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都市 → 萧强赵清妍小说

萧强赵清妍小说

紫气东来 著

连载中免费

《超级全才》是紫气东来所著一部长篇都市异能小说,主角是萧强赵清妍,讲述了穷小子萧强偶获神秘至宝,却拥有了近乎全能的各项特殊能力。 鉴宝赌石,治病救人样样精通。 邻家姐姐,白领丽人,美女老师,窈窕空姐等各色美女纷至沓来。 混迹校园都市脚踩高富帅拳打官二代,征战商场豪夺天下,成为最强全才!

更新:2019/08/13

在线阅读

《超级全才》是紫气东来所著一部长篇都市异能小说,主角是萧强赵清妍,讲述了穷小子萧强偶获神秘至宝,却拥有了近乎全能的各项特殊能力。 鉴宝赌石,治病救人样样精通。 邻家姐姐,白领丽人,美女老师,窈窕空姐等各色美女纷至沓来。 混迹校园都市脚踩高富帅拳打官二代,征战商场豪夺天下,成为最强全才!

免费阅读

  走在回家的路上,萧强已经渐渐恢复了理智。经过医务室内校医对伤口的清理和简单包扎后,他腿部已经基本无碍。

  这一路上,萧强越想越后悔,忍不住给自己扇了一巴掌,喃喃自语道,“萧强啊萧强,你也真够可以的,你讨厌萧志伟和他翻脸就翻脸好了,可赵清妍是无辜的啊,她又没说你什么,你朝她大呼小叫的干什么?哎……算了,这样也好,本来也就不是两个世界的人,让她讨厌自己,以后就没那么多是非,也罢!”

  自言自语的说到这,萧强突然似乎想起了什么,从口袋中掏出了在废弃仓库内发现的那枚龙形玉佩,露出兴奋之色。

  “刚才如果不是幻觉的话,那岂不是说这玉佩,能让我拥有透视的功能?刚才在仓库的时候,明明赵清妍是穿着校服的,可为什么我那时候看她却是……”萧强一回想,顿时满脑子都是赵清妍那婀娜的迷人身姿,不由猛的摇头自嘲道,“我说你有点出息,能不能别满脑子都是赵清妍的身影行吗?人家跟你这穷小子完全不是一路人,你想都别想了!”

  看了眼手中的龙形玉佩,萧强犹豫了会后,他决定试一试,看看这玉佩到底是不是真的能让他拥有透视的特殊能力!

  永安县,一个位于江南省山区的小县,多山少地,一直是省内有名的贫困县。只不过,虽然这里相比大城市要贫穷落后,工农业都不发达,但古代这里是三省交界古道交汇之处,拥有近千年的文化,古董古玩层出不穷,再加上永安山区中出产一种非常出名的黄花玉矿,所以有很多玉石古董商人慕名而来,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一条贯穿县城东边的古玩玉石街。

  这条古玩玉石街恰好横在永安县第一中学到县里最大的国企永安玉石厂的中间,而萧强从小就在玉石厂的住宿区内长大,又就读于永安第一中学,所以这条街他走了快三年,可以说是熟悉无比。

  此时的萧强已经来到了古玩街的街面上,他的目光盯着的正是前方不远处的彩票店。这彩票店是几年前读初中时萧强最爱来的地方,这里有种叫做刮刮乐的彩票每回他都要买上许多碰碰运气。可随着家道中落之后,他就再也没来过。

  “老板,来两张刮刮乐。”萧强犹豫了会后,大步走进了彩票店,掏出了他这个星期的早餐费十元钱,心疼的扔在了桌子上。

  “呦!这不是萧强吗?你可好久没来我店里了吧?”老板一见是萧强,笑着道,“也是,你爸出了那种事,现在你们家……”

  “老板,我是来买刮刮乐的,不是来听你废话的,你到底做不做生意?”萧强面色一冷,作势要走道,“你不卖我现在就走。”

  “卖,当然卖当然卖!”老板急忙收了萧强的钱,将两张刮刮乐递给了他。

  刮刮乐是一种当地比较流行的卡片试彩票,规则很简单,只要把卡片上的银色区域刮开,上面显示几等奖就按照奖金来支付,当然更多的还是没中奖的谢谢惠顾这四个字。

  萧强买刮刮乐的意图,就是来检测玉佩到底能不能让他具有透视的能力。如果有,那么他不用刮开卡片上的银色对奖区就能知道能不能中奖。

  望着手中的两张卡片,萧强略微有些紧张,全神贯注的盯着卡片的银色兑奖区,然而盯了半天,却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半个小时后,萧强终于露出失望之色,看来这一切都只是幻觉,而这一个星期他恐怕也要饿肚子没早餐吃了。

  “抓小偷!!就是他!就是他偷了我的钱包!!”“谁偷你钱包了,不要乱说!”

  就在萧强沮丧无比的时候,彩票店外突然传来一阵争吵声,很快引起了街面上许多人的注意。他透过窗户朝外望去,只见一位披散着齐肩秀发,容貌俏丽,散发着青春气息,姿色完全可以与校花赵清妍媲美的漂亮女孩正和路边一个画着纹身,叼着香烟的黄毛痞子理论。而在那美女的身旁,还站着位身穿黑色西装,戴着金边眼镜打扮颇有品味的中年男子。

  “爸!就是这个家伙,刚才我们在那边看宝贝,你买古董付钱的时候,我钱包还感觉在袋子里的,可这人一离开,我钱包就不见了,一定是被他给偷走了!”漂亮女孩朝着中年男子义愤填膺道,“他是小偷!”

  “你说我是小偷就是小偷了?证据呢?证据在哪里!”那黄毛痞子叼着烟不屑道,“你要是能拿出证据来,我二话不说就去警局自首,可你要是拿不出证据来,我可要告你诽谤和诬蔑!”

  “我的钱包一定就在你身上,你快点拿出来,否则我就报警了!”漂亮女孩气道,“有本事就让我们搜身!要是搜不到就算我抓错了人,你敢不敢!”

  “行啊,可话要说到前头,搜身可以,但若搜不出来,你可就是诬蔑我的清白,要赔我的精神损失费和名誉损失费!”黄毛似乎胸有成竹的笑道,“不多不多,给个五千块就成。”

  “什么??”漂亮女孩起先一楞,但似乎是个不服输的急脾气,冷笑声便点头道,“好,别说是五千块,就算是一万我都可以给你!可若搜到了,我就送你去警察局!”

  “一万?这可是你说的,一言为定!”黄毛将烟头狠狠扔到了地上,伸开双手便坏笑道,“来吧漂亮小妹妹,来搜身吧!”

  黄毛这话一出,顿时引来周边围观者的阵阵窃窃私语。萧强身边的老板望了几眼后笑道,“这对父女俩一看就是外地人,连偷子黄世仁都不知道,他可是这条街上的老偷了,见着面生的就招呼,几乎没有失手的时候。这家伙有一绝活,能把偷来的东西藏的比什么都深,要是不把他浑身上下扒了个遍看个精光,恐怕那女孩的钱包是找不到的。这女孩子脾气有些太急了,小偷敢让人搜身肯定有所依仗,她还偏偏中了套,不但钱包找不到,还得反给一万块,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呦!”

  黄世仁萧强还是听说过的,听说他在这街上吃的很开,因为傍了个混混认大哥,所以街上的老板怕惹麻烦一般只要不偷到店里都不会多管闲事,这对外来的父女很明显要吃哑巴亏了。

  “奇怪,这黄世仁难道还真有神仙般的能力,能把偷来的钱包从身上给变掉?要不然他怎么敢让人搜身?如果真能和老板所说那样,把他身上扒个遍看个精光那就好了。”

  萧强脑海里刚闪过这个念头,他就感觉到自己口袋里的玉佩中流出一道金色能量进入到了自己的身体中,然后沿着经脉再次来到了双眼内!

  一阵熟悉的刺痛感袭来,萧强张了张嘴便又恢复了正常。他睁开双眼,眼前的一切还是原来的模样,但是透过窗户,黄世仁身上的衣服已经彻底的不翼而飞,浑身精光的他高举着双手,透视的功能毫无征兆的竟然再次出现!

  萧强激动的浑身都颤抖起来,这一回他终于彻彻底底的可以肯定,他在学校废旧仓库里捡到的那块龙形玉佩,能够让他拥有神奇的透视能力!而且第二次的运用也让他总算明白,原来要使用这特殊能力,必须要脑海里产生念头和愿望,也可以说是欲念才行!刚才透视刮刮卡之所以无效,就是因为自己紧张的什么都没想所导致的!

  有了这个异能,萧强知道自己平凡甚至是惨淡的人生将会充满机会!一股已经失去太久的自信心从心底深处缓缓冒出,虽然他还不知道那玉佩到底是什么宝贝,但是只要拥有透视这能力就够开心了!

  压抑住内心的兴奋与激动,渐渐冷静下来的萧强仔细望着窗外一脸得意的黄世仁。说实话,这黄世仁身材真够烂的,干瘦如柴不说,那话儿还焉着像条小虫,丑陋之极。不过,萧强也正是在那部位发现了异样。

  “原来这家伙的绝技,是这样练成的啊……”萧强忍不住偷偷笑了笑,他低头掏出口袋里的刮刮卡透视一看,两张全是谢谢惠顾,不由暗骂了声晦气后走出了彩票店。

  “让我搜身,美的你!”漂亮女孩不屑的白了黄世仁一眼,扭头朝自己父亲看了眼。她父亲似乎明白了女儿的意思,扭头朝旁边身材魁梧的年轻人道,“刘秘书,你去搜搜他的身吧。”

  “好的夏总。”那位年轻的刘秘书点头哈腰的鞠躬之后,急忙便朝黄世仁走了过去,开始对他进行搜身。那刘秘书仔细的摸索了遍黄世仁的上身以及腿部之后,抬起头有些尴尬的朝漂亮女孩摇了摇头,示意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怎么可能……我明明看见他刚才在我身边的……”那漂亮女孩有些不信邪的朝刘秘书不满道,“刘秘书,你再仔细搜一遍!”

  “嘿嘿,你们搜多少遍都不是问题,这一万块我可要定了!”黄世仁得意洋洋的站在原地任由刘秘书搜身,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令对面的夏总不由皱了皱眉头。

  “你们如果这样找,不但找不到钱包,而且还会被坑钱。”走出彩票店的萧强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来到了那位夏总的身旁,突然小声道,“我知道他把钱包藏哪了。”

  夏总扭头朝知道哪冒出的萧强瞧了眼后,意外道,“你知道……他把钱包藏哪了?”

  夏总的询问声也引起了旁边他女儿的注意,那漂亮女孩有些焦急道,“爸,那钱包里有妈的照片,绝对不能丢!”

  “夏瑶!你别急,我知道那钱包对你有多重要。”那位夏总浑身一颤,目光瞬间变的坚定,想了想后朝萧强道,“小兄弟,只要你告诉我那家伙把钱包藏哪了,我给你一万块酬劳,你看如何!”

  萧强楞了楞,这有钱人就是牛啊,他还没开口要报酬呢,直接就给一万,不就是张母亲的一张照片吗?难道比金子还要贵啊?

  不过这些都不是他所需要考虑的,他只知道,这笔生意要做!一万块对于萧强来说意味着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那叫夏瑶的漂亮女孩直接走到了萧强身边,低声急道,“喂,你犹豫什么啊,实在不行我给你两万还不行吗?快告诉我我的钱包藏在哪!”

  两万!萧强双眼一亮,近距离打量了几眼俏脸上透露着焦急之色的女孩。都说女人很多只能远观不可近看,可这女孩近看甚至比远观更加的迷人。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的她浑身上下都透露着青春与活力,弹指即破的白皙肌肤加上精致如艺术品般的五官,真是美的没话说。

  闻着从夏瑶身上传来的淡淡体香,萧强凑到了她的耳边低声朝她耳语了几句。夏瑶原本听的很认真,可是很快俏脸便唰的一下通红,又羞又怒的朝萧强瞪了眼。

  “别瞪我,这是事实,你搜一搜就知道了。”萧强无奈的耸了耸肩膀道,“我可没那么无聊和你开玩笑。”

  夏瑶想了想后,红着俏脸一跺脚,扭头便朝正在搜身的刘秘书轻咬贝齿道,“刘秘书,搜他的……他的……下半身……就是……就是裆部!我的钱包很可能被他给藏……藏到那里了!”

  “啥?”刘秘书以为自己听错了,不过很快便将目光落在了黄世仁的那个部位。黄世仁脸色顿时一变,双腿并拢急退两步紧张道,“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这,这叫侵犯隐私你懂吗?”

  “你刚才不是说让我们搜身的吗?现在反悔可由不得你了,刘秘书,给我搜!”夏瑶娇声怒斥道,“我一定要把我的钱包给找回来!”

  “好的小姐!”刘秘书撸起袖管,一把便抓住了黄世仁的肩膀,将他一个过肩摔给摔在了地上!还未等黄世仁来得及挣扎,他的裤子就被直接当众给脱了下来!

  夏瑶红着俏脸急忙害羞的别过脸去,这时萧强倒是看的很清楚,在黄世仁的裆部有只粉红色的高档皮夹掉落在了地上。

  “哗!!”看见皮夹之后,顿时众人一片哗然,很多人这才终于明白,为什么黄世仁身为偷子却屡屡得手后没人找的出破绽,实际上并不是他藏术有多高深,只是一般人就算搜身也很少往那隐私部位去搜查,更何况遇到女性就更不好意思了,这才是他能经常得手的真正原因。

  如果今天不是萧强说了出来,恐怕换做谁也不会想到这点。

  既然皮夹找到,人证物证俱全,被刘秘书给押着的黄世仁自然逃无可逃。赶来的街区民警将他抓住扭送警局,临走前,黄世仁狠狠盯了眼站在一旁的萧强,咬牙道,“臭小子,刚才你和那女人窃窃私语我全看见了,一定是你坏了老子的好事,你给我等着!”

  萧强有些无奈,如果可能的话他实在不想得罪黄世仁这样的小人,但是他知道自己又必须要这样做,毕竟两万的奖励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实在是太想要了!

  “小兄弟,真是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女儿的钱包不但找不到,反而可能还要吃个哑巴亏。”黄世仁被警察带走后,那位夏总来到萧强的面前,感激的微笑道,“钱包没有倒没什么,但是那里面有我妻子的照片,很是重要。”

  “没什么,我们之间只是交易关系,你用不着谢我。”萧强回了句话,毫不客气的伸手道,“我的酬劳呢?”

  “哦,你瞧我差点都忘了,刘秘书,给他两万现金。”这位夏总倒还真是有钱人,丝毫不扭捏的便要给钱。刘秘书看了夏总一眼后,虽然眼神中有些不乐意,但还是从黑包中取出了两万现金给了萧强。

  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的萧强忍不住咽了口口水,他接过钱后急忙塞进了衣服口袋,仿佛生怕别人抢走一样。

  “爸,刘秘书从我钱包里把母亲的照片取出来了,没事了,我们走吧。”一旁的夏瑶手中捏着张有些发黄的照片,连看都没看萧强一眼,朝着她父亲挥挥手便想要离开。夏总点头刚要转身,却似乎想到了什么,扭头又朝萧强问道,“小兄弟,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刚才那小偷把钱包藏在裤裆里的?”

  “我从小就在这附近长大,对古玩街很熟悉。这个黄世仁是这条街有名的小偷,专偷像你们这样的外地人,我有次瞧见过他把偷来的赃物藏进了裤带里,所以才敢这么肯定。”萧强可不会傻到将玉佩和拥有特殊能力的事说出口,他胡乱编了个谎话应对。

  “原来是这样……”这位夏总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后,又突然问道,“小兄弟,你说你在这片很熟悉,那我想向你问点事,你知道不知道有个叫……”

  “爸!我们不是说好了不找那家人的吗?你这是干什么啊!”夏瑶突然打断了父亲的话,不满的急道,“你到底是不是来买古董的?如果你执意要联系那家人,那我就不答应你回永安县了!”

  “好好好,不找,你别生气,我不找还不行嘛!”夏总一脸无奈的向女儿道歉后,朝着萧强伸手笑道,“我叫夏国航,今天谢谢你了小兄弟,再见。”

  “再见。”萧强有些莫名其妙的与他握了握手,就见夏国航转身走进了附近一家古董店。

  而这时,他的女儿夏瑶却是走了过来,有些傲慢道,“我爸问你任何关于这里的人或事,你都不准回答!拿了钱你就可以离开了,还站在这里干什么?”

  这有钱人家的小姐都是这样蛮横不讲理的吗?得,反正拿到了好处,和她也没必要争什么。惹不起咱还躲不起嘛!萧强一点头,便主动离开。

  怀里揣着刚赚到的两万块钱,萧强还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梦一般。他走着走着,忍不住咧嘴傻笑出声。拥有了这神奇的玉佩之后,赚钱简直就和玩一样的轻松!

  “萧强!”悦耳的女声突然从身后传来,吓了萧强一跳。他扭头便看见位盘着秀发,身穿职业套裙的美女正朝着他踩着高跟鞋快步走来。这位美女他可是非常熟悉,名叫温碧柔,是隔壁邻居温师傅的独生女,比他要大两岁,在古玩街开了家小小的玉石店。

  “碧柔姐。”萧强笑着回了句,对于这位邻家美女姐姐,他是打心眼里感到敬佩。

  温碧柔年芳二十,从小就品学兼优,温师傅从前嘴上总是自豪的挂着他女儿的名字,说老师都觉得他女儿就算考京城大学都不在话下。可是正当她要高考之际,她的母亲却突然患上了重病,家里的积蓄全部都用在给母亲治病上,没有钱再供她读书。于是,这么好的一位尖子生,毅然主动放弃了高考,选择工作贴补家用。最终她母亲还是生病逝世,由于她的父亲是玉石厂里有名的雕刻师傅,有着丰富的经验,所以这两年她攒了点钱开了个小玉石店,也算是当上老板娘了。

  不得不说,身穿职业套裙的温碧柔像只熟透的水蜜桃,成熟又充满着女人的韵味,比起赵清妍和刚才认识的夏瑶那种青涩之美。光是欣赏欣赏就足以让人陶醉,也因为她的容貌,追求者都快排满整条古玩街了,不过好像至今她都没有找男友。

  “前面街上刚才好像挺热闹的,出什么事了吗?”温碧柔显然刚从店里出来,并不知道刚才的事。

  萧强可不敢把自己得罪黄世仁的事告诉温碧柔,笑着便道,“哦,没什么,就是黄世仁偷了两个外来客的钱包,闹到警局去了。”

  “这个黄世仁,仗着有混混地痞当靠山,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的确该抓。”温碧柔皱了皱黛眉,朝着他道,“对了萧强,你放学回家没什么事的话帮我个忙吧?玉石市场刚到了一批从山里挖来的黄玉矿,我想去挑几块碰碰运气,你陪我一起去搬搬玉石打打下手行吗?”

  “如果是其他人的话肯定不行,可若是碧柔姐嘛……”萧强一脸严肃的说到这,突然咧嘴笑道,“那当然没问题啦!”

  “噗哧……”温碧柔顿时忍不住娇笑出声道,“瞧你那语气,搞的好像我要让你慷慨赴义一样,有那么夸张嘛!”

  “嘿嘿,开个玩笑。”萧强笑了笑道,“碧柔姐,咱们走吧!”

  温碧柔点点头,便带着萧强往玉石市场方向走去。

  永安县最出名的特产,就是来自深山中的一种玉石,名曰黄花玉,以通体透黄而闻名。也正是因为这黄花玉,让永安县一带形成了挖矿,加工,雕刻,成品一条龙的服务产业。在深山矿场挖出原始的玉矿之后,大部分好货将被永安玉石厂收购,进行雕刻加工至成品。而剩下的毛料次品则流入黑市或者是像古玩街这样需求量不大的市场,这些原石毛料往往都未经过打磨处理,所以在市场里私自购买毛料进行开光,里面包裹的黄花玉成色品级以及大小都得看眼力凭运气,也就是俗称的赌石。

  当然,这里的赌石只是小赌,毕竟市场不大,有钱人也不多,萧强陪温碧柔来过几次,对这市场的赌石套路也有些基本的理解。温碧柔对赌石向来很小心谨慎,一般每次只精心挑选几万的货,这样一来就算切开的矿石毛料再差也不至于亏本很多。

  “青山料子矿,绝对好品质类!有需要的来瞧瞧,保证让您满意!”

  “新到的黄玉矿毛料,最正宗的国企矿山出产,品质有保证类!”

  市场不大,但每个摊位都在竭力的吆喝着,到处都有堆满的原石毛料。之前萧强来到这里,最多就是帮温碧柔搬搬原石,当当下手,可现在则不同,因为他拥有了别人所没有的特殊能力,透视!

  萧强深呼了口气,再次动用起了透视的能力。很快如他所料想的一样,眼前一堆堆的原石毛料内部结构显出了原型!

  “呦,这不是温柔阁的老板娘碧柔小姐嘛?嘿嘿,几日未见,这怎么觉得又变漂亮了呢?”就在萧强陪着温碧柔挑选原石毛料的时候,不远处突然响起一阵坏笑的声音。温碧柔似乎对这声音很是熟悉,黛眉几乎是同时便微微皱了起来。

  萧强扭头望去,却见一位穿着花哨的青年带着两名手下满脸贼笑的朝自己这边走来,那色眯眯的目光直盯着温碧柔的娇躯看个不停,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顿时令他有些反感。

  温碧柔此时突然抓紧了萧强的手臂,做出一副亲昵的样子,勉强露出丝微笑朝那人道,“原来是杨少,还真是巧啊。”

  见温碧柔与萧强两人如此亲近,那叫杨少的公子哥原本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他的目光落在了萧强的身上,皱眉道,“碧柔,他是谁?”

  “你瞧我,都忘了介绍了,这位……是我的男朋友萧强。”还未等萧强反应过来,温碧柔便微红着俏脸,小鸟依人般的将娇躯依偎在了他的身上!

  本来温碧柔的娇躯就性感诱人,这一依靠胸部还紧贴着萧强的手臂,闻着从她身上传来的馨香,他有些大脑空白,男朋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杨少顿时脸色难看,面目有些狰狞道,“你什么时候找的男朋友……我怎么不知道!这家伙,看起来还是学生吧?他会是你男朋友?我才不信!”

  “我就喜欢比我小一点的男孩子,无论你信不信,他就是我男友!”温碧柔的美眸中带起一抹娇羞,扭头便凑上诱人的红唇,在萧强的脸颊上香了一口!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