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凤于九天全文加番外

凤于九天全文加番外

风弄 著

完本免费

主角是凤鸣容恬的小说名是《凤于九天》是由风弄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耽美小说,同名电视剧正在拍摄中!主要讲述的是:凤鸣利用现在学到的先进知识和超群的才华,帮助容恬进行十一国的统一大业的故事,然后两人在完成大业的过程中彼此吸引、深爱……

更新:2019/08/19

在线阅读

主角是凤鸣容恬的小说名是《凤于九天》是由风弄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耽美小说,同名电视剧正在拍摄中!主要讲述的是:凤鸣利用现在学到的先进知识和超群的才华,帮助容恬进行十一国的统一大业的故事,然后两人在完成大业的过程中彼此吸引、深爱……

免费阅读

  窒息的痛苦延续到最后,变成近似于麻木的感觉。一切逐渐缓慢下来,凤鸣瞪大眼睛,可以清楚地感觉血液被禁锢在脑内的声音。

  就在几乎听到死神欢迎之声的时候,容王松开了手。

  慢慢地,毫不在意地将手从凤鸣的脖子上收了回来。

  他没有表情地看着凤鸣摇摇晃晃倒入水中,终于因为求生的本能,从水里摸索着浴池边缘站了起来。

  水珠在凤鸣头上身上不断滴落,衬托这位太子殿下的迷茫神色。

  这样的小手段早在太子身上用了无数次,也听过他卑微的哭泣,甚至于,用男人最不能接受的办法在他身上证明了自己绝对的控制权。

  静静看着水中茫然的凤鸣,那双熟悉的眼睛里,居然有着容王从来没有察觉到的晶莹,使他无端悸动。

  怎么搞的?

  那愚蠢、内向、毫无远见,背着太子身份简直有辱国誉的太子眼里,为什么会出现这样奇怪的神色?他不是会立即丑态毕露,哭泣着求饶吗?

  仿佛感到有趣般,容王抛开冷眼旁观的想法,靠近凤鸣。挑起面前人的下巴,让自己看清楚他的脸。

  不错,确实是太子那张熟悉的脸。对着这张堪称英俊的脸,想到太子的无能,只能叹息着用绣花枕头的形容词套在他身上。j□j的身躯上,布满了前几日留下的**痕迹,容王还可以记得当时太子畏缩着求饶的模样。

  此人虽然无用,不过确实有着一副好身体。容王抓着凤鸣的手腕,将他修长匀称的身体尽收眼底。拥有的女人无数,可压在顶着太子桂冠的男人身上,那种满足感是不同的。

  压着他,就象压着西雷的大地,所有被夺去的东西,都可以想象已经取回。

  无能的太子啊……………..

  无法否认这身体散发的**力,如果他不是即将主宰国家的太子,而是西雷靠出卖**为生的男妓,应该更有显示价值的机会吧?

  心里对面前的人鄙视不已,但又深知这身体的甜美,容王顺应自己的**,抱起发呆的凤鸣,将他放在浴池旁的大理砖地上。

  “淹一下水就吓傻了?”容王单膝跪在地上,冷漠地打量着眼皮下毫无防备的躯体,习惯性用鄙夷的语气责怪:“不要在我面前装模做样,你可引不起我什么慈悲心肠。”他伸手,捏捏凤鸣的脸蛋。

  让凤鸣清醒过来的,并不是容王的手,而是背上大理石冰冷的触感。

  刚刚被容王松开栽入水的刹那,也许是因为刚刚经历了时空旅行的缘故,魂魄忽然无法控制着新接收的身体。骤然无法感觉无法听见任何东西,就象思想到了另一个时空。

  幸好,在短暂的迷失后,又重新有了知觉。容王那些伤人的话,凤鸣根本没有听见,也不知道自己如何离开浴池躺到了地板上。

  j□j着身体,从温热的水中被放到冰冷的地上,滋味真不好受,凤鸣知觉渐渐恢复,低声j□j着,迷茫的眼睛也开始有了焦距。

  “你在干嘛?”终于发现自己现在的情况,凤鸣按捺全身的不适,勉强开口。

  容王的手,正不断在他起伏的肌肉上宣告所有权。细致的揉搓按捏,如果不是容王眼中流露的邪气,凤鸣几乎要以为他正在为自己酸痛的身体进行按摩。

  凤鸣举起手,按住容王继续肆虐的指:“住手!”

  “呵?”容王低沉地笑着,反手轻易地将凤鸣试图阻挡的双手按在头顶。伏身凑近,用牙齿轻轻噬咬凤鸣的唇:“太子殿下今日发威啊。”转眼间脸色一变,话中寒气渗入人心:“你再惹我?难道想尝点苦头?”

  纵然被禁锢在头顶的双手疼得几乎象被捏断一样,凤鸣还是不屈地瞪大眼睛与容王对视:“你胆敢对太子如此?”

  “不是向来如此吗?何以今天忽然觉得委屈?”容王戏谑地扬眉。

  “你…….”凤鸣眼睛一转,倒吸一口清凉气。

  事情不是清楚得很吗?虽然自己重新“投胎”,做了一个高高在上的太子,而且不是五短身材,长得也算不错。

  可是,王宫中乱七八糟,不但那个瞳少爷可以胡乱冲撞太子,眼前这个真正掌握国家大权所谓的摄政王---容王,居然还把太子当成一道可口美餐。

  而且-------看看自己身上的累累痕迹和容王的态度,这美餐已经不是第一次吃了。

  弄来弄去,这原本以为可以威风享受一次的时空旅行,居然当一个被男人发泄**的男人?

  不不,这太荒谬了!

  “混蛋!放开我!”凤鸣脸上换了十七八种神色,最后意识到危机就在眼前,打个冷战,立即对着容王大喝起来。

  “胆敢骂我?”容王竖起眉毛,蓦然靠近凤鸣的脸,张开嘴,居然狠狠咬了有着优美弧形的红唇一口。

  “呜…..”唇上一阵刺痛,凤鸣没有防备地哼了出来。隐隐有血腥味传到喉咙,也许是被容王咬出血来了。

  绝对不能真的被男人吃掉!凤鸣竭力避开容王的啃咬,口齿不清地叫着:“….放开….不要…..该死…….”

  痛楚不断从唇上传来,这粗鲁的容王似乎并不喜欢深入的吻。相反,他对不断折磨凤鸣的两片红唇很有兴趣。

  不久,感觉到口中越来越浓血腥味的凤鸣就意识到,靠这样左右晃动头断断续续说一两个反对的单字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以其人之道,反治其人之身。

  想到这里,凤鸣不再逃避容王唇对唇的噬咬,他猛然张口,在措手不及间将容王的唇咬住。

  看看谁狠?

  洁白的牙齿不断用力,用仿佛要咬下一块肉的决心合上牙关。

  容王吃了一惊,骤然退开已经太晚。唇上被咬的力度在电光火石间传递给他一个信息,这太子今天是来真的。

  从小习武养成的瞬间反应,使容王迅速举手,毫不犹豫在凤鸣后颈处狠狠一按。

  “啊!”颈后忽遭一击,凤鸣反射性地松口。容王趁着那一刹,立即抽身而起,凤鸣身上立即压力大减,双手也恢复自由。

  一切的对抗和演变,不过用了短短数秒。

  凤鸣还不曾挣扎着从地板上坐起来,容王再度扑了上来,用强壮的身体将凤鸣压在身下。

  一双深邃的眼睛已经燃起怒火,狠狠瞪着凤鸣。容王磨牙道:“你竟敢咬我?”常带着冷冷笑意的薄唇,如今满是不断外渗的鲜血。

  出乎容王意料,双手控制下的人,没有被愤怒的他吓得全身发抖泣不成声。相反,太子一向躲避他人目光的眼睛,此刻居然毫不躲闪地对视容王。在那双似乎明亮不少的眼睛里,居然还闪烁着一些可以称为愤怒的光芒。

  凤鸣自认无力推开看来强壮,而且绝对属于暴力分子的容王,他用最有警告意味的眼光对视容王:“我告诉你,虽然现在我手足无力,全身酸痛。不过,如果你对我做什么事情的话,明天,明天我一定……..”心脏一阵衰弱,眼前开始昏黑。

  混蛋!我还没有威胁完呢!

  该死的时空旅行,该死的前太子被虐得不象话的身体,害我连把话说完的机会都没有。带着无数的牢骚和别扭,凤鸣闭上眼睛,沉沉掉入黑暗。

  --------------------------------------------------------------------------.

  醒来的时候头脑昏沉,凤鸣望着古色古香又豪华的屋顶,好半天才想起自己的遭遇。

  悲惨…….

  但更悲惨的事情,似乎还在后面。

  当容王那张帅气的脸出现在头顶上时,凤鸣明显意识到这点。其实容王并不老,应该与太子年纪相仿,但是可怕的气势,却无时不在,让人想打寒战。

  很适合去演电视里的反派吧?那种英俊但是恶毒的男人………

  “太子殿下,在想什么?”讥讽的语气,让凤鸣知道容王对太子极度不恭的态度。凤鸣放眼看看周围,太子殿中的宫女侍从都静静垂手站在一旁,连秋篮在内,无人对容王的这种态度敢提出异议。

  看来容王,确实已经是西雷国中的真正主人了。

  原来王宫中被人奉养的太子,不过是个玩物。而且,太子之所以跳河而让凤鸣得到这个重生的机会,八成是被残暴的容王逼的。

  “我在问你的话!”下巴忽然被轻佻地挑高。容王象对下人一样高傲地问凤鸣。

  凤鸣火大,恼怒地一摔头:“哼,曹操!”

  “草草?草草是什么?”很明显,眼前的奸臣并没有读过三国演义。

  根本懒得对他解释何为曹操,凤鸣忽然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他蓦然转头,盯着容王:“我问你,你昨天,有没有对我……..”房中侍从很多,实在不能问出那个词来。

  今日的太子特别有趣,不再言语无味,也不再唯唯诺诺事事胆战心惊只求自己平安。容王看着凤鸣紧张的表情,忽然觉得好玩,凑近凤鸣的脖子,学着凤鸣语气说:“啧啧,有没有….有没有…..”

  “混蛋!”凤鸣一拳袭去,虎虎生风。

  从小跟着孤儿院看门大叔练的南拳还算发挥了作用,迅雷不及掩耳间,正中容王的脸。

  英俊又嚣张的脸上,眨眼多了一块淤青。

  这是没有人会预想到的发展。

  而大家在瞬间的反应都是----没有反应。

  随着容王满脸的惊讶,全殿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脸无血色,立即小心翼翼地退下,仿佛预料到将发生什么事情般走得干干净净,连殿门也无声无息掩上。

  一拳得功,打在容王脸上,凤鸣也知道大大不妥。但他虽然不是暴力分子,却天生倔强,小时候为了争一口气,常不顾自己被打得伤痕累累,也要找欺负他的小朋友报仇,一定要将对方打得比自己更惨才算数。今天对上宛如再世曹操般的容王,自己偏偏又不讨好的被迫当了献帝这个角色,当然不肯忍气吞声。

  “你打我?”容王不可思议地对打量凤鸣:“昨天咬我,还没有跟你算帐。今天居然敢打我?”这个是平日伸手取一杯茶也慢腾腾,见到他人都吓得脚软的太子吗?

  凤鸣一甩头:“少废话,说!你昨天到底有没有把我…..把我给强迫了?”

  “又不是第一次,何必如此在意?”

  难道已经被………

  凤鸣瞳孔骤缩,拳头再次攥紧。在挥拳前,容王懒洋洋继续说道:“不过我对死鱼一样昏迷的人从来没有兴趣。”

  差点又挥出去的拳终于收了回来,凤鸣松了一口气,悻悻道;“哼,算你聪明。”

  不知为何,容王居然没有生气,甚至笑了起来:“还有什么问题,不妨一起问。”

  凤鸣对这样突兀的改变一点好感也没有。他当然还有许多许多问题要问,但当前,他只想离这可恶的“曹操”越远越好。

  “没有什么要问的,你走吧。”凤鸣很自觉地替自己选择了太子应该使用的语气和用词。

  容王悠然道:“你问完了,该到我问了。”儿戏般的词调下仿佛隐藏了叵测的机关。

  “问我?有什么好问的?”

  “第一,你到底是谁?”忽然变得森寒的语气。

  凤鸣愕然:“我?”来不及做出反应,容王在下一秒凶狠地扑了过来。凤鸣的双手,立即被抓到头顶无法动弹。

  容王的气息,喷在凤鸣耳边:“你绝对不是太子,你到底是谁?”

  “我是太子。”这个时候,只能当死鸭子----嘴硬到底。如果说自己是鬼魂到了太子身体里,只怕会立即被烧死。

  “你是太子?”容王冷笑:“你显然对太子一点也不熟悉,处处破绽。太子怎么可能有胆子咬我?又怎么敢对我动手?不要说你跳了跳河个性大改,没有人的本性能变得那样彻底,我很清楚太子是个什么料子。说!谁派你来的?”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