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穿越 → 被迫成为戏精反派的迷妹素问归洛

被迫成为戏精反派的迷妹素问归洛

微积分小天才 著

连载中免费

《被迫成为戏精反派的迷妹》是由微积分小天才原创所著的一本穿书文,主角叫素问归洛,讲述了一朝穿到小说里,却只是个路人乙。尽管生活很不幸,你也仍然肩负着拯救反派的命运。少年于街边乞讨,眼角含泪,满脸心酸:“我年少轻狂,父母双亡。姐弟相依,没有饭吃。可怜我小,顿顿不饱……”素问忍无可忍,一把拽走:可你TM刚刚才吃了十条鱼!月黑风高夜,少年将少女抵在了树上。归洛捧着胸口,一脸无辜,“我心口难受,需要亲亲才能好。”

更新:2019/08/13

在线阅读

  故事递提供微积分小天才大神最新作品《被迫成为戏精反派的迷妹》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被迫成为戏精反派的迷妹最新,被迫成为戏精反派的迷妹无弹窗,《被迫成为戏精反派的迷妹》是由微积分小天才原创所著的一本穿书文,主角叫素问归洛,讲述了一朝穿到小说里,却只是个路人乙。尽管生活很不幸,你也仍然肩负着拯救反派的命运。对,就是那个表面温顺小绵羊,实则杀人不眨眼的奥斯卡戏精反派。少年于街边乞讨,眼角含泪,满脸心酸:“我年少轻狂,父母双亡。姐弟相依,没有饭吃。可怜我小,顿顿不饱……”素问忍无可忍,一把拽走:可你TM刚刚才吃了十条鱼!月黑风高夜,少年将少女抵在了树上。归洛捧着胸口,一脸无辜,“我心口难受,需要亲亲才能好。”

免费阅读

  月朗星稀,乌鹊南飞,正是杀人好天气。

  望着满院月光倾洒的银霜,素问的内心很是惆怅。

  她怎么就在这个世界呆了十七年的呢?

  冰冷的机械女声在耳畔响起:亲,你是作为支持《知晚》的忠实粉丝被幸运选中穿到书中的哦。

  素问翻了个白眼。

  她当然还记得自己是被一个莫名其妙的计划选中,穿越到书里来的。

  她的问题是,穿书就穿书,为什么是胎穿?还胎穿到了一个路人甲身上?

  在穿越之前,她正在熬夜看一本名为《知晚》的玛丽苏言情巨作。

  这本书名字虽然文艺,文案更是标榜开局甜到尾的温馨小甜饼,实则是个文案欺骗的坑爹货,内核虐到死去活来的狗血言情。

  小说是以围绕男主傅昱珩生为十三王爷,辅佐兄长成功登上皇位为主线的朝堂小说,中途却迷之加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修仙捉妖元素,江湖门派、各路神仙一锅乱炖,感情线更是乱成一团毛线。

  终于,在第700章的最新更新下面,作者表示,她写不下去了——

  昨晚梦到了归洛,觉得他好可怜,我好心疼好舍不得他死,可是前面内容太多了,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开始埋伏笔,暂时鸽掉,等伏笔写出来那天再回归。

  ???

  现在还有如此清新脱俗的弃坑方式了吗?

  归洛并不是书中的第一反派角色,但一定是书中最为的一个反派角色。在他仅仅十七岁的时候,便因心狠手辣闻名江湖,杀人手段极其残忍不提,剥皮抽筋作人皮灯笼更是他的独特爱好。传闻,栽在他手上的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活活吊着一口气反复折磨。

  他的悲惨身世?呵。

  对于作者的这个理由,素问表示是不信的。不仅不信,还相当嗤之以鼻,义愤填膺地在文章下面写了整整三千字长评,以表达自己的愤怒和不满。

  ……再然后,醒来就穿越了。

  冰冷的机械女声再次提醒:亲,不要随便乱说哦,作者大大是真的很爱这个角色,特地派你们……哦不,派你穿越到小说里面,拯救归洛,避免最后死亡的结局。

  你、们……?

  素问眯缝着眼,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她随手抬起屋顶上的砖瓦,作势要将它扔在地上。

  耳畔红警大作:亲!这种行为会导致支线任务无法进行!慎重!慎重!

  她靠意念跟系统交流:完不成就完不成,你们把我坑在这个书里,还莫名其妙成为一个路人甲,都不用解释一下的吗?

  是了,她不仅胎穿进了一本玛丽苏小说里,还是《知晚》这本长达300万的小说里,连个名字都不配有的甲乙丙丁。

  以至于在很长的时间里,她都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是穿书而非简单穿越的这个事实。

  耳边的机械声音沉默了一下,犹豫道:亲,你成为路人甲,纯属……是个意外。原本你的身份应该是归洛的小师妹,但是由于名额有限,被人先抢了。不过没关系,小师妹虽然离得近,但是也没有完成任务,亲还是有机会的。

  哦,感情是其他人任务都失败了,才想到有她这么号人的?

  素问真想“呵呵”二字甩在系统的脸上,如果它有脸的话。

  本来,在这性/冷淡的机械声不断骚扰她耳朵之前,她在则阳观里也勉强称得上是无忧无虑。

  结果这个声音出现以后,又是催她下山,又是催她完成各种稀奇古怪的支线任务,还一点奖励没有,离见到主线任务的对象更是遥遥无期。

  她翻个白眼问道:不给奖励就算了,我们商量一下,以后我有需要时发个信号,你在窃听我的想法行不行?

  随时随地不论想啥都被人知道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素问表示,想打人,真的很想打人!

  系统又是犹豫了一番,说道:亲,如果你完成这次支线任务,就给你一个奖励。之后你可以用奖励和我交流,我不会再主动窃听。

  ok,谈判达成。

  素问面上一副奸计得逞的笑容。

  这次的任务说起来也非常简单,不过是小说开头女主顾挽玦又好心做了坏事,身中奇毒,男主傅昱珩特地派她们几个王府中的暗卫来帮女主收拾烂摊子,不仅要将顾挽玦人带回去,还要将她偷的东西物归原主。

  不得不说,顾挽玦真是具备了傻白甜女主的一切特质,肤白貌美,身娇体软,唯一美中不足就是脑子实在太不好使。

  谁给她的勇气,来国师府偷曦月珠的?

  曦月珠,和曦月珠的主人,都是整本小说中类似于外挂一样的存在。

  在原文里,作者用“定天象、度日月、知五行、通八卦”等一串动名词作为修饰,中心思想只有一个:这个人物很牛逼。

  有多牛逼呢?在这个大锅炖的小说世界里,有一个七星后人的设定,大概意思就是有这么七个家族,都拥有一项他人难以企及的天赋。

  傅昱珩作为男主,自然也是七星后人之一。

  而曦月珠的主人,也是七星后人之一,并且他的技能,看起来比剩下六个都要牛逼。他不仅长生不老,还会算命,精确度还极高。

  这么牛逼的存在,自然是从小说开局就下线了,只有活成众人心中的传奇,才能避免喧宾夺主的嫌疑。

  但是曦月珠却一直保留了下来,甚至贯穿主线,成为小说之中最为核心的法宝。

  在《知晚》书中,由于作者相当自信,号称是多线共存,暗明线齐飞的群像著作,所以其主线乱到数不清楚,坑更是越挖越多一个没填。

  其中有一条主线的内容,就和曦月珠有关。

  在小说里,傅昱珩调查到失踪多年的曦月珠突然出现在国师府上,正欲派暗卫前去查明此事,却被顾挽玦偷听了个正着,爱情冲昏本就不太理智的头脑,脑子一进水,就急急忙忙来王府行窃了。

  就算是女主,也不能如此盲目自信,对自己三脚猫的功夫毫无b数吧?

  像她一样,虽然是个路人体质,待在则阳观将近十年,捉妖修道之术一个不会,但是胜在求生欲强烈,努力学习轻功,在逃跑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

  系统又不适时地响起:亲,不能这样对比你和女主哦。女主是仙骨奇根,后面剧情还有在和男主恩断义绝后前去则阳观修炼,成为掌门的闭关徒弟的励志故事呢。

  素问:……哦。

  这个系统在炫耀什么?

  朝堂小说还能和修仙学道扯上联系,其中还有50章的内容是讲女主下山捉妖的故事,如此奇葩,还很值得骄傲了?

  在系统又欲开口之前,素问急忙用意念说道:你别说,我都懂,作者大大赛高,主线充实,副线丰富,感情线精彩!

  和系统一通斗嘴,居然才过一柱香的时间。

  素问坐在屋顶上,手指轻敲膝盖,顶着一对黑眼圈死盯着斜对面的书房,整个人都快无聊到了极点。

  她!好!困!啊!

  适才她透过书房纸窗,偷瞄到一人打开了书房暗道走了下去。按照一般小说里的设定,这种暗道大多都是暗牢一类的存在,挽玦理应是关在里面无疑。

  冰冷的机械女声响起:亲,你猜对了。

  听久了系统的声音,冰冷的声音却一直说着俏皮的话语,着实让人觉得非常滑稽。

  素问撇了撇嘴,猜对又有什么用?在不知道对方身份实力的情况下,进去岂不是死路一条?

  再多等等吧。

  良久,书房的灯才算暗了下来。

  浓稠漆黑的夜里,却多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素问打了个呵欠,搭眼看着从房间内走出的人影——是她之前看见的人不假。

  那人极为小心谨慎,左右查看了一番,才将门用铜锁合上而后离去。

  她摸了摸怀中的鸦青瓷瓶尚在,活动活动筋骨,准备下去英雄救美。

  鸦青瓷瓶里装的可是她的绝命宝贝。

  在则阳观那么多年,由于她天资严重不足,只能拜入医宗门下。而她却对救死扶伤、悬壶济世之类全宗弟子都怀有的崇高理想毫无兴趣,每天不是翘课就是睡过,久而久之,倒是对制毒产生了极为浓厚的好奇心。

  鸦青瓷瓶里的梦斛散就是她的杰作之一。梦斛散,不论中毒者本身武功道法如何,都会失去内力,乖乖睡上三个时辰,且无药可解。

  因此,她虽然道法学的极烂,但是如若真的遇上危险,还勉强可以靠这个毒药逃生,让生存概率长了不止一个水平。

  她正欲有所行动时,却见另一个灵敏的身影猱然欺近,双手早已悄无声息地绕到那人颈颔附近,不待那人有所反应,只听“咔嚓”一声轻响,他的脑袋就被拧了个前后颠倒,人也倒在了青石阶上。

  黑影只身站在前面,用脚踢了踢尸体,转身走进了房间,留下了一声若有若无的轻呵声。

  一时,系统预警声突然又在她耳边疯狂响起:注意!攻略目标已出现!

  注意!攻略目标已出现!

  素问看到如此干净利落的杀人现场,一时间,脑子有一点当机。

  素问被吵的脑仁都疼了,系统声还一直嗡嗡作响。

  她用意念努力跟系统交流:现在的第一大事,应该是去救挽玦,顺利走主线剧情才对吧?如果就这样直接和归洛撞上,错过了救挽玦的时机怎么办。

  她承认,其实是她怂了。直面杀人现场,感觉自己脖子上的脑袋都快保不住了。

  系统无动于衷,一直用冰冷的机械女声重复:攻略目标已经出现!攻略目标已经出现!

  素问欲哭无泪。

  她仍然尝试分析利弊:虽然做任务很重要,但是现在可是面临主线剧情的大事,如果女主就这样一命呜呼了怎么办。

  沉默了半晌,系统毫无情感起伏的声音回答她:问题不大。你的任务二是督促男女主感情尽快升温,刚刚经过系统检测,如若你三更之前没有带女主回到王府,男主便会亲自前来营救,两人好感度直升十点。

  ……那好吧。

  素问还在想另一个借口的时候,那道黑影就已经从房间走出。迫于形势,她只好不要命地跟了过去。

  素问自诩轻功尚可,一直屏着呼吸悄然跟在黑影身后,不料大魔王武功更是了得,才出国师府,她就已经彻底跟丢。

  她悄悄从袖口掏了三枚金针,转身欲折回国师府。

  果不其然,还未转身,凛然杀意从背后传来。素问借由轻功强越前几步,转身将手中金针尽数甩出,眼前那人却未用掌风将其甩开,金针径直穴道,令其不再能有所动作。

  素问此时才得以看清他的模样。皮肤白皙,如琢如磨,嘴角噙着轻微的嘲弄,看着却是意外的稚气。眸色微浅,琉璃清亮,璨若星辰。

  如此倜傥的清秀少年,却以手掌向外摊开的怪异姿势定在原地,着实有几分滑稽。

  “你中毒了。”这是肯定句。

  少年流转波水的眼睛颇为俏皮地眨了眨,还未回答,眸子倏然染上一抹痛苦之色,随之身形一颤,竟直直倒在地上。

  素问却带了几分迟疑。

  她掏出鸦青瓷瓶,将所剩无几的梦斛散尽数倒出,略等些片刻,才欺身靠近少年,用手指探他的鼻息。

  这可是她的攻略对象,传说中杀人如麻的江湖第一魔头,清夜教副教主归洛。若不小心小心再小心,下一刻可能就小命不保了。

  果不其然,刚凑近少年身畔,一把冰冷的匕首直指她的腹部。

  素问咽了咽口水,转而将手指从鼻息缓移至人中轻掐了一下,少年蓦地呛了一口,吸入了些许梦斛散,眼神迷离,全身瘫软,雕纹匕首从手中滑出落地。

  素问这才长舒了一口气,瘫坐在地上,手指微微蜷起颤抖。不愧是书中最为狠毒的反派,看起来和她一般年纪,却带给她一种从未有过的压迫感。

  他是真的想让她死。

  但是任务所在,她现在必须救他一命。浅色眼瞳,即望毒发……她轻轻阖上眼眸,缓缓呼出白气,望了望周围寂静无人的山丘,一把将少年扶在背上,脚尖轻点快步离去。

  —

  素问轻倚蜷缩在山洞石壁一角,死盯着眼前刚刚生起的火焰,火星扑朔,眼神迷离,思绪早已飘向了远处。

  做个任务,倒还能有点意外收获。

  她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温清亦,她的师父,竟然真的和清夜教有所关系。

  三年前,温清亦作为医宗长老,意外接到门派安排的任务下山数月,之后再次回到山上时,便已经身中奇毒。

  此毒极其怪异,平日看起来与常人没有任何区别,只是每逢即望毒发,瞳色就会变成浅蓝,脖颈下方的皮肤也会发生溃烂,等到第二日白天再迅速长出新肉愈合,过程极为痛苦,如此反复直到毒发身亡。

  好巧不巧,她就曾经为了师父仔细研究过这种毒。虽然小说里对于这种毒并没有过多提及,但是她凭借印象,依稀记得这种毒在小说里有个相当文艺的名字——妄梦。

  小说原文提到,归洛为增长功力,自愿服食这种毒药。服毒之人,可以获得常人需要修炼两百年才有的内力,但却以损耗身体为限度,是以如果小说继续写下去的情况下,归洛在未到25岁的年纪就会死去。

  并且,作者还多次强调,此毒,无药可医。而这种毒,也是作者最终想要推翻重写的原因。

  这么一想,素问又觉得作者的借口多了那么几分可信度。毕竟,如果你700章的小说中,有200章你不知道分布在哪里的段落里各种强调此毒无解,你也会很想重写。

  难不成她就是作者写文时新加的伏笔?

  素问瞬间觉得多了层光环笼罩自己,就连和大魔头共处一室都没那么难熬了。她侧头看着仍然阖着双眸的少年,随手从脚边捡起一根树枝在地上胡乱写着“归洛”二字。

  作者虽然多次强调无药可救,却并没有否认存在一种毒药与之相克,而她就找到了小说里的这个漏洞。

  两年前,她就发现,小说里曾经几次提及傅昱珩府上所有的空桑天南星,就是解毒的关键。两种毒药毒性相克,同时存在身体中刚好可以互相抵消作用,虽然因此解毒之人会武功全失,不过好歹保全了性命。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这种药得分为六次服用……也就是说,她并不能今天就一次性完成任务,还需要在大魔王身边潜伏。

  她……好想哭。

  不过还好,虽然她的初衷是为了给师父解毒,如今却有了如此清晰的方法可以帮助她回到现实,总比无头苍蝇要好得多。

  素问目光凝在那没有血色的脸上,攸地,突然开口,“百闻不如一见,清夜教副教主竟有唱戏的爱好,装死不成,现在改装睡了?”

  少年倒也不觉尴尬,揉了揉眼睛,伸了个懒腰起身轻靠着石壁,清亮的眼眸直盯着素问,粲然一笑,露出一颗虎牙和嘴角两侧的梨涡,一脸的纯良无害,“对不起姐姐,刚刚不知道怎么突然昏过去了,倒还麻烦姐姐照顾了我那么久。”

  姐姐……?

  素问没了好气,翻个白眼,“你是如何看出我是姐姐的?”

  归洛竟然看起来有些害怕,肩膀微微颤抖,身形瑟缩成一团,“因为姐姐没有告诉我名字,直叫姑娘太过唐突,若、若姐姐不高兴,我、我便不叫了。”

  素问眯缝着眼,一时间倒有些看不透眼前这人了。

  眼前的少年身形单薄,发颤的肩膀更显其瘦弱,而神色里是暗藏不住的惊恐,完全无法同小说中的天下第一杀手联系起来。

  素问单手支着头,脑子里满是记的七零八碎的专业名词,这是人格分裂,还是精神失常啊?

  小说里有写吗,她……不太记得了。

  书到用时方恨少啊。

  素问用意念询问系统:大魔头这是在干什么,飚演技吗?

  这个时候系统倒开始装死了,不论她怎么质问,都没有半点的回应。

  于是,在归洛的眼里,眼前的少女全是丰富的表情,圆溜溜的眼睛转来转去,一会皱眉,一会撇嘴,像是脑补了一出大戏。

  他轻咳出声,声音里甚而带了一丝哭腔,“姐姐,这是哪里?”

  素问这才回过神来。她佯装一脸淡定,解释道:“这是在国师府附近的一个山洞。你刚刚在山洞外晕倒,差点被狼给叼去,还好我及时发现,将你救了下来。”

  归洛的嘴角好像略微抽了一下。他抬头看着素问,眼睛弯成轮月,用手支着山壁欲起身靠近素问,却又酸乏无力跌坐在地上,“姐姐,我肚子饿了,全身都没有了力气。”

  此刻,素问确定,眼前这人,并不是什么人格分裂亦或者精神失常,只是单纯的逗她好玩而已。

  她从怀里掏出匕首,对着火光反复照看,匕刃如秋霜,刃尖泛着寒光,“归洛副教主,没了武器,失了内力,还能用什么方法杀了我?着实让人万分好奇啊。”

  归洛神色未变,“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哦……那好可惜,我百毒不侵,又是如何?”素问一边把玩着匕首,一边朝归洛走去,还未凑近,便感觉到了熟悉的杀意。

  随即,杀意却凛然散去。归洛似乎认真想了想,眸子转了转又扬起了笑意,人畜无害,“那今日便不杀姐姐了。姐姐不用担心,我记性还是蛮好的,改日登门拜访便是。”

  “都说了我不是姐姐!”眼前少女莫名的薄怒让归洛微微一怔,“你看不出来我们俩一样大吗,如果要叫,请叫我恩公谢谢。”

  素问挑了挑眉毛,故意恐吓,“不过也没太大关系了,毕竟,你已经活不过今晚了……不如趁现在讨好我,说不定还能给你留个全尸。”

  忽然间,眼前人影一闪,归洛倏地出现在了素问身后。素问只觉右手被瞬间擒住反制身后,还未来得及反抗,手中的匕首早已被夺去。

  此时,归洛将那匕首轻轻举在身前,修长的手指轻轻在匕锋两侧摩挲着,他的双眼似乎是漫不经心地瞟着手中的匕首,轻轻扬起的眉毛让他那似笑非笑的神情仿佛多了一分玩味。

  素问注意到,他的脸色似乎又苍白了几分。

  “姐姐,防人之心不可无啊,”他嘲讽着她,手上又多了几分力道,“虽说我现在毒发,但同我孤身二人相处却不封我内穴,也不知该说姐姐是单纯,还是蠢。”

  素问表面不动声色,手指尖渗出微微薄汗,“都说了,别叫我姐姐……何况,我刚刚喂了你双生蛊,十二时辰内,我死,你也即刻毙命。”

  她能有什么苗疆蛊才有鬼了,现在只能指望归洛疑心病重,被她骗上一回了。

  归洛并未回应,似乎是信了几分。素问略放下心来,从袖口摸出几枚金针,正欲继续周旋之时,听到洞门突然响起了很大的动静。

  哐当、哐当……

  铁链接连撞击所发出的清脆声响,伴着极其沉重的脚步声向他们靠近。素问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形异常高大的盔甲。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