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蜜宠甜妻婚难离若缄默

蜜宠甜妻婚难离若缄默

若缄默 著

连载中免费

《蜜宠甜妻婚难离》是若缄默所著一部长篇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苏木傅时年,讲述了暗恋多年,苏木用最为卑劣的手段逼迫傅时年和相恋多年的女友分手,上位成了名正言顺的傅太太。 婚后生活,她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只为了他能够回头看自己一眼,却不料等来的是他携旧爱归来,终于她醒悟了,强求得来的爱情根本不是爱情,却不知道,傅时年在这场婚姻中,早已泥足深陷……

更新:2019/08/13

在线阅读

《蜜宠甜妻婚难离》是若缄默所著一部长篇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苏木傅时年,讲述了喜欢多年,苏木用最为卑劣的手段逼迫傅时年和相恋多年的女友分手,上位成了名正言顺的傅太太。 婚后生活,她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只为了他能够回头看自己一眼,却不料等来的是他携旧爱归来,终于她醒悟了,强求得来的爱情根本不是爱情,却不知道,傅时年在这场婚姻中,早已泥足深陷……

免费阅读

  留下?她拿什么留?岌岌可危的婚姻?还是她身上背负的那些数不清也还不尽的债务?她没有资格,傅时年也没有说错。

  “没有,我不会留下他。”

  “所以你觉得反正要打掉,也好让我这个播种的人也为杀掉他出一份力,这样能让这孩子到了那边不至于怨恨你一个人?”傅时年看着她:“苏木,你真是好手段。”

  “随便你怎么想。”苏木已经没了解释的念头。

  傅时年从座位上站起来:

  “孩子没了也好,你没资格生下属于我的孩子。”

  “也对,在你眼里我这个刚做完手术的人还没有你手中的钥匙圈来的重要,又有什么资格去要求怀孕呢?”

  傅时年原本已经走到门口的脚步因为苏木的这句话成功停下了脚步,他回头看着她,几秒之后缓缓开口:

  “你知道就好。”

  江北忙完再来看苏木的时候傅时年已经离开了,病房里没有看到人,江北的怒火简直无处发泄:

  “人呢?”

  “已经走了。”

  “走了?我还没找他算账呢,你怎么能让他走了?”

  苏木笑笑:“他留在这里,我看着也闹心。”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这一笔我记他一辈子。”

  苏木静默几秒:

  “其实这次的事情也不能全怪他,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怀孕了。”

  “苏木,你名字里有个木,你就真把自己当榆木疙瘩了?这是怀不怀孕的事情吗?是他在虐待你啊!你身上的这些伤,家暴!今天要不是乔遇那个王八蛋拦着不让报警,现在傅时年早进警察局了。”

  “他是什么身份?深城有谁敢动他?你报警了也没用,更何况,也不全是他的错。”

  江北整个人都快气炸了:

  “都到这个份上了,你还帮他说话,你受虐狂啊!”

  没有人是天生的受虐狂,苏木肯在这场婚姻里一让再让,也不过是因为喜欢傅时年这个人,可是自己对傅时年的那些感情究竟还能在这样不断的折磨中维持多久,连她自己也没有把握。

  苏木身上的伤原本没什么,只是骤然流产需要好好调理,江北又坚持她留院,所以才在医院住了3天,第四天恰逢周六奶奶打电话让她回去老宅吃饭,想到她也很久没有回去看老人家了,又担心奶奶发现什么,便说什么也不肯继续住院了,办理好出院手续后直接打车回了老宅。

  老宅建在城郊,风景如画,很适合生活,苏木赶过去的时候奶奶正在院里的葡萄架下指挥着王姨剪葡萄,见她来了,笑盈盈的招呼她过去,苏木走过去拥抱了一下奶奶,继而接过王姨手中的剪刀:

  “王姨,我来。”

  王姨年纪大了,也不跟她客气,端着剪下来的葡萄去清洗了,只留下爷孙两人在院里。

  苏木今天穿了一身运动装,抬手剪葡萄的时候将腰间的肌肤露出来一大截,奶奶看了一眼,开口道:

  “我听小林说,这几天你一直没回家,在忙什么?”

  苏木的动作一顿,继而剪下一串葡萄交给奶奶:

  “公司临时安排出差,昨天刚回来。”

  奶奶没戳破她的谎言,直接掀开了她的衣服,虽然痕迹消退了不少,但还是有几处肉眼可见的青紫,苏木急忙遮掩,却已经是来不及,奶奶明显动了怒:

  “那小子就是这么对你的?”

  “奶奶……”

  “我当初说什么来着,不要那么着急结婚,先考验他一段时间再说,可你呢,一门心思的非要结婚,除了领了一个结婚证,连个婚礼都没给你,搞的现在所有人都不知道你就是我的孙媳妇儿,苏苏,你怎么就那么死心眼呢?”

  苏木放下剪刀,亲切的挽着奶奶的手臂:

  “奶奶,时年对我很好。”

  “好就这么对你?让你一身的伤?”

  苏木还未开口说什么,便有人插了话进来:

  “奶奶,您不知道,这是夫妻之间的小情趣,是因为苏苏喜欢我才这么做的,她不好意思跟您说。”

  傅时年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突然的出声吓了苏木一跳,回头看着他倚靠在葡萄架的木桩上,随手把玩着车钥匙,一脸玩世不恭的表情,嘴里却说着让苏木无地自容的话,她想反驳,可是之后呢?该如何让奶奶放心呢?只是就此沉默,奶奶又会怎么想自己?

  好在奶奶并没有多想,更没有多问,只是瞪着傅时年:

  “你不是不回来吗?突然出现,你是想吓谁?”

  傅时年走过来,眼神淡淡的扫过苏木:

  “我这不是担心有人告我状吗?”

  “苏苏可没跟我说你半句不是,倒是你,别找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你要是再这么对苏苏,我一定让你们离婚。”

  傅时年嘴上一边应着老太太,一边推着奶奶进屋,在奶奶看不见的地方他看着苏木的眼神是满满的警告,苏木明白,不管她是如何的真心对待奶奶,在傅时年的眼里,都是别有用心。

  不管苏木和傅时年的婚姻究竟是怎样的相处模式,也不论傅时年对苏木究竟是什么样的感情,但不可否认的是奶奶对苏木一直都很好,用她的话来说,从见到苏木的第一眼她就是自己相中的孙媳妇,傅时年能够娶到她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苏木也为了奶奶的这份疼爱,与傅时年在长辈面前表演着惊人的默契,一颦一笑,举手投足之间宛若都是最为恩爱的一对夫妻,连奶奶都看不出破绽,被哄的乐呵呵的。

  晚饭后下起了雨,明天又是周末,奶奶说什么也不肯放他们离开,虽然老宅有他们的房间,可苏木并不想留下来,她不想和傅时年共处一室,可借口尚未想好,傅时年就点头应了下来:

  “应该的,以后我们每周末都回来陪奶奶住一天。”

  傅时年接了个电话就回了房间,苏木陪着奶奶在客厅说话,却也不敢聊的太晚惹奶奶怀疑,9点一过,她就跟奶奶道了晚安,回了房间。

  苏木进入房间的时候傅时年已经换了家居服,正靠坐在床头看书,见她进来,露出嘲讽的一笑:

  “我还以为你今天要在奶奶房间睡呢。”

  “并不是只有你会关心奶奶。”

  苏木说完这句,便没有理会他意味深长的眼神,从衣帽间取了换洗衣物直接进了浴室,出来的时候傅时年已经躺下,她小心翼翼上去的时候却被他制止:

  “滚去沙发上睡。”

  苏木一愣,却也没想过要和他争执,免得让奶奶察觉什么,拿了枕头,又去衣帽间拿出一床被子,窝在了沙发上。

  苏木第二天睁开眼的时候就意识到自己起晚了,7点钟,相比于她往常精准的生物钟,已经晚了半个小时,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最近在医院睡眠太多而懒惰的缘故。

  房间里已经没有傅时年的身影,苏木拉开窗帘在阳台透气的时候看到院里的草坪上一个男人负手而立,正眉眼含笑的逗弄王姨从外面领养回来的那只中-华田园犬,清晨的阳光柔柔的笼罩着他,为这样一副画面增添了一抹温暖。

  早餐过后傅时年接了个电话便要离开,奶奶不满的看着他:

  “今天是周末,就不能好好在家陪陪苏苏?都结婚两年了,孩子的事情也该上上心了。”

  傅时年站在一旁,看一眼坐在奶奶身侧的苏木,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老太太,您的意思是让我现在就带苏木上楼造小人吗?您说您都快80了,怎么这么开放,对我们小夫妻的房事还这么上心呢?”

  “你别跟我扯那些没用的。”奶奶瞪他:“你也知道我快80了,2年前的手术过后谁知道我还能活多久,你要是真对我有孝心,就赶紧生一个曾孙让我玩玩,否则我到了地下也闭不了眼。”

  “老太太您可别担心这个,医生说您身体没有出现任何排异反应,所以长命百岁不是问题,至于孩子……”傅时年看向苏木:“这个问题你应该问苏木,她要是想生,我随时可以。”

  奶奶听出了这话中的意思,疑惑的看向苏木:

  “苏苏,是你不想要孩子?为什么?”

  苏木看着傅时年,他也只是挑眉笑了笑,没有任何开口的意思,苏木只好解释:

  “奶奶,我还没准备好。”

  傅时年拿起车钥匙,无辜的看向奶奶:

  “老太太,您也听到了,不是我不想要,是苏木还没准备好,这事儿我也强迫不来不是吗?”

  “苏苏为什么没准备好?你要是给她足够的安全感,让她能够放心,她能不想要吗?”

  傅时年‘啧’了一声:

  “老太太您可太偏心了啊。”

  “去去去,要出去赶紧出去,不想看见你。”

  傅时年走后奶奶并没有再问关于孩子的问题,只是说看她脸色不好,让她上楼休息会儿,苏木为免奶奶看出什么,便上楼了,处理了几封邮件后,房间门被人大力的推开,正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苏木吓了一跳。

  傅时月出现在门口,面色不善的看着她:

  “我来看奶奶,听说你也在,上楼来和你打声招呼。”

  苏木起身:

  “什么时候回来的?”

  “和你有关系吗?这是我家,我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倒是你这个小三儿,究竟还要霸占我哥到什么时候?”

  当年傅时月和秦念婉关系情同姐妹,苏木和傅时年达成的交易她也一清二楚,这两年来她对苏木从来都没有过好脸色,口口声声的用‘小三儿’来称呼她,来时时刻刻的提醒她究竟是用什么样的手段拆散了傅时年和秦念婉。

  苏木无奈的看她:

  “时月,我们就不能正常相处吗?”

  “我从来不会和贱人做朋友!”

  “即便你再不喜欢我,我现在也是时年的妻子,你的大嫂。”

  傅时月闻言轻蔑的笑了一声:

  “我没听错吧?大嫂?你这个大嫂的位置是怎么来的,不需要我来提醒你吧?别以为有奶奶喜欢你你就可以高枕无忧了,等婉姐姐回来,我看你还能得意多久,真想看看你被我哥扫地出门的样子。”

  苏木静默几秒,重复道:

  “秦念婉要回来?”这2年她虽然经常出现在荧幕上,却从未回国。

  “怎么?知道怕了?那就好,至少证明你是心虚的。”

  傅时年赶到高尔夫球场的时候乔遇和纪南风已经结束了一局,正坐在遮阳伞下惬意的喝酒,见他从观光车上下来,直接招呼他:

  “怎么这么长时间?”

  傅时年落座,随手拿起一瓶啤酒喝了一口:

  “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老宅陪老太太。”

  “奶奶身体还好吧?”

  “嗯,不错。”都有精力问他要孩子了。

  乔遇看向傅时年:

  “我听说苏木出院了,她身体恢复怎么样?”

  傅时年凉凉的看他一眼:

  “你最近对她的关心是不是太多了?真打算接手?”

  “你大爷!”

  纪南风笑了笑:“乔遇不问我也是要问的,听说苏木没了孩子,还是被你做没的,我可以采访你一下是什么心情吗?”

  “你那么多女人就没有不小心留下种的?下次不要甩支票去医院,直接做到流产,那个时候或许我有心情和你交流一下心得。”

  纪南风:“……”

  乔遇轻笑:

  “得了,刚失去孩子心情不好,我们体谅一下。”

  一瓶酒见底的时候,傅时年的电话响起了短信提示音,他滑动屏幕阅读,却久久的盯着那条短信不曾移开视线,似是在出神的想着什么,乔遇发现他的不对劲,从桌下踢他一脚:

  “看什么呢,这么专心?”

  傅时年回神,想了想,将手机扔到桌上,意思很明显让他们自己看。

  乔遇没纪南风那么八卦,他几乎是在手机落在桌上的第一时间就抢到了手里,原本兴致勃勃的模样在看到短信内容的时候也有片刻的怔忡,片刻才问傅时年:

  “这什么意思?她要回来了?”

  乔遇看了一眼,了然:

  “当初秦念婉选择出国也是不想继续留在深城这个伤心地看你结婚,如今2年过去,这是情伤好了?”

  纪南风扔下手机,八卦的看着傅时年:

  “我看不像,否则怎么不联系别人,唯独告诉阿年她要回来的消息呢?我觉得比起情伤痊愈,倒不如是来势汹汹抢人的。”

  “抢人?阿年?2年前干嘛去了?如今生米煮成熟饭,要不是意外,孩子都有了,她现在回来有用?”

  纪南风看一眼傅时年,回乔遇:

  “有没有用不在于秦念婉,而是被抢的人,当年苏木是用什么方式才和阿年结婚的,我们都知道,那个时候分手分的那么突然干脆,谁心里也不能接受,或许她就是用这两年的时间发现不能没有傅时年这个人的存在也未可知啊。”

  傅时年蹙眉扫他们一眼:

  “你们有完没完啊?”

  “我们随时可以完啊,倒是你,我们不说问题就不存在了吗?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奶奶身体如今很健康,苏木的父亲也去世了,那份协议苏木又不知道,你完全可以当做不存在,就算是要离婚也没什么可说的。”

  对于这个话题,傅时年似是不愿意再多谈,起身拿起旁边球童手中的球杆,向远处走去,纪南风和乔遇相视一眼,无奈的耸肩摊手。

  苏木原本是要在老宅等傅时年回来的,可下午的时候突然接到老板的电话让她回公司,无奈之下只能告别了奶奶,回公司的路上她想了想还是给傅时年发了信息,告知她已经不在老宅。

  只是这条信息一直等她要陪同领导去和市旅游局的检查员吃晚饭的时候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苏木就职于深城四星级君悦酒店的客房部经理,半个月前酒店向市旅游局申报了五星级酒店的申请,如今省旅游局的检查员已经来到深城,苏木作为客房部的经理,理应接待陪同。

  晚餐设宴在深城人尽皆知却并不是人人都能走进去的私人小厨,这里的味道、环境、服务都是绝佳,所以价格也是贵的令人咂舌,但深城向来不缺有钱人,这里依旧门庭若市,应接不暇,只是与外面那些餐厅不同的是,这里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饭局一开始气氛还很融洽,只是啤酒和白酒各喝了两轮之后气氛便有些轻浮了,尤其是苏木还作为东道主方唯一的女性,更是他们谈论的对象:

  “苏经理今天好像很不给面子啊,大家都喝了两轮,你却一直在喝白开水?”

  饭局还未开始的时候,苏木就已经和上司李聪说过自己的情况,他虽然也觉得为难却也理解苏木,所以承诺她今晚不必喝酒,也在最开始的时候和省局的人解释过,大家都表示理解,可也仅限于理智的时候。

  李聪看一眼苏木,赔笑解释:

  “孙哥,您看你忘了不是,老弟我刚才和您解释过,苏经理刚做了手术,今天才出院,实在不能喝。”

  “哦——”孙哥托了一个长长的尾音:“想起来了,是我忘了。”

  苏木也大方的站起来赔罪:

  “孙哥,今天是我不对,我先以茶代酒向您赔罪,等您下次来深城,我一定陪您不醉不归。”

  苏木抬手要喝下这杯白开水的时候,却被孙哥拦下了:

  “苏经理,你身体不适我理解,哥哥我也是个体贴人儿,你不能喝我绝对不勉强,只是喝不能喝,这喂酒总是可以吧?”

  孙哥那边的人此时也都开始附和起来:

  “对啊,酒不喝了,但别的诚意总是要拿出来的。”

  “这话说的没错,不然我总觉得是苏经理瞧不上我们这些人呢。”

  “我初次见苏经理,被你美貌折服的同时也觉得你肯定是个爽快人,只是喂酒而已,苏经理应该不会连这个薄面都不给吧?你应该明白,这个社会上绝大部分的生意都是在酒席上谈成的。”

  “……”

  饭局上的黑暗面苏木不是不明白,如今更是骑虎难下,李聪纵然想帮忙说什么,可到了这个份上也是有心无力,他看着苏木欲言又止,苏木淡淡笑了笑,离开自己的座位向对面的孙哥走去。

  “孙哥说的哪里话,能和孙哥近距离接触,是孙哥给我面子。”

  傅时年和纪南风、乔遇他们吃完饭在饭店老板的陪同下正欲离开,走到苏木所在包间的门口恰逢服务员进去上菜,傅时年目不斜视,倒是乔遇眼尖往里看了一眼:

  “苏木也在这里吃饭?”

  傅时年停下脚步看了过去,正好看到苏木笑脸迎人的喂了一杯酒给身旁的男人,那样的媚态是傅时年从未见过的。

  纪南风和乔遇都看到了,但这两人一不会为苏木解释什么,也不会幸灾乐祸的去看傅时年的笑话,只是默默的站在旁边,事不关已的模样。

  傅时年收回视线迈开脚步准备离开的时候,却是包间内的孙哥发现了傅时年,立刻换了一副面孔起身迎了出来:

  “傅先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您。”

  傅时年对他伸过来的手视而不见,只是极淡的笑了笑:“孙科长,好久不见。”

  苏木在看到傅时年的时候就愣在了那里,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刚才的那一幕他一定是看到了,只是她又该如何解释呢?在她焦急难安的时候李聪也起身去打招呼了,她却始终不敢看傅时年的那双眼睛,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没一会儿孙哥和李聪都回来入了座,傅时年也已经离开。

  发愣的时候,孙哥再度开口:

  “苏经理,你怎么不早说,不然也不会有刚才的误会了,先前是我眼拙,现在我敬你一杯,还希望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别往心里去。”

  苏木还未对眼前这转换极快的一幕反应过来,李聪就小声的提醒她:

  “刚才廖先生在门外说你和他是朋友,关系不错,你有这么一层背景,我怎么不知道?”

  原来是纪南风,她还以为是……是她天真了,怎么可能是傅时年呢?且不说他对自己的态度,就是刚刚被他撞见的那一幕他也不可能开口为自己说话的。

  亏了纪南风的那句话,饭局结束的还算是早,接下来只要确保酒店在他们考察期间不会发生任何意外,评星的事情就算是板上钉钉了,回来的路上苏木一直在思考如何对傅时年开口解释晚上的事情,信息编辑了好几次却全部被自己删除,到家的时候她终于放弃了解释,却被林姨告知傅时年在家。

  苏木进去主卧的时候没有发现傅时年的身影,沙发上四处散落的衣服和浴室里传来的水声证明他在洗澡,苏木走过去将衣服一一收起,准备放置到洗衣篮里去的时候放置在旁边的手机却响了起来,那是傅时年的手机,是一条短信提醒。

  她从来就没有窥探傅时年隐私的想法,更从没有如此做过,可是这一次她却鬼使神差的拿起了他的手机,屏幕上静静的躺着一条来自念婉的短信:

  阿年,我30号的航班回深城,希望你能来接我。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