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穿越 → 穿成反派无良师尊桑华安之

穿成反派无良师尊桑华安之

青月弦 著

连载中免费

《穿成反派无良师尊》是由青月弦原创所著的一本穿书文,主角叫桑华安之,讲述了从小土生土长于二十三世纪的无敌美少女桑华穿书了,穿进了自己写的一本狗血仙侠修真虐文里,成了文中大反派的那个炮灰师尊。原书中的同名角色桑华,对待反派,她历来坚守自己的原则——有困难,你先上!有危险,你先挡着!有错,就罚到你怀疑人生。不能惯着!可谁能想到某一天,反派指着自己的胸口问:“师尊,我是不是这里出问题了?”桑华:???不好!难不成他要黑化?!“为何每次见到你,它就总是扑通扑通地乱跳个不停?”

更新:2019/08/13

在线阅读

  故事递提供青月弦大神最新作品《穿成反派无良师尊》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穿成反派无良师尊最新,穿成反派无良师尊无弹窗,《穿成反派无良师尊》是由青月弦原创所著的一本穿书文,主角叫桑华安之,讲述了从小土生土长于二十三世纪的无敌美少女桑华穿书了,穿进了自己写的一本狗血仙侠修真虐文里,成了文中大反派的那个炮灰师尊。原书中的同名角色桑华,人美心善,性格温婉。穿越后的桑华,人美心善,性格温婉……个p。对待反派,她历来坚守自己的原则——有困难,你先上!有危险,你先挡着!有错,就罚到你怀疑人生。不能惯着!可谁能想到某一天,反派指着自己的胸口问:“师尊,我是不是这里出问题了?”桑华:???不好!难不成他要黑化?!“为何每次见到你,它就总是扑通扑通地乱跳个不停?”反派不疾不徐吐出后半句。桑华:哦哟,怕了怕了,惹不起惹不起……某狰:惹不起?可是既然已经惹上了,你以为你还能跑得了么?

免费阅读

  “哎我去!这是……什么情况?!”

  桑华刚一睁眼,就被眼前这一幕给惊呆了。

  明明上一秒,她还在为了补上这几天加班欠下的更新而趴在电脑前拼死拼活的码着字,这怎么一睁眼,就到了这样的一个地方了?

  这漫天的黄沙,遮天蔽日的,咆哮呼号着打在人的脸上,疼得桑华眼泪花子都要流出来。

  “菅雄上神,你我此来是为查明伏魔山封印被毁之事,如今事情既已明了,当将他们带回天界受审为妥,您因何故,要伤她们性命?”

  头顶传来一个男子温柔又不失威严的声音。

  桑华被这声音吸引,用手搭在眉骨上方,艰难地眯缝起眼睛朝天上看去。

  一片金光闪闪。

  这金光不断地化作千万柄利剑穿透云层,裹挟着疾风和尘沙向地上狂袭而去。

  “他二人为了一己之私,擅自破除伏魔山封印,盗取还魂草,致使被禁锢于伏魔山中的万千魔众重返于世,祸乱人间!杀他们,是尽我战神之责,以正天道!凌霄上神,你天生一副菩萨心肠,若见不得此等事,便在一旁看着就是!”

  话音一落,“咔嚓”一道闪电从头顶劈落,轰隆隆的雷声也接踵而至。金剑如雨点般落下。

  桑华被这突如其来的雷声吓了一跳,缩着脖子紧跑几步,躲在了一个不知是什么的巨大的赤色“堆”状物后面。

  稍稍稳了稳心神,她这才得空回想——这场景……刚才那两个人说的话……和他们话里提到的两个名字,都好熟悉……

  对了!

  方才自己迷迷糊糊的,不是曾听到过一个声音嘛!

  那声音问自己愿不愿意绑定一个系统,带着这个系统穿越去她曾写过的一篇狗血虐文里,去完成一项任务。

  她当时还处在对于眼前那一片黑暗的无尽恐惧里,匆匆忙忙地问了一句“若我答应了,是不是就能出去了”,在得到系统肯定的答复之后,便果断地点头同意了绑定。

  所以……现在……我这是已经穿越了?

  桑华终于有点醒过味来了。

  那这……这就是,我写的那篇奇幻小说里的修仙世界?!

  “没错。”脑子里冷不丁冒出一个声音回答道。

  !!!!!!

  “阿西吧……”桑华操着那口从剧里学来的纯正的棒子话,暗骂一声。

  总有一些时候,非这句“阿西吧”不足以表达她的心情。久而久之的,便成了口头禅。

  “这么草率?说穿越就穿越了?这……好歹,你也给我整点攻略呀金手指呀什么的啊?这怎么二话不说就给我扔这来了?也不说挑挑地方……几位大神正搁这打着架呢,您了也不怕我壮志未酬身先死啊?!系统!系统你出来,我……”

  “桑华!”刚才那个温柔又不失威严的男声突然在耳边响起。带着些许急切。

  桑华的絮叨被打断,茫然回头看向身后。

  就见一张像是被人精心雕琢过一般完美的玉面,近在眼前。嘴角还挂着一丝血迹,眸中满是急切。

  “桑华,你先带他回基山,”他朝身后望了望,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菅雄上神太过激进,再这么下去,恐怕他们三个人都难逃一死……你先带他走!”

  “哈?”

  桑华表示我一脸懵逼呀!

  “叮……系统提示,任务开始……”

  什……什么玩意就任务开始啊!这都还没搞清楚状况呢,怎么就任务开始啦!

  桑华不自觉地向后退。

  可是方才用来藏身的赤色“堆”状物不知去了哪,这男的突然就出现在自己眼前了,还说要她带什么人走,可这附近,除了他们两个,她没见到其他人呀?

  貌似……他是往自己怀里塞了个什么东西……

  “桑华!快走啊!”那男的又催促道。

  见他这样着急,桑华自己又本就正有要脚底抹油的打算,当下便转身,抬脚就走。

  神仙打架这样危险的事情,她一个凡人,确实还是应该有多远就躲多远的。

  抬脚刚走没几步,却听身后那美男子丧气的“嗨呀!”了一声,往自己肩上轻轻一拍,耳边那震耳欲聋的轰隆声瞬间便全都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声高过一声的脆生生的唤人声。

  “师尊!”

  “师尊!”

  “师尊您回来啦!”

  桑华定睛看向声音的发源处。

  见一群统一身着白衣白裙,半扎着道姑头的女子雀跃着向自己走了过来。周遭环境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很明显是刚才的那男子用法术把她给送到了这里。

  仙法初体验之瞬行——原来就是这么个感觉?

  嗯,下次要用法术前请先告诉我一声,我好仔细地感受一下谢谢。

  为首的是一个神色清冷,身形瘦削的女子。一行人走到桑华面前,深深地施了一礼,那女子开口道:“师尊您回来啦。可是事情已经办妥了吗?”

  “事情?什么事情?”桑华二度懵逼。

  “师尊此次下山,是为查明伏魔山封印被破一事,是何人所为。如今归山,想来是事情已经办妥了。”女子恭恭敬敬答道。

  哦,明白了。桑华暗道。

  虽然距离她写完这本书已经隔了好久,很多剧情甚至都已经有点记不清了,但这么重要的主要剧情,她还是记得一些的,现在被人这么一提醒,基本上也就全都能想起来了。

  刚才那一幕,正是全书的开头,原书男主凌霄和他的师妹,以及战神菅雄前往妖界,去捉拿破坏了伏魔山封印的妖王,妖后。

  难怪她刚才会觉得这场景和这两个人的名字熟悉,原来这都是她自己写出来的啊。只是当真的身处其中时,这感觉可与她作为一个作者,一个旁观者的感觉大不相同,所以才会一时没觉察出来。

  原书中,天界众人受到了妖王、妖后的拼死抵抗,可也只是想着要合力将这二妖捉拿,然后带回天界按罪论处。谁知那战神菅雄脾气火爆,行事独断,盛怒之下竟将二人斩杀。

  凌霄斥其矫枉过正,沟通无果后暗自救下了那个他认为“何其无辜”的妖王妖后之独子,赤狰。

  没办法,谁让这货的人设就是一朵纯洁无比的盛世白莲呢。

  可也正是因凌霄这一念之仁,才有了后面这赤狰对曾黎雪爱而不得最后黑化,在他与曾黎雪大婚当日血洗呈极岛,被曾黎雪用命封印,独留下凌霄一人在这漫漫仙途中独自苟活的悲惨结局。

  要说,自己当年的脑洞也真是可以。好好的无脑甜文不写,偏偏钟爱这什么狗血虐文,还非把主角虐到死生复来宁愿再不遇到彼此,也不愿再受这份罪的程度。

  结果自己也被读者虐到怀疑人生,这辈子都不想再碰虐文。

  哎……

  桑华轻轻地叹了一声。

  照这样看来,刚才那个用法术送她离开的男子,应该便是她那“亲儿子”,男主凌霄了。

  现在在自己面前站着的这位女子,便是女主曾黎雪。

  而她自己现在的身份,是曾黎雪的师尊,凌霄的同门师妹,基山祖师,上古神兽猼訑化形的桑华。

  想到这,桑华不由得又要长叹一声。

  怪她当初一时犯懒,就给这位一直没什么作为,关键时刻却跑出来试图阻止反派,结果被反派秒杀的炮灰女配随手用了自己的名字。

  现在倒好,被这个坑爹的系统捡了现成。

  “叮……系统提醒宿主:对系统怀有不满,会降低系统与宿主之间的好感度,当好感度最终降为零时,系统会重新选择宿主,原宿主将会,自、爆……”

  “啥、啥玩意?!自爆?!你有没有搞错啊?就听说要宿主与角色人物之间建立好感度的,你这怎么还有跟系统的好感度?凭什么!凭什么我要对你有好感啊……这、都是些什么鬼……”

  “叮……系统提醒:您与系统目前的好感度为,百、分、之、五……”

  “就这百分之五,怕也是当时从黑暗里出来之后的那一点点感激换的吧,嗯?!”

  “叮……系统与宿主之间的好感度下降百分之一……”

  “得!得得得!您也是个不喜欢被人拆台的主,我不说了,不是……我不想了,我不想了好了吧?”

  她兀自在脑子里换了百八十个场景了,这边却还是曾黎雪刚刚说完话的时候。只见这曾黎雪仍旧抱拳垂首等着自己的回答,桑华牵起唇干干地笑了笑,答道:“是啊,办妥了,办妥了……呵呵……”

  曾黎雪轻轻抿了抿唇,收手问道:“不知师尊可有受伤?”

  “唔……没有。”桑华摇头。

  “那,师尊现在是要直接回仙府去给这位小道友看伤吗?”她冲着桑华的怀中指了指,“它看起来伤得不轻,再耽搁……”

  “啊!!!”

  曾黎雪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桑华一声凄厉的尖叫声打断。紧接着便有一个圆乎乎的赤色“堆”状物,在空中画了一条完美的抛物线后,从桑华的怀中转移到了曾黎雪的怀中。

  “这这这、这是个什么东西?”

  桑华躲在一名弟子的身后,手指着曾黎雪怀里的那团毛球,牙齿打颤。

  被问的人一脸茫然。

  这,难道不是你带回来的吗?

  桑华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张口结舌。

  “赤赤赤赤赤赤……赤狰?!”

  “师尊!这小道友灵力外泄的厉害,若再不赶紧救治,恐怕……”

  曾黎雪看了一眼怀里生命垂危的小可怜,又一脸忧心忡忡地望向了怂成一团躲在别的弟子身后的桑华。

  为何师尊她老人家,今日看起来如此反常……

  “怎怎怎怎怎……怎么救?我我我我……”

  刚想说“我不会啊”,桑华突然就又想起了什么。

  原书中,她给这位鲜有露面的师尊女配的设定,便是一名医修,虽只是提了一嘴,但她确是一位灵力高深,医术高强,人美心善的医修没错。因为只有这样,她才有机会也有能力去救治那个重伤的大反派赤狰,也才得以为后面的剧情做铺垫。

  是的,为赤狰把这位灵力高深,医术高强又人美心善的救命恩人给秒杀了后,逼得曾黎雪恨极,最后以命做祭,封印了他来做铺垫。

  可是现在,他落到了这位,划重点,是“这位”桑华的手里。她可没有那位那么样的好心,在明知自己最后会被他搞死的情况下还去救他的命。

  “嘿嘿嘿……”桑华笑着朝山顶指了指,“那就,先把他送回我的仙府里面再说……”

  “是。”众人应道。

  某人勾起唇,笑得一脸奸邪。

  我医术高强,人美心善,可这不妨碍他“因灵力外泄过多”,“伤重不治”,最后“不幸身亡”对吧?

  再说了,会医术的那是书里的桑华!我一个连脉门都找不准的凡人,要我救他?呵……我不歪打正着地送他一程就不错了!

  等到我“实在是回天乏术”,“只得眼睁睁看着这位小道友身死道消”时,这个什么“阻止反派破坏男女主”的鬼任务,不是就如此轻而易举地完成了?

  那我,就可以回到我有汉堡可乐、糖醋排骨和水煮肉的二十三世纪了!

  真是,想想口水就要止不住了……

  “叮!系统提醒:若几位主角在非主线剧情的其他情况下意外死亡,则视作宿主任务失败,宿主将会——自、爆……”

  奸笑瞬间僵在脸上。

  “行行行、行了!什么自爆!干什么动不动就自爆自爆的!我不使坏了!我救!我按主线剧情走!我走还不行吗!”

  “叮……宿主与系统好感度下降……”

  “哎哎哎!别别,没有没有,好着呢,好着呢啊,我对你的好感啊,那是有如黄河之水连……”

  “……百分之一,目前好感度为百分之三。请宿主,且降且珍惜。”

  “……”

  桑华那个远房亲戚,神兽羊驼的事咱先就不说了啊,我现在实在是不敢再放它随便出来瞎溜达,现在还是,保命要紧!

  “哎?人呢?”桑华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山脚直发愣。

  倏地,一道白光闪过,刚才被桑华扯着衣角当了半天挡箭牌的那个弟子又出现在了山门前。

  两道吊梢眉因为焦急眉尖轻轻地蹙在一起,四下一望,发现了桑华之后,便径直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师尊,弟子们已将小道友安排妥帖。”吊梢眉行了个礼,抬起头时却面带异色,“可是……您为何还在这里?”

  “啊?我……”

  我能说我不知道该咋上山么?不能。

  步行?

  别开玩笑了……

  瞬行?

  那我也得会才行啊……

  “心中想着你要去的地方,闭眼再睁开便会到达目的地。”脑中那个系统不咸不淡地开口提醒道。

  这么草率?

  或者该说……这、这么牛X

  桑华将信将疑,但还是照着它的话去做。

  一握拳、一跺脚,浑身崩成一张弓,“回仙府……”

  没动。

  “回仙府!”

  还是没动。

  “集中注意力!”系统又已经有了点不耐烦的意思。

  桑华默默报之以白眼,心中却不敢再耽搁。

  “回仙府!!!”

  “咻……”

  努力了三回,终于在第四回时,成功离开了山脚。

  吊梢眉望着那只孤零零地被丢在地上的白靴,默默吞了口口水。

  师尊的道法果然高深,实在是太快了……连鞋都跟不上……

  桑华稳稳地落在了百草仙府后面的诊堂里。真的连一根毛都没少。

  “哎?真的行哎,我真的一下就从……”

  “我说,那可还躺着一半死不活的呢,您了能不能先别忙着赞叹,去看看人先?!”系统这次是真的有点火了。

  作为一个本来应该莫得一丝感情的系统,它承认,到了它这,这设定确实有点崩坏。

  “哟,我倒没发现,这还是一带着京味儿的统子呢?”桑华这时候还不忘在脑中调笑着系统。她用手指点了点前方虚无的空气,奸笑又浮上唇角,“不过,这个调调,我喜欢……嘿嘿……”

  某统:原来她喜欢这样的……

  那以后就用这个模式了。

  “叮!系统与宿主好感度上升百分之一……”

  “哎,每次都要提醒,好烦。把这个功能关了,以后都不要提醒我。”

  系统:“……”

  刚才我一定是秀逗了,其实直接给她都归零了也不错。

  只见桑华突然又正了神色,大步向床边走去,点头应下了曾黎雪等人的礼,坐到床边,一抬手搭上了赤狰的额头。

  嗯,不是说了嘛,她找不准脉门在哪。特别还是一头异兽的脉门,那就更找不准了。与其出错,那还不如找个自己能找得准的。

  闭着眼睛装模作样半天,却也没摸出个子丑寅卯来。

  正不知该如何继续下去时,她那个救苦救难的系统就又适时的出现了。

  “别摸了。”它恢复了自己那不咸不淡的语调,“你右手袖口里有一个小瓶子,那里面有药,拿出一颗喂它服下,半日之内,它都不会有性命之忧。”

  “你不早说!”桑华的白眼要翻出花来。

  一番摸索,终于在袖口里找到了那个小瓶子。倒出药丸喂那异兽服下,桑华仿佛完成了一件什么大事般满意地拍拍手起身,道:“好了。”

  “好了?”包括曾黎雪在内的十几名弟子都十分的难以置信。

  师尊刚才喂它吃得是可以保命的续命丹,短时间内确可保它无虞,可若想治好这小异兽,势必需要更多有奇效的草药和更为繁琐的疗伤步骤。这点,连他们这些刚修行了几百年的医修都能看得出来,师尊是上古时期的神兽化形,从化形到如今少说也已经又修炼了几千几万年,怎会连这都看不出来,只喂了一颗保命的药丸便说“好了”?

  难道,师尊是在她们不知道的什么时候,又给这药加了其他的配方,让它有了只需一粒便可起死回生的神效?

  也未可知。

  毕竟,她们的师尊可是这天界第一的药神,救过无数人、无数仙的妙手神医。

  这不,现在是连异兽都要救了呢。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桑华身上。或疑惑,或崇拜,形形色色。

  “光这一颗丸药还不行,你得去秘境里寻药草,然后加以炼化,喂它服下后,再以灵力催动助其消化,方可救它性命。”系统又不紧不慢继续道。

  喂!说话大喘气是会害死人哒你知不知道!

  桑华直想骂娘。

  奈何好感度岌岌可危,未免自己因为嘴炮一时爽,转头给炸成肉碴子,再大的怨气她也得硬生生地给咽回肚子里去。

  “呃……那个……我是说,他现在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了,但是要救它的命,就必需要去秘境里找灵药。嗯……那个,那我收拾收拾,这就走了啊?”桑华正了神色,故意拿起腔调对众弟子道。

  还好还好,还有得挽救。

  弟子们闻言,全都展颜舒心一笑。

  这就对了,这才是她们印象中那个平日里柔和恬静,遇事冷静睿智,什么病到她手里都不是病的药神师尊大人嘛。

  “请师尊务必小心。”曾黎雪起头带着众人行礼,恭送桑华离开。

  “嗯,嗯嗯,好,乖啊。”桑华渐渐地已经开始有点享受这种被人尊敬着的感觉了。

  受人尊敬,即是无人敢再欺负。这可是她毕生所求。

  “师尊,您、您的鞋……刚才留在山门前了……”某个弟子怯怯地在身后提醒道。

  众人的脸色立时又变了百十个来回。

  桑华不自觉地蜷了蜷自己有些发凉的脚趾。

  “走、走得急了些……呵……呵呵……辛、辛苦你了……”

  忙不迭接过白靴套上。

  临行前,桑华回头看了蜷在床上的赤狰一眼。

  这个自己从《山海经》中随意取了个原形拿来作为反派真身的异兽,原来就长这个样子呀。

  大概是被凌霄施了法术的缘故,它现在的身体变得就跟一只猫一般大小,只是头上多了只尖角,像刚被烈火灼烧过一般通身鲜红,身后的尾巴也足有五条之多。

  似乎是在忍受着巨大的伤痛,它的表情异常痛苦。

  柔柔弱弱的样子,让桑华不由得心生一丝怜悯。

  这个全书最大的反派,初时,其实也不过就是一只命途坎坷的小可怜啊。

  哎……

  可是,我可怜你,谁又能来可怜可怜我啊?!我的命运,如今可是彻底地跟你绑到了一起了。

  祖宗啊,求轻虐!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