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校园 → 混蛋教师ABO温斯言林千

混蛋教师ABO温斯言林千

哲学少男 著

连载中免费

《混蛋教师ABO》作者是哲学少男,主角叫温斯言林千,讲述了一个奶狗爱上混蛋的故事,老宅区的混混头子林千,身负半夜屋顶吹唢呐的绝技,尤为擅长吹小白菜,自从被关在秋家大院之后,昔日的王者变成了专爱欺负小孩的混蛋,尤其是又白又胖还没门牙的秋家小少爷,夺其门牙,骗其真心,暴力恐吓,穷凶极恶。却没想到十年之后,报应来了。一个嘴里没句真话的混蛋小时候手欠欺负秋家小少爷,却在长大之后被干到跪不住的故事。

更新:2019/08/11

在线阅读

  故事递提供哲学少男大神最新作品《混蛋教师ABO》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混蛋教师ABO最新,混蛋教师ABO无弹窗,《混蛋教师ABO》作者是哲学少男,主角叫温斯言林千,讲述了一个奶狗爱上混蛋的故事,老宅区的混混头子林千,身负半夜屋顶吹唢呐的绝技,尤为擅长吹小白菜,自从被关在秋家大院之后,昔日的王者变成了专爱欺负小孩的混蛋,尤其是又白又胖还没门牙的秋家小少爷,夺其门牙,骗其真心,暴力恐吓,穷凶极恶。却没想到十年之后,报应来了。一个嘴里没句真话的混蛋小时候手欠欺负秋家小少爷,却在长大之后被干到跪不住的故事。

免费阅读

  窗子。

  乱七八糟地色块拼凑在一起的窗子。

  透不过光亮的窗子。

  “以上就是今天会议的全部内容,明天就正式开学了,大家新学期,都要开个好头啊!”教导主任理了理桌案上的书本,掀开茶缸的盖子嘬了两口,突然间,眼珠子便瞪得溜圆,挥舞着茶杯盖子对着正对面昏昏欲睡的卷毛大喊道:“迟到的那位林千老师,你留一下。”

  林千被吓精神几分,用力张了张眼睛,索性他那好久都没修剪过的刘海能掩盖一点方才睡着了的痕迹,还能让他从容地编一编说辞。

  隔壁班的语文老师白思思路过他身边的时候,用黑色的文件夹不经意地在他肩膀上拍了拍,顺便对他做了一个口型。

  他微微笑了一下,算是对白思思表达了一下感谢,至于那口型想要传达的是什么,他并不在意,他也不是第一次在语文组的会议上迟到,翘过整节会的时候都有,但他始终都对自己不会被炒鱿鱼这件事情非常有自信,自信到教导主任想用门板子拍平他那张脸。

  “啊?什么凭什么?就凭老子带的班牛逼这一点还不够?”

  那一年,林千翘着二郎腿坐在教导主任的老板椅上,如是说道。

  老师们陆陆续续地都回了自己的班级,林千四肢不大协调地站起来,难得规规矩矩地到了主任的面前。

  “人都走光了,你还跟我装个屁!”主任气得骂他。

  林千也不还嘴,四处瞅了瞅,就近拉过来一个椅子坐下。

  “原本交给你的那个班,要加一个新同学!新同学!新同学!你他妈听清楚了吗!”

  “知道了,知道了,来来呗,教五十个也是教,教五十一个也是教。”林千无所谓地摆摆手,从口袋里摸出半包烟,象征性地问了主任一句介意吗?而后便愉快地抽起来。

  “但是这个学生有点特殊,他的,某些特征比较偏女性化,所以总被嘲笑……”

  “小事,单独心理疏导再开个班会就完事了,你太紧张了,老乔。”林千漫不经心地抖了抖烟灰。

  老乔翻了个白眼,扯过茶缸喝了一大口,随即用发福的小胖手胡乱抹了抹嘴,没事找茬道:“还有,前两天的那个新闻,有人说你欺负高三的一个刚分化Omega,怎么回事?”

  林千这两天还正因为这事儿犯愁:“听他们放屁吧,那家伙在楼梯间烧得要死要活的,要不是我正好蹲那附近抽烟,给他送去了校医室,他才要完蛋呢!”

  主任放心了似的从鼻子里长舒了一口气,半眯着眼睛神情复杂地看着林千说:“还有最后一件事情,您能不能给您那手机开发点出了看时间以外的功能,通知群的消息给老子回复一句,你个大白痴!”

  *

  老乔和林千是大学同学,更进一步的关系是大学室友,打那个时候起,手机对于林千来说就是个看时间的工具,电话不接,消息不回,通知也收不到,拍毕业照都迟到。

  那时候他还是寝室长,这人三天两头的搞失踪,每晚的学生会查寝都是对他瞎编能力的考查。

  最气的是,每当他揪着林千的衣领大声质问他去了哪里,总会得到各种奇葩的理由。

  比如,看书看忘点了,被管理员锁图书馆里了。

  比如,想吃虾饺了,买了张票去了广东。

  比如,今天NBA总决赛,要去体育馆外面感受一下氛围。

  比如,以前邻居家的狗死了,他去慰问一下狗的家人。

  ……

  等等。

  并且他把这份欠抽的生活态度带到了分配了工作之后。

  工作四年,老乔早就评上了各种职称,还当上了主任,而林千到现在,薪资也就仅仅比实习教师高那么一点。

  平心而论,他的教学质量很高,和学生也很相处的来,带的艺术班的成绩有时比其它文化班还高一些,就是讲课没什么规矩,也没有为人师表的自觉,常常讲课讲到一半就盘腿坐上了讲台,开始批判天批判地批判傻-逼出题人。

  上一届主任常常气到在门口骂他,还被他嫌吵关在了门外。

  老乔有时候觉得,林千到现在还没被学校开除,简直就是我佛慈悲。

  *

  林千洗完澡出来,手机上的呼吸灯正忽明忽暗地闪着,他擦了擦头发,不打算理会,脑海里却突然闪过老乔耳提面命地叫他回消息,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开看了看。

  结果映入眼帘的几条大标题就让他瞬间想扔了手机。

  震惊!省实验某语文教师无故骚扰高三Omega!

  就教师骚扰未果一事,论是否该取消高三学生的在校加课!

  林千看了几条就感觉眉头抖得厉害,他把手机丢到床上,自己也向后一仰,砸进柔软的床垫里。

  半长的卷发凌乱的铺散在床上,露出光洁的额头和柔和的眉眼,他摸了摸嘴边一圈的小胡子,闷闷地说:“骚扰个屁,老子他妈也个O啊……”

  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林千心里顿时有些起火,索性也是闲着,他准备在那些新闻下面好好和那些吃瓜群众们撕上一把,却没想到是一个网名叫三分糖的人,给他发来的非好友消息。

  “谢谢林老师的帮助,我已经没事了,网上的那些新闻我会出面澄清的,给您添麻烦了。”

  林千侧着头看了一会儿,心里的火气顿时就灭掉了大半,心说这小子还挺会说话。

  众多性别当中,他最讨厌的就是Omega,最可怜的也是。

  他曾经亲眼目睹过Omega被一众Alpha玩弄到神志不清。

  而且这个Omega还是他妈。

  在那段少不更事的年岁里,他曾经以为性别分化取决于身体素质,于是拼命地锻炼,可是上帝的手还是把他的脑袋按在一米八的刻线上。

  不过一米八扔在Beta中倒也算不上矮,打了抑制剂,留圈小胡子,头发留长挡住眼睛,平时穿的宽松些,他说自己是个Beta也没人会怀疑。

  但在林千眼里,自己胡子拉碴还顶着个鸟窝似的头发,还是怎么看怎么邋遢。

  所以他一般只在开学的第一天,会把头发在后面拢成一个小啾啾,还穿上难得一次的正装,主要是为了在新学生面前留个好形象,至于以后?以后的事就交给以后吧。

  *

  林千被分配到省实验来教书已经四年了,第一年,新人普遍挨欺负,他上来就被分配到最难管教的体育特长班,那也是他一战成名的地方。

  班里男生居多,还有那么三四个已经分化了的Alpha,林千刚到班里的时候压力还挺大,毕竟他骨子还是个Omega。

  而当初之所以选择做老师,就是因为这一行业几乎没什么Alpha。

  男性Alpha对领导权总是有着异常的执着,何况还是一群臭未干的高中生,屁大点小事都能动手打起来,对前来劝架的Beta教师们大多也是不屑一顾。

  直到林千的出现。

  林千的体型放在他们面前也是不值一提,只是他平日里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实在让人看了窝火,因此十分荣幸地得到了男生们一句“关你屁事”。

  谁知道下一秒林千就随手抓起一个椅子,狠狠地抡向其中一个闹事头目的脑袋。

  互掐的两伙人都傻了眼,被打的武升也有点懵,哪有老师这么往死里打学生的,不想干了?

  后来当武升问起林千当时怎么想的,林千吐了一大口烟雾,若有所思地回了他一句:“又打不坏,你们Alpha抗打。”

  ……

  那些都是后话了,不过当时更让他怀疑人生的是,还没等他站稳来发挥自己Alpha特有的威严,他的脑子又结结实实挨了一下子。

  “闹够了吗?你们这群白痴肌肉男!”

  拼力量,十个林千也打不过他们一个,不过人类之所以要比那些猛虎野兽高级,不就是胜在会利用工具吗?况且他打架斗殴的经验可是这帮臭小子的好几倍,击打的位置,出手的果决,瞬间就教给他们什么叫社会主义的毒打。

  那一次事情闹得不小,但大家可能是被打出了些情分,打累了还一起出去喝了顿酒。

  不打不相识,武升还成了他的忠实拥护者,张口林哥,闭口林哥叫得他心里那叫一个舒坦。

  他是高二接的那个班,毕业,全班一起自弹自唱张震岳的《再见》的时候,他还没少掉眼泪,可能也是因为从来没听过有人能唱得这么难听。

  那一届考得都还不错,武升去了国家队打篮球,林千在教工中也出了名,之后他就申请去了艺术班,虽然体育班的兄弟情很感人,可他实在不愿意面对那么多Alpha。

  相对来说,艺术班的氛围就很和他的意。

  他今年接的班级也是从高二开始,进教室前特意拿着点名册瞧了瞧人名,免得被个别人名中的生僻字弄得难堪。

  文科艺术班,五十个人,只有三个男生,其中还有一个Omega,其余两个都是Beta,林千勾了勾嘴角,把鬓角的碎发顺到耳后,从门口到讲台那几步道走得叫一个端庄。

  他用文件夹磕了磕讲台,清了清嗓子开始他的新学期寄语:“矿泉水瓶放一放!打瞌睡的精神精神!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林千,森林的林,一千大洋的千,不用叫我老师,本人教书匠一个,担不起老师二字,怎么称呼我都随便,从本学期开始,我负责大家语文学科的授课,讲一下我的课堂要求,不许吃味太重的食物,不许睡打呼噜的觉,不许扯没用的淡,别打断我的讲课思路……你们看哪呢?”感受到台下学生的注意力逐渐分散,林千不高兴地皱起眉头,“我讲事情的时候要看我,错过了重点我可不说第二遍!”

  前排一个戴眼镜的小男生怯羞羞地伸出手指,朝着门口的方向指了指,小声说道:“老师,有人。”

  林千顺着他指的方向转投一看,也是愣住了。

  他不是那种肤浅的人,毕竟他长这么大还真没见过几个好看得过他妈的,可他不得不承认门口那个快赶上门框高的少年长相确实挺抢眼,明明长了一张唇红齿白的狐狸脸,却能和眉眼之间的英气维持巧妙的平衡,林千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浮现出一个肤浅的词语。

  ——我操。

  “老师好,我来晚了。”那少年开口说道,声音却抖得厉害,一双眼睛不正常地盯着他看,恨不得飞出眼眶粘到他脸上一般。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校园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