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总裁 → 夏以馨夜奕臣全章节

夏以馨夜奕臣全章节

郝宝贝 著

连载中免费

漫画《总裁的天才萌宝》改编自作者郝宝贝所著长篇现代总裁小说《千万生子契约天才萌宝一加一》,主角是夏以馨夜奕臣,讲述了身为名门千金的夏以馨因为家族破产,选择向父亲曾经的生意伙伴求助,遭受拒绝走投无路之后,只好答应夜奕臣的契约,为他生下基因良好的一双孩子,不想一朝分离,多年后再遇,两人竟会成为恩爱夫妻。

更新:2019/08/12

在线阅读

漫画《总裁的天才萌宝》改编自作者郝宝贝所著长篇现代总裁小说《千万生子契约天才萌宝一加一》,主角是夏以馨夜奕臣,讲述了身为名门千金的夏以馨因为家族破产,选择向父亲曾经的生意伙伴求助,遭受拒绝走投无路之后,只好答应夜奕臣的契约,为他生下基因良好的一双孩子,不想一朝分离,多年后再遇,两人竟会成为恩爱夫妻。

免费阅读

  “BOSS,刚刚陈导演打电话来,夏以馨拒绝出演《青春的回忆》。”

  夜奕臣玩弄着手中的红酒杯,眉头微微皱起,却不经意挑起嘴角。

  “呵,这个小女人。”

  这个小女人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

  既然为了钱可以出卖身体和骨肉,为了名可以跟林成去开房,这部能够让她一炮而红的戏,她没理由拒绝。

  可是为什么,当他好心好意想成全她时,竟然被拒绝了。这个女人甚至都不愿意多看他一眼,还说他贱。莫非,她是知道了什么?

  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好像一头野兽被挑衅,战斗和征服的念头如火焰熊熊燃烧起来。

  韩特助跟着夜奕臣多年,能成为心腹臂膀,全靠忠诚与察言观色。

  看来,这个夏以馨在boss眼里不一般。

  “阿森,去查一下夏以馨的住址。”

  韩森应下,从夜奕臣房间出来立刻打电话吩咐手下的人去调查。

  虽然夏以馨不过是个没什么名气的小艺人,但是夜奕臣想要查的人,怎么可能查不到?

  不过短短十几分钟,韩森就把夏以馨的底细摸了个透。干练可靠,这也是能跟随夜奕臣左右的原因。

  夜奕臣放下酒杯起身,轻轻打开夜靳霆的房门,没有开灯,用最轻的动作坐到儿子床边。借着门外透过的光亮,端详起熟睡的小靳霆漂亮稚嫩的脸。从来都渗着冰霜寒色的眼眸,溢出如水般的温润。

  那张粉嫩的小嘴唇,真是像极了夏以馨这个小女人。

  躺在床上,想起那天夏以馨在台上试戏时结结巴巴的紧张样子,想起那日酒店里夏以馨一脸委屈地掴自己耳光,夜奕臣发现自己鬼使神差地笑了。

  夏以馨骂得没错,夜奕臣发现自己真是有点贱。这些年身边蜂拥蝶绕,竟然关注起那个为钱生子的女人。只是夜奕臣不知为何,莫名地感觉到,她似乎没有那么不堪。

  翌日早上,夜奕臣在餐厅吃早饭时,韩特助来了。

  “BOSS,车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

  夜奕臣放下手中的咖啡,对正在吃早餐的儿子说:“靳霆,今天爸爸有事,你自己在家无聊的话,可以让管家叔叔带你去书店。”

  小靳霆不紧不慢将口中食物咽下才开口:“嗯,爸爸放心,我自己会注意安全。”

  靳霆言谈举止简直就是小夜奕臣,一向端庄冷静,礼教从来不会差。嘴里的食物咽下后才开口回爸爸的话。他甚至不像个幼儿园的小孩子,喜欢去游乐园,周末在家也是安静看书。

  祥源公寓里,夏以馨正围着围裙给夏堇熙做早点。爱心煎蛋、水果沙拉已经准备好,还需要用果酱在烤面包片上画个可爱的笑脸。

  既然剧组暂时还没任务,也没有别的日程安排,她想趁周末给儿子好好做一餐早点。

  堇熙从小就很懂事,从来不给她添麻烦不说。很多时候,他就像是一个小大人一样,是自己最有力的支撑。

  这时候电话突然响起来,是个陌生号码。

  夏以馨画完笑脸的最后一笔,接起电话。

  “你好。”

  “夏小姐,你好。有人要见你,请你下楼一趟,我们就在楼下。”

  “谁要见我?”

  听声音并不是自己耳熟的人,况且自己在国内也没有什么熟人。

  会是谁?

  夏以馨心中有了一个猜测,但不敢确定是不是他。

  对方没有说话就挂掉电话。

  小奶包正在卫生间刷牙,听到妈妈说话,探出头来,嘴边还粘着牙膏泡沫:“馨宝,你在和谁说话?”

  “接了个电话,有点事要出去一下。宝贝,早餐做好了,洗漱完来吃。”

  既然对方是有备而来,她就算再怎么逃也没用。倒不如干干脆脆见上一面,将这件事一次性解决清楚。

  “不管什么人敲门,千万别开。”

  “馨宝放心!‘小兔子乖乖’的儿歌,我可是会唱的。”小奶包一脸得意。

  夏以馨拿起钥匙,准备出门。以防万一,她从外面将防盗门上锁。

  韩森打过电话,夜奕臣让他和司机离开。

  夜奕臣下车,倚着车门等夏以馨。抬眼瞅了一眼四周,这是一座旧楼,周围环境也是一般的很。看来这个女人现在过得不怎么样。

  等等!

  这里……

  突然想起那日自己遇刺负伤似乎路过了这里,以及……那个帮助自己的女人就住在这里。

  熟悉的身影和味道。

  难道正是夏以馨?

  夏以馨走出楼道,看到那辆刮倒自己的迈巴赫,停住脚步愣在原地。

  夜奕臣注意到夏以馨出现,面无表情地用目光锁定她,仿佛野兽盯紧猎物。

  被盯得不自在,夏以馨吞了下口水,先开口了:“夜奕臣,怎么又是你?戏我不接了,既然你看我不顺眼,我会躲得远远的,不碍你眼。请您高抬贵手放过我。”

  夜奕臣一贯冰冷的脸上现出一个玩味的微笑,“当然是我。我说过让你躲远远的吗?”

  见夏以馨不动脚步,夜奕臣向她步步紧逼拉近距离。

  夏以馨感到周边的温度和气压瞬间降低。面前是能吞噬自己的野兽,而她无法退却。因为,每向后退一步,就离小堇熙近一步,堇熙被发现的风险就多一分。

  为母则强,她不能退。

  她无法移动,被逼到墙角动弹不得。

  “你要做什么?”

  “你知道我要做什么。”

  夏以馨低着头,不敢对上夜奕臣那双能探究到人心底的眸子。

  “我,我不知道。”

  “你觉得除了我,还有谁能让你拿到这个角色?”

  夏以馨当然知道是他的意思,用谁不用谁,都是夜奕臣一句话的事。但是,夏以馨装傻避开这句话,她不想和他扯上任何关系。不再接话讨论夜奕臣安排她通过的事。

  “你,你怎么会找到这里?”话锋一转,她质问起来。

  “你该知道我的本事,不止你的住址,只要我想知道,就没什么事不知道。”

  夏以馨脑袋嗡的一声,脸色瞬间煞白。

  难道夜奕臣还察觉出了什么,还是……知道了什么吗?

  “你,你无耻!竟然私下里调查我!”夏以馨生怕夜奕臣知道了夏堇熙的存在,突然变得情绪激动起来。

  看着红了眼眶的夏以馨,夜奕臣竟然有些于心不忍。

  不过就是一个和他有过生子契约的女人,何必在意。

  他捏住夏以馨的下巴,冰冷问道:“怎么,我给你的这个出名机会不好吗?省得你去讨好林成那样的人。”

  夏以馨想到那夜的之事,这个男人的气息让她有些沉醉。可是下巴上传来他手掌灼人的温度让她清醒过来,堇熙还在屋内!

  她用力挣脱开夜奕臣的禁锢,没想到那男人竟然厚颜无耻的将手顺势搭在她的腰上,还露出一副餍足的神情。

  “你真无耻!你比林成好不到哪里去!就算我一辈子出不了名,也不会讨好你这样的人。”

  夜奕臣冷笑了一声,原来在她眼里自己和林成差不多,这是有多讨厌自己。但是他的字典里没有“知难而退”这个词。这个小女人态度越是强硬,他的征服欲越是强烈。

  “你以为你这样拒绝我的好意还能安稳生活?”

  夜奕臣是在威胁她?用话激她?

  “夜奕臣,你这是侵犯我的隐私!我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凭什么干扰我的生活?”

  夜奕臣突然出现,还威胁说不让自己安稳,夏以馨觉得这一切没有那么简单。夜奕臣认得她,即使她装作不认识他,恐怕也逃不了被他折磨报复的陷阱。

  “我今天来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你知道,我决定的事,谁也改变不了。这部戏,演不演由不得你。”说罢,在夏以馨腰上掐了一把。

  夏以馨咬着嘴唇,疼得皱了眉,终于抬眼对上夜奕臣深邃的双眼。

  这张脸,就像是堇熙的放大版、可惜,一个是保护她的天使,另一个却是缠绕她生活的恶魔。

  “你到底查了我什么?”在那张波澜不惊的面孔前,夏以馨尽力表现得不甘示弱。

  “你觉得在我面前你有什么是能够瞒得住的?”

  夏以馨眉心微蹙忽然松开,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依着夜奕臣的性子,如果知道了夏堇熙的存在,不可能会无动于衷,而是直接将人带走。现在他丝毫未提此事,只有一个可能。

  他,根本不知道!

  “我光明正大,自然没有什么事情需要瞒着人。”

  夏以馨仰起脖子,直视着夜奕臣,将心虚全然压制在心底。

  堇熙是她的命根子,是她赖以生存的信念。这个男人已经带走了她一个孩子,绝不能让他再带走另一个。

  夏以馨眸光一转,得尽快将人打发走才是。

  “为什么是我?不是还有一个演员吗?”

  “因为你更适合这个角色。我一向追求完美。”

  原来是为了电影效果。

  果然是个利益至上的人,听到这儿夏以馨心里反而安稳些。一个将利益作为衡量的夜奕臣,才像是当初花千万买她生子的人。

  他在意的是电影,只要她演好电影,他应该就没有理由为难她了。

  权衡利弊,此时此刻,只能先答应接戏才能打发走他。

  “承蒙夜总欣赏,我再拒绝就太不识趣了。开机时,我会准时出现。”

  夜奕臣终于听到满意的回答,低头在夏以馨的下唇上狠咬了一下,以表示对她之前不识趣的惩罚。

  夏以馨使劲推开那高大的身躯,四下张望,害怕四周有人看到这一幕。幸好老旧的街道行人很少,又是周六早上,没什么人早起下楼。

  这一下推得夜奕臣满脸不悦,他手一使劲让夏以馨贴在自己胸前,狠狠地霸占了她的嘴唇。

  夏以馨拼命挣扎也无济于事,霸道的吻几乎剥夺了她的呼吸,加上自己用力的挣扎和心跳加速,素颜白净的脸上涨出了红晕。

  松开夏以馨,看到她脸上的绯红,夜奕臣觉得这女人姿色又增加了几分。面色依旧如冰霜,心却不可避免地加速跳动。

  夏以馨愣愣目送这个男人开车离开,直到街巷尽头看不见车尾,她腿一软坐下在台阶上。

  戏,不接不行。

  不管夜奕臣打的什么算盘,再多折磨,她都可以忍受。可是,堇熙不能被夺走。今天应付过去了,以后会不会这么好运气就不敢说了。

  夜奕臣这样霸道的人,不会允许自己的骨肉流落在外面。况且他们是双胞胎,一旦见面很容易被认出来。

  夏以馨要把堇熙藏起来,能帮她的就只有苏洛了。

  夏以馨拿出手机,看到之前接下的电话,心念一动,存到了电话簿里,转而拨通苏洛的电话。

  “小洛,我遇到麻烦了。你能不能来我家一趟。”

  苏洛听出夏以馨声音里的颤抖与哽咽,联想起这些天发生的事,夏以馨说有人要报复她,急得从床上弹起来。

  “以馨,别急,我马上去。”

  周六早上,本来打算睡个懒觉的苏洛匆匆洗漱罢便赶去夏以馨家。

  夏以馨回到家里,看到堇熙吃了早饭在看电视。餐具都洗好了。她深感欣慰地坐下。

  “馨宝,你脸色很差,不舒服吗?”小奶包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摸摸夏以馨的额头。

  夏以馨借口说:“没事,妈妈可能有些感冒。”又摸着儿子的头叮嘱,“我去睡会儿,等下苏阿姨会来,其他人千万不要开门。”

  “嗯嗯,馨宝好好休息。”

  半小时后,苏洛来了,直接冲进卧室,“怎么回事?”

  夏以馨怕儿子听到,食指放在嘴唇做了个嘘的动作。关上卧室门,告诉苏洛:“刚才有人来,逼我接安悦这个角色。这件事情不简单,我只能答应。他们倒不能把我怎么样,但是我担心堇熙……”

  苏洛听闻有人找上门来,惊讶地瞪大双眼。看来闺蜜这次是真的遇到麻烦了。

  “不要担心,堇熙接去我那里住一阵子。”

  夜奕臣的人认识苏洛,为了保险起见,夏以馨让苏洛先回去。

  晚上,苏洛托朋友去接堇熙。虽然是从一幢楼出来,但是素不相识的人带个孩子,没有人会想到和夏以馨有关。

  临走前,小奶包担心地看着夏以馨,“馨宝,你真的没事吗?”

  “宝贝放心去吧,你留下的话,我生着病还得照顾你。过几天妈妈好了就去接你回来,记得要听苏阿姨的话。”

  小奶包特别懂事地说外面冷,不让妈妈送出去,一脸不舍地离开。

  就算夜奕臣发现了什么不对,也不会想到苏洛身上。不管怎么样,防范于未然总是好的。

  其实夏以馨的担心一点都不多余,夜奕臣离开祥源公寓后,想起夏以馨听到被调查时的紧张表现,难道真的有什么秘密?

  “阿森,派人盯着祥源公寓。”

  “馨宝,你感冒好些了吗?”

  听到小奶包关切地询问,洗淡了夏以馨心中因为夜奕臣出现的紧张感。只要和儿子在一起,她就能化身为英勇无畏的女战士。

  “托宝贝的福,感冒好了,你就是我的小福星。”

  “那馨宝什么时候来接宝贝回家呀?”

  夏以馨沉默了一下,对儿子抱歉地回应:“宝贝,妈妈接到一部新戏,最近就要去拍了。就在苏阿姨家再呆一阵子,等妈妈有空就去看你好不好?”

  这是一场持久战,就算夏以馨想要逃避,也得把这部戏拍完再做打算。堇熙是夏以馨的软肋,只要堇熙安稳不被打扰,她做的一切就都值得。

  当年家里公司破产,父亲去世,母亲病倒,恋人抛弃,她一夕之间一无所有。一个人扛起生活的重担,顽强地活下来。

  如今她不再一无所有,堇熙就是她最大的支柱,她不能退缩。

  等到这部戏拍完,她就带堇熙离开。

  为了保险,夏堇熙还是不能回家。

  夏堇熙语气虽然低落,却仍旧懂事地安慰道:“馨宝就安心拍戏,宝贝会听话的,想我了就来看我哦!”

  夏以馨把儿子丢在苏洛家,心里很是愧疚。这些年为了生活奔波,很少陪伴堇熙。听到这样安慰的话,欣慰之余有些心酸。好在苏洛虽然忙,苏洛妈妈却把堇熙照顾得很好。

  剧组开机这天早上,借着与苏洛同行去剧组,夏堇熙去苏洛家看了儿子。

  小堇熙听说妈妈要来,早早起床收拾好等着。

  “馨宝!你终于来看你的宝贝了!木嘛~”

  夏以馨刚进屋,就收到儿子一个暖暖的拥抱和一个甜甜的吻。

  安抚好儿子,向苏洛的妈妈道了谢,夏以馨就和苏洛匆匆出门去往剧组。她可不是什么大牌明星,要是开机第一天就迟到,难免落人话柄。

  更何况,还有夜奕臣这个意外……

  剧组大多数人都到得挺早,大家聚在一起相互认识。

  “是你啊!”

  夏以馨回到景都的时间并不久,除了苏洛和启恒之外甚少相识的人。在剧组中她一个小龙套更是难以引起别人的注意,会和她打招呼的人……

  是谁呢?

  循着声音,苏洛转头看到了一个打扮的高高瘦瘦、打扮清爽的女孩在向她招手。

  是那天的替她打抱不平的40号?

  “那天你说弃权我就觉得可惜,没想到你还是来了。安悦这个角色真的适合你,落到你头上是实至名归。对了,我叫许宁。”

  “我叫夏以馨,这是我的经纪人苏洛。”

  想起那天还是素不相识,许宁就替她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打抱不平,夏以馨心里就觉得这是个直爽率真的姑娘。

  演艺圈人际复杂,一般人是不会轻易得罪人的。许宁愿意为她开口,确实是出乎她的意料。

  “你扮演的是余笙?”

  “对,看打扮也知道我只能演个假小子。”许宁轻笑,明明是极其满意却故意做出一副嫌弃的模样逗人发笑。

  她能够演余笙,并不是因为外貌,而是性格。那种耿直仗义,让人相信眼前这个简直就是活脱脱的余笙。

  时间还早,大家三五成群各自在一旁,相互交流一些经验。

  这时门外一辆黑色奔驰停下,下车的人踩着一双细跟恨天高,包臀裙穿得凹凸有致,身后跟着两穿黑色制服的保镖。

  这架势吸引了众人的目光,让人觉得这是大腕到场。

  这不是?

  那天讽刺自己花痴想要勾搭夜奕臣的36号?

  那天可能是为了“安悦”这个角色的需要,36号打扮得相对素雅。而今日这一身妖娆的打扮,生怕别人看不出她的“暴发户”气质。

  36号目光对上夏以馨,愤怒且嫌恶地瞪了一眼,似乎不屑与其他人交流什么,径直走到休息区坐着。

  “看,那不是庄欣幽么?”

  “听说她没选上安悦这个角色,怎么还来剧组了?”

  “人家家里有背景,选不上女二号还有其他角色。这部剧可是大制作,就算是个小角色也有机会一炮而红。”

  “……”

  原来庄欣幽没选上女二号,倒是甘愿来做个小配角。

  看她方才那张扬的进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才是女一号。

  夏以馨感到一阵头疼,预感今后在剧组的日子不太好过。他们之间的误会可不止试镜时的那点事,这女人之前对“安悦”这个角色势在必得,如今却被自己占了,怎么可能会善罢甘休?

  夏以馨不想惹麻烦,一直尽量避开庄欣幽。

  可麻烦这种东西并非是你想要躲开就能躲开的,夏以馨越是想安稳度日,就越是有人不让她舒坦。

  “你是怎么搞得,这么简单的一个角色都演不好?就这样还好意思当女二,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手段爬上来的。”

  庄欣幽在剧中演的是安悦的姐姐安然,她和夏以馨之间的对手戏也是最多的。想要找机会为难夏以馨根本就是分分钟的事情,更何况比起夏以馨,她还是演艺圈里的老前辈。

  资历这东西,说重要也重要,说不重要也不重要。

  至少在旁人眼中,庄欣幽现在的做法就是在指点她这个“演技不佳”的后辈。

  既然如此,那她就让她好好“指教”一番!

  “开机开机。”

  导演一个手势示意,庄欣幽和夏以馨都各自站好位置。

  这一出戏是安悦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和姐姐安然姐妹情深一起去自习戏份。

  都是年少正青春的少男少女,活力张扬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

  “卡!”

  导演转了一下镜头,把夏以馨和庄欣幽两人叫过去。

  “你们是怎么回事,这么简单的戏竟然ng了四趟。庄欣幽,你还不知道安悦不是你的亲妹妹,这时候你们关系是最好的。你应该主动去拉着她的手,两个人亲密无间,可是你看看你在做什么?犯傻发愣?”

  庄欣幽撇了撇嘴,她何尝不想投入到戏中。可是夏以馨总是在镜头拍摄不到的地方若有若无的嘲弄她,和这样的人姐妹情深,开玩笑?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