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总裁 → 许暖陆慎行小说

许暖陆慎行小说

莹莹美代子 著

连载中免费

《暖婚厚爱陆先生爱我行不行》是莹莹美代子所著一部长篇现代豪门小说,主角是许暖陆慎行,讲述了许暖是个离婚律师,陆慎行是掌握亿万家产的总裁大人,两人成婚的事情外界是不知道的,本是一场的交易的婚姻,不料许暖动了感情,等她想抽身而退,却发现陆慎行将退路堵死,没有他的允许,她跑不掉。

更新:2019/08/10

在线阅读

《暖婚厚爱陆先生爱我行不行》是莹莹美代子所著一部长篇现代豪门小说,主角是许暖陆慎行,讲述了许暖是个离婚律师,陆慎行是掌握亿万家产的总裁大人,两人成婚的事情外界是不知道的,本是一场的交易的婚姻,不料许暖动了感情,等她想抽身而退,却发现陆慎行将退路堵死,没有他的允许,她跑不掉。

免费阅读

  陆家没有小孩,家里已经有很多年不买蛋糕,生日的时候就一家人坐一起吃顿饭,因为赵怡婷喜欢搞气氛,所以才让陆慎礼去订蛋糕。

  这会儿被陆慎义说“无聊”,赵怡婷便有些不高兴,蒋玲珊看出来了,才赶紧让陆慎义闭嘴。

  吃完饭,赵怡婷便张罗着切蛋糕,切完蛋糕大家纷纷把礼物拿出来递给陆剑楠,除了陆慎行和许暖。

  许暖不知道今天是陆剑楠的生日,所以才没准备礼物,而陆慎行是根本就没想准备。

  说实话,要不是怕陆老爷子不高兴,他才不会放下一大堆工作跑到这里来,更别说是给陆剑楠送礼物了。

  陆剑楠喜欢钓鱼,陆慎礼和赵怡婷送的是一套高档钓具。

  “这是慎礼特意去美国买回来的,说是美国那边最先进的!”赵怡婷还不忘强调一句。

  陆慎义也送了个限量款手表,蒋玲珊把那手表拿出来,喜滋滋地戴到陆剑楠手腕上。

  “你看,小义的眼光多好,这手表你戴着好看!”

  而陆慎行和许暖站在那里,两手空空,彼此无言。

  陆慎行神色倒是自如,静静地看着他们父慈子孝,唇畔是若有似无的讥嘲,许暖却尴尬得不得了。

  这时候,陆老爷子开口了,“暖暖,你和阿行不是也准备了礼物吗?”

  “……”

  “刚刚阿行放在我书房里了,你赶紧去拿下来啊!还有,我也给你爸买了个领带夹,就搁在书架上,你帮我一起拿下来。”

  “好。”许暖会意一笑,转身上楼。

  陆老爷子的书房在二楼最角落的地方,窗外就是花园,很安静,光线也好,陆老爷子最喜欢坐在这里下棋。

  许暖小的时候就经常跟着许宏远来这里,因此轻车熟路地找到了书架,从书架上拿到两个盒子,一个大一个小。

  大的盒子里放着陆老爷子说的领带夹,镶着碎钻,很普通的款式,也就万把来块的样子。

  小的盒子里装着一把钥匙,估计就是她和陆慎行“送”给陆剑楠的礼物。

  许暖猜不出这是什么钥匙,只得硬着头皮拿下去,反正不用她操心,陆老爷子都准备好了。

  陆老爷子让许暖把盒子递给陆剑楠,笑眯眯道,“阿行和暖暖真是孝顺,他们知道你喜欢海钓,特意给你送了一艘钓鱼艇,这钓鱼艇是阿行亲自选的,上个月就去欧洲订好了。”

  陆剑楠把玩着钥匙,淡淡道,“谢谢爸。”

  陆老爷子蹙了下眉,“谢我干嘛,应该谢谢阿行和暖暖才对,虽然是我帮忙出的主意,不过钱可是他们付的!”

  陆剑楠察觉到老爷子有些情绪了,连忙笑道,“难得孩子们这么有孝心,给我送了这么大的礼。正好前段时间我才想着买一艘钓鱼艇,这么巧,他们就送来了,谢谢你啊,阿行。”

  陆慎行不置可否地勾了下唇,“客气。”

  而许暖坐在陆老爷子身边,看到赵怡婷脸上的冷笑,感觉比刚才更加尴尬了。

  陆剑楠和陆慎行父子俩关系不好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了,黎灵死后还没两个月,陆剑楠就带着蒋玲珊和两个小儿子进门,从此以后,陆慎行看陆剑楠的眼神就变得冰冷。

  这些年来,陆老爷子一直致力于修复他们父子俩的关系,可根本就无济于事,扎在陆慎行心里的刺那么深,怎么可能拔出来?

  那艘钓鱼艇是谁送的,大家心知肚明,只是都不说破。

  偏偏赵怡婷不知道这家子的相处方式,看到陆慎礼千挑万选的礼物被人瞬间碾压,气得脸色都变了。

  她看了陆慎礼一眼,陆慎礼冷着脸,什么都没说,蒋玲珊却依然是笑眯眯的模样,赵怡婷一口气咽不下去了。

  “呵呵,大哥还真是很孝顺呐,早上刚给陆家送了个惊喜,晚上又给爸送这样的大礼,爷爷不是一直念叨着想抱曾孙嘛,这下可好……”

  “婷婷——”陆慎礼连忙打断她,“你不是做了蛋挞吗,赶紧拿出来让大家尝尝吧。”

  赵怡婷看到陆老爷子眸光发冷,就没有再吱声,转身去厨房了。

  蒋玲珊笑着跟了过去,“我进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

  不一会儿,两人端着热腾腾的蛋挞出来,蒋玲珊递了个蛋挞给陆慎行,陆慎行没接,她便搁在他面前的茶几上。

  赵怡婷见状又不高兴了,“妈,你也真是的,大哥根本就不吃这种东西,你何必多此一举。”

  蒋玲珊笑眯眯的,一副和蔼的模样,“你这丫头怎么这么小气,难道是怕自己手艺不行,让大家笑话?”

  她想用玩笑化解尴尬,可惜赵怡婷情商不高,不懂得配合她唱双簧,又嘟哝了一句,“这蛋挞我可是做给爸吃的,其他人爱吃不吃!”

  陆慎行早已习惯她浑身是刺的模样,从始至终都没说话,只是坐在那里和陆老爷子聊天,指间烟丝袅袅。

  陆剑楠几年前就戒烟了,闻到烟味忍不住皱眉,陆慎行却似不察,继续吞云吐雾。

  坐了一会儿,陆老爷子便把陆慎行叫到书房,许暖不想一个人呆在客厅,便去花园散步,屋里只剩他们一家子。

  看着他们祖孙俩一前一后走上楼梯,赵怡婷眉头拧了起来。

  “爷爷把大哥叫去书房干吗?不会是有什么好东西要给他吧?”

  “谁知道呢。”陆慎礼冷冷道,“从小到大,爷爷就疼他,好像只有他是陆家的子孙似的。”

  陆慎义缩在沙发上玩手机,闻言便笑嘻嘻道,“二哥又开始酸了。”

  “谁酸了?”

  “你啊,明明嫉妒得要死,还不肯承认,我要是你呀,宁肯多花点时间学本事也不在这里当柠檬精,如果你也像大哥一样能干,爷爷疼的就是你了。”

  “臭小子!那你怎么不多花点时间学本事啊?”蒋玲珊伸手拧了陆慎义一把,“整天只知道在外面瞎闹,什么时候才要去公司上班?”

  “我又不嫉妒大哥,干吗要花时间学本事。”陆慎义笑嘻嘻道,“再说了,公司有二哥去就好了,人生短暂,我得多玩几天。”

  蒋玲珊幽幽叹了一口气,“我说你就不能上进点吗?再这样下去,长陆集团就真没你什么事了,等哪天去街头要饭,你就知道后悔!”

  “怎么会呢,有大哥在,怕什么啊,只要大哥把公司打理好,我这辈子就不愁穿不愁吃了。”

  陆慎义还小,根本就不明白蒋玲珊的“一番苦心”,对陆慎行也没那么多敌意,反倒是真心崇拜这个能干的大哥。

  一家人在楼下聊得很融洽,楼上突然传来争吵声。

  听到楼上传来争吵声,陆剑楠眉头拧了起来,蒋玲珊也有些担心,连忙打发云姨上去看看。

  正好陆老爷子该吃药了,云姨便端了水杯上楼,走到楼梯口就看到陆慎行气冲冲地从书房出来,眸色冷凝。

  “阿行,你要去哪里……”

  话还没说完,陆慎行已经一阵风走下楼梯,云姨暗暗叹了一口气,连忙往书房去。

  推开门,只见陆老爷子坐在书桌前喘气,脸色铁青。

  云姨连忙过去劝他,“我说您也真是的,阿行难得回来一趟,好端端的您和他生什么气?”

  陆老爷子捏着拐杖,身子控制不住地发抖。

  “这小子,年纪大了,脾气也变大了,我只不过是问了他两句,他就甩脸色给我看,到底有没有把我这个爷爷放在眼里!”

  云姨柔声安慰,“您也知道,阿行工作忙,压力大,再加上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他心情不好也是可以理解的。”

  “他心情不好就朝我发脾气嘛,这是什么道理!”陆老爷子气得拿拐杖敲桌腿,“再说了,发生这种事是我的错吗,还不是他小子惹出来的!”

  老爷子叹了一口气,“其实我也不是要怪他,只是想了解一下情况,谁知道他什么都不说,还怪我多管闲事,哎,可能人老了就越来越讨人嫌吧……”

  陆老爷子絮絮叨叨地说了一通,说完又有些难过。

  不一会儿外面传来敲门声,云姨过去开门,看到是许暖,她很高兴,连忙把许暖拉进屋里。

  “老爷子最喜欢你了,你好好劝劝他,让他别生气。”

  许暖原本是想上来道别的,看到陆老爷子脸色苍白,不觉有些担心,“爷爷,您没事吧?”

  “怎么会没事,迟早要被那臭小子气死!”

  “……”

  “原本我只是想问问他那个孩子的事,谁知道他什么都不说……”陆老爷子又叹了一口气,转头看着许暖,“暖暖,真是难为你了,和阿行结婚后你受了这么多委屈……”

  “怎么会呢,阿行对我挺好。”许暖握住陆老爷子的手,笑容温婉,“您放心,这件事我已经和阿行商量过了,我们会看着办的,您就别再问他了,好不好?”

  她明明是笑着的,可是不知为何,陆老爷子心里却很不是滋味,这种时候她不哭不闹,反倒这样淡然,这一点都不正常。

  “你们想怎么办?你……不会是要和阿行离婚吧?!”

  看到陆老爷子一脸紧张,许暖忍不住笑了起来。

  “您放心,我们暂时没考虑离婚的事,只是这件事关系重大,我相信阿行会好好处理,您要相信他。”

  “什么叫暂时没考虑离婚?难道以后还要考虑离婚吗?”

  陆老爷子闻言便有些不高兴了。

  许暖暗暗苦笑了一下,“爷爷,您就别抠字眼了,现在最要紧的是长陆集团股价下跌的事。因为这事,阿行已经忙得焦头烂额,您就别再给他压力了好不好?”

  看着这么懂事的孙媳妇,陆老爷子忍不住暗暗叹了一口气。

  ……

  陆慎行心情不好,是因为看到陆剑楠和蒋玲珊在那边夫唱妇随,想起自己死去的母亲,他心里不是滋味。

  而且,对于陆老爷子自作主张的“好意”,他根本就不想领情,可以说,陆老爷子越是想改善他和陆剑楠的关系,他就越不痛快。

  老头子明明知道陆剑楠做了什么,却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为对他好一点,他就不会记恨了,殊不知,这些年来,他做梦都想杀了陆剑楠。

  陆慎行脸色阴沉地站在院子里抽烟,许暖才从屋里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他颀长的身子靠在车头,指间烟丝袅袅,脚下已是一地烟头。

  院子里光线昏暗,他的身子大半笼罩在黑暗之中,看起来落寞而清冷,许暖突然就不忍心打扰了,在那里站了片刻才走过去。

  “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把爷爷劝好了,他不会再提这件事。”

  陆慎行回头看她,淡淡地开口,“谢谢。”

  “不客气。”

  这是他们之间的默契,相扶相持,互惠互利,这点倒是很像一对恩爱夫妻。

  陆慎行把手中的烟抽完才上车,许暖的车送去修了,只能搭他的车回去,正要上车,云姨从屋里出来,手里还拎着大包小包,走近一看,都是燕窝、虫草、人参等补品。

  “前几天有人来探望你爷爷,送了一大堆东西,家里吃不完,你爷爷让你带走……”

  陆慎行脸色很冷,“吃不完的东西才让我带走,呵,陆慎礼说得没错,爷爷还是真是偏疼我。”

  云姨站在那里,眼眶渐渐有些泛红。

  陆慎行是她一手带大的,这些年陆慎行经历了什么,她都看在眼里,每每想起死去的黎灵和年幼丧母的陆慎行,她就心疼,可这毕竟是主人家的事,她也不好插手,只能默默地关心。

  “和我说一声,我去拿就可以了,还劳您亲自送过来。”

  许暖连忙走过去接过云姨手里的东西,谁知没拿稳,一大盒人参掉在地上,盒子摔开,里面的人参散了一地。

  许暖连忙蹲下去捡,起身的时候脑袋突然一阵晕眩,然后眼前一黑,她整个人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暖暖——你怎么了——暖暖——”

  云姨吓得不轻,连忙跑过去扶住她,听到云姨的叫声,陆慎行也连忙从车上下来,伸手抱住许暖。

  许暖失去意识之前,微微睁开眼睛,隐约觉得自己看到了陆慎行的脸,脸上是担忧的神情。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耳畔传来清脆的鸟鸣,空气清新,清晨的阳光从窗外洒进来,目之所及都是一片白色。

  许暖缓了几秒钟才意识到自己是在医院,手上正挂着点滴,看了一下时间,六点半,还来得及去开庭,她这才缓缓松了一口气。

  陆慎行正站在窗户旁边喝咖啡,听到动静转过头去,就看到许暖坐在那边揉额头。

  “怎么了?头还很痛?”

  许暖这才意识到房间里还有人,扯了下嘴角,“还好,就是……头有点晕。”

  “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陆慎行看着她红肿的额头,俊眉微蹙。

  许暖只得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陆慎行听了,眸色凝了起来,“所以说,赵怡婷是故意的?”

  “也不是故意……”许暖苦笑,“她说她在打电话,没看到我的车。”

  陆慎行握着咖啡杯,脸色异常冰冷,“既然撞伤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没什么大事,不必兴师动众。”许暖淡淡道,“再说了,昨天晚上是你爸的生日,我不想闹得大家都不愉快。”

  陆慎行看着她,眸中似有深意,片刻之后才道,“其实你不必这么做。”

  “什么?”

  许暖觉得自己估计是撞坏脑袋了,有点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总之,以后赵怡婷要是再敢为难你,你就告诉我,别自己硬撑着,我不想欠你太多。”

  其实这些对许暖来说根本就不是事儿,可这个男人又竖起满身防备,冷冰冰地和她拉开距离,许暖也不想让他为难。

  “好。”

  七点左右医生进来看了一下,说是脑震荡,打了一个晚上点滴,脑袋里的淤血已经散了许多,不过还要住院观察两天。

  许暖早上还要开一个庭,一心只想出院,怎奈陆慎行就是不同意她出院。

  不一会儿,陆老爷子和云姨也来了,一听说她要出院,陆老爷子急得跟什么似的。

  “到底是工作要紧还是你的身体要紧?再这样下去,你连命都没了,还谈什么工作!”

  “再说了,你爷爷就你一个亲孙女,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到时候怎么和你爷爷交代?!”

  “要是你不乖乖听话,我就不让你出去上班了。”

  ……

  许暖实在受不了陆老爷子的唠叨,只得给叶铭打电话,让叶铭帮她开一下庭。

  幸好她已经写好辩护词,案件也很简单,叶铭看了下材料就懂了,稍微准备了一下就带着唐宁往法院赶。

  开完庭已经是中午,叶铭请唐宁去附近的商场吃大餐,唐宁坐在那里一脸矜持,又羞涩又局促。

  小姑娘刚从学校毕业,最喜欢叶铭这种成熟稳重魅力无边的大叔,坐在叶铭对面,她心噗噗直跳,耳根都红了,一顿饭下来,根本不知道自己吃了什么,倒是被叶铭逗笑了好几次。

  吃完饭叶铭买了束花就往医院去,到了医院,许暖正靠在床上捧着本《证据学》看得津津有味,叶铭忍不住摇头。

  “要不要怎么拼啊,生病了就好好休息,看什么书呢。”

  许暖合上书,看到他怀中抱着的白玫瑰,忍不住笑了起来,“探望病人送白色的花,好像不太合适吧?”

  “你不是最喜欢白玫瑰嘛!”叶铭找了个花瓶,把花随便插进花瓶里,“要是你死了,我也给你送白玫瑰,以后每年清明都送。”

  许暖瞪了他一眼,“你到底是不是来探病的?开口闭口咒我死,你就这么巴不得我死吗?”

  叶铭笑嘻嘻地在她床前坐下,“我怎么舍得你死呢?你可是我的宝贝儿,要是你死了,我就没老婆了。”

  许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别想拿我当幌子啊,我早就说了,要真想和我结婚,先把你的房子写我名下。”

  叶铭一听这话就心疼,“你怎么这么贪心,人家迪迪都没说要分我的财产。”

  “那你找迪迪结婚去,别来烦我。”

  “还不是因为迪迪不肯嫁给我嘛,要是他肯嫁给我,我早就和他去美国结婚了。”

  说到这里,叶铭脸上隐约闪过一丝失落,不过他很快就敛去情绪,嬉皮笑脸起来,“喂,好端端的你怎么会晕倒?不会是因为突然多了个儿子,高兴得晕过去了吧?”

  “……”

  “所以说嘛,你早就该和陆慎行离婚了,要是你嫁给我,我保证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

  “……”

  “而且我的基因这么优秀,要是你肯和我生个孩子,那孩子将来一定是爱因斯坦……”

  说到这里,叶铭才注意到许暖神色异样,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只见……陆慎行站在门口,手里还提着个外卖盒子。

  叶铭浑身僵冷,心中一阵哀嚎。

  虽然早就知道许暖和陆慎行有名无实,可人家毕竟是领过证的合法夫妻,当着人家老公的面唆使她离婚,这、这……

  简直就是找死啊!

  陆慎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许暖注意到他的时候,他已经站在那里了,脸色不是很好看。

  看着他泠泠的眸光,叶铭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猛地从床上站起来。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气场实在太强大了,就连叶铭这个在法庭上纵横捭阖的精英律师,在他面前也没了气势,连说话都不利索了。

  “陆先生……您,您好……”

  陆慎行没见过叶铭,根本就不认识他,许暖便给他们做了介绍,陆慎行这才伸过手去,“叶律师,你好。”

  叶铭硬着头皮握住陆慎行伸过来的手,心中纠结着一个问题,要不要解释,要不要解释,要不要解释……

  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反正这个男人根本就不在乎许暖,估计也不会想听什么解释。

  叶铭正儿八经地说了一下早上开庭的情况,这才起身告辞,临走前还不忘把自己的名片递上去,“要是陆先生需要律师,随时可以和我联系。”

  陆慎行一点都不给他面子,“不用,我有私人律师。”

  叶铭尴尬了一下才呵呵呵地给自己找了台阶下,“也是,我都忘了您太太就是律师,可不就是您的私人律师嘛哈哈哈。”

  认识这么久,许暖还是第一次看到叶铭这副狗腿样,而且还是失败的狗腿,于是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接收到叶铭凌厉的眼神,许暖才敛了笑,“那个,你不是还要回律所嘛,赶紧走吧,记得让唐宁把卢丽梅起诉离婚案的材料送过来,我这两天可以看看。”

  叶铭走后,陆慎行走到床边把外卖盒子拿出来,“看你中午没怎么吃,我让司机去买了份粥。”

  中午吃的是云姨从家里带过来的饭菜,有些油腻,许暖没怎么吃,只喝了几口汤,这会儿肚子有点饿,于是便拿起调羹吃了起来。

  ……

  许暖在医院住了两天,晚上都是陆慎行留在这里陪夜,说实话,许暖还真有些不习惯。

  蒋玲珊趁着陆慎行不在的时候也来了一趟,坐在那里嘘寒问暖,又替赵怡婷给许暖道歉,赵怡婷自己倒是没来。

  许暖知道陆慎行不怎么喜欢这个继母,可是相处久了,她觉得蒋玲珊其实还好——至少表面功夫做得很好,在陆慎行面前都是一副和蔼的模样。

  两天后许暖出院,陆慎行没有出现,倒是派了几个人来接她,许暖有些疑惑,她又没啥行李,为什么要来这么多人?

  回到家,许暖第一时间冲进洗手间,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洗完澡稍微睡了一觉,醒来后去4S店取车。

  后保险杠和车灯都撞坏了,修了千把来块,不过幸好车子还能开,许暖真是感恩戴德,直接开着车去律所。

  走进律所,她像往常一样和同事打招呼,却发现大家看她的眼神有些复杂,像是好奇,又似探究,总之……和平时不一样。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