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总裁 → 凌莫凡叶锦韵小说

凌莫凡叶锦韵小说

老衲 著

连载中免费

《萌妻还小结婚要趁早》是作者老衲倾心创作一部长篇都市婚恋小说,主角是凌莫凡叶锦韵,讲述了大龄女青年叶锦韵到了被爹妈嫌弃的时候,一个月相亲七次已经是常态,面对父母她十分无奈,凌莫凡终于出现,将叶锦韵带回家成为自家小娇妻,虽然表面上是协议夫妻,但凌莫凡自己知道,为了把叶锦韵拐回来,他忍了多久……

更新:2019/08/12

在线阅读

《萌妻还小结婚要趁早》是作者老衲倾心创作一部长篇都市婚恋小说,主角是凌莫凡叶锦韵,讲述了大龄女青年叶锦韵到了被爹妈嫌弃的时候,一个月相亲七次已经是常态,面对父母她十分无奈,凌莫凡终于出现,将叶锦韵带回家成为自家小娇妻,虽然表面上是协议夫妻,但凌莫凡自己知道,为了把叶锦韵拐回来,他忍了多久……

免费阅读

  我算是明白凌莫凡刚才为什么要问我,是不是钱不够了,合着一个两个的都认为是我拿了颜婉兮的手链。

  “干什么?自己做了偷鸡摸狗的事情,敢做不敢认?”凌希影趾高气扬地说道,言语里的侮辱,让人听了十分难受。

  我抓着凌莫凡的衣袖,可能是力气太大,手指变得僵硬了,我没控制好力气,扯掉了他衣袖上的袖口。

  “什么偷鸡摸狗,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眼前围着的一群人,各个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还敢狡辩!”凌希影走到了我身边,一手拿过我的包,我眼睛都没眨一眼,她就从包里翻出一条玫瑰金手链出来。

  “证据确凿,东西就是你拿的,这条手链是我送给婉兮姐姐的礼物,全世界就一条,要不是你拿的怎么会在你包里?”

  凌希影把包丢在地上,将手链递给颜婉兮,走到凌青山身边,“爸,你倒是说句话啊!”

  我目瞪口呆,望着凭空出现在自己包里的手链,“不是我,我也不知道手链为什么会在我包里。”我跟凌莫凡解释。

  空气里充盈着窒息的沉默。

  就在这时,凌莫凡拉起我的手,“刚一直在谈事,没来得及时介绍,正式介绍一下,这是我夫人,我跟我夫人一见钟情,相恋已经有一段时间,就在几天之前登记了结婚,我夫人的为人品行我再清楚不过。”

  “你夫人什么品行我不知道,但是手链就在这个女人包里,要怎么解释?”凌希影冷笑,“在你眼里你妈品行也是好的,品行好的人会去当小三?”

  空气里随着这席话,一瞬间,肆意着一阵冰寒。

  “希影你住嘴!”凌青山呵斥了一声,对身边的凌辰云道:“辰云,把你妹妹带走!”

  “是。”凌辰云露出一抹温文尔雅的笑,继而将一脸心有不甘的凌希影带走。

  “这件事,肯定有误会,凌叔叔一定会调查清楚,颜希,你帮凌叔叔好好招待贵客。”凌青山对颜婉兮说道。

  颜婉兮说了声好,临走剐了我一眼,望着凌莫凡,“莫凡,手链……”

  凌莫凡打断了她的话,“她是凌夫人,别说你一条手链了,就是几栋别墅也是我一句话的事,她缺吗?”

  我默默看着颜婉兮不甘的转身离开。

  “跟我过来。”

  我心惊胆战,以为凌青山是让我过去,吓死了,幸好他这话不是跟我说,而是对我身边的凌莫凡说的。

  宴会一直到晚上九点半才结束,我独自坐在角落的一张郁金香椅上。

  十点过十分,佣人开始收拾晚宴的餐具,凌莫凡从楼上走下来。

  “回家了吗?”我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小跑到凌莫凡身边。

  “嗯。”凌莫凡看我一眼,不多说一个字,拉着我的手,径直往大门外走去。

  回到家已经十一点半了,我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凌莫凡穿着跟我同款的睡衣,坐在窗户边的红蓝椅上。

  “叶韵锦,手链为什么会在你包里?”凌莫凡沉声问我。

  “我不知道。”我跟他解释,“凌先生,我不是那种贪小便宜的人,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东西,我也不会贪心,我发誓,我真的没有见过那条手链,我只在拿水果的时候,把包放在了桌子上。”

  “好,我相信你。”凌莫凡走到我跟前,“早些休息,事情我会调查清楚,既然你是我的人,就不能白受一点委屈。”

  他说完这话,便抬腿走出了卧室。

  我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混杂了沐浴液的清香,我心率好像乱了。

  出息呢,叶锦韵!

  我低声哀嚎,钻进了被窝。

  第二天一早。

  餐桌上,我捧着一杯牛奶,长桌的对面是凌莫凡。

  这个男人今天跟往日一样,穿着一件白色衬衫,搭配灰色收腰马甲外套,往三明治涂抹蜂蜜的动作,娴熟而优雅。

  “叶锦韵,你已经看了我十分钟了。”他抿了一口牛奶,神色淡然,“还要看到多久?”

  我目光理解转向了别处,淡定地吃着我的火腿三明治。

  “凌莫凡,我们现在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吧?”见凌莫凡起身要走,我忙喝了大半杯,走上前。

  “你的私事我不会管,你有需要我帮忙的,看你表现,如果我觉得你表现不错,我可以帮你。”他目光平淡,语气有几分漫不经意的慵懒。

  “要是我在结婚期间,喜欢上其他人,这个算是我的私事吗?”我拽着衣服下摆,竟然感到无比的紧张。

  “你的意思是说你想婚内出轨?”他勾着唇角,似笑非笑。

  我当即冲他摇头,“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打个比方,你千万别误会。”

  凌莫凡抬起我下巴,目光近乎审视,我望着眼前放大的一张脸,咽了咽唾沫。

  “婚姻法第四条有规定,夫妻应该互相忠实,互相尊重,既然你跟我结婚了,在结婚期间,其他男人就不要多想了,别太贪心,你有我一个就够了。”凌莫凡低头在我额头亲吻。

  柔软的唇在我额头上停留片刻,我错愕不已。

  这个男人,他刚刚在亲我吗?

  我呼吸紊乱,不可思议,又脸红不好意思去看他。

  “早安吻,今天只是预热,以后这些事情都要习惯,我听赵秘书说你认为我喜欢男人,也不知道你哪里听说的,关于我的性取向这点你不用担心。”他收回手,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

  我急忙摇摆着手,“我一点都不担心,真的,你喜欢男人的事情,我也不会到处乱说。”

  凌莫凡眼睛一眯,很危险。

  我自觉后退了一步。

  “跟你结婚只是各取所需,家里情况比较复杂,我父亲给我介绍的女人,都太麻烦,如果只是结婚,你比较省事。”凌莫凡又恢复了一贯的漠然。

  “哦。”我点了点头。

  凌莫凡抬腿走出了餐厅。

  我上楼,换好衣服。

  要是今天再没有接到一个广告文案,我真的很有可能转不了正,然后只能等着被炒鱿鱼。

  换好衣服下楼,大厅中央,凌莫凡不动声色坐着,听见声响,他抬眼,然后站了起来。

  “走吧。”

  “去哪?”我问他。

  “你不上班?”凌莫凡扫了我一眼,“你驾照考了没有,既然不想司机送你上班,我车库里停了几辆车,以后我不在家,你就自己开车上班。”

  我抚额,嫁了个豪门老公怎么办!

  根本就不是司机开车跟我开车的问题好不好,我一个平时挤公交地铁的实习生,突然开一辆劳斯莱斯奔驰宝马去公司,同事会怎么想啊!

  我一肚子的长篇大论都被吞没到了腹中。

  凌莫凡把我送到了公司楼下,他的车没有一辆是低调的,我老远就看到了跟我同部门的,两个极八卦的女生正朝我这边走来。

  “我九点十分还有有个会议。”我已经在车上干坐了五分钟,凌莫凡似乎也失去了耐心。

  “你把车开前面好吗,我下车走路。”我小心翼翼趴在车窗上,看着外面络绎不绝的人流,我的天,我们宣传部的部长,外号八哥啊,平日里什么八卦都能从她嘴里说出来。

  此刻,八哥正风风火火朝我这边走来,而且还特意驻足打量着凌莫凡这辆怎么都低调不起来的宾利。

  我手指戳戳凌莫凡,双手合十,“求求你了,把车往前面开几百米好不好,你这样太招摇了,同事肯定会八卦的。”

  “你很介意?”凌莫凡面无表情问我。

  我知道自己这样挺不厚道的,但是我真的不想太招摇,我双手合十身子往前靠,上半身几乎都要靠在了凌莫凡身上,“拜托了,凌先生,就这一次,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

  宣传部的八哥竟然还没有走,不知道跟旁边的人议论什么。

  八成在讨论车里的人!

  我哭死的心都有了。

  这个八哥,没事专门在背后嚼舌根,以后肯定是个长舌妇!

  凌莫凡的手搭放在方向盘上,车子重新启动。

  我重新坐回位置,理了理头发。

  车子停在了公交站台上,这一站没什么人,我解开安全带。

  只听到凌莫凡叫了我一声,我刚打开车门,因为心虚,听到声音心一紧,忙回过头,“怎么了?”

  “刚才你说以后什么事都听我的,还记得么?”

  我仔细回想,慎重地点了点头,“我记得,只要不触碰底线,我都会极力配合你。”

  “嗯。”他声音极淡,带着冰冷的气息,眉宇间堆满了漠然,却又在下一刻挑着嘴角。

  从凌莫凡车上下来,我一路跑到了公司,在旋转门外面理了理发型跟衣领。

  过一楼大厅通道闸门时,我被拦在外面。

  我急着跟保安解释说,“保安大哥,我真的是公司员工,今早工作证落在了家里,明天,不对,我下午就回家带来给您看!”

  早上还有个会议,我要是再迟到,部长肯定又要说我了。

  我心急如焚,保安大哥一脸正气浩然地说:“这是高级商业大楼,一般人不能进入,万一你是间谍或者其他非法分子,我不好交代!”

  这保安是来逗我的吗?

  “刷我的吧,我担保,这我的同事。”

  接着滴的一声,通道闸自动打开了,我赶紧跨过闸口,转身对上身后穿着一身职业套装的,脸上笑盈盈的八哥。

  “谢谢!”八哥!冤家路窄啊,这女人怎么还没进去!

  八哥真名叫做白佳倩,平时我跟她也只是工作上偶尔对接一些文件,基本没有交集。

  “不客气,都是同事嘛,互帮互助,都是应该的。”她一脸笑意,热情地搂住我的手臂。

  进到电梯后,白佳倩就神秘兮兮地凑到我耳边,“跟你说一件惊天秘密,我们公司有人被B养了。”

  “啊?”我错愕不已。

  她一脸认真地说道:“真的,刚才车子都停在了大门口,欧陆Flying Star,我们公司最多的也就是开奔驰宝马,肯定没人开这款车,我目测对方是个顶级富二代,也不知道被B养的是哪个女人?”

  “不会吧,你都没看到人,再说了,对方也有可能是客户。”我极为心虚,但还是适当的引导了她一下。

  “也不是没可能。”她摸着下巴思索。

  我长舒了一口气。

  电梯门开了,是七楼,宣传部的办公区域在七楼,我是策划部的,办公区域在十楼,我在心里默念,门都打开了,这个女人还不走!

  “到了,你不去出去吗?”我小声提醒她。

  “哦,我去楼上拿个U盘,”她咧着嘴笑眯眯解释,“我敢断定肯定是B养,我观察了那辆车十几分钟,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我觉得应该是那女的不好意思,所以才让人把车开走了。”

  不愧是专业八卦十几年啊,连我的心里怎么想的都能判断的如此清晰,有条不紊。

  好在这时候电梯到了,我迅速冲了出去,不等八哥再继续,我迅速奔向了办公室。

  早会是由部长主持的,策划部经理出差半个月,大事小事都由部长亲自操劳。

  我觉得她可能真的是更年期吧,一个小时的早会,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拿我当做反面教材。

  部长的意思非常明确了,两天的时间,如果我再没有接到一个像样的项目,直接收拾东西走人。

  开完会后,我捧着几份文件,背着包就出去见客户了。

  约见的地方是在一家茶室,对方是一家做护肤品的产品经理,一直负责营销这块,本来说十点半见面的,到了十一点对方也没来,我给对方打电话,竟然拒接。

  不来就早说啊,我的时间就不是时间吗!

  真的好气!

  我买完单后就走了,走下楼梯,跟一脸怒气冲冲的陈向东打了个正面。

  我本来想无视了,这大工程师上次还吭了我两万多块钱,虽说后来免单了,凌大总裁没让我付钱,但是看到陈向东,心里还是觉得特别来气。

  他估计是又来相亲了,一边抹着汗,一边骂骂咧咧,穿着一件紧身的粉色短袖,橘色贴身长裤,脚下的皮鞋锃亮锃亮的,很有光泽质感的样子。

  见到我时,他应该也有些惊讶,随即咧开嘴,“哟,叶锦韵啊,怎么了,你也来相亲了?”

  这死胖子!长得不行就算了,出来相亲也不知道拾掇一下自己,穿的这么辣眼睛,哪个瞎了眼的能看得上这种男人。

  “陈先生,”我故意抬了下手,亮出我无名指上的戒指,陈向东嘿嘿的笑,注意力没放在我戒指上。

  这傻子!我收起了心思,“您这是又没对上眼?”

  “唉,别提了,对方说我长得跟照片不一样,我刚坐下,茶都没喝上一口,那女的就说上洗手间了,两钟头了都没从洗手间出来,算了,现在的女人都不靠谱!”

  他气呼呼地跟我抱怨后,接着又对我咧开嘴。

  “其实上次是我太死脑筋了,我回去思考了一下,你父亲是杀人犯,跟你其实没多大关系,我还是挺中意你的,要不咱两凑活着过吧。

  结婚之后生两孩子,你把工作辞了,安心做主妇,我爸妈跟孩子你负责照顾,每个月我再打几百块钱给你家里……”

  “得了,陈先生,这些话你还是留着跟你其他相亲对象说去吧。”我没时间跟他在这耗,陈向东这种人,不仅迂腐还自以为是,我都不知道他这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来自哪里!

  我抬腿就要走。

  陈向东跑过来,抓着我手,“韵韵啊,你是不是还在生我那天的气,我打心里挺满意你的,你主要的污点是你那杀人犯的父亲,还有啊,我不太满意你的工作,我不喜欢女人忙自己的事业。”

  “你给我闭嘴,陈向东,你别碰我,放手!”

  这头猪现在一手的汗,手上还沾着不知道哪蹭来黑乎乎的黏腻的东西,我穿着一件白衬衫啊!

  “韵韵,我还是有些钱的,家里有房有车,房子盖了两层,你嫁给我后,我准备再建个两层……”

  “你放手啊!”我急了,使劲甩开陈向东的手,跑了出去。

  “韵韵,你等等我!”

  我掏出手机,准备给闺蜜打电话,陈向东夹着他那个深棕色皮袍不屈不挠的冲我跑过来。

  “叶锦韵,你在干什么?”

  我猛然抬头。

  我的脸一定像被三伏天的太阳炙烤一样,阳光太刺眼,我看着那辆停在自己面前的宾利。

  紧接着,身后,传来气喘吁吁的声音:“韵韵,你跑这么快干什么,可把我累死了,我的车就在对面拉面馆,你午饭没吃吧,我请你吃拉面,看你这么瘦,影响生小孩了营养肯定跟不上……”

  又是一阵絮絮叨叨,我抬眼,望着对面拉面馆边上停着的唯一一辆面包车。

  我没防备,陈向东又拉住了我的手,这次,我甩都甩不开。

  “韵韵,你太瘦了,女孩子也不能太瘦……”

  “这位先生!”凌莫凡从车上下来,兀自走到我身边,动作干脆利落地松开了陈向东的手,把我搂进怀里,“锦韵是我夫人,在几天前我们已经登记结婚了,还希望你放尊重些。”

  三言两语,言辞平淡,透着一股无与伦比的压迫感。

  眼前的陈向东听了这话后,表情骤然变得很震惊。

  他目光面对凌莫凡竟然有些闪躲,把视线转到我身上,“韵韵,这才几天,你又勾搭上了其他男人?”

  勾搭?

  陈向东脑子有病吗?我现在看到他都觉得眼睛疼。

  “注意你的言辞,陈向东是吗,远驰建筑公司二级工程师,今天这样的事情我希望不会再发生第二次,长点记性,不然,别说在远驰,今后所有大小的建筑工程项目,你都可以不用再参与了。”

  “你算哪根葱啊,长得跟个小白脸似的,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韵韵,你老实跟我交代,今天你是跟他走,还是跟我走?”

  “啧,韵韵也是你叫的么?”

  凌莫凡拉着我的手,抬起我下巴,这个男人修长的手在我下颔来回摩挲,指间温热的触感,让我紧张不已,我屏息凝神,不敢看他一眼。

  “凌——”我呼之欲出的惊讶被堵上了。

  凌莫凡固定住我的后脑勺,我来不及惊讶,他低头贴着我唇,嘴唇在我唇上摩挲了一下,不给我半分反应的机会,温柔柔软的唇在我嘴上一番啃噬,热烈急切。

  我心脏都要跳出来了,竟然忘记了窘迫跟羞耻,也全然不记得身边的那个大工程师。

  我身体僵硬,不能动弹,鼻息间都是这个男人身上清淡的烟草味,混杂了他特有冷调的古龙水的味道。

  他撬开我唇齿,像是风卷云残的狂风暴雨,肆意翻卷。

  半分钟后,这个男人才松开我,

  而我,还沉浸在一片混乱中。

  这是,我的初吻,珍藏23年的初吻就这么没了。其实也不一定是初吻吧,也许上次跟我发生关系过那个男的,跟我接吻过也不一定。

  但是,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样!

  “你觉得我算哪根葱?”凌莫凡语气听起来十分慵懒。

  陈向东气呼呼的,顶着一张黑脸,依然可以看出被气得铁灰,“伤风败俗!”

  凌莫凡打开车门,我坐上副驾驶,他倾身过来,替我系好安全带。

  陈向东站在原地,一副火冒三丈的模样。

  “你知道凌氏集团么?”凌莫凡拉下车窗,看向车外的陈向东。

  一身凌冽雾气更是摄人,眼底锐利与疏离交织,“正式跟你介绍一下,我的太太是凌夫人,其他的话,别让我重复第二遍。”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