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总裁 → 总裁六岁半阎野

总裁六岁半阎野

多糖酒幺 著

连载中免费

《总裁六岁半》是由多糖酒幺原创所著,主角叫阎野,讲述了小总裁的发家史和竹马竹马感天动地“兄弟情”!爆!史上最年轻总裁新鲜出炉!咱家总裁今年才六岁半,你信不?宝宝:窝的优势就是拉低总裁平均年龄!阎家小子有爹有娘不如没爹没娘,小小年纪替娘上位。宝宝的人生志向是,富养妈咪,让渣爹后悔去吧。

更新:2019/08/13

在线阅读

  故事递提供多糖酒幺大神最新作品《总裁六岁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总裁六岁半最新,总裁六岁半无弹窗,《总裁六岁半》是由多糖酒幺原创所著,主角叫阎野,讲述了小总裁的发家史和竹马竹马感天动地“兄弟情”!爆!史上最年轻总裁新鲜出炉!咱家总裁今年才六岁半,你信不?宝宝:窝的优势就是拉低总裁平均年龄!阎家小子有爹有娘不如没爹没娘,小小年纪替娘上位。宝宝的人生志向是,富养妈咪,让渣爹后悔去吧。:老板,咱公司没艺人!好办,宝宝有盐有实力,亲自上!:总裁,咱公司没钱!好吧,宝宝的私房钱供上。:总裁,人不够!于是宝宝的朋友五岁半和五岁呆萌上线。:总裁,太小了!宝宝愁眉苦脸:唉,妈咪,要不要出道?

免费阅读

  冷气竭尽所能也无法驱散病房里的燥热。

  女人的低声哭泣和幼童略显迷茫的问话交杂,医院底下的喧嚣争先恐后地突破密闭的窗户。

  镶嵌在墙中的电视机是娱乐台的实况转播,直播的地点目的性很强,就在这家医院楼下。

  刚及病床高度的幼童手脚并用地爬上病床,占了小小一条边,小心翼翼地抓住了病床上老奶奶的手。

  老者四五十光景,皮肤成了褶子,一双眼却炯炯有神。

  若非医生的话太过无情,亲属兴许还以为她下一秒就能从床上蹦起来。

  反观跪坐在另一侧女人,面色苍白,梨花带雨,仿佛下一刻就能随风去了。

  “……高管辞职,业绩变脸,续当红鲜肉季子越离开后和他同期入公司的林跃等人相续合同到期,并纷纷表示没有和南映传媒续约的计划。据我媒统计如今南映传媒风评一边倒,在多次让艺人粉丝失望以后又爆出六亿债卷无望偿还的问题……”

  电视机忠心耿耿地传递医院底下的喧嚣,镜头里披着马褂的记者雀跃由眼底而生,第四次提到窝藏在医院某个贵宾病房里生命垂危的南映传媒总裁。

  “妈!”

  萧言听到这里哭得更凄切。

  老者对记者一遍又一遍提及的名词恍若无感,见记者重复来重复去都是这几句,便索然无味地把目光投到窗外。

  这一层楼这个高度,正好能看到她付诸太多心血才铸就而成的公司。

  “妈,我们申请破产吧,我们换个城市住,离开这里!”

  厚重的刘海盖住了女人的眼睛,泪水和汗水混合着发贴在脸上,瞧不出任何可圈点的娇态。

  “萧言……”

  萧海月叹口气都很费劲,在用全力挤压胸腔的氧气。

  所有的记者都在等她,等她这个南映传媒总裁断气的那一刻。

  这女人一生都在意气风发,病床上苟延残喘的模样她自己也深恶痛绝。

  萧海月一只手被萧言握着,另一只手上搭着幼童轻软的小手。

  仔细一看,幼童跟萧海月的眉眼相似极了。

  电视机上的屏幕忽而闪动,不有余力吸引收视率的媒体切换了另一个直播间。

  “什么,总裁病重?我最近忙着拍戏,不知道林跃他们离开的事……虽然南映偶尔让我失望,但我毕竟在那里待了六年……”

  清浅儒雅的男声让萧言如遭雷劈,萧言猛地转头,充血的眼睛仿佛要贴到屏幕上凌迟那张脸。

  “……小野。”

  萧海月的情绪没多大变化,只是低声叫了幼童的名字。

  “外婆。”

  小孩儿脑袋一歪,捧着萧海月的脸糯软地蹭了蹭,又扒着床沿爬下床,绕开萧言走到窗边。

  他这点儿身高爬上椅子还费力,刺啦一声窗帘落下。

  他看到充满恶意的航拍机升起。

  外婆说,航拍机的功能很强大,是个很好的工具。

  可是他记得,就是航拍机,一次又一次地把外婆的公司暴露在公众的视野里,遭人辱骂,遭人践踏。

  小孩儿把电视机关了,外婆说记者说不出别的更多的了。

  他们竭尽所能地把南映传媒挖了个底朝天。

  外婆说,记者们就做到这了,不能知道的,他们会用想象给大众编一个合理的结局。

  这个星期的最后一天晚上,萧海月如烛火燃尽,没再睁开眼。

  萧言险些挣断理智,想扒着窗跳下去。

  “麻麻。”

  阎野掉着眼泪抓住了萧言的裤腿,扯着小奶音哭的直打嗝,说人终有一死,跳楼死的最丑。

  他害怕极了,总觉得在外婆进了医院以后,萧言第一次真正意识到阎野的存在。

  她才四岁的儿子。

  “外,外婆说了,生死,在天……妈咪你不能这样外婆说我要懂事……”

  小孩儿说话颠三倒四,萧言想着大概只有萧海月能每回都猜到小孩儿到底想说什么。

  事实上这也是阎野在萧海月进了医院以后头一次哭出来。

  萧言透过一层又一层的朦胧看到儿子。

  儿子会爬以后就不怎么哭,她曾一度认为这就是个木楞的孩子。

  萧海月反对萧言的感情反对萧言的婚事,唯独对这个孩子爱到了骨子里。

  记者等了半年,没赶上趟。

  萧言在万籁中拥紧阎野。

  她才遭遇失去母亲的绝望,怎忍心让儿子也经遭!

  这一年,南映传媒破产,南映传媒总裁病逝,家眷不知所踪。

  同年年底,原南映传媒的对面悄无声息地出现了一家名为光娱的传媒公司。

  光娱传媒标牌招摇大气,占地面积很大,看上去豪气冲天。

  据外卖小哥说,他上楼送过一次外卖,楼道里有母子两人坐在地上下五子棋。

  当妈妈的人很悲伤:“从今以后,妈咪就穷的只剩下玛莎拉蒂了。”

  当儿子的人也难过:“从今以后,小野就穷的只剩下水果糖和牛奶瓶了。”

  穷的只剩下小电驴的外卖小哥听着哭笑不得,送完外卖之后还多嘴问了一句他们两人为什么坐在楼道里玩。

  小孩儿抓着黑棋子皱着眉,千辛万苦地躲开了一步堵死白棋子的机会。

  他重重地松了口气。

  “因为妈咪忘记带公司的钥匙了。”

  “妈咪还忘记带车钥匙了。”

  “可是妈咪穷的只剩下玛莎拉蒂了。”

  “所以我们没钱坐车回去拿钥匙了。”

  外卖小哥:“……???”

  办公室里有大挂钟,照风水大师的建议挂在了左边。大理石办公桌平铺直叙,配了一大一小两把转椅。

  会客的小茶几浪漫而优雅,沙发挨着鱼缸,有个大块头的人窝在上面打鼾了很久。

  除去乱七八糟的小摆件,办公室的装横跟曾经的南映传媒相似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五。

  办公桌下面有个不带锁的大柜子,以前萧海月办公的时候就喜欢把柜子开着,把尚在襁褓的阎野放在柜子里面。

  后来萧言也想效仿这种行为,非得让四岁的阎野挤一挤。

  阎野据理力争,费尽千辛万苦才争取到这个特制的小转椅。

  如今好不容易长到六岁半的阎野坐在转椅上,小脸皱成了一团。

  “其实因为总裁接的单子,资金链的问题最近已经开始缓过来了,但是我们旗下的艺人就只有那么几个,出道时间太短还都处于劣势,如果再没有新鲜的有竞争力的艺人进来,我们资金问题还会再次出现的。”

  秘书王依依把绩效表往桌子上放,继续说:“这个是人事部今天交的绩效表,小总裁,你看,只拿底薪没拿提成的人太多了……要不还是裁员吧。”

  阎野摆弄着萧言给买的小汽车,像是没听懂王依依在说什么。

  王依依却知道阎野这是不同意的意思,于是面露为难。

  经纪人林高山一直窝在办公室的待客沙发上看杂志,把对话听了一半一半。

  他扭头看过来,慢悠悠飘来一句:“要不然先把艺人给裁了?反正咱公司签的要么是没起来过的十八线老肉要么就是小主播小网红,一个个仗着走过几场没人记得住脸的秀牌子还摆的挺大的,不增收益还浪费资源。”

  “……”

  阎野啪嗒打开了电脑。他本来不想搭理林高山的馊主意,余光扫到王依依略带思考的神情才嘟着嘴瞪了林高山一眼。

  六岁半的小胖手收拢文件略显困难,阎野不爱收拾,通通推到一边。

  “依依姐姐,我这几天的工作都很满的,赚了很多钱!明天早上六点就能到账了,还可以撑好久呢。”阎野趴在桌子上,脑袋窝在软乎的小手臂上:“公司里的哥哥姐姐都跟依依姐姐一样是好不容易才来的,不能随便裁掉的。”

  听阎野说到这,王依依叹了口气,算是放弃了这事。她点头应了,替阎野整理好文件。临出门时盯着阎野头顶翘着的呆毛还觉得心疼。

  光娱传媒出现的无声无息,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光娱传媒是个什么情况。

  可还有一批原先萧海月亲自带出来的人马追着萧言和阎野两人的踪迹跟了过来。

  如果不是这样,就一个广告专业的富家小姐和一个小孩儿,即使他两有通天的本事也撑不起这样一家持续亏本的公司。

  就这样小豆丁阎野还跟萧言打商量,坚持跟萧言定下了轮班坐办公室的约定。

  “外婆说,我比妈咪靠谱。”

  王依依还记得小孩儿当初破天荒地没让着萧言,先用五子棋飞行棋连着几盘厮杀了萧言,再搬出围棋象棋,跟萧言先礼后兵。

  王依依心道,一个小怪物。

  下一秒阎野有所察觉似的抬起头,漂亮的眼眶里圈着顽劣。

  “依依姐怎么还没有走,是不是舍不得小野,打算留下来陪小野加班呀!”

  “呵呵。”王依依干笑一声:“不,并没有。”

  说罢头也不回地离去。

  阎野眨眨眼,目光又落到屏幕上。

  屏幕下方弹出来广告窗口,有季子越的名字。

  阎野下意识地想要关掉,又偷偷摸摸地看了眼林高山。

  林高山埋头在杂志里,头也不抬,是个冷漠无情的经纪人。

  作为原班人马之一,林高山原来也是个赫赫有名的金牌经纪人。

  金牌经纪人看不上公司里的废渣艺人,转头拎着丁点儿大的阎野说要给阎野当经纪人。

  金牌经纪人有的时候比萧言女士还要了解阎野。

  阎野看完,抓着鼠标小心地把那行字读完了。

  “季子越喜得提名,有望影帝!”

  阎野看完就赶紧关掉,不想让林高山知道。

  外婆去世以后萧言女士闭口不提季子越。

  但阎野记忆力来得早,清楚记得这个男的明明就是他生命的另一个创造者。

  那为什么他在家里没有找到过萧言女士的结婚证?

  为什么这个男的一走外婆的公司就出了问题?

  为什么萧言女士那么讨厌他?

  阎野才不敢跟萧言提到这个。

  小孩儿没注意到,他才把脑袋扭过去沙发上那位就抬起头了。

  林高山身材硕大,一个人有十个阎野那么大。

  他对阎野自以为用个小后脑勺能挡住屏幕的行为嗤之以鼻,在小孩儿转过头来的时候又装模做样地拿起杂志。

  不对,小不点刚刚好像从抽屉里摸出了什么东西。

  零食?

  林高山就从沙发跳了起来,瞪着阎野:“阎小野,童装拍摄明天还有一场!你要是再拉肚子……”

  小孩儿动作很快,急急忙忙给把东西塞进了嘴里,鼓着腮帮子,像只小松鼠。

  他迈开小短腿蹿到落地窗边,就丢给林高山个迷人的后脑勺。

  林高山眯起豆子眼。

  落地窗拉开了帘,太阳没入高楼大厦,只剩霞色渲染整个天空。

  林高山下意识地瞧了一眼挂钟,果真到了萧言回来的点。

  林高山身为阎野的经纪人,日常不仅要处理阎野的行程表还要兼顾萧言女士的行程。

  萧言今天上午要做美容下午有高中同学聚会晚上还有闺蜜派对,但是闺蜜派对的时间在晚上八点到十二点,并且所谓闺蜜其实萧言并不熟悉,是大学时同宿舍区的罢了。

  阎野寻思着这种闺蜜派对萧言去了也不会玩的尽心,软磨硬泡给萧言推拒了这个派对。

  因此照同学聚会结束的时间,萧言女士这会也差不多到楼下了。

  晚餐比萧言先一步上楼,林高山瞪着眼看着阎野偷摸着点的奢华晚餐进门,嘴角直抽搐。

  六岁半总是说,他穷的只剩下糖了。

  见过童模六岁半的人都当六岁半不懂花钱,其实吧,金牌经纪人晓得,六岁半真的很穷,他走过的秀赚过的钱,百分之八十的钱用来养光娱传媒,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全在萧言女士身上了。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