快薄凝儿就从胸口沟壑里面摸出来了一枚玉佩,取了下来,走到我面前,根本不容我拒绝,就把那一块玉佩戴在我的脖子上。

  香喷喷的,很好闻。

  跟美女这么近距离接触,我的鼻尖上面都是汗,眼睛都不敢往前看,非礼勿视。

  “这是我妈留给我的,这块玉能够避鬼驱邪,你戴上之后,普通的小鬼近不了你的身,这样我就放心了。”拍拍手,薄凝儿笑眯眯的说道。

  她那个模样,好像是真心的在担心我一样。

  “手机。”薄凝儿冲着我伸出手,可能是出于在美女面前不想丢脸,我把老爹留给我的那个新手机拿了出来。

  “上面就这三个号码啊,那再加我一个好了。”薄凝儿笑着,然后把自己的手机号码输入进去:“如果遇到什么麻烦事儿,马上打我的电话,我可不想我未来的老公那么早就死了。”

  然后我提留着两个大行李箱就走了,走着走着总感觉好像有人在后面盯着我一样,我就转身往回看,结果就看到薄凝儿还站在门口注视着我,看我回头还在冲我招手。

  心里有些感动,又有些发酸。

  我跟薄凝儿不过刚认识,被一个我都没见过的婚约束缚着,这是我第一次在老爹去世之后感觉有人关心我。

  离开了之后,我就直奔火葬场,一方面我要完成老爹的嘱托,想要调查清楚究竟出了啥事儿,就必须要从火葬场开始。

  第二个方面,我现在身上没几个钱,撑不了多久,火葬场那边管住,工资高,也能养活我自己。

  火葬场重建了,旁边还建了一座巨大的铜身佛像,据说是请高僧开过光的,能镇邪。

  还是之前的几个老员工,继续在这儿干活儿,我还都认识,除了前面负责登记的换了一个美女,叫苏荔,这个活儿之前是我爹亲自做的。

  刚来这里的时候还闹了一个笑话,人美女看到我直接就问我要死亡证明,还问我哪个亲人去了?

  我说我爹半年前就走了,家里就我一个。

  结果苏荔居然满脸奇怪的跟我说,死半年了,怎么还没烧掉,都烂了吧?

  知道弄错之后,苏荔连忙对我道歉,还说我能来真是帮大忙了,最近火葬场里面都忙不过来了。

  我被吓了一跳,这要死多少人,火葬场才能忙不过来。

  苏荔就说不是死人多,是火葬场里面的人手不够了。

  苏荔没啥心眼儿,而且好像这里也没几个跟她年纪差不多的,话匣子打开就关不住了。

  “你不知道这地方半年前发生了一场爆炸,死了三个人呢,据说还有一个人的尸体找不到了,外面都说这儿闹鬼了。后来就又重新招了两个人。”

  “可是王大爷仨月前,突然得了怪病,然后人就这么没了。”

  “上上个月,李叔也突然死了,据说是喝了点儿小酒,一头扎到水坑里面,就淹死了。”

  苏荔看了我一眼说,上个月新招了一个人姓张,年轻小伙子,跟你差不多大,准备烧一个尸体的时候,突然身子抽搐,就死了。

  先是爆炸,炸死了三个,然后接连又死了三个人流言就传开了,说这火葬场里面闹鬼,招聘广告发出去都没用,年轻小伙子不愿意来,倒是来了几个六十多的,可是连尸体都搬不动。

  苏荔一番话说的我满脑门的冷汗,看来这地方还真不太平,不知道这些人的死跟我爹的事儿有没有关系。我总感觉,我爹让我来这儿,不是那么简单的。

  然后苏荔带着我到了炼尸炉那边。

  炼尸炉那边有两个五六十岁的大叔正在忙活着,其中一个身材高大,虽然上了岁数,但是看起来依旧很壮实的,名字叫做杨坚,叫他杨叔。

  另外一个岁数差不多,就瘦小很多,看起来像是那种很奸诈的小老头儿,姓林,苏荔叫他林叔。

  还有一个年纪甚至比我还小,可能只有不到二十岁的青年小伙儿,前几天才招进来的。

  苏姐,我就知道是你来了,你身上那香味儿,比桂花都香,我一闻都知道是你!小刘看起来很机灵,也很会说话。

  苏荔明显被小刘夸奖的很开心,俏颜如花,油嘴滑舌的没个正经,诺,这是今天新来的小王,你们认识一下,我到外面去忙了。

  杨叔林叔我认识,我爹还在的时候就是这火葬场的老员工了。看我进来,两个人相视一眼,眉头都皱了起来,然后杨叔就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问我怎么来了。

  我说没办法,人被逼到了这个地步,总得活下去吧,这地方管住能少个住宿费。

  杨叔就叹息了一声,说:“没事儿,安心在这儿干吧,你爹之前那么照顾我们俩,我们也会照应你的,小刘已经跟着学了一天,你也看着点儿吧。”

  然后我就看着小刘和林叔推了一辆推车进来,白布下面就是一个尸体。

  之前虽然老爹经营火葬场,但是我基本上不往这边凑,实际上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死尸的样子。

  煞白煞白的,尸体已经有一些浮肿,眼球凸出,嘴巴外翻,还能看到一截绿色的舌尖,肚子看起来就跟气球一样。

  虽然说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第一次看到这个模样,心里面还是有些发怵。

  没想到人死了之后,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一边摆弄着尸体,杨叔一边说,跟你讲几点这里面的忌讳,我知道你们年轻人不信这个,但是这个规矩你们最好别破坏了。

  不同属相的人,要进不同的炉子烧,这个人是属龙的,要到那个炉子,千万不要弄错了。

  我点了点头,炼尸炉这边总共有十二个炉子,分别对应十二生肖。

  搬尸的时候,不能嫌脏,要让尸体的头部靠在自己怀里,省的让尸体不舒服。

  杨叔阴恻恻的说着,你让他舒服,他就让你舒服,你让他不舒服,他也让你不舒服。

  那种语气,说的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千万不能撞尸,尸体掉到地上,碰到门上都算是撞尸!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千万,千万不要跟死人说话……”杨叔的声音听起来越发显得诡异了,眼珠子好像都泛着一种绿油油的光。

  我的身子都哆嗦了一下,人在这里面工作久了都会变成这样子吗?

  然后杨叔他们把那个尸体给推到了龙首炼尸炉前面,看了一眼那个尸体,杨叔拿了一把刀。

  就在我面前,把刀插进了那个尸体的肚子里面,然后用力一划。

  噗……

  一股臭味顿时在这里弥漫过来,然后里面稀里哗啦都生霉菌的绿色的肠子内脏液体之类的东西流了一滩。

  那一个画面,差点儿看得我都吐了,强忍着恶心,我问杨叔这是干啥?

  杨叔说,这叫开钢锭,把肚子剖开,不然的话在里面烧的时候,尸体会炸,炸尸不吉利。

  然后就是加油,开闸,把尸体推到炼尸炉里面,一点火,尸体立马就着了,扑面而来的就是那股热浪,还有烤腐肉的味道……大火里面,只能看到两个黑乎乎的眼窟窿。

  烧完之后,骨头不会完全烧成灰,一些比较坚硬的地方,比如说腿骨那些,还要人工去砸碎,最后用扫帚把骨头碎片和骨灰扫起来,装三分之一左右到骨灰盒,剩下的倒掉。

  要全部装的话,三个骨灰盒都装不下,感情这人死了,连个全尸都没有。

  打好标签之后,等家属过来领。

  后面还有几个尸体,杨叔揭开白布,看了一眼,然后就让我和小王出去,说剩下的尸体他们两个来烧。

  隐约间,我看到那个白布下面好像放着一个红色的纸封!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