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武侠 → 有匪赵丽颖王一博全集免费

有匪赵丽颖王一博全集免费

priest 著

完本免费

由赵丽颖和王一博主演的武侠传奇电视剧《有匪》目前虽没官宣但还是引起不少轰动,它改编自作者priest的小说,主角是周翡和谢允,小说讲的是周家嫡女周翡出生的朝代是一个江湖没落的时代,前辈们的伟大壮绩都在南刀李徽去世后销声匿迹,而十三岁就离家出走的周翡在闯荡中差点命丧黄泉,庆幸的是被端王谢允救下,命中注定会相遇的两人在这次邂逅后又会发生怎样惊奇的际遇.......

更新:2019/08/19

在线阅读

由赵丽颖和王一博主演的武侠传奇电视剧《有匪》目前虽没官宣但还是引起不少轰动,它改编自作者priest的小说,主角是周翡和谢允,小说讲的是周家嫡女周翡出生的朝代是一个江湖没落的时代,前辈们的伟大壮绩都在南刀李徽去世后销声匿迹,而十三岁就离家出走的周翡在闯荡中差点命丧黄泉,庆幸的是被端王谢允救下,命中注定会相遇的两人在这次邂逅后又会发生怎样惊奇的际遇.......

免费阅读

  这位不速之客的轻功造诣之高,恐怕是周翡平生仅见……虽然她论起“平生”来,确实也没见过几个人。

      他落脚处连一点水珠都没有,像个飘飘荡荡的幽灵,偏偏落脚处极精准,

       越来越多的牵机线在从江水中“发芽”,也不见他怎样躲闪,却没有一根能划破他的衣角。

  周翡一愣,心说:“是人是鬼?”

  然而眼看周围牵机线越来越多,她心里一转念,感觉活见鬼也比被大卸八块强,

        两权相害取其轻,便一提气追上了这位神秘的黑衣人。

  李晟还要狼狈些,一身衣服已经四处开花,开口问道:“前辈是哪一路的高人?”

  “鄙姓谢。”那黑衣人轻轻一侧身,让过上中下三路的牵机线,分明是个简简单单的动作,

      放在他身上却莫名有种“衣袂翻飞”的感觉——尽管夜行衣都是紧口的,根本翻飞不起来。

  谢公子看了李晟一眼,高手风范十足地冲他悠然一笑道:“别叫前辈,感觉我一下老了十岁。”

  他这一侧头,李晟才借着微末的光看出这是个比他们大不了几岁的年轻人,突然一阵没来由的灰心——

      他这一天,着实大起大落,前半夜还在大放厥词,觉得自己天下无处不可去,

       后半夜又觉得自己毫无可取之处,俨然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井底蛙,随便来个人都比自己强。

  周翡常年被李瑾容变着花样揍,揍得皮都比别人厚三层,虽然也惊骇了一会,心里却没那么多敏感,

      她一边跟着那谢公子,一边留心看着他的步伐,只觉他进进退退,

       倒像是知道这水怪的来龙去脉似的,便问道:“这是什么机关?”

  “此物名为牵机,我也只在书上看见过,没想到今天托二位的福,竟然有幸亲自体会一回。”

       谢公子不紧不慢地说道,“古人有种毒,也叫这个名字,昔日……”

  周翡耳根一动,觉得这人说话方式有种亲切的耳熟——这东拉西扯、三纸无驴的风格,简直和她那病秧子爹一脉相承。

  “……它一旦被触动,无数条牵机线便会浮出水面,但这不是最可怕的,毕竟是机簧之物,

      尚且有迹可循,趁着它没有完全启动,咱们最好尽快离开,瞧见那江心小亭么?那里住人,必定有通道……”

  他废话虽多,却不影响速度,言语间带着周翡和李晟从层层牵机线中钻了出来,三个人已经逼近了江中小亭。

  周翡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被封死的来路,问道:“完全启动是什么样的?”

  她话音还没落,临着小亭下面的所有石块突然毫无预兆地往下沉去,走在最前面的谢公子已然来不及回撤,

       只见他蓦地飞身而起,人在空中,将掌中的夜明珠抛了出去,脚尖一点,就这么借了约莫有一片羽毛的力,随后打了个旋,

       险而又险地退回到后面的石块上,顺手抓住了周翡的肩头,将她用力往后一带……没拉动。

  周翡从会拿筷子开始就被李瑾容打着骂着练功,基本功可谓相当扎实,别说她这会正紧张着,

      就算站着发呆,也不可能被人轻飘飘地一带就动。而同时,周翡也一愣,因为这个人的手非常“软”。

      一个人练了哪门功夫,是偏力量还是偏灵巧,功力深不深,手上都能窥见一点,特别是情急之下的一拉一拽。

  可是谢公子的手就像个普通的文弱书生。

  但那怎么可能呢?

  周翡心头的疑惑一闪而过,没来得及细想,因为整个洗墨江都躁动了起来,

     水面上泛起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漫天让人毛骨悚然的牵机线“铮铮”地发出琴弦似的轻鸣。

  谢公子驻足而立,摇头叹道:“阿弥陀佛,姑娘这张金口,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李晟喃喃道:“这是什么?”

  那动静实在太瘆人了,周翡蓦地抬起头,只见洗墨江一侧潜在水下的巨石如潮水似的起起落落,

       密密麻麻的牵机丝缓缓升起,当空织成了一张大网,铺天盖地地向他们盖了下来。

       他们三个人在起伏不定的江水中,像是天倾地覆时几只茫然失措的蝼蚁。

  前路已沉,后路被截,眼看避无可避,李晟脸色惨白,声音都变了调子,大声道:“既然是机关,肯定有关卡对不对?”

  谢公子面不改色地驻足沉吟道:“唔,让我想想……”

  李晟当场差点疯了。

  什么时候了还想!

  这位谢公子是不是脑子有病?

  周翡一把抽出了鞘中刀,猛地削上了一根牵机丝。

  李晟惊叫道:“阿翡,你要干什么?”

  盖过来的牵机线大网自然而然地牵动了他们落脚的水中石,一边已经沉了下去,墨色的江水中蕴藏着深沉凝重的杀机,

       李晟膝盖以下已经全湿透了,一双脚几乎浸在了水中,江水的冰冷化成一股刺骨的寒意,

       顺着他的后脊一路向上,李晟脑子里一片空白,千钧一发间,他心里涌上一个念头——我不该来,不该叫阿翡一起来。

  周翡第一刀下去,两厢利刃几乎撞出了火花,巨大的牵机线纹丝不动,她的刀却被震了回来,

      刀刃上顷刻多了一个裂口,周围所有的牵机线都随之震颤,合唱了一曲震耳的尖鸣,

        嘲讽地议论着这个企图以一己之力撼动整个江中巨怪的无知少女。

  谢允没有阻止,他凝神侧耳,所有的声音高高低低地都汇入他的耳朵,随即他蓦地抬起头,

      在周翡第二刀落下之前抬手一指:“砍那根!”

  周翡能感觉到牵机线的逼近,她倘若有毛,此时大约已经炸成了一个球,神经紧绷到极致,

     血脉深处的凶性就仿佛被一把火点燃了,她下意识地跟着谢允的指点,手腕飞快地在空中一转,

       双手扣住刀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次砍向牵机线,用的还是那日她用来暗讽李晟的“撞南山”。

  可是这一撞却与跟李晟打架时使的那招截然不同,当时她只是怒气稍重,刀身横出去,

      还能轻易收回来,甚至能灵巧地勾住李妍砸过来的荷包。

  这一次却是有去无回,头撞终南而不悔,刀锋斩断江面水雾,几乎发出了一声含混森严的咆哮,

      与那牵一发动全身的细丝狭路相逢,周翡背了十多年的长刀顷刻折断,断口处裂成了蜘蛛网,刀尖直接跌进江中。

  那根牵机线竟在她这一劈之下荡了出去,水下一块两人合抱粗的巨石紧跟着给拽了起来,

       突兀地冒出水面,刚好竖在这三人面前,盖过来的牵机线太过密集,一下裹住巨石,

       双方缠了个难解难分,僵持住了,给他们三个人挡出了一小片尺寸大的生机。

  足足有两息的功夫,三个人谁都没吭声,六只眼睛全盯着眼前这个微妙的平衡。

  然后谢公子才极轻地吐出一口气,率先开口道:“好歹蒙对了一回。”

  周翡手里的半截刀身“呛啷”一声落了地,在石头上砸了一下,滚进了水里。她双手脱力,一时没了知觉。

  李晟吓了一跳,脱口问道:“你怎么了?”

  周翡眼下虽然又脱力又后怕,却因为刚刚逞了那么大的一份英雄,还有点小得意,

       因此没表露出来,舌尖发僵,一时说不出话,便面无表情地把眼皮一垂,世外高人似的摇摇头。

  此处茫然四顾,人身在漫漫无边的洗墨江心,四下满是是牵机的獠牙,只有这一隅尚且苟延残喘,那滋味简直别提了。

  谢公子却低头整了整自己的衣襟,笑道:“没事,这么大的动静,寨中人很快便能找来了,吉人自有天相。”

  他说话的时候还带着一点轻松的笑意,语气十分喜庆,活像在拜年,

       一点也听不出刚才差点被大卸八块,甚至有暇低头观察了一下面前这位身手不凡的小姑娘。

  “姑娘这一刀果断决绝,有‘九死未悔’之千钟遗韵……”谢公子先是礼节性地搭了话,

       称赞了一半,他忽然发现这只“水草精”竟然相貌不俗。

  她一双眼睛长得很特别,眼尾比普通人长一些,眼睛长而不细,眼尾收出了一个十分优雅的弧度,

      双眼皮越到眼角处开得越大,眼角温和地微微下垂,眼皮的印子却是上挑的,

       因此她睁大眼睛看人的时候,清澈的目光好像有点天真,垂下眼皮的时候,又显得冷淡而不好接近。

  谢公子的话音当即一转,问道:“你叫‘阿翡’么?是哪个字?”

  周翡还来得及吭声,略缓过一口气来的李晟便插话进来:“这是舍妹小名,家里随意叫的,哪个字都一样。”

  他这么一说,外人再追问就显得失礼了,谢公子十分知趣,十分儒雅地笑了笑,果然没再多说。

      李晟拉了拉身上的破布,冲他一抱拳道:“多亏谢兄相助,今天要是能脱险,

        这个恩情我们记住了,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谢公子杂学颇精,一眼就看出周翡砍牵机线用的是千钟一系的刀法,只当他们俩是四十八寨中“千钟”的那一支,

       又见那少年虽然说话客气,却对自己还有些提防的样子,

       便自报家门道:“在下谢允,来贵宝地只为送一封信,初来乍到,进出无门,不得已才想着走这条路试试,没有歹意。”

  李晟便道:“谢兄要给寨中哪一位前辈送信,我们回去替你通报。”

  谢允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见“嘎拉拉”一声巨响,之前将他们逼得四处乱窜的牵机缓缓收拢,

      开始往水下沉去,随即,洗墨江两侧灯火通明起来,鱼老与李大当家终于赶来了。

  李瑾容心急火燎地赶来,一眼看见夜深雾重下的满江狼藉,当时就差点没站稳,

      她命人沉下牵机的时候,心里其实已经不抱什么期望,却不肯露出来,执意要亲自从崖上下来寻。

  等意外看见江心全须全尾的人,李瑾容眼圈都红了,一时说不出话来。

  李妍懵懵懂懂,还完全不知道洗墨江里发生了一场什么样的惊心动魄,只道有人要倒霉,

       没心没肺地跟在李瑾容身后,嘻嘻哈哈地冲李晟做鬼脸。

  四下石壁上牵机线锋利的印子尚在,鱼老环视四周,又看了看头也不敢抬的周翡和李晟,

      捻着胡子点头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二位小英雄实在了得,

       老夫我活了这许多年,还是头回见识这么会找死的瓜娃子,失敬,失敬。”

  李晟跟周翡一个叫“姑姑”,一个叫“娘”,方才捡回一条命来,这会都乖得不行,

       支楞八叉的反骨与逆毛一时都趴平了,老老实实地等挨揍。

  李瑾容一颗心重重地砸回胸口,砸得火星四溅,真恨不能把他们俩的脑袋按进江水里,让他俩好好冷静冷静。

  不过当着众人和外人的面,她咬着牙先忍住了,暂时没去看那俩倒霉玩意。

  李瑾容越众而出,打量了谢允一番,见此人相貌俊秀,自带一身说不出的从容风度,

      先生出几分好感,抱拳道:“多谢这位公子援手,不知怎么称呼?”

  说来也怪,一般像谢允这个年纪的人江湖行走,旁人碰到了打招呼,通常是叫声“少侠”,

       可到了他这里,大家仿佛有什么默契似的,统统都叫成了“公子”。

  谢允报了个家门,又笑道:“前辈不必多礼,在下只是路过,不顶什么事,要说起来,还多亏了这小妹妹刀法凌厉。”

  自己家的孩子是什么水平,李瑾容心里当然都有数,听他说话客气,也不居功携恩,神色愈加缓和了些。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武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