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校园 → 他的小仙女超甜卫染沈砚番外

他的小仙女超甜卫染沈砚番外

梦里丹青 著

连载中免费

《他的小仙女超甜》是由作家梦里丹青所写的校园言情作品,主角是卫染和沈砚,小说讲了沈砚是学校有名的校霸大佬,在某天班里转来一个超美的天才跳级生,刚开始对小仙女不屑一顾的沈砚在没几天后便开始看他各种打脸,看全科学霸的卫染和表面学渣的数学天才沈砚将会携手走过一段怎样的初恋旅程......

更新:2019/08/13

在线阅读

《他的小仙女超甜》是由作家梦里丹青所写的校园言情作品,主角是卫染和沈砚,小说讲了沈砚是学校有名的校霸大佬,在某天班里转来一个超美的天才跳级生,刚开始对小仙女不屑一顾的沈砚在没几天后便开始看他各种打脸,看全科学霸的卫染和表面学渣的数学天才沈砚将会携手走过一段怎样的初恋旅程......

免费阅读

  根据传言,沈砚之所以能继续在盛川读高中,是靠家里托关系给学校交了一大笔钱。

       但卫染曾经听林乔斥责这是无稽之谈,以沈砚自己的中考成绩,上盛川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卫染对婶婶的话从来都没有丝毫怀疑。所以,传言也是不能尽信的。

  就比如说今天是周五,不在传言中“沈砚每周二四六不打女生”的范围内,那么会发生什么呢?

  卫染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她只想今天之内尽量远离沈砚……

  在生命安全的问题上,她还是宁可信其有的。

  早上卫染下楼的时候,按照沈砚昨天划定的范围,小心地走在靠墙一侧。

  沈砚只把这半边楼梯划了进去,尽管这导致他在纸上画出来的图形更加复杂。

  卫染想不出沈砚只许她走半边楼梯的道理,最后只有自我安慰,反正以她的体格,半边楼梯也走不满。

  作弄人哪有那么多道理。

  她当然清楚沈砚是在作弄她,不过还是决定遵守他无聊的规则。除了对飞刀的恐惧之外,

       主要是昨天她仔细研究过他画的那条红线,发现沈砚倒是把她日常生活所需要接触的范围都圈进去了。

       反正卫染本来就不是好动的人,况且即使沈砚不要求,她也不会在别人家里随便乱逛乱动。

  总之,要完成沈砚的要求,对她来说并不算特别困难。那不如就让他满意吧。

      总比两人闹得不和,害婶婶和沈叔叔苦恼要好。

  沈文山基本上每天一大清早就要去公司,所以姜姨很早就会准备早餐。

      卫染为了错开和沈砚碰面,也特意比正常的上学时间早起了一些。

  所以,当她从楼梯转过一个弯,看见沈砚正坐在楼下悠闲喝豆浆的时候,小腿一颤差点没走稳。

  她连忙低头估测自己落脚的位置,好在仓促间还是差一点没出“线外”。

       站了片时她才继续下楼,一边有意无意更加往靠墙一侧缩。

  沈砚抬眼扫过她小心翼翼的动作,又优雅从容、毫无愧意地呷了口豆浆。

  呵,挺乖的啊。居然不告状?

  卫染在离沈砚最远的一个座位坐下,姜姨很快就把丰盛的早餐给她端了上来。

  姜姨的手艺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只是和沈砚同桌,让卫染有点如坐针毡。

  “又哑了?”

  卫染被他漫不经心似的语调惊醒,意识到他是在对自己说话,险些呛了一口牛奶。

      然后咳嗽着表示:“食不言寝不语。”

  沈砚轻轻嗤笑一声。

  大道理还一套一套的呢。

  沈砚是不讲究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一边吃一边慢条斯理夸赞姜姨的厨艺,直把姜姨夸得脸上都笑出一朵花。

  卫染呆呆地看着他,简直怀疑眼前这个沈砚是个冒牌货。

  昨天他对姜姨的态度明明冷淡又没有礼貌,让她感慨姜姨要伺候这么个大少爷,也真是难为了。

  可是据她观察,姜姨面对眼前这个嘴甜又讨喜的沈砚,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意外不解之色。

       是因为姜姨的职业素养太好,还是……她已经见怪不怪了?

  卫染觉得无法想象。

  沈文山提前已经安排了冯师傅送卫染去学校。

  她站起来的时候,沈砚没有动。

  姜姨犹豫了一下劝道:“少爷还是和染染小姐一块坐车去学校吧,自己开到底不安全。”

  沈砚还是没有动,卫染却霎时瞪圆了眸子,姜姨这话里的意思是沈砚平常都自己开车?

      他应该还未成年,这不是无证驾驶吗?

  她从来都遵纪守法,不明白沈砚怎么能对这么严重的问题轻描淡写。

  却见沈砚朝她的方向掀了一下眼皮道:“人家恐怕不想和我一起。”

  卫染怔了怔,脱口而出:“谁说我不想了。”

  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从沈砚眼尾掠过,只听他拖腔带调地:“哦?你想和我在一起?”

  卫染将要点头的时候,才忽然领悟到哪里不太对。她蓦然红了脸,在他的目光中微微一跺脚,

       结结巴巴甩下一句:“你、你快回去换衣服吧,我先出去了。”就抢先跑出门外去了。

  她现在开始确定了,这人是真的有点坏。

  为了不让沈砚无证驾驶,她当然还是要等沈砚一起坐车去学校。

  好在沈砚也没再出什么幺蛾子,几分钟后就自己出门上了车。卫染牢记教训,不敢再轻易和他说话。

  卫染还不知道她被分在几班,到学校后先去了教务处,教务处的老师帮她查了班级,

       亲自把她领到高二年级组办公室,交给高二七班的班主任李克胜。

  卫染一进门先被李老师头上闪亮的光明顶晃了一瞬,然后她立刻恭敬站好问候:“老师好。”

  “你好,你好。”李克胜打量了她一番,小姑娘眉眼安静纯澈,身上的校服整整齐齐,

      一副乖乖软软的模样。更不必说人家的成绩了,初中三年一直蝉联本校年级第一,都不带让位的。

  省心的乖孩子,学习又好,哪个老师能不喜欢?

  就是……看着太小了一点,总感觉哪里和“高中生”这三个字格格不入。

  他嘱咐了卫染一番,要领她进班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她身上到底是哪里不对。

  “小同学,你这穿的是初中部的校服?”

  卫染认真回答:“高中的校服还没有领到。”

  李克胜有点乐,想起来按正常情况她今天本来是上高一的,高一的校服确实还没发,

       换成另外任何一个孩子,肯定巴不得没有校服就能穿自己的衣服了,可她居然宁可穿初中的校服?

  就连他当老师的,都觉得这小孩乖得有点超纲了。

  李克胜领卫染到班级的时候,几个男生聚在门口,一见卫染都挑起眉:

  “老师,您这是领女儿过来了?”

  “小师妹很漂亮啊。”

  “就在咱们初中部啊,以前怎么都没来玩过……”

  “去!”李克胜摇手挥散他们,“都回去好好坐着,别在这儿胡说八道丢人,这是你们新同学。”

  “——啊?”

  他们高二七班要迎来一名初中生小妹妹当同学了?

  卫染有些不好意思,她原本没想那么多,之前见过高中部的校服和初中部只差一个颜色,

       她觉得反正差不多,就这么穿了。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李克胜刚把卫染带进班,教室内外就一阵骚动,

      所有人飞速回到座位上,专心致志望向讲台等待揭晓答案,比他平常敲黑板维持纪律都管用。

  铃声响过又停下。李克胜示意卫染先做自我介绍。

  卫染在人多的场合一向会有些怯场,此时一下子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心里咚咚打鼓。

  恰在这时,她听见李克胜冲门口斥道:“沈砚边凯,又是你们两个迟到!动作还不快点!”

  她不由自主转过目光,看向门口:

  霸道女装大佬和他的……小逃妻?卫染的视线扫过沈砚,不自觉定格在让她更为好奇的“小逃妻”身上。

  边凯本人倒是不太符合她对“小逃妻”这个角色的想象,他身高和沈砚相差无几,至少也在一米八以上,

       此刻冲着李克胜笑颜灿烂,完全不像是挨骂的模样。身上没穿校服,

       像卫染这种不太懂行的人,一眼也能看出他一身上下都是名牌。总而言之,一副没心没肺的标准富二代少爷形象。

  卫染的目光短暂停驻在他的手上——他那只手正自然无比地搭着沈砚的肩膀。看来他们已经和好了?

  边凯大概是感觉到了她的注视,不管三七二十一当着全班人的面就殷勤地向她挥手,咧嘴笑道:“小妹妹你好——”

  他一个“好”字没说完,就转成了一声痛苦的怪叫。因为沈砚在旁边毫不留情地狠狠踩了他一脚。

  班上的同学一下子哄堂大笑,卫染脸颊上一阵燥热,她不知道该如何应付这样的场面,

      只好默默垂眼研究讲桌上的纹路。

  李克胜气得冲门外怒斥:“你们两个,不坐就出去站着!”

  沈砚闻所未闻一般,大跨步进了教室,走向自己的座位,边凯莫名其妙地摸了摸脑袋,也闭嘴跟上了。

  李克胜倒是也没再坚持让他们出去罚站,反而从背后狐疑地多看了沈砚两眼。

      在他印象里,这两个学生从来就没穿过校服。

  盛川算是半个贵族学校,像这种混日子的二世祖他见得多了,知道在他们身上多费工夫往往出力不讨好,

       有时候碰上那种位高权重又无脑护犊子的家长,真是有理也说不清。

      况且在人家的世界里根本不存在什么一考定终身,反正家里有钱,出国镀个金都是小意思。

  所以他一直也没太管过。但是今天沈砚身上穿的这个的确是校服。也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不单是李克胜,班上不少同学也已经注意到了沈砚的异常,压低声音议论着。

  边凯坐下之后还是一头雾水,回头小声问沈砚:“砚哥,你刚才踩我干什么?”

  沈砚冷然扫他一眼,让边凯心中顿时一虚,不是还为昨天那事生气吧?然后他听沈砚淡淡吐出两个字来:

  “听讲。”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校园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