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穿越 → 穿书后我成了男主的傀儡花怜满川

穿书后我成了男主的傀儡花怜满川

槡茴 著

连载中免费

《穿书后我成了男主的傀儡》是由槡茴原创所著,讲述了穿书的花怜成了一具万年寒铁铸成的傀儡,她身心麻木的在芥子袋里躺了二十年,最后出来的时候骂骂咧咧。那是男主满川这一辈子听过最多的脏话~

更新:2019/08/13

在线阅读

  故事递提供槡茴大神最新作品《穿书后我成了男主的傀儡》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穿书后我成了男主的傀儡最新,穿书后我成了男主的傀儡无弹窗,《穿书后我成了男主的傀儡》是由槡茴原创所著,讲述了穿书的花怜成了一具万年寒铁铸成的傀儡,她身心麻木的在芥子袋里躺了二十年,最后出来的时候骂骂咧咧。那是男主这一辈子听过最多的脏话~

免费阅读

  今天是花怜躺在芥子袋里第二十年。

  她的头发里长了一颗小蘑菇。

  也不是普通的蘑菇,毕竟她的身体是用万年寒铁凿了两年才造出来的,连一根头发丝儿都是岩浆边上长的银莲细心打造。

  不是花怜自夸,她这副身体从头发丝儿到脚指甲盖儿都‘精致’的很。

  只不过她自己看不到,只是从上辈子看的那本修仙小说里回忆回忆,她如今这副身体到底是如何模样。

  应该是漂亮的,花怜想去摸脑袋上长出来的蘑菇。

  万年寒铁里蹦出的蘑菇应当是不同凡响的。

  芥子袋里堆着很多东西,大多都是花怜看不懂的物件儿,比如一小堆像是山羊的角,又或者是长着人脸的五瓣花,千奇百怪。

  她艰难地挪动着脖子,伴随着里头零件的咔哒声,花怜开始了新的一年计时。

  她很庆幸在这芥子袋里有一记录时间的灵器,仅有她巴掌那么大,长得像一门牌的令牌。

  可能是男主所在门派的身份令牌吧。

  花怜心里叹了口气,开始了漫无目的的回忆人生。

  她本名叫花怜没错,没死之前还看了一本修仙小说。

  是一本感情线忽略不计的男频升级流,不得不说,因为作者文笔好让花怜看的很是满足。

  男主名叫满川,是一名剑修。

  长得好看是小说的看点之一,当然那点皮囊在修仙界并不是有多出彩的地方。在万千世界里,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道,满川因幼年丧父丧母被道士批了‘实乃灾星降世’几字被扔进深山老林,苍山派门主将他捡回的时候已经看不出人样。

  十五岁大梦初醒,满川义无反顾的选了无情道。

  无情道鲜有人能大成,偏偏男主走出了一条康庄大道,顺畅无比。

  没有刺激的人生是不能激发读者追下去的动力的,于是这篇小说里的反派冒出来了。

  人设很简单,反派齐麟出生修仙世家,出生时天露祥瑞,前半生过得顺风顺水,直到碰见了男主。

  在同一个门派里,两个人并未产生龃龉,不过是一次共同任务的意外。

  山中魔物再现,齐麟被中下了魔种,而男主却因为率先跳崖逃过一劫。

  从此,齐麟入了魔道,与男主不共戴天。

  这本小说花怜没有看完,实际上她也不记得自己究竟如何就成了男主芥子袋里的一个傀儡。刚开始还新奇的要命,左瞧瞧右看看,过了没多久,她发现自己不能说话不能移动,甚至周围没有能和她说话的生命体,三天的时间,足以让花怜愤怒绝望,一年的时间过去,花怜觉得自己离疯不远了。

  二十年了,花怜盯着人脸花看。

  ——甘霖娘

  脑袋上长蘑菇了还不放她出去,我擦。

  也许是听到了她的骂骂咧咧,二十年封尘的芥子袋陡然从外打开,外界的日光亮的可怕,花怜艰难地哆嗦着嘴唇,用尽最大的力气,几乎无声地骂出了儡生第一句脏话。

  “瘪……犊子。”

  因深受重击在深山老林闭关二十年的满川并未注意到芥子袋里的傀儡,他只是拿了件衣裳重新换上,查看了自己丹田已无碍,便启身往苍山派赶去。

  二十年前,他带着师命前往临川秘境搜寻一味药,此物百年开花,百年结果,地处岩浆边沿,极其难采。

  偏偏,这味药是苍山派护山大阵不可缺少的引子,前几百年保存的莲子陡然被人偷了去,如今还非采不可。

  这秘境因天材地宝较其他秘境多上一些,每日有不少寻宝的修仙者踏足,不乏还隐藏着魔族。

  满川虽已金丹修为,也知小心行事。他隐了修为容貌,左飞右跑的,挨到那味药结果之日才御剑飞行往岩浆边去。

  从未有人踏足的岩浆边上有个人影,似乎是在凿些什么,弄得锵锵作响。

  “一勺岩浆一朵莲,法力似无边……”

  从剑上下来的满川本无意打扰,他绕了另一条路往岩浆边去,远远的敲打声又追魂般钻进他的耳朵,“万年寒铁千年莲,你可知是谁。”

  满川脚步一顿,他本样貌俊秀,因修得无情道时常面冷如霜,眉入双鬓,端的是一副绝情冷漠的模样。

  抬头往声源处看去,只见一精壮背影拿着似铁锤般的法器匀速的敲打着什么东西,声音浑厚,旁若无人。

  真不怕被抢么,这么明目张胆的念出来。

  满川皱了眉再也没做搭理,他需要去采那银莲、落地即化的药引子。

  此次门派将他派出采药的风声并未传出,便是那些长老的亲传弟子也并未知晓,采药之事涉及苍山派护山大阵,便是苍山派除了几位长老知晓,也就仅门主的亲传弟子得知了。

  岩浆之地热气拂面,还未靠近便一股灼热扑面而来,满川是剑修身体本比寻常弟子要好一些,再加上他还练了体,更是筋骨如铁,水火不侵。

  身上的衣物被灼烧为灰烬,满川面不改色在岩浆边寻药,那药长在岩浆边缘处,模样同普通莲花并无二样,等到结果之时,才显现出异样。

  银色瓣边,花蕊中央逐渐合拢着几颗果子,同样也是银白颜色,果肉饱满,鲜嫩可人。

  满川寻了已有半个时辰,身上的外裳早已燃烧殆尽,所幸门主在他出门前赐了一件金甲蝉衣,柔软薄透,作为贴身衣物十分合身,对付这岩浆热气也绰绰有余。

  绕了一大圈,满川离那敲打东西的怪人已有些距离,他目光如炬,瞧见了怪人手中摘下岩浆边银莲的果子,就要用法器砸。

  “前辈且慢!”

  光着膀子的仙者身体一顿,扭过头露出遮住脸的络腮胡子,他嘿嘿一笑,“小辈何事。”

  满川拱手行礼,收敛了神色放低了身段,这银莲百年只得一株,如今好不容易见着让他放弃有些难,“前辈手中之物小子已寻了许久,前辈可有想要之物,小子愿为之交换。”

  络腮胡子哈哈大笑,眼中有促狭之意,“我不愿又如何。”

  护山大阵支撑不了下一个百年,忆起师尊眉眼下的担忧,满川咬了牙单膝跪下,“此果乃救命之药……但凡是我有的,前辈尽管拿去便是,只求得这莲子救上一命。”

  络腮胡子哼了一声,刚还未感觉到等级的压迫,满川喉间一热吐了口血,他的真实面貌显露了出来,“望前辈成全……”

  五颗圆润的莲子扔了过来,满川急忙接过,“多谢前辈!”

  “谢的是不是太早了,”络腮胡子从岩浆里捞一物出来,怜惜的看了两眼也扔给了满川,“此乃花怜。”

  满川不知所云的接过这具散着寒气的女身,明明是人的模样,却……

  “不知怜香惜玉的家伙,”络腮胡子从芥子袋里扔了一件披风过去盖住女身,转身继续捶打,“我要你以身渡她五十年,每日以你精气渡她三个时辰,五十年后我自会来取。”

  他扭头一看,这年轻剑修皱着眉面有难色,抱着花怜像是抱着个烫手洋芋,络腮胡子上去就一锤子,“怎么,不乐意?!”

  “小辈愿意,只是这精气……该如何渡?”

  他的模样不似作伪,络腮胡子把锤子扔在一旁,恨铁不成钢的将花怜往满川身上贴,“瞧见儿没,往死里贴着,冷也给我贴着!”

  满川沉默了许久,“此非君子所为。”

  瞪圆了眼睛的络腮胡子见鬼般跺了两脚地,“她就是块万年寒铁,万年寒铁你矫情个屁!”

  ……

  在剑上回忆起那日之事,满川犹豫的打开芥子袋往里看了一眼。

  因当时受伤严重,他找了一山洞闭关调伤,将那名叫花怜的傀儡忘得一干二净。

  十五六岁模样的傀儡随意的裹着一件披风躺在那里,她鞋子也没穿,一双小脚做得小巧白嫩,满川从花怜那银发上收回视线,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心有不安。

  回到苍山派殿门,守门弟子见了满川一怔,“满川师兄?!”

  满川点头示意,守门弟子脸上透着惊喜,“满川师兄你可算回来了!”

  脚下一顿,满川多问了一句,“门派可有什么大事发生?”

  他得了莲子本准备往回赶,哪知在出口处碰见齐麟,还未说话对方就挥来一掌,“满川,我要你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当日之事并非满川所愿,齐麟遁入魔道也是意料之外,齐麟来势汹汹,一张俊脸裹挟着怨气,满川一个侧身瞧见齐麟眉尾处刺的蝎纹就是一怔,硬生生受了他的一掌。

  当日所见傲气逼人的世家之子沦落至此,该有多恨。

  满川不再去想,守门弟子收敛了笑容,凑近低声说道,“上个月魔族奸细混入我派,毒害了几个弟子……”

  衣袍掠起,满川携着药引往门主山峰飞去。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