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灵异 → 爱上阴间小娇妻孟子辰全文

爱上阴间小娇妻孟子辰全文

老黑泥 著

连载中免费

漫画《爱上阴间小娇妻》改编自作者老黑泥所著同名长篇现代灵异小说,主角是孟子辰,讲述了孟子辰在即将成年之际,遇到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件,有个古怪的老太婆断言,他活不过十八岁,而接下来的事情有些超出孟子辰的意料,垂垂老矣的爷爷竟然会召唤鬼魂,一直以为鬼是狰狞恐怖的孟子辰亲眼看到那个女鬼为他魂飞魄散……

更新:2019/08/09

在线阅读

漫画《爱上阴间小娇妻》改编自作者老黑泥所著同名长篇现代灵异小说,主角是孟子辰,讲述了孟子辰在即将成年之际,遇到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件,有个古怪的老太婆断言,他活不过十八岁,而接下来的事情有些超出孟子辰的意料,垂垂老矣的爷爷竟然会召唤鬼魂,一直以为鬼是狰狞恐怖的孟子辰亲眼看到那个女鬼为他魂飞魄散……

免费阅读

  一整天没见老家伙回来,快到傍晚的时候,他才一脸疲倦的回到了百草堂中。

  他回来之后,我直接跟他说了药柜那边少了一些药材的事情,都让那只秃毛老狗啃了,别在以为是我偷拿了。

  老家伙也没有多说啥,看了看我脖子上的那暗红色的印记,老脸都快皱成菊花了,唉声叹气不已。

  “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行不行?”我皱着眉头看着他,没好气的说道:“让我感觉自己像是活不了多久似的!”

  “你小子都不知道自己捡了多大的便宜了……”老家伙喃喃一句,深叹一声,无奈说道:“这他妈算什么破事啊!早知道就不让你住那里了,这下好了……”

  说着,他从药柜的一个抽屉里抓了一些药材,拿着纸包好,直接丢给我,哼哼着说道:“拿回去煎了,五碗水熬成一碗药汁,喝了补补气血,药渣敷在你的脖子上,能让那印记淡一些……”

  说了一些熬药的注意事项之后,他就不理我了。

  我想问问他关于周倩的事情,他三缄其口,很不耐的模样。

  无奈之下,我拎着这包药材离开了中医馆。

  回公寓的路上,我很纠结,说实话,我是真的不想回去。

  害怕,这是正常人的心理反应,毕竟经过了昨晚的那次事之后,任谁也不能淡定了。

  在公寓小区前踱步良久,最后还是一咬牙进了小区。

  唐灵说过,我已经和周倩缔结了契约,像昨晚那样的事情应该不会出现了,唐灵不会骗我的。

  回到公寓之后,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顿时一股浓郁的烟味扑面而来,差点把我呛着了。

  房间内烟雾缭绕,跟着火了似的。

  我微皱眉头走进房中,发现周倩在客厅里正抽着烟,面前的茶几上,那烟灰缸里满满的都是女士烟的烟头。

  除此之外,茶几上和地板上还都是空酒瓶,杂乱不堪,有一种颓废的感觉。

  若是一个正常的女人,我可以断言,绝对是感情受挫了之类的情况。

  但是周倩不是普通女人啊!

  昨晚咬了我,吃亏的是我,怎么搞的她这么颓废萎靡呢?

  不知道的,还以为昨晚她吃了多大亏似的。

  知道我回来了,她扭过头来看了我一眼,那种慵懒的风情不再,反而有一种幽怨的愤愤之色,很是复杂。

  那眼神,跟看负心汉似的!

  我警惕的看着她,有点紧张。

  “过来,陪我喝酒!”她对我勾了勾手指。

  姿态抚媚,慵懒幽怨的神情让我心跳加速,有点口干舌燥。

  不过,经过昨晚的那一幕,我心中已经对她保持了很高的警惕。所以,当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没动。

  “怎么?怕我吃了你啊!”周倩瞪了我一眼,很是不满的样子。

  我心里有点抽抽,也有点怕她发飙,有点不情愿的挪动脚步,挪到茶几的另外一边,坐在了她的对面,拿起一瓶啤酒,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

  周倩有点醉了,身着单薄的睡衣,不顾形象的坐躺在沙发上,胸前春光和白皙双腿美景刺激着我的视觉神经。

  她看着我,牙齿咬的咯咯直响,那神情,让我感觉有点莫名其妙。

  “老娘这次栽狠了!”周倩愤愤的说道。

  “嗯?”我挑眉,一副不解的样子。

  周倩哼了一声,看向我的眸中闪过了一缕微弱的红芒,有些懊恼的说道:“我从来没有吸过人血,每月月圆的时候,都是靠喝动物的血或者强忍那种嗜血的冲动。昨晚算是破戒了,你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吗?”

  我拿着酒瓶的手轻颤了一下,听她这么一说,我隐隐感觉有点不安了。

  我勉强的笑了笑,干巴巴的说道:“有多严重?”

  周倩将手中的女士烟直接捏灭了,然后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很认真的说道:“以后每个月月圆之夜,我都得用你的血的来缓解体内的痛苦了,你说严重不严重?”

  闻言,我的手一哆嗦,酒瓶直接掉在地板上了,瞪大了眼睛看着她。

  昨晚那一次就差点挂了,每个月都要来一次?你干脆现在宰了我算了!

  “别担心,不会像昨晚那样了,每个月一斤你的血就行了!”周倩语气缓和一些,似乎有些无奈的说道:“就当无偿献血了!”

  谁他妈献血一次献一斤血的?

  有心想要拒绝,但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了,苦笑着点点头。

  一个月一斤血也不算啥,大不了从中医馆那边弄点药材补补气血呗,能和平相处,我也不想为了这点小事招惹这女人。

  “还有一件事……”

  周倩似乎有些欲言又止,皱着眉头看着我,语气中带着些许的疑惑,说道:“你的血……有点古怪!老头子似乎知道点什么,但是他不肯跟我说,你自己知不知道自己的情况?”

  听她这番话,我愣了一下,下意识的说道:“我的血有古怪?哪里古怪?”

  周倩白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如果你的血没有古怪的话,昨晚你就已经死了,也不会跟我缔结契约……算了,你不知道就算了,回头我还得问问老头子,不弄明白的话,我太亏了!”

  “哎,说话别说一半留一半啊!”我有点急了,说道:“这契约是个什么东西?对我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听到我这话,周倩脸色微红,瞪了我一眼,咬牙说道:“不该知道的别问,以后你自然明白!”

  说完,不等我回应,周倩起身,伸了个懒腰,姣好身材显露无疑,直接回房了。

  我郁闷了,瞥了一眼周倩那紧闭的房门,无奈的摇摇头,拿起药材去厨房煎药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相安无事,日子仿佛又进入了平淡的状态。

  只不过,我发觉我的身体出现了一些异状,精气神一天比一天旺盛,每天好像都有发泄不完的精力,力气也比以前大了很多。

  是因为融了那本书的缘故?

  还是因为被周倩咬了一口,缔结了契约的缘故?

  身体的异状暂时看起来没有什么副作用,我也跟周老提过这件事,想从他口中探点口风。

  不过这老家伙简直就是个老油条,一直跟我打哈哈,也没从他口中问出什么有用的消息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身体内的变化越来越大,与此同时,我画符的成功率也越来越高,似乎以前画符时的那种莫名阻碍彻底消失了似的。

  在我来到中医馆的第二个月的时候,老家伙说他要出趟远门,让我守着中医馆,并且很严肃的告诉我,不准我去后院那边。

  我对于后院那里虽然好奇,但是既然老家伙这样说了,我自然也不会没事找事了。

  闲来没事,我趴在柜台边练习画符,现在画符已经成了我的日常,一天不画都感觉像是少了点什么似的。

  临近中午的时候,有一人走进了店门。

  是一个身材修长的青年,很帅气,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气质儒雅,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中医馆的生意冷清,这两个月来,来这里抓药看病的寥寥无几,毕竟位置比较偏僻。

  有客上门,自然得招待了。

  只不过,还没等我开口,那青年对我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孟子辰?”

  我微愣了一下,看着他,有了些许不太好的预感。

  该不会又是来找我麻烦的吧?

  大概是看到了我眼神中的警惕,青年微笑,轻声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孟子阳,嗯,你应该称呼我一声……堂哥!”

  堂哥?

  开什么玩笑?

  我自幼和爷爷相依为命,根本没听说过我们孟家还有什么其他人。

  我皱着眉头看着他,沉声说道:“你搞错了吧!我可不记得我有什么叔伯,我爷爷只有我父亲一个独子……”

  “别急,听我说完!”他直接打断我的话,微笑着温声说道:“咱们孟家很大,人口数量不少,你的爷爷,是我的三爷爷。你的父亲,在家中上一辈排行老七,也是我的七叔……”

  听到他这话,我的心跳顿时有点快了,语气有些急促的说道:“我父母现在是生是死?”

  他的笑容不改,轻声说道:“七叔多年来一直在家中,对于堂弟你,很是想念呢!只不过,他没办法离开,也没办法联系你,若是有时间,堂弟可以去岭南孟家,父子重逢的画面,相信一定很感人的!”

  虽然他在笑,虽然那笑容看起来很温和,但是不知怎么的,我总感觉有股子寒意。

  那股森寒,是来自灵魂深处的。

  唐灵的那种冷,是能明显感觉到的冷漠,是一种不太愿意与人相处的冷漠。

  而他的冷,完全不一样。

  “岭南孟家?”我喃喃自语,心中激动,有种难以自持的感觉。

  我的心中有种冲动,有种立即离开这里前往岭南的冲动。

  我想找到我那所谓的父亲,想亲口问问他,为何当初要丢下我,为何这二十年来连个音信都没有。

  年幼之时,看到别的孩子都有父母相伴左右,而我只能远远的用一种羡慕的眼神观望着。

  虽然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于父母的思念没有像年幼之时那样深了,但是并不代表我已经不再想念他们了,而是把这份思念埋在了内心的最深处。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父母出车祸去世了,我懂事的时候,爷爷是这样跟我说的。

  现在知道事实并不是这样,心中多年来埋藏的那份思念顿时如潮水般涌了上来。

  不过,我也没有被这样的消息完全的冲晕头脑,心中理智尚存,对面前这个青年抱有很大的警惕心。

  这个男人这个时候来找我,应该不止是为了跟我说这些事情这么简单。

  我深吸一口气,强压住了心中的激动,看着他,沉声说道:“说吧,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他微微一笑,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条,放在柜台上,轻声说道:“这是咱们家的地址,堂弟,我相信你一定会去的!”

  说着,他扫视了一下中医馆四周,最终目光定格在后门处,眸中闪过一抹异样之色,轻笑着对我说道:“当然,你也可以不去,一辈子待在这里,受这里的庇护,那也未尝不可。只不过,一生无法和父母相见,不觉得遗憾吗?”

  我知道他的目标是我,或者是那本书,也或者是为了把我当诱饵,引爷爷现身。

  不论是什么样的原因,一旦我去了岭南孟家,想要脱身,估计是不可能的了。

  可是,就像他说的那样,若是不去的话,此生无法见父母一面,那种遗憾,绝对是一生都无法弥补的。

  我的拳头紧握,指骨泛白,心中纠结到了极点。

  还有一个月的时间,爷爷所说的三个月期限就到了,若是爷爷能回来还好。若是爷爷到时候无法回来,那么我就必须去一趟岭南了。

  我看了看柜台上的那张纸条,犹豫了一下之后,将那张纸条拿起,揣进了兜里。

  “之前那些人,是不是孟家派来的?”我深吸一口气,死死的盯着他。

  “嗯!”他没有掩饰,轻轻的点点头。

  我沉声说道:“能不能告诉我这其中的来龙去脉?”

  他轻笑着摇摇头,温声说道:“这事,不好说,不能说,等你见到七叔之后,自然会明白了!”

  说着,他转身就要离开,刚走两步,脚步顿了一下,转过头来看着我,微笑着说道:“等三爷爷回来的时候,代我向他问声好。这两个月的时间,杀了家里好几人了,宝刀未老,家里很多人对他老人家甚是‘想念’呢!”

  话音落,他就要走出店门。

  而就在此时,店门外冒出一人,正是那之前在旅馆找我麻烦的中年男人。

  之前那晚被周倩吓走了,没想到现在又出现了。

  中年男人对青年恭敬的行了一礼,青年却微皱起了眉头,沉声说道:“你来干什么?”

  中年男人恭敬说道:“老爷子吩咐,务必要把这小子带回去!”

  说着,中年男人眸中闪烁寒芒,看了我一眼,森声说道:“死活不论!”

  话音落,中年男人身影一闪,朝我扑了过来。

  这个中年男人想杀我,这一点我能看出来,他眼神中的那种浓郁杀意已经毫不掩饰了。

  我跟他没有太大的仇怨,但是他对我的杀意却宛若有杀父之仇似的,只能说这家伙的心眼太小了点。

  第一次对我动手的时候,被唐灵破坏了,他羞恼成怒,但是当时确实拿我没办法。他对唐灵忌惮,只能把那份耻辱强加在我的身上,对我怀恨在心。

  第二次的时候,又被周倩吓走了,这让他心中的那份耻辱和愤怒更重了。

  所以,现如今,他只想让我死!

  他的速度很快,瞬息间跨过数米的距离,翻过柜台,出现在我的面前。

  他的手,指甲暴涨,乌黑锋利,朝我的脖颈暴刺而来。

  若是在以前,凭我的身手绝对是躲不过去的,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了。

  这段时间里,我的身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的这种速度,我已经勉强能跟上了,不再是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了。

  “砰~”凌空一脚,转身一记猛烈的鞭腿甩了出去,正中他的胸口。

  以我现在的力量,就算是一个体型健壮的彪形大汉,也绝对吃不消这一击的。

  可是,他只是身体一晃,退后一步,有点诧异的看了我一眼之后,再度露出狰狞的神情,锋利的指甲再次朝我脖颈刺来。

  “老子看今天还能有谁能救你!”他厉笑着。

  我心中虽然紧张,但是并没有太过慌乱,刚刚那一脚只不过是为我自己争取时间罢了。

  一脚把他踹开之后,我的手已经摸进了口袋之中,摸出了一张符箓。

  这张符箓,并不是普通的符箓,而是参杂着我的鲜血画出来的符箓。

  对于符文这玩意,我这两个月虽然每天都在勤加练习,但是具体实施起来效果如何,我心中还是没底的。

  在他那乌黑发亮隐隐有些发臭的锋利指甲快要接近我的脖子的时候,我手中的那张符箓甩了出去,冲向了他的胸口。

  “蓬~”那张符撞在中年男人胸口之后,血红色的符文猛地剧烈闪烁,化为了一团火光爆开。

  “啊~”中年男人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声,整个人像是被火车头撞中了似的,往后飞去。

  冲飞数米远,中年男人胸前冒出浓郁黑雾,将那火光一点点包裹熄灭。

  这个过程,中年男人始终发出凄厉的惨叫,胸前大片肌肤焦黑,森森白骨露出,隐隐能看到内脏,很是凄惨。

  空气中弥漫着焦臭的味道,加上他身上那恐怖的焦黑伤痕,让我的胃一阵阵的抽搐,有种强烈的恶心的感觉。

  火光最终被他身上的黑雾扑灭,他的凄厉惨叫之声也消失了。

  “我要你死!”他眸中绿芒大盛,满脸狰狞怨毒,道道青筋浮现在他的脸上。

  与此同时,他身上的黑雾愈加浓郁,周围温度瞬间降低不少,腥臭之气也浓郁起来。

  杀意更重,散发残忍暴虐气息。

  就在他准备再次朝我扑来之际,站在门口的青年皱眉冷声说道:“鬼奴,够了,别在这里动手!”

  中年男人身体一僵,咬着牙看着青年,似乎有些犹豫。不过,当他把视线重新放在我身上的时候,眼神中的那抹犹豫消失了,转化为了深深的怨毒愤恨之色,甚至还有些许的疯狂。

  看到他这样的神情,我就明白了,他今天不弄死绝对不罢休了,根本不会听青年的话了。

  我心中虽然依旧紧张,但是并不是很慌乱了,主要是刚刚那道符箓给了我很大的信心。

  再次摸出一张符箓,警惕的戒备着。

  果不其然,中年男人嘶吼一声,携浓郁黑雾,朝我再次扑了过来。

  而就当我准备将手中的这张符箓扔出去的时候,异变突发。

  “吼~”

  一道低沉的吼声从后院那边传来,紧跟着一道残影从后门那边冲出,直接冲向中年男人,后发先至,在中年男人靠近我之前,那道残影就截住了那中年男人。

  秃毛老狗!

  当这秃毛老狗出现的瞬间,我就看到那中年男人的脸色巨变,脸上的狰狞愤怒怨毒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惊恐和不敢置信。

  “血獒……不,这不可能……”

  中年男人惊惧嘶吼,转身就想往门外冲去,但是,已经晚了。

  秃毛老狗直接张开大口,速度极快,锋利铮亮的犬齿直接咬住了中年男人的脖颈,猛地一甩头,直接将中年男人的身体扔到了后院那边。

  “不……救我……”

  后院那边传来中年男人凄厉的哀嚎,但是这哀嚎并没有持续多久,眨眼间就戛然而止了。

  从老狗出现,到中年男人被扔进后院,只有短短的几个眨眼而已,整个过程太快了。

  我现在似乎有点明白为什么之前那红衣小女孩这么畏惧这只老狗了,这家伙绝对成精了啊!

  中年男人在我眼中,已经算是很厉害的了,可是却没能在这只狗的攻击下撑过几秒钟,若不是亲眼所见,我压根就不会相信的。

  这家中医馆真是不简单,一只老狗都这么厉害,更别说那老家伙了。

  嗯,以后得对那老家伙客气点了!

  秃毛狗将中年男人甩到后院之后,看都没看,一双兽眸盯着门口的青年。

  青年看了一眼后院的方向,喃喃轻声说道:“白痴!”

  随后,他对秃毛狗笑了笑,温声说道:“无意冒犯,家奴该死,日后我会登门赔礼道歉,请见谅!”

  说完,青年看了我一眼,柔声说道:“堂弟,下次再来,希望你已经做好决定了!”

  接着,青年直接离开了,很是潇洒,根本不理会那中年男人的死活了。

  等他走后,秃毛老狗懒懒的打了个哈欠,根本看不出刚刚的那种凶猛,一步三晃的朝后门那边走去。

  “呃,那啥,谢谢了!”我也不知道该说啥了,对秃毛狗很认真的道谢。

  不能以看待普通动物的眼光去看这只狗,我心中已经把它当成了一个很强的高手。

  秃毛狗的脚步一顿,看向我,它的眼神很复杂,传递出了一道很清晰的意思。

  “有没有兴趣来后院看看?”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