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都市 → 房东是前任傅柏秋时槿之最新章节

房东是前任傅柏秋时槿之最新章节

日暮霜骨 著

连载中免费

以傅柏秋和时槿之为主角的都市言情作品《房东是前任》是由作家日暮霜骨所著,小说讲的是傅柏秋出租的房子放在网上挂了将近半年都无人回应,主要原因是因傅柏秋奇特的职业,那唯一愿意住的居然是自己的前女友,那如今的老干部和老妖精在分手重逢后又将擦出怎样的火花.......

更新:2019/08/13

在线阅读

以傅柏秋和时槿之为主角的都市言情作品《房东是前任》是由作家日暮霜骨所著,小说讲的是傅柏秋出租的房子放在网上挂了将近半年都无人回应,主要原因是因傅柏秋奇特的职业,那唯一愿意住的居然是自己的前女友,那如今的老干部和老妖精在分手重逢后又将擦出怎样的火花.......

免费阅读

  傅柏秋又一次梦见了时槿之——在高一那年的校庆晚会上,她坐在大礼堂观众席正中央的位置,

      看着红色幕布被缓缓拉开,视线里出现了一台纯白色三角钢琴。

  十五岁的时槿之身穿晚礼服,款步走到钢琴前坐下,优雅地抬起双手,落在琴键上。

      她十指纤细白皙,灵活有力,轻巧地奏响一连串颗粒饱满的音符,流水般的旋律回荡礼堂。

  画面一转,房间内灯光昏暗,她拥着时槿之在绵软的被褥上翻腾,热意交织蔓延,

     躁动起伏不止,火焰燃尽了理智,心绪放肆沸腾,沉溺在汹涌波涛里。

  ……

  再然后,她醒了。

  清晨的殡仪馆肃穆安静,园子里屹立着两棵粗壮的杨树,秋天了,半黄不绿的枯叶摇摇欲坠,

     风一吹就哗啦啦地掉,像下了一场落叶雨,一层层铺在地上。保洁阿姨扛起大竹扫把,唰唰地扫着落叶,不厌其烦。

  傅柏秋停好车下来,一手拎着银灰色保温杯,另一手遥控锁车门,穿过长长的走廊,朝主楼办公室走去。

  “傅姐,今天这么早啊。”

  “傅姐早。”

  迎面遇到同事,傅柏秋微微点头算是打招呼,与人擦肩而过。然后耳边飘来一阵窃窃私语:

  “长得这么漂亮来了殡仪馆,可惜了。”

  “我要是有傅姐那条件,肯定去当明星。”

  “拉倒吧,明星也不见得有傅姐好看,都是整出来的塑料脸。”

  声音逐渐飘远,被卷着寒意的秋风吹散,傅柏秋乘电梯上到三楼,像个幽灵一样飘进办公室,铭牌上几个大字:

  业务科,防腐整容部。

  她是一名入殓师,通俗点说,也叫遗体美容师,工作就是为遗体化妆、防腐清洁、穿衣入殓,

     今年是她踏足殡葬业的第七个年头。

  办公室里只有主任在,见傅柏秋进来,对她招了招手:“小傅啊,你来一下。”

  傅柏秋停下脚步,看着他。

  “上次车祸送过来的0742,家属已经处理完保险和赔偿的事了,今天下午三点办告别仪式,

      你看看能不能在仪式之前清理好,我给你安排九点钟送到化妆室。”

  “现在就可以。”她淡淡道。

  中年男人和蔼地笑了,摆摆手:“大早上的,刚吃完饭,怕你受不了。”

  上周馆里接了一具死于车祸的遗体,编号0742,据殡仪车师傅说,是被后八轮碾了,

      内脏骨头碎得稀烂,死状相当惨烈,又在冷冻室冻了一个礼拜,他担心傅柏秋看见了会当场吐出早饭。

  傅柏秋挑了下眉,不置可否,进去里面的休息室。

  领导的顾虑很多余。

  干这行不能怕,也不会怕。早几年她曾亲自跟随殡仪车接遗体,是一对用炸|药殉情的小情侣,

      当时血肉模糊的尸块满地都是,要一块一块捡进袋子里,回来拼接。从那以后,她对一切血腥的东西自然免疫,无感。

  但今天她不想多费口舌,随便领导怎么安排。

  保温杯里盛着热腾腾的枸杞茶,傅柏秋拧开盖子抿了一口,从柜子里拿出白大褂和一次性工作帽,

      站在镜子前穿戴齐整。

  其他同事陆续来了,清一色年轻小伙,见到她纷纷打招呼:

  “傅姐,早啊。”

  “早上好,傅姐。”

  入殓师队伍里少见女性,尤其是像傅柏秋这样长得漂亮又技艺精湛的美人,乌发如浓墨,肤白如初雪,

     一双翦水秋瞳清透明亮,只是她性子清冷淡漠,常年顶着张性冷淡的脸,不爱说话,

        不怎么笑,独来独往,便得了个“神仙姐姐”的称号。

  “傅姐今天处理0742吗?需不需要帮忙?”

  “对啊,傅姐,工程量挺大的,我们给你搭把手。”

  傅柏秋转过身,神情淡漠:“不用了,谢谢。”

  她盖上保温杯盖,一阵风似的离开办公室。

  0742号逝者是个男孩,今年十五岁,死于车祸,身体被后八轮整个碾过去,拦腰断成两截,

  八点钟左右,男孩的父母来了。

  家中独子惨遭飞来横祸枉死,这对夫妇哭成了泪人,母亲颤巍巍地拿出一张孩子生前的照片,

       递给傅柏秋,接着父亲塞过来一个厚厚的红包,哽咽道:“姑娘,求你了,

        一定一定尽量让我儿子恢复原来的样子,我不想他走得那么难看……”

  傅柏秋见惯了生离死别,眼底一片漠然,只接了照片:“不收红包。”

  夫妇俩愣了一下,讷讷点头。

  随后,男孩的遗体被从冷冻室推进了化妆室,傅柏秋进去关上门,把照片放到一边,

       戴上硅胶手套,轻轻掀开明黄色绸布。

  男孩破碎的身体狰狞可怖,凝固的血液呈铁锈色,森森白骨像棍子一样断裂,

       青灰色泛着寒意的皮肤,黄色脂肪层,更深的肌肉组织,一层一层被挤压、变形。

  才十五岁。

  傅柏秋握住他唯一完好无损的右手,隔着手套也能感觉到冷气往衣服里钻,她脑海中闪过一些画面和声音……

  【姐,我们登机了,记得到时候去机场接我们啊】

  【由榕城飞往伦敦的NK309号航班,于起飞后五个小时坠毁于乌克兰境内,机上287人全部罹难】

  ……

  处理0742花了五个多小时,傅柏秋连午饭都没有吃,

     一个人在化妆室里完成了拼接、缝合、穿衣、化妆等程序,将残破的男孩尽量还原到生前的模样。

  不说十分像,但有八|九分,得益于3D打印技术的进步。

  “这就是我儿子啊……”

  “谢谢你,姑娘,谢谢……”

  家属看见完整躺在木棺里的孩子,模样栩栩如生,激动得不知如何言语,只能不断重复着“谢谢”。

  傅柏秋不说话,注视着男孩被推去告别厅,到了下午这个点,她这样的非编制合同工已经没什么活要做,

       可以下班回家了。

  她在大厅外观看完仪式全程,到净身室给自己喷上一种化学除味剂,没几分钟散发出淡淡的香草味,

      然后回办公室脱掉行头。

  包里的手机响了一下,她拿出来看,微信显示有人添加好友,备注是……租房。

  租房?

  傅柏秋迟疑了两秒,想起自己挂在网上半年都没租出去的房子,通过验证。

      对方顶着小猪佩奇头像,昵称是猪猪表情符号,很快发来一句:

  【傅小姐吗?请问什么时候能看房】

  开门见山,爽利。她回复:

  【我在殡仪馆工作,不能接受免谈】

  【没关系,我不介意】

  【现在就行】

  【好的,我马上过去】

  对方没了动静,傅柏秋也不再回复,盯着那小猪佩奇头像沉思良久,拎着包离开办公室。

  二十分钟后,雅苑别墅群。

  傅柏秋把车停进库里,上楼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身居家休闲的衣服,简单打扫了下房子。

  这房子很大,坐北朝南的两层楼,楼上是足有四十平米的主卧,一间厕所,一间小书房,再加一个露天阳台。

       楼下则是宽敞的客厅,厨房,主卫,两间次卧,很简单的后现代式风格,

      外面有个大院子,栽了些花草,余下空间还能停两辆小轿车。

  她独自在这里住了七年。

  房子太大,打扫卫生非常困难,每周一次下来不亚于长跑两小时,于是傅柏秋决定把一楼租出去,

       以低于市场平均值的价格,条件是租客要承包一楼卫生的打扫。这附近地处近郊区,

      交通挺方便,环境也不错,隔壁就是森林公园和大学城,理当抢手。

  事实上确实抢手,出租信息刚挂出去,意向租客络绎不绝,

       但当她们得知房东的工作是为死人化妆,立马表示不能接受,一来二去,半年了,房子也没租出去。

  恐惧死亡是人之常情,她能理解。

  也许她命中注定该一个人。

  傅柏秋靠在阳台栏杆边,推开窗户远眺着湖面上粼粼波光,现下正当秋秋季,

      万物凋零,枯叶落地成堆,光秃秃的枝桠显得尤为凄清冷寂,再不像春天那般枝繁叶茂遮挡视线。

  沿着玉湖骑行约半个小时,另一头就是她高中母校,榕城一中。

  一阵引擎轰鸣声由远及近,消失安静,然后手机响了一下。她点进微信,是“小猪佩奇”的消息:

  【我到门口了,进不去】

  她愣了愣,边进房间拿钥匙边回复:

  【等我五分钟】

  这片别墅小区物业管理严格,外来人和车一律不让进,除非业主亲自带进来。

       傅柏秋随意披了件外套出门,七绕八绕足足五分钟有余,来到小区大门口。

  栏杆外面停着一辆红色敞篷Boxster,骚气十足,拉风又扎眼,车里放着轻柔舒缓的轻音乐,声音有点大。

  坐在车里的女人抬起头,远远瞧见傅柏秋过来,眼底闪过一丝惊讶,继而勾唇轻笑,开门,下车。

  她缓缓摘掉墨镜:“好久不见。”傅柏秋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时槿之,她以为自己早就忘记了的前女友。

  梦境倏然浮上心头,像是预示着眼前这一幕,梦里的人穿越了七年时光站在她面前,

       画面本应该温馨而美好,但令人心碎的回忆接踵而至。

  “好久不见。”她薄唇微动,直勾勾盯着面前的人,“你怎么在这里?”

  时槿之倚着车门,一双狭长锐气的桃花眸水光潋滟,勾着张扬的黑色眼线,

       尾部微微上挑,鼻峰挺翘,红唇丰润,嘴角抿起轻浅的弧度。她扬了扬手机,微笑着说:“来看房子。”

  “是你?”傅柏秋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小猪佩奇头像赫然躺在她消息列表首位。

  有一条未读消息:【好的】

  时槿之凝神望着她,轻轻“嗯”了声。

  七年,缘分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在自己下定决心回归故里,找回初心的时候,偏巧遇见故人。

  可是故人不高兴。

  傅柏秋沉默半晌,脸色有些难看:“抱歉,房子不租了,你马上走。”

  时间陷入缓慢的循环,被切割成无数帧,风一吹就散了。她刻意不去看时槿之,

      眼神却像镜头自动对焦似的,不由自主往对方身上飘。

  要说变化当然是有的,时槿之穿得保暖,白色紧身高领毛衫,外搭烟灰蓝长款风衣,

       胸前挂着一根细银链木槿花形吊坠,身下纯黑色阔腿裤和低跟单鞋,

      远望大女人味儿十足,昔日的黑长直烫成了及腰波浪卷,染了茶色,颇有几分妩媚风情。

  唯独没有变化的是气质,什么呢,妖精的气质。

  时槿之失落道:“那我只能睡大街了。”

  “与我无关。”

  “可是来都来了,让我看看再走吧,做个备选对比也好。”时槿之声音很轻,倒像是恳求。

  话音刚落,外面有车子要开进来,小区大门是双栏杆通道,一进一出刷车牌号放行,

      时槿之的车停在进小区的栏杆前,堵住了通道。

  她看向傅柏秋,绕过车头打开副驾位的门:“有话进屋说,堵在这里不太好。”

  后面的车按了下喇叭,傅柏秋皱起眉,容不得多考虑,转身去跟保安说明情况,

      然后栏杆缓缓抬起,她漠然坐上时槿之的车,进了小区。

  那感觉就像引狼入室。

  小区里都是红墙黑瓦的独栋别墅,互相之间隔得比较远,绿化优美,环境整洁,

      道路宽敞平坦,分岔口也多。时槿之边慢悠悠地开车边打量,越看越觉得满意,完全就是她理想中的标准。

  “前面左转。”

  “再左转。”

  “到了。”

  车子拐过两个路口,停在一栋小楼前,傅柏秋摸出钥匙按了一下,

      院门自动解锁打开:“车库没位置,就停院子里。”

  “好。”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