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安静理沈墨小说

安静理沈墨小说

飯Q 著

连载中免费

《重生巨星锦鲤老婆我要了》是飯Q所著一部长篇重生言情小说,主角是安静理沈墨,讲述了重生在安静理身上的顾秋萌回到三年前,忙着拳打小三脚踩渣男参加选秀的同时,还得抽空给人祝福完成心愿。未出道便成为顶级流量,微·博全是求好运。上至天王巨星下到十八线龙套,人人都想得到安静理的祝福。假圣母真绿茶,塑料姐妹背地互掐,打造人设玩转舆论,披着小绵羊外衣的顾秋萌战斗力爆表的经历着娱乐圈真实的种种。

更新:2019/08/13

在线阅读

《重生巨星锦鲤老婆我要了》是飯Q所著一部长篇重生言情小说,主角是安静理沈墨,讲述了重生在安静理身上的顾秋萌回到三年前,忙着拳打小三脚踩渣男参加选秀的同时,还得抽空给人祝福完成心愿。未出道便成为顶级流量,微·博全是求好运。上至天王巨星下到十八线龙套,人人都想得到安静理的祝福。假圣母真绿茶,塑料姐妹背地互掐,打造人设玩转舆论,披着小绵羊外衣的顾秋萌战斗力爆表的经历着娱乐圈真实的种种。

免费阅读

  等着沈墨自行走进书房,顾秋萌总算得到空暇。重生第一天就获取如此巨大的信息量,必须花时间理顺一下。

  现下最迫切的期待是在许广杰身上,如果自己真的回不去了,至少不能让悲剧重演。但具体怎么做,顾秋萌还没想好。

  然后就是安静理的事,对她的了解极其有限也没办法套得更多,好在沈墨自行拟出了个失忆的设定。至于锦鲤不锦鲤的,顾秋萌只觉得是异想天开。

  还有明天就要面对的选秀,中途退出不是顾秋萌的习惯,而且日后自己会以此为事业。名义上的丈夫兼经纪人沈墨似乎财大气粗人脉广,但他的重心并不在娱乐圈。撇开鬼迷心窍了许广杰的例外,独立要强的性格并不允许自己默默无闻。

  更加务实的利用安静理自身的优势和便利获得更多的回报,无论是当明星还是对付许广杰一脉。顾秋萌暗自决定,敲门声突然响起。

  “是我,你还没洗澡吧?”沈墨的脸微微泛红,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

  “你要干嘛……”这该死的羞涩,让顾秋萌不禁联想到许多少儿不宜的项目。

  “我是想告诉你,衣服都是下午让管家林阿姨临时买了洗好烘干的,尺寸应该没问题,就是不知道跟你现在的喜好合不合。”沈墨指了指衣柜。

  在安静理找回记忆之前,大概只能把她当做一个全新的人来对待,沈墨理所当然的考虑着。

  “谢谢。”干瘪道谢,顾秋萌再次感慨眼前的人到底是个什么神仙性格。

  “还有,如果你还不太困的话,这份资料稍微看一下。”沈墨半点没有想进门的意思,只是站在门口,“这是我刚整理出来的节目组主要工作人员和选手的资料,已经很简略了,能背下来最好,愚蠢的凡人可不懂什么叫锦鲤体质。不行就装晕装傻吧,反正卖的就是傻白甜废材逆袭人设。”

  “好……”心里默默感触,顾秋萌还是忍不住吐槽,“你这种经纪人怕不是会饿死自己和艺人吧。”

  “爱好嘛,怎么可能拿来当饭吃。”沈墨满不在乎道。

  “那您的主业是?”顾秋萌有些好奇。

  “富二代。”沈墨满脸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嘚瑟样。

  “对不起,打扰了。”顾秋萌觉得今晚的白眼有点多。

  “不不不,我开玩笑呢!”伸手挡住即将关上的门,沈墨正色道,“如果你想真正了解我呢,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的。不过没关系,我们有的是时间。”

  “说重点。”顾秋萌冷淡回应。

  “家族企业和外扩事业。”沈墨讪讪笑道。

  “那还不是富二代!”顾秋萌再次吐槽。

  “我就说嘛……”沈墨委屈扁嘴。

  “行了,我去看资料了。”顾秋萌接过文件,刚扫了一眼就有种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做什么的迷茫感,只能唤回还没走远的沈墨,“你回来!”

  “我在!”沈墨惊喜转身。

  安静理正在参加是一款养成式选秀节目,选手以一年以下的训练生和素人为主,通过长达半年的合宿训练,每月例行直播考核一次,最终由观众投票选出完成度或国民认知度最高的几人。

  当然,观众能看到的只是每周一期的放送内容和所谓的未剪辑版,实际想呈现出什么样子都是节目组和幕后资本说了算。

  至于是否真的存在长达半年的封闭期,有的人确实只能每周一通报平安的电话,而另外小部分包括安静理在内,正躺在家里大床上轻松愉快的听着沈墨念资料一边啃西瓜。

  “本身有竞争力的大概就是这么几个,拿了剧本的只有许诗芸跟你有交集,不算太难。”沈墨对照着资料侃侃而谈。

  每个组合里都有关系户和实力派,制作人也不是傻子,一水的花瓶肯定走不远。节目过半的时候出道名单基本就已经定好,就等着有没有黑马杀出重围了。

  “还没出道就得拼演技,怎么出道后反而就莫得演技了呢。”顾秋萌幽幽感叹。

  虽然有些惊讶许诗芸也会在同一台节目出现,不过也正好方便了顾秋萌想趁机搞点事情的打算。

  “照片你再确认一下?”沈墨说得口干舌燥,就不知道顾秋萌真正听进去多少。

  阅读障碍并没有通过灵魂传播,安静理本身也是个看字就头晕的主,很符合其对外公认不思进取的花瓶美名。

  “差不多记住了。”顾秋萌睡眼朦胧的点头。

  “好,明天路上再温习一遍。”收拾东西,沈墨准备离开,走到门边突然回头,“记得把门从里面反锁。”

  “别跟我扯你会梦游。”顾秋萌一下惊醒,也不知道该不该给沈墨一个正人君子的评价。

  “我怕晚上睡迷糊了会习惯性进来。”沈墨尴尬一笑。

  毫不掩饰的大白话让顾秋萌无言以对,自己也算个鸠占鹊巢的主,莫名其妙打乱沈墨的生活不但没被抓起来当异类烧掉,反而得到从未体验过的关怀和包容。

  这么想着,顾秋萌决定在接下来不知多少的日子里对沈墨好点,比如满足他的败家爱好。从一楼一路走上来,墙上挂的地上摆的都是古玩收藏,也不怕老东西成精。

  一夜无话,安静理的身体在天蒙蒙亮时清醒,顾秋萌瞟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钟,不到七点。

  好久没早起的顾秋萌坐在床上犯迷糊的同时心里不禁有些疑惑,安静理的生物钟竟然这么早自然醒,难不成想趁着早上没人偷偷自我练习。

  结合昨晚在台上身体发生的肌肉记忆,顾秋萌觉得可能性很大。但自己不是安静理,也不知道需要练习什么,还不如四处转转熟悉环境。

  洗漱完毕,顾秋萌走出卧室,路过书房时隐约听到里面有些动静,便好奇的凑近偷听,没想到虚掩着的门轻轻一碰便打开了。

  “哇!”顾秋萌被目光所及处的画面惊呆,脑子瞬间空白。

  “啊?早啊。”四目相对时,沈墨坦然问安。

  作为经纪人,沈墨自觉开车送顾秋萌去节目组。刻意回避早晨意外发生的尴尬,一路上顾秋萌只是盯着资料发呆,拒绝跟沈墨沟通。

  书房配有浴室本不是什么出格的操作,问题在于,沈墨的浴室跟书房只隔了一道透明玻璃板。

  大早上洗澡不关门,玻璃还是防雾材质,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装肥皂的正是昨晚买来的北宋肥皂盒。加上被撞破时沈墨脸上习以为常的表情,顾秋萌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这货是故意为之。

  于是乎,顾秋萌有种被骗着哔了狗的感觉,安静理的早起分明是人家夫妻间的小情调。

  “……怎么样?”临近目的地,沈墨突然开口。

  “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不错。”一时走神没听完整,陷入自己思维的顾秋萌脱口而出。

  “谢谢。”故作淡定的观察实时路况,沈墨的耳根却不受控制的微微泛红,嘴角也跟着上扬,“我是问你准备得怎么样。”

  “我……”后知后觉的顾秋萌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只能屏蔽揶揄强行装傻,“从今天开始我也住宿舍吧。”

  放弃回家这种毫无意义还会阻碍自身发展的特权,是顾秋萌开荒事业版图的第一步。

  “不用太委屈自己……”沈墨含蓄提醒。

  当艺人包括以后的唱歌拍戏都是安静理一是心血来潮的爱好,这也是她出道三年一直不愠不火的原因。沈墨当然知道,于是下意识认为这又是一次异想天开的自我激励。

  “没关系,古人不是说过嘛,不彻底尝试一下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差。”顾秋萌无所谓的耸肩。

  “也行。”无条件说好似乎是沈墨的专业素养。

  合宿的地点是城郊一座被改造成宿舍的三层楼小洋房,一楼有依照选手表现不同划分的A到D班四个训练室和一个临时摄影棚,楼上两层则用来住宿。八人一间总共十间堪比早期大学宿舍,连浴室都是每层一间公用,也难怪安静理不愿意住进去了。

  “这里好破……”顾秋萌轻声感慨。

  “追逐梦想的艰辛你永远不会懂。”一个女声出现在楼梯拐角。

  “摄像头没开,不用演。”看清楚来人,顾秋萌不甘示弱的顶了回去。

  说话的人叫宋熙媛,人如其名的长了张韩剧女主角的病弱脸,如果不是看过沈墨整理的资料,顾秋萌会以为她豪门追梦女的人设是真的。本色演出富家女,真人版不好好努力就要回家继承千万家产。

  然而,让顾秋萌非好感的原因却是因为宋熙媛是许诗芸的好友。所谓一丘之貉,自己可不想重蹈覆辙。

  “不好意思啊,入戏太深。”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宋熙媛扬了扬手里密密麻麻全是字的纸,“真羡慕你啊,一句文化水平不高就可以随心所欲的说人话,我整天背这些酸掉牙的励志话隔夜饭都要呕出来。”

  “你这语气真诚的我都快听不出嘲讽了。”顾秋萌不为所动。

  “是吧,我也觉得自己的台词功底进步不少。”半真掺假的笑了笑,宋熙媛侧身让路,“导演在三楼,我很期待你今天的表演哦。”

  想也知道宋熙媛在暗示什么,安静理跟许诗芸分在一组,今天要补拍的内容里面肯定有两人的对手戏。

  “你先上去吧,我晚点过去。”沈墨出声告别。

  以不暴露身份能更好照顾艺人为借口,沈墨凭关系在节目组混了个临时场务的兼职,并很敬业将兼职的工作性质贯彻于始终,只在安静理出现的时候上班。

  独自走到三楼,导演正坐在安静理的房间里给早一步到达的许诗芸讲解。看到顾秋萌,导演递过一张A4纸。

  幸好字不多,顾秋萌在没有沈墨的情况下也能勉强看完。纸上只是大概介绍了事件的设定,具体如何发展则要选手们自由发挥。

  定式剧本碰上不专业的演员会产生严重的剧本痕迹继而影响观众体验,导演的解释很合理,但也增加了很多不确定因素。比如顾秋萌的纸上就有一幕只有简单两个字的说明,争执。

  “这个镜头很简单,台词不要太出格不能爆粗口,主要体现第一名和吊车尾之间的矛盾就行。”导演如是解说,“正好静理也来了,你们沟通一下,十分钟后三号训练室开拍。”

  安静理的人设是为补贴家用四处打工的普通路人,凭借一张初恋脸入选节目赚取演出费,其实什么都不会的顺利编入D班。在这个月的考核抽签时,与心高气傲的A班佼佼者许诗芸同抽到三组签,原本毫无交集的两人摩擦出火花。

  一前一后跟着导演来到训练室,另外六名组员早已等在里面。

  “静理,你能给我一句祝福嘛?”拍摄间隙,同组一位名为李艺琳的女生突然满脸羞涩的走上前来,“我看网上说你的祝福很灵验。”

  “呃,你想我给你说什么?”无语望天,顾秋萌的三观有些紊乱,现实里居然真的有人信这种类似无稽之谈的玄学。

  “祝我能成功出道吧!”李艺琳鼓起勇气。

  “这……”顾秋萌犹豫着不知道应不应该给她无谓的希望,内定出道的人员名单里并没有她。

  “不能实现也没关系,我就图个心里安慰。”李艺琳苦笑着哀求。

  “那行吧,祝你这次考核进前五,怎么样?”顾秋萌无奈。

  前七名都是出道范围,对徘徊在五十位左右的李艺琳来说,前五简直是突飞猛进的名次。

  “谢谢!”李艺琳心满意足的点头。

  拍摄正式开始,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安静理所在的三组八个人里有七个来自A班,而A班总共才区区十人,可谓这次考核的十个分组中实力最强者。

  也因为如此,安静理在实力上的差距也很明显,七个人跳起舞来连伸手抬腿的角度都一模一样,她则是其中唯一一个不和谐的存在。

  如同顾秋萌想象中一样,即使身体本能再强,毕竟自己没有跟其他人合排过,标准的动作也因为默契低下而显得突兀。

  “喂,你故意的是不是!”训练间隙,许诗芸在舞蹈老师出门的瞬间爆发,“用不合拍来刷存在感吸引观众,这就是你低劣的上位手段?”

  训练室里一阵躁动,却没有人上前制止,显然,大家都对安静理颇有微词。

  “我没有……”顾秋萌愣了一下。

  “没有?”冷哼一声,许诗芸大步上前,居高临下的怒视靠在墙边休息的顾秋萌,“别装了,这里没人想看你的演戏。”

  “我真的……”顾秋萌委屈低喃。

  “啪!”没给人把话说完的机会,许诗芸突然抬手用力打在顾秋萌的胳臂上,“这角度永远跟正常人不一样的假手废了拉倒!”

  “你……”诧异得来不及做表情管理,顾秋萌傻愣愣的看着被打的地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

  “我……”假意被自己的冲动震惊,许诗芸迅速蹲下来查看伤情,以只有两人可以听到的声音道,“八百万,这是利息。”

  按照节目给出的人设,安静理是个单纯又倔强的爱哭鬼,会在镜头面前哭,也会躲在人看不到的地方暗自努力。所以现在的情形,大概哭就完事了。

  面对许诗芸报复式的挑衅,顾秋萌并不认为息事宁人是好事,也不打算继续卖柔弱。

  “肿了……”不敢置信的抬头,顾秋萌状似害怕的一把将许诗芸推开,奈何没控制好力道一下将人推倒在地。

  “我只是想帮你跟上进度,没想到你这么不识好歹!”许诗芸努力演出矛盾升级的戏码,撑着地板站起来的瞬间倒下,“我的腿……”

  “你的腿怎么了?”同款震惊顾秋萌也会。

  推人那一下几乎用尽全身力气,加上许诗芸毫无防备的状态,摔得有多重可想而知。虽然是地板不至于骨折,青个三五天顾秋萌还是有把握的。

  “你嫉妒我故意害我受伤是不是!”气急攻心的许诗芸看到顾秋萌故作惊讶的表情后心下了然,这不是个软柿子。

  一不做二不休,转眼间泪水已经满溢,许诗芸哭闹着上前,抬手一巴掌就要落下。

  “你冷静一点!”同样的亏不会吃第二次,顾秋萌死死抓住落下的手腕,手上使出暗劲,“我不该推你,我背你去医务室。”

  不给许诗芸第二次发作的机会,顾秋萌一个反扣,将人挂在背上。

  “你放手!”许诗芸气虚的小声哀求,只觉得手腕就要废掉。

  “八百万可还值?”同样以只有两人可以听到的音量,顾秋萌背对镜头,脸上闪过一丝阴霾。

  “你!”许诗芸扭动着想挣脱。

  “哎呀你别乱动了!”后力不足,顾秋萌双手同时松开,许诗芸成功落地。

  看戏的众人在见识看许诗芸脸上难以掩饰的痛苦表情后总算反应过来,慌乱的把人弄去医务室。

  原本摔了一下只是肌肉拉伤,从背上掉下来却造成撑地的手腕骨裂,虽然不知道其中有多少是顾秋萌掌力的功劳,反正争执一幕以许诗芸真实受伤圆满结束。

  “你受伤了!”完成道具准备工作的沈墨火急火燎的出现在医务室。

  “都怪我……”顾秋萌自责接话。

  除了在慈善晚宴上见过的许诗芸,其他选手只知道安静理是关系户,却不知她与沈墨的联系,顾秋萌也不想暴露。

  暗搓搓的给沈墨使了个眼色,顾秋萌干脆将计就计的顺水推舟,让大家误会自诩综合能力第一靠实力服众的许诗芸其实也在暗中勾搭工作人员。

  “呃,我只是……”自知失态,沈墨讪讪的挠了挠后脑勺,欲言又止的看着许诗芸,最后只能化作一声叹息,“你好好养伤,别担心成绩。”

  本来沈墨这样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工作人员的真实身份就很值得推敲,现在又来了句疑似承诺的话,怀疑的种子迅速在在场所有人心中生根发芽,看向许诗芸的眼色也隐隐有些不同。

  “我们继续训练吧,时间不多了。”将得意隐藏在心底,顾秋萌一副谨小慎微的样子建议道。

  众人默默走出医务室,因为许诗芸的意外受伤,队形和歌词分配全部需要调整,离考核还有不到两周时间。

  “安静理,我跟你没完!”只剩下一人的医务室,许诗芸无力抓狂。

  “我也没想这么快就结束。”门突然被推开,顾秋萌灿烂一笑。

  前世把自己当傻子一般抢完男人抢公司,现在碰到依然不肯与人为善,顾秋萌本来就不是软弱的人,自然没准备让步。

  “有本事……”许诗芸握紧拳头。

  “事实证明,没本事的是你。”顾秋萌打断许诗芸的叫嚣,转身离开只留下个潇洒的背影,“多用用脑子,不然会很无趣。”

  “诗芸因为我受伤了,我很难过。不过我们组如果得到第一的支持率她也可以加分,所以我要连同她的份一起努力。”单独采访时,顾秋萌满脸歉意的表达对受伤事件的看法。

  随后便是独自训练的镜头,为了体现真实性,沈墨像变戏法似的摸出几套衣物,无一例外都是某宝爆款。

  “我觉得你需要冰敷。”换衣服的空隙,沈墨忧心忡忡的提议。

  “你给我再来几下。”顾秋萌心一横,伸出白皙的手臂。

  “不行!”沈墨想都没想便拒绝了,对着顾秋萌的手臂呼呼吹气,“看着都疼。”

  “没事,来几下狠的,最好青个十天半个月。”嘴角勾起一丝算计的幅度,顾秋萌解释道,“许诗芸受伤这件事可操作性太强了,所以我得用青着的手臂提醒观众,是她动手在先,也是她自己作死从我背上摔下来。”

  “等等!”沈墨好像想到了什么,“为什么会突然受伤,你是不是又答应别人什么?”

  “我……”顾秋萌被问得一脸懵逼,“好像给李艺琳说了祝她进前五。”

  “我就知道!”沈墨恨铁不成钢的哀叹,“除了前五还有什么没有?”

  “没了。”顾秋萌有些心虚。

  传说中的锦鲤体质显灵?真的假的,顾秋萌无语望天。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