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总裁 → 苏沫萧楠夜免费全文

苏沫萧楠夜免费全文

柠檬 著

连载中免费

漫画《亿万总裁缠上我天价婚约》改编自作者柠檬所著长篇现代总裁小说《天价婚约》,主角是苏沫萧楠夜,讲述了苏沫在家里破产以后,险些沦为他人的万物,好在萧楠夜救了她,也因此跟这个男人签下了不平等条约,刚结婚就离婚,苏沫不在意他人的嘲讽,而萧楠夜只需要一个工具,当两人相处久了之后,情愫暗生,由假变真……

更新:2019/08/12

在线阅读

漫画《亿万总裁缠上我天价婚约》改编自作者柠檬所著长篇现代总裁小说《天价婚约》,主角是苏沫萧楠夜,讲述了苏沫在家里破产以后,险些沦为他人的万物,好在萧楠夜救了她,也因此跟这个男人签下了不平等条约,刚结婚就离婚,苏沫不在意他人的嘲讽,而萧楠夜只需要一个工具,当两人相处久了之后,情愫暗生,由假变真……

免费阅读

  看着萧家的车离开,叶言的眼神慢慢变得冰冷。

  在发生了这么多事之后,他们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而她却沦落到成为别人的玩物,这让她怎么甘心?

  谁能笑到最后还不一定,苏沫,你给我等着,你从我这里抢走的,我会一点一点全都拿回来,咱们走着瞧!

  车上,苏沫转过头去看,机场外面的记者已经渐渐看不到了,可是他们的声音还在耳边,挥之不去。

  今天过后,这些人应该不会再来纠缠了吧!

  想到刚才萧楠夜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吻她,苏沫的脸一下子变得发烫,也不提前跟她说一声,害得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苏沫转过头偷偷看了萧楠夜一眼,再偷看一眼,真的好帅啊!

  手指在膝盖上动了动,然后慢慢爬过去抓住他的手,十指交错握紧,甜蜜的感觉从指间蔓延至全身。

  苏沫想,会这样一直幸福下去吧!

  萧楠夜只是闭着眼睛在休息,手被握住的时候,睫毛轻轻颤了颤,嘴角勾起。

  车子开进萧宅的时候,紧张了一路的人,突然心生怯意,她扯了扯萧楠夜的袖子,有些底气不足的说:“萧楠夜,爷爷真的不生气了吗?”

  萧楠夜鼓励的拍拍她的手背,“别担心,有我在。”

  车子停在院子里,苏沫跟着萧楠夜下了车,看了眼熟悉的院子,心中感慨万千。

  当初从婚礼上离开的时候,她虽然没想那么多,可她也是下了决心的,却没想到还有回来的这一天。

  “呦,我说是谁站在门口不敢进去,这不是咱们萧家大少奶奶吗?怎么,在外头混不下去了,又想起萧家这棵大树了?”

  阴阳怪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苏沫脸色一白,转身看着来人,低着头叫人,“姑姑,姑父。”

  萧君婉冷冷的摆手道:“可别,我们可当不起苏小姐这声称呼。”

  她这么一说,苏沫更尴尬了,头低的只能看到头顶。

  萧楠夜没有说话,淡漠的目光扫过萧君婉一家,朝张谦点了点头,然后抬手揉了揉苏沫软软的发顶,“走了,我们进去。”

  他们走后,萧君婉还有些气不顺,黑着脸说:“你们瞧瞧他这是什么态度!”

  张谦说她,“你也不要老是针对小苏,没看见阿夜都不高兴了。”

  “是啊妈。”张天星也说她,“我觉得大表嫂人挺好的,她上次还给我买礼物来着,你就别欺负她了。”

  “我欺负她?我什么时候欺负她了?”

  萧君婉一双眼睛瞪得老大,指着自己的鼻子说:“合着你们的意思是,她能在婚礼上做出那样的事,还不让人说了?”

  说完指着张天星说:“你个臭丫头,人家一个礼物就把你收买了,你还是我女儿吗你?天阳你说。”

  被点名的张天阳,颇有些无奈的看看自家老妈,“这件事可能另有隐情,而且外公都已经接受她了,一会儿进去了你少说两句,别又惹外公不高兴。”

  一听连儿子都不帮自己,萧君婉不高兴了,“好啊你们爷仨,都向着外人是吧?怕我惹你外公不高兴,那我不进去了成吗?”

  萧君婉年纪一大把了,这任性的脾气却不减当年,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张谦见了连忙追上去,拉着她说:“老婆,这大过年的,你闹什么别扭?别气坏了身子,外头冷,我们先进去再说。”

  萧君婉一把甩开张谦的手,“进去什么进去?你们不是帮着那个外人吗?合着你们都是好人,就我一个恶人,我还进去干什么?”

  “老婆。”

  张谦有些无奈拉住她,“不管小苏如何,那都是阿夜自己选的,这孩子从小就有主见,你又何必去招惹他?”

  他说的是实话,萧君婉明白,可她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你说这苏沫哪一点好?跟温家子衿比起来,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要我说阿夜就不该把她找回来。”

  “好好好,你说的都对。”

  萧君婉还在气头上,张谦就顺着她的意思,“可是这不该找回来也找回来了,你就看在阿夜的面子上,别跟小苏怄气了。”

  “咱们先进去,爸还在等呢!”张谦一边说,一边半搂着老婆往屋里走,萧君婉虽然还有些不高兴,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身后那一儿一女忽视一眼,悄悄竖起大拇指,老爸对搞定老妈果然有一套,这就叫一物降一物啊!

  苏沫进去之后,就被萧振东单独叫到楼上,萧楠夜想陪她上去,却被陈伯拦下了。

  陈伯拦住萧楠夜,顺便转达萧振东的意思,“老爷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大少爷如果要插手,那么他便不认这个孙媳妇。”

  萧楠夜目光闪了闪,看着苏沫消失在楼梯口的之后,冷冷的看着陈伯,表明自己的立场,“如果他欺负我老婆,我就不认他这个爷爷。”

  苏沫上了楼,刚走到书房外面,就听见一个声音说:“是小苏吗?上来吧!”

  声音是从楼上传来的,苏沫犹豫了一下,却还是上了三楼。

  在北面那个没有窗户的门口,她停住脚步,看着站在房间里的人,有些惭愧的低下头,“爷爷。”

  萧振东正在给萧家先人上香,听到她的声音,头也不转的叫她,“过来。”

  苏沫刚走进来,就听见萧振东说:“跪下。”

  见苏沫不动,萧振东转过头看着她问,“怎么,你觉得自己做的没错?”

  “不是,不是的。”苏沫慌忙摆手,在萧振东压迫的目光下,她‘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的垫子上,“爷爷,我错了,请您原谅我。”

  萧振东转过身继续把香上完,对着先人的牌位拜了拜,然后才转过来看着她,面无表情。

  “你说你错了,错在哪里?”

  在他的注视下,苏沫连头都不敢抬,主动认错道:“我不该不解释一句,就冲动的离开,我不应该把萧楠夜和萧家置于那种局面。”

  认错态度虽然好,可错了就是错了,错了就要受到惩罚,否则就不知道长记性。

  萧振东走过去,拿起供案上的军棍,转身时重复道:“你真的错了吗?”

  苏沫大声的说:“我知道错了!”

  啪!

  军棍重重的打在背上,虽然隔了好几层的衣服,却还是很疼。

  “啊!”

  苏沫没有心理准备,疼的大喊一声,不敢相信的抬头看着萧振东,从小到大她都没有被人这样打过。

  冷视着苏沫纤细的身体,萧振东再次举起手里的军棍,厉声问她,“告诉我,你究竟错在哪里了?”

  背后的疼痛让人无法忽视,萧振东手上的军棍更是让人恐惧。

  此时此刻,苏沫突然有些委屈,她咬着唇哽咽着说:“我不该任性,不该不顾后果,不该带着LEO离开。”

  啪!

  这一棍打在了胳膊上,苏沫疼的直哆嗦。

  她搂着被打的那只胳膊,用害怕的眼神看着萧振东,刚才是亲眼看到他动的手,却还是没有避开。

  萧振东问她,“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作为萧家的长孙媳妇,你该做什么?”

  苏沫还来不及回答,第三棍就已经落了下来,她忍不住痛呼一声,身子也跟着狠狠缩了一下,真的太疼了。

  见萧振东又把手举起来,苏沫哭着抱住他的腿说:“爷爷,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爷爷你就原谅我这一次。”

  萧振东这次是真的生气了,挣开她的手,军棍继续落下来,“我不打你,你就不知道长记性,就记不住你是萧家的媳妇。”

  这一棍下来的时候,苏沫死命咬着嘴唇,已经预感到的疼痛,却还是不敢躲避。

  意外的是,军棍落下后,并没有感觉到疼,直到身体被人抱在怀里。

  “萧楠夜?”苏沫的脸上还挂着泪,惊讶的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所以刚才那一下,是他替自己挡了?

  看到萧楠夜突然出现,萧振东脸色别提多难看了,手上的军棍重重的打在他身上,一下接着一下,“我让你逞能,我让你护老婆,我让你不听话。”

  这几下可比刚才打苏沫的时候狠多了,萧楠夜在军棍落下来的时候,就已经伸手把她的脑袋按在自己怀里,不让她看见。

  “你个臭小子,就会惹老头子生气,我今天打死你。”

  自从萧楠夜从意大利回来,萧振东就没有打过他,这一次把他积压了多年的怒气都放出来了,一棍接着一棍,每一下都打的很重。

  “你这个不肖子孙,你老子不听话你也不听话,你们都想把老头子气死。”

  军棍落在身上,发出一声又一声的闷响,苏沫听了心疼的不得了,她才挨了三下就疼的不得了,萧楠夜这都挨了十几下了。

  “萧楠夜,你松开我,爷爷是在生我的气,你走啊你快走啊!”苏沫用力挣扎着,却始终挣脱不了他保护她的决心。

  感觉到他抱着自己的双臂在收紧,苏沫哭喊着,“爷爷,爷爷你别打了,都是我的错,你别打他了,不要打他。”

  苏沫的哭声终于把人引了过来,萧君婉一家先到,薛梅紧随其后,见大家围在门口不进去,就伸头往里面看了一眼。

  就这一眼,差点没把薛梅吓出个好歹,一张脸登时就失了血色。

  萧振东上一次动用家法,还是在十多年前,那是在凌安安死后不久,听到萧慕白亲口承认喜欢自己的嫂子之后,他亲自动手打断儿子一条腿。

  最后要不是萧莫擎及时赶到,老四当年就不止是打断一条腿那么简单。

  想起当时的惨状,薛梅脑袋猛地沉了沉,脚步往后退着差点就要摔倒,幸好被随后赶来的萧霂风扶住。

  看到儿子来了,薛梅的心安定不少,她抓着萧霂风的胳膊说:“快,快去打电话给你爸,让他赶紧回来。”

  张天星抓着哥哥的胳膊说:“小太阳,外公好可怕。”

  张天阳拍拍她的手背没说话,张家的俩孩子平时就怕萧振东,现在见到他这样的一面,吓得都不敢出声了。

  张谦对这位岳父大人也犯怵,只有萧君婉皱了皱眉说:“爸,大哥就这一根独苗,你是要打死他吗?”

  她的话,让萧振东举起的手顿了一下。

  张谦见了连忙劝道:“爸,孩子们已经知道错了,看着大哥的份儿上,你就原谅他们,别跟孩子动怒。”

  听他们提起老大,萧振东手上的军棍颤了颤,却是怎么都落不下去了,‘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那一刻,萧振东仿佛一下子老了很多。

  看到他身体晃了晃,张谦连忙走过去扶住他,“爸,你别生气,我先扶你回去休息。”

  一直到萧振东走后,萧楠夜才松了手,整个人疲惫的靠在苏沫身上,谁也不是铁打的。

  萧楠夜不说话,苏沫都吓坏了,伸手抱住他只知道哭,“萧楠夜,你有没有事,你起来,我送你去医院。”

  “我没事。”

  萧楠夜疲惫的声音,让苏沫更难受了,她试着推了推他沉重的身体,“起来,我们去医院。”

  门口的薛梅也说:“阿夜,要不还是叫医生过来看看吧!”

  张天星立即附和道:“我现在就去打电话。”

  见张天星去叫医生了,苏沫才没有坚持要去医院,她小心的扶着他的肩膀,看着他苍白的脸色,眼泪流的更急了。

  “萧楠夜,你是傻瓜吗?明明是我犯了错,爷爷要打的人是我,你为什么要替我挨打?”

  萧楠夜抬起手,轻轻放在她的头上,“傻瓜,你是我老婆,就算你真的犯了错,也有我给你顶着,我怎么舍得看你受伤?”

  他不说还好,一说苏沫哭的更大声了,连他背上有伤都忘了,紧紧抱着他大哭,“萧楠夜你这个笨蛋。”

  萧楠夜被她勒的脸都白了,却还是咬着牙不吭声,听到她的话,笑着摇摇头说:“乖,别哭了。”

  萧君婉去看萧振东了,这里就只剩下薛梅一个人,看到萧霂风回来,她忙走过去问,“怎么样,你爸怎么说?”

  “车已经下高速了,不堵车的话,一个小时就能到家。”萧霂风说完,对房间里的人说:“大哥、大嫂,要不要先送你们回去?身上的伤也要先处理一下。”

  他这一提醒,苏沫才想起萧楠夜挨了十几棍,连忙松开他。

  她想把萧楠夜扶起来,结果忘了自己也受了伤,起来的时候牵动背后的伤,疼的脸都白了。

  这两个人都受了伤,萧霂风只能亲自护送,把他们送到白楼。

  小秋看到萧霂风扶着萧楠夜下车,连忙走过来问,“大少爷这是怎么了?”

  看得出萧楠夜身体不适,小秋想过来扶他,却被紧跟着下车的苏沫抢先一步。

  苏沫扶着萧楠夜,对萧霂风说:“谢谢你送我们过来,剩下的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明明自己很不舒服,却还是倔强的,不想让别人帮忙,苏沫扶着萧楠夜上楼,关上门就开始脱他的衣服。

  萧楠夜捉住她的手,放在唇下亲了一口,“老婆,天还没黑,你这么着急真的好吗?”

  “你还有心思耍贫嘴!”苏沫把手抽回来,继续扒他的衣服,结果一不小心碰到胳膊,疼的轻呼一声。

  见她脸上血色褪尽,萧楠夜没有了玩闹的心思,把她拉到怀里看她身上的伤,“让我看看。”

  她的伤在后背和胳膊,衣服脱掉之后,青紫的痕迹十分明显。

  萧楠夜看着她身上的伤痕,心尖儿都疼了。

  手指在伤痕周围轻轻抚摸,最后停留在当初子弹留下的疤痕上,微凉的唇落下,感觉着怀里的身体轻轻颤抖。

  “萧楠夜,别这样。”苏沫仰着脖子倒吸一口气,还来不及推开他,房间的门就被人打开了。

  “大少爷,我拿了药油给……”小秋推开门,看到房间里衣衫不整的两个人,吓得话都不会说了。

  就在她推开门的时候,萧楠夜已经轻轻翻身把苏沫护在身下,转头时,冰冷的目光看着门口的人,“滚出去!”

  被那样冰冷的眼神扫过,小秋的背后惊起一身冷汗,连忙关上门离开。

  她没有马上离开,紧紧抓着手里的药油,听到房间里传出的声音,眼底闪过一抹屈辱。

  房间里,苏沫把男人黑沉的脸转过来,“萧楠夜,她也是好心,你干嘛对她那么凶!”

  萧楠夜却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起身下床走过去把门锁上,他不希望再有人来打扰他们。

  “衣服脱掉。”萧楠夜站在床前,看着双眼红肿的女人,“让我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地方受伤。”

  说到受伤,苏沫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萧楠夜你的伤,刚才爷爷打得那么重,不行,还是要叫医生过来。”

  苏沫自言自语着,刚起身想穿衣服,就被萧楠夜一只手拉到怀里,吻落在热热的眼睑上,凉凉的,痒痒的,很舒服。

  “萧楠夜,你别闹,我去看看医生来了没有?”苏沫在心里提醒自己,不能陷入萧大少的美男乡,可是美男的唇移过来的时候,她的脑子就转不动了。

  看着怀里被吻得晕晕乎乎的女人,萧楠夜笑着把她抱在怀里,“不用叫医生过来,没有那么严重。”

  苏沫一听就知道他在骗人,推开他说:“爷爷打的那么疼,而且你的脸色很难看,萧楠夜你别逞强,还是叫医生过来看看。”

  她要去找医生,萧楠夜就是不让,又把她拉到怀里,“刚刚我是装的,房间里有药箱,擦点药就好了。”

  “装的?”苏沫一脸的不相信,“我不信,除非你把衣服脱了给我看看,我要自己看了才相信。”

  萧楠夜勾了勾唇角,果然听她的话把衣服脱掉,露出小麦色的上身。

  他的身上有几道伤疤,是他在凌家那些年留下的,这些苏沫早已经熟悉。

  “你转过去。”苏沫命令道。

  萧楠夜转过身,背后是青紫交错的伤痕,有些地方积了淤血乌黑一片,比苏沫身上的要严重许多。

  背对着身的人没听见动静,等转过身,就看到苏沫紧紧捂着嘴巴,眼泪却是‘吧嗒’的往下掉,无声的眼泪更让人心疼。

  萧楠夜叹了口气,摸了摸她的脸说:“傻丫头,看都给你看了,怎么又哭上了?”

  “萧楠夜!”苏沫突然张开手臂抱住他,“一定很疼对不对?呜呜,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你受伤的,对不起!”

  上半身还光着,被她这么抱住,萧大少心里直喊要命,要不是他的女人还在哭,他都想就这样把人就地正法。

  强压下心底的燥动,萧楠夜抬起手抱住哭嚎的女人,“别哭了,这点伤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他越是这样说,苏沫哭的就越厉害了。

  想到萧楠夜曾经遇到的危险,还有受过那些的伤,苏沫就觉得好心疼好心疼。

  半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女人抬起头,哽咽着说:“萧楠夜,你以后不要受伤了,你受伤了,我,好心疼。”

  一句‘心疼’,比什么灵丹妙药都要感动。

  萧楠夜搂着爱妻,轻笑着说:“好,我尽量。”

  苏沫还不满意,强调说:“不是尽量,是全力以赴,你现在是我的,你身上的每个地方都是我的,不可以受伤。”

  “好,是你的。”萧楠夜笑着去咬她的唇。

  苏沫还想说话,却被他全部堵在嘴边。

  其实她想说的,他都明白,她说心疼他受伤,又怎知他就不心疼?

  在楼下听到她的叫声,萧楠夜一颗心都跳了出来,想都没想就冲到楼上找她。

  看到爷爷举起的军棍,看到她抱着头哭喊着求饶时,他心疼的都快死掉了,他说过,谁都不能欺负他老婆,爷爷也不行。

  “答应我,以后不要让我担心。”

  苏沫立即讨价还价,“那你也要答应我。”

  最后,苏沫听了萧楠夜的劝说,没有再坚持去找医生。

  不过她也不相信萧大少的话,于是特意打电话给乔明远,把萧楠夜受伤的事告诉他,最后在乔医生的远程指导下,给萧楠夜擦了药。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