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白兮染墨君辙小说

白兮染墨君辙小说

焚香 著

连载中免费

《萌妻太坏墨少不好惹》是焚香所著一部长篇都市婚恋小说,主角是白兮染墨君辙,讲述了在父亲和继母的要求下,白兮染嫁给了传闻中的三无男人墨君辙,只为了家族利益,继妹的嘲笑,父亲的丑恶嘴脸让她无奈至极,谁知道嫁过去才发现,散播传言的都是什么人?为什么她的老公跟传言完全相反?这一次,看看谁还敢嘲笑她!

更新:2019/08/13

在线阅读

《萌妻太坏墨少不好惹》是焚香所著一部长篇都市婚恋小说,主角是白兮染墨君辙,讲述了在父亲和继母的要求下,白兮染嫁给了传闻中的三无男人墨君辙,只为了家族利益,继妹的嘲笑,父亲的丑恶嘴脸让她无奈至极,谁知道嫁过去才发现,散播传言的都是什么人?为什么她的老公跟传言完全相反?这一次,看看谁还敢嘲笑她!

免费阅读

  空气有一瞬间的冷寂。

  白兮染四下看了看,又瞧着睁大眼睛好奇宝宝似的陆童,连忙抓住男人的手,将人拖到角落里。

  “你跟踪我?”

  墨君辙看着面前这个满脸警惕的小女人,唇畔泛着一抹笑意,可偏偏嗓音凉透了,“白小姐,难道你睡了我还想不负责任?”

  “噗嗤”一声,白兮染差点喷出来,抬起头看着那个足足比自己高了一个脑袋的男人,看见那张脸,脑海里不自觉就会浮现昨晚的一切、性感的唇、九块腹肌……

  白兮染脸颊上飘了一抹红,有些恼怒的跺跺脚,“两厢情愿的事。再说……我也很亏好不好!”

  到现在还疼着,走路都牵动着难受。

  昨晚可不是一次两次,她都记不清了!

  这男人看着倒是人模人样,难不成因为不行,所以心理有问题?

  墨君辙看着那张精致的小脸,长臂微收拢,眉宇里闪过一抹冷意,“所以说,白小姐不想为我负责。”

  这小媳妇模样的话从男人嘴里说出来,白兮染满脸不敢置信。

  “因为你我现在还得嫁给一个老头子呢!”

  男人挑眉,她自然还不知道所谓的墨先生并非老头,想到她可能嫁给自己,墨君辙唇瓣难得溢出一抹戏谑。

  “既是如此,不如跟我在一起……至少我年轻力壮什么都受得住。”

  “你?”白兮染委屈的不行,气愤的盯着他,“你的技术还不如老头呢。”

  再说,人家墨先生好歹有钱,听爸爸说公司就指望他了。

  墨君辙嘴角抽搐了下,有一瞬间几乎忍不住想将这小女人抓起来揍一顿。

  若非这是他快三十年的人生里,唯一一个让他身体反应明显的。

  若非这女人恰恰好对他胃口!

  他扣紧手指,不动声色,身上灼烫的气息染在她脸颊上,嗓音低哑,“若你执意要选择墨家那个老头,他上了年纪怕是无法满足你,不如婚后我们继续交往。”

  “你少做梦了。”白兮染轻哼了哼上下打量他一眼,毫不客气的继续打击,“我会补上膜。”

  “至于你,看在你长得还算不错的份上,友情提醒你如果不行,就去窑子里多找女人练练。”

  “白、兮、染。”

  他一字一顿念她的名字,嗓音仿佛是咬牙切齿了一般。

  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口口声声说他“不行”!还是个女人!

  他大概得让她知道知道,自己到底行不行!

  可白兮染压根没想到为什么这男人会知道她的名字。

  她懒得废话,转身便要走,可身后很快传来男人阴冷的音,“我与那位墨先生关系不错,为了我们日后的姓福,所以……我一定会建议他娶你。”

  哈?谁信呐。

  白兮染大手一挥,“到点了,童童陪我进诊室!”

  ……

  那边,墨君辙站在原地看着她走远。

  西装包裹下的身躯都是凌厉气息,俊脸铁青的不像话,就这么对着手机迅速下了命令,“通知本市所有医院,不允许任何医生接受白兮染的预约!”

  话落,回头看向刚走过来的顾西陵,“你也是,马上取消她的手术。”

  “我这没问题。”见他脸色难看的紧,顾西陵一边取消一边憋笑,“可是五哥,你跟个小丫头计较什么。”

  “小丫头?”

  墨君辙不由得想起那天晚上的手感,“她可不是个小丫头。”

  顿了顿,他嗓音冷静而坚定,“几天后,她会是你五嫂。”

  五嫂?

  顾西陵愣了两秒,连忙追过去,“开玩笑吧五哥,老爷子给你订的婚你不是不允吗?”

  男人步伐飞快,上车之前电话已经拨了出去。

  “结婚我同意了。”墨君辙不等那边老爷子兴奋的呼喊,黑眸眯了眯看着消失在视线内的娇小身躯,嗓音又哑了几分,“不过要换一个人。”

  一连过了两天,白兮染依旧没有约到手术。

  “很抱歉,XX医生该日期预约时间已满。”

  她怂着肩垂着脑袋扒在桌上,手机里是一整排的“预约失败”提醒。

  白兮染怎么都想不通,自己不过是想做个初女膜修复,前后花不了一小时的小小小手术,可整个市区妇科医生所有日程全部排满,连续三天都预约不到,她到底是造了哪门子孽!

  “咚咚咚”的高跟鞋声传来。

  白颖儿款款行来,一脸春色都快要溢出来,在她身边还跟着身形瘦削面容阴鸷的男人。

  是许斐,她所谓的未婚夫。

  “斐哥,姐姐在那呢,你直接跟她说吧。”

  白兮染冷眼看过去,瞧着那个看起来就引气沉沉的男人。

  这个人她无论什么时候看都没法喜欢,可没办法毕竟是有口头婚约的人,却不想背地里早就跟白颖儿勾勾搭搭,这点她倒是没看出来。

  “没什么可说的,直接退婚吧。”

  许斐开门见山,脸上哪有表情。

  白兮染一听,只僵了一秒,旋即笑道,“我是不是都不必问原因?”

  “姐姐,你做的事斐哥都知道啦,男人那能容许自己的女人给自己戴绿帽。再者说……你也没有脸面再嫁到许家吧。”

  她越是主动解释,白兮染脸色就越不好看。

  这些事她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除了白颖儿母女还有谁特意“通知”许斐?

  可她偏偏还没办法辩解

  许斐看着她的眼神里都是鄙夷,可惜了是个婚前怎么也不肯让自己睡的女人,不然何至于退掉,“事已至此,只当我们有缘无分。”

  白兮染一听就笑了,“既然早就勾搭上别的女人,又何必惺惺作态,说的好像我多稀罕嫁给你一样。”

  她低声咕哝,“一个梅毒性病肾虚五毒俱全的……”

  许斐冷然道,“空口污蔑,你有没有家教?”

  白兮染却不着急,慢条斯理的换了个姿势,“一个月换一个女人,外围嫩模夜店大咖什么都有,许少,难道你都不去做身体检查吗?”

  “你……”许斐一脸气急败坏,似是怎么都没想到白兮染这么不留情面,面上更为阴鸷,“白兮染你是不是觉得要嫁到墨家,所以有恃无恐?”

  白兮染微怔。

  那边,白颖儿满脸笑容,主动解释,“刚刚爸爸才接完电话,他已经跟那位墨先生谈好,让你在我订婚日那天出嫁。”

  “不可能。”

  爸爸再不疼她,也不会这样轻易把她往火坑里推!

  白颖儿一听就笑了,缓缓道:“这可是那位墨先生的决定。说来人家对你可是真爱,这种事别人都避之唯恐不及,但墨先生偏偏指定了你。”

  “少在这胡说八道,爸爸不可能真的把我嫁给一个老头……”

  “颖儿说的是真的。”

  白兮染套上拖鞋正要起身,楼梯上便传来白勤天的声音。

  后者脸上闪过一抹为难,旋即很快收敛起来,“我已经和墨家的人说好,下周三颖儿订婚,你也准备出嫁吧。”

  “爸!”

  白兮染满脸不敢置信,从那天晚上开始她就想过会有不好的后果,皱眉盯着许斐,“他要退婚便退婚,你又何必非将我嫁给墨家的老头子。”

  “那是你未来丈夫。”

  丈夫?

  白兮染拧起秀眉,心态都崩了满脸不敢置信,“你要我叫一个六十多岁又老又丑比你还大的男人丈夫?”

  “这些都是你自找的。”白勤天没什么好语气,“若非你在外面鬼混,又何至于……总之,你必须嫁到墨家!”

  哈?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那天设计我的人就是白颖儿!她处心积虑害我出事,不就是为了嫁给许斐吗?”

  白颖儿有些无辜的看过来,“我跟斐哥清清白白,姐姐你可不要随意污蔑。”

  “没错,若非你行为不检点,父亲也不会让我过来退婚。至于娶颖儿,那是给咱们两家留面子。”

  “你家面子需要娶小三的女儿来维护?那可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白兮染毫不客气的呛声,“需不需要我告诉你,这位清白干净的白颖儿小姐中学时期都干过些什么?”

  白颖儿一听就开始紧张,正要开口。

  那边,白勤天却比她更快,“你还想胡闹到什么时候?”

  “我胡闹?爸,你让我嫁给一个丑老头子,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他那样坚定不容许反抗的态度。

  白兮染看着面前这个已经发福的中年男人,再看着他与自己有些相似的眉眼,心底深处忽然涌起一股悲凉感,“做这样的决定,我妈知道吗?”

  “现在公司面临危机,就算她知道了也会同意的。”

  不可能!

  白兮染小脸冰冷,“你不就是仗着我妈过世的早么?如果她知道了,绝不会像你一样绝情,用唯一的女儿去换公司苟延残喘!”

  “事已成定局,由不得你不愿。”白勤天将烟灭了,眼里有狠色,“如果你不嫁,那渊渊的病也不必再治了!”

  “你拿渊渊威胁我?”

  白兮染倒抽了一口凉气,小脸煞白。

  “渊渊是妈妈收养的孩子,是我的弟弟,也是你的儿子啊……”

  “我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爸,你……”白兮染看着那张绝情的脸许久,怎么也不敢相信他竟拿渊渊来威胁她?

  那个从小被母亲收养却一直住在医院里的孩子,他有什么罪?

  而一侧,白颖儿送许斐离开之后,脸上的得意之色已经遮掩不住。

  这一次,她大获全胜。

  白兮染自嘲的笑了笑,小手扣紧掌心,终于扬起脸,“你们想让我嫁给墨家的老头子救公司,就不怕我嫁过去反而毁了白氏集团?”

  “你敢?”

  她笑的夸张,小脸在日光下漾出一抹坚决,“我有什么不敢的,爸爸要将我推入火坑,继母和妹妹除了暗害再无其他。既然妈妈留下的东西最终都将交给你们,我还不如直接将之毁了!”

  “啪”的一声。

  清脆的巴掌声落在白兮染脸颊上。

  她整个人都僵在那,可脸上笑容更甚,“好呀,爸爸打定主意要我嫁,我就嫁!只不过……你们别后悔!”

  墨宅。

  白兮染同意结婚的瞬间,白勤天便将打了电话过来通知。

  墨家老爷子挂上电话时都快笑的合不拢嘴,却只盯着面前坐着的人不说话。

  半晌,墨君辙顺势起身。

  “你不听结果吗?”老爷子扬声喊。

  “已经知道了。”笑成那样还能藏?

  墨君辙笔挺的身躯转身,“下周三完婚。宾客、仪式和所有前期准备工作都依你安排。”

  他说完径直走了出去,车子很快消失在墨宅。

  老爷子却“嘿嘿”笑出了声,“这小子,还迫不及待呢。”

  “可是老爷子,下周三会不会太仓促……”

  “不仓促不仓促,快一点才能让我早点抱孙子嘛!”

  ……

  墨家办事神速,两天之内,三金五聘已经全数到位。

  “兮染,你真要嫁给墨老头啊?”

  开着电脑,语音里传来陆童的声音,白兮染听着就可怜巴巴的叹了一声。

  别说陆童,就是她自己到现在也依旧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我爸现在都不许我出门了,你说呢。”

  “那膜……”

  白兮染一怔,小脸闪过一抹羞色,盯着游戏界面,左侧开镜,“管他呢,那老头一大把年纪还有没有那方面能力都不好说!350方向有人狙我……靠我凉了!”

  被一枪爆头,画面里的人物模型匍匐在地来不及被救,很快被补刀。

  正好,外面有些吵嚷,佣人的声音传来,“大小姐,婚纱送到了。”

  “店里的工作人员在呢,等您试试看有没有不合适。”

  “知道了。”

  白兮染被叫出去,一眼便看见了放在楼下客厅的两套婚纱,其中一套是长摆鱼尾,点缀水钻珠子,看起来就价值不菲,而另外一套则更为夸张。

  “大小姐、二小姐,这套婚纱名为‘生生不离’,是知名设计师LY的作品,上面除了纯手工绣的细纱之外,更以碎钻为星空作为点缀……而这些碎钻,是真正的钻石!”

  “我要穿这套!”对方话音刚落,白颖儿已经抢先一步开口。

  工作人员愣了愣,支吾道,“可这是大小姐……”

  “我跟姐姐穿的码数一样,你也没说哪套归谁。”

  “这……”可一位是权倾宁城的墨先生,一位只是许家的小辈,就算现在为了一起出嫁,都不订婚直接结婚,可你自己该穿哪套心里没点数?

  可此时白颖儿眼睛都定在“生生不离”上,“反正我就要穿这个,姐姐嫁给墨先生,咱们这边偷偷摸摸就出了门,听说那边也不准备操办,何必糟践了好东西。”

  “你管我。”白兮染脾气可一贯不好,听见这话就忍不住,“我就愿意糟践怎么着,你白颖儿想糟践还没办法呢。”

  白颖儿一下子落了下风,忽然嘲讽的笑起来,“是呀,我可比不得姐姐,以后嫁给墨先生,一朝入了豪门从此大富大贵。可墨先生七老八十了,谁被糟践还说不准呢!”

  “那也比你要个满身梅毒的好!许大少爷婚前检查做了没?别查出来不止梅毒,还有艾滋!”

  “你……”白颖儿被说中了痛点,事实上许斐还真就是个浪荡子,那方面有病也是一早知道的,“你故意诅咒我!”

  “嘴上说几句而已,少你几块肉了?安安分分等着当你的许家少奶奶,少特么惹我……”

  “行了,吵什么!”

  两人吵的越来越大声,白勤天终于从楼上下来。

  白颖儿一看见他便扑了过去,“爸,你看姐姐!嫁妆要了好的,连婚纱也要跟我抢……”

  “抢?”白兮染小脸冷冷的看过来,“我只是拿属于自己的东西,你少不要脸的过来争。”

  “行了,不就是一套婚纱?颖儿说的对,这次你们同时出嫁,她嫁妆不如你,婚纱就让她选吧。”

  “不可能。”白兮染想也不想的拒绝,要说她有多喜欢这套“生生不离”倒也没有,只是真看不惯白颖儿这做派。

  “别说婚约是她抢了我的,就说我的嫁妆,一点一滴都是妈妈在世时给我攒的,要怪就怪她小三的妈没本事给她攒。”

  “姐姐!姐姐现在越来越张狂,不就是仗着嫁了墨先生嘛……”

  白勤天跟着拧起眉,“秋蓉再怎么说也是你的继母,哪能这么诋毁?”

  他几乎是下意识站在白颖儿那边。

  可白兮染扬了扬下巴,“是啊,我还就仗着嫁了墨先生,你又能怎么着?信不信我跟他告状?”

  “你告状?姐姐,你怕是连墨先生的联系方式都没有吧。”

  白兮染一怔,仔细一想她好像是真没有……

  可工作人员却直接走了过来,“二小姐这话说的不对,墨先生已经打了电话过来,您接一接?”

  手机已经在通话中,白兮染迟疑了下还是将之贴在耳朵旁。

  “喂?”

  “太太。”里面很快传出一道嘶哑而充满磁性的嗓音。

  白兮染一时发懵,这声音,七老八十了?

  “太太跟家里人起了争执?”

  墨老头似乎要为她做主?

  白兮染小脸一垮当即可怜巴巴的呜咽两声,“老头……不、老公!妹妹要抢你为我定做的婚纱,爸爸还站在她那边,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她脸上虽然没有一滴泪,可就这台词功底那是各大影后都远远不及的。

  果然,电话那边安静了几秒,很快传来嘶哑的音,“太太让白先生接电话。”

  白兮染格外机智,直接将手机按下公放,就听见手机里那道不怒自威的声音传过来。

  “我墨君辙的太太,自然要用更好的。”

  这话一出,白勤天立刻点头称是,“都依墨先生的意思办,快给兮染试试效果,不合适的抓紧时间修改!”

  “那墨先生我们能不能商量下……”白兮染正要开口,那边墨君辙似乎已经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很快将电话挂掉,只留下“嘟嘟嘟”的声音。

  她小脸微僵,将手机还给工作人员,闷闷的上了楼。

  “大小姐,您要试一下婚纱……”

  白兮染微愣,看着一旁气急败坏的白颖儿,忽然笑了,“就让她帮我试好啦,反正我俩尺码一样嘛,修改好了再给我!”

  “白兮染你……”白颖儿气不打一处来,可一对上白勤天充满威严的眼神,气势立刻弱了下去。

  她咬咬牙,“试就试,到了结婚那天嫁个老头子,还不知道谁哭谁笑呢!”

  白颖儿最后那句发泄似的话,白兮染是听见了的。

  她有些憋闷的坐回电脑前。

  游戏界面还亮着,陆童听见动静,声音很快传过来。

  “现在渊渊还得靠你爸爸救治呢,咱可不能跟他撕破脸。”

  白兮染抽了抽鼻子,“他也太过分了,要不是妈妈在世时他对我还不错,我都快要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他亲生的。”

  陆童想了想也不知道要如何安慰,“反正、反正你马上就嫁人了嘛。要不到时候求求老头,看他愿不愿意帮你,而且呀……老头子嘛,那方面可能不行。”

  她说到这里时“嘿嘿”笑了两声,“到时候我给你准备点好东西。”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