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校园 → 野道秦淌陈肆

野道秦淌陈肆

居鹤 著

连载中免费

《野道》是由居鹤原创所著,主角叫秦淌陈肆,讲述了人前暴躁人后温柔秦少爷×又穷又弱腰还不好的小可怜之间的故事,遇见一个陈肆,治愈了秦淌整个人生,当我看向你的时候,我左眼里装着希望,右眼中淌着爱情。

更新:2019/08/20

在线阅读

  故事递提供居鹤大神最新作品《野道》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野道最新,野道无弹窗,《野道》是由居鹤原创所著,主角叫秦淌陈肆,讲述了人前暴躁人后温柔秦少爷×又穷又弱腰还不好的小可怜之间的故事,遇见一个陈肆,治愈了秦淌整个人生,当我看向你的时候,我左眼里装着希望,右眼中淌着爱情。

免费阅读

  秦淌难受的很,面前是一辆浅棕色的面包车,司机正摇下车窗跟他说话:“小伙子!走不走?”

  秦淌嘴角面前抽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走。”

  不走能有什么办法呢?

  他想把行李箱放进后备箱里,却因为手的颤抖一直放不进去。

  那司机热情的下车帮他拎上去。

  秦淌礼貌的对他笑了笑,说了声“谢谢”,然后甩了甩手,坐上后车座。

  司机开车的时候往后视镜里瞅了几眼,秦淌一直在发呆,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小伙子看着不像我们这里的人啊?”司机道。

  秦淌回了神:“啊?哦!我是a市那边的……”

  “哟!a市可是大城市!你来我们这儿干嘛?有亲戚在么?”司机惊奇道。

  “……体验生活。”秦淌道。

  司机“嘿嘿”两声:“我看过一个综艺节目,里面就是你们这种大少爷和山村小孩儿交换家庭体验生活的……你不会也是参加的这个节目吧?”

  秦淌耐着心:“不是。”

  司机点了点头:“那是为了什么?”

  “……就是单纯的体验生活罢了!”秦淌说着,然后紧接了一句,“叔我先睡会儿,要是到地方了,再叫醒我。”

  那司机咽下去想问的话,道了声“行”。

  秦淌当然睡不着,一方面是路面原因,这车实在颠簸的很,颠的他反胃想吐,从第一次坐车到现在算起来,他还是第一次晕车。

  第二个原因,大概就是缠绕着他的那件事儿了。

  “操!”秦淌轻声骂了句,车窗外面的各种喇叭声混合,那司机根本没听到说要睡觉的秦淌骂的这一句。

  要不是因为那个畜生,他也不至于被迫来这儿!

  时间倒回上个月月中——

  他有个同母异父的妹妹,叫沈宴。

  他妈跟他爸离了婚之后,就再嫁了,谁知道两人结婚没多长时间,就出了车祸,没办法,把这女儿养在了秦家。

  这一养就养了十二年了。

  沈宴大概是感觉出来秦淌跟自己有着浓厚的血缘关系,因此格外的粘他。

  秦淌不喜欢小孩儿,特别是沈宴这种粘人精,再加上叛逆期,脑子一热带着沈宴去了朋友组起来的小聚会,聚会场地是市内比较大型的酒吧。

  秦淌玩的头脑不清,沈宴想去洗手间,叫了他好几次都没应,无奈之下只能自己去。

  这地方大是大,门口治安装的不行,从外面看根本猜不出里面有多混乱。

  秦淌和沈宴都长得随了他们母亲,俊俏一词就是用来形容他们的。

  沈宴刚离开秦淌的视线范围,接着就有人跟着走了。

  那是个惯犯,因为心理bt就经常在学生放学路上堵长得好看的女孩子,不过因为路上人流大,一直没得逞,于是把注意打到了别处。

  沈宴是个倒霉的,被这人盯上了。

  好在酒吧里一个服务员去洗手间的时候正好看到那惯犯准备下手,急忙叫了人过来。

  没得逞,但是沈宴吓得不轻,脸上有巴掌印,衣服也被撕扯的破烂不堪。

  秦淌喝了酒,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破了个红酒瓶就往那惯犯头上抡了去。

  重伤,秦淌下手没留情,平时又经常去健身房,有多大力气就用了多大力气,那人连醒过来都成了个问题。

  他爸秦岩知道这事儿之后,先是送沈宴做了个身体与精神全方面的检查,身体没什么毛病,但是精神上出了问题,严重的被害妄想症,伴有精神失常,有时认不出别人。

  那惯犯家里人也是群不要脸的,仗着自己干坏事儿没得逞,就要告秦淌。

  秦淌是不怕,但秦岩的生意刚起步,不能分心把这事儿压下去,只好先把秦淌送别的地方避避风头。

  秦淌从事情发生开始,到现在,就没睡过一个安稳的觉,他去看沈宴时,沈宴也会躲着他,只要靠近一点儿,有肢体接触,沈宴就脸色苍白浑身冒虚汗,大声尖叫,秦淌一走开,就立马恢复平静。

  他只能听秦岩的来这儿了。

  ……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淌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人在推自己:“小伙子!到了!到了!”

  秦淌猛地睁开眼:“……喔。”

  揉了揉发酸发麻的小腿,秦淌弯腰下了车,这破地方太阳还挺毒辣!七月中旬的a市已经感受不到高温了,这地方瞬间又唤起秦淌对高温的浮躁心情。

  司机已经把行李箱给他拉了下来:“小伙子你是在这儿住多久啊?”

  住多久呢?

  他也不知道,只要不是住到死就行!

  秦淌摇了摇头:“不知道。”

  司机热切着推荐自己家的房子:“要不,你考虑考虑在我们那块儿租个屋?也不贵……一个月才四百五!怎么样?看你是个学生,还独自一个人,叔给你算便宜点儿,四百行不行?”

  这人到底是司机还是中介?

  秦淌不喜欢麻烦:“行,我先看看吧,可以的话我就租。”

  “得嘞!”司机给秦淌指着路,“其实离得不远了,往前拐三个弯,都是往右拐,然后第二栋,就是我家,我们家两个儿子住二楼,我住一楼,有个顶楼没人租……你觉得要是行了,我就给我儿子打个电话让他收拾收拾。”

  “嗯。”

  司机……不,房东带着他过去的路上,无比热情的给秦淌搭着话:“我姓陈,你叫我陈叔就行,我大儿子叫陈肆,放肆那个肆,老二叫陈阳,太阳那个阳……”

  秦淌没那个心思去听那么多话,出于礼貌也不好去打断他,只能放空脑子发呆。

  ……“到了!”陈叔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这个点儿估计那两个小子不在家,我帮着收拾收拾得了。”

  进了屋,秦淌敏觉的闻到一股子霉味儿,原本就不是很好的心情立刻降了一个度的不开心。

  陈叔估计也是闻到了:“咳咳,那啥,就是我们这儿吧,经常有阴雨天气,有点儿霉味儿挺正常的……”

  秦淌“嗯”了声,拖着箱子继续往前走。

  这房子是先进了大门,然后里面有个不小的院子,接着是一栋三层的楼。

  楼身的颜色已经看不出来是什么色了,泥土从墙根往上蔓延到二楼那里,看得出来这楼至少得有七八年以上的历史。

  “这房子啊,是我大哥的房子,前几年他们一家人去大城市了,就把这没盖多久的房子卖给我们家了,算上我们来这儿住的时间,这楼已经有九年多了……不过别看这楼年岁大,可结实了呢!”陈叔嘴巴从进门就没怎么停过,唯恐秦淌改变主意不租房。

  “你这儿附近有高中么?”秦淌道,他还不知道要在这里待多久呢,总不能一直荒废着。

  陈叔乐道:“还真有!我们这儿就两个高中,一个是普高,一个是职高,你……应该是上普高的吧?”

  “嗯。”这不是废话么?

  “那明儿我让陈肆带你去学校看看,他是普高毕业的,比较熟。”陈叔道。

  “喔。”秦淌发出一个音节,没有拒绝。

  前两层秦淌都没仔细看,不过草草扫了几眼之后,发现三层楼的结构应该是差不多的,不过风格不是很一样罢了。

  一楼就是典型的糙汉子住的地方,二楼……

  秦淌迷茫了一阵儿,陈叔好像说的他是有两个儿子的吧?

  二楼拥有着很粉嫩的装修,虽然比不上沈宴那屋里大大小小的娃娃堆满角落,但这儿二楼挂着的手工小玩意儿着实不少。

  秦淌路过楼梯口上三楼的时候,头顶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

  那东西立刻“叮铃铃”的响起来。

  是风铃,看样子应该是竹子做出来的。

  陈叔笑着道:“这是陈肆搞得,他喜欢做手工,平时就在家里搞这些。”

  喔。秦淌心里应了声,迈开步子上了楼。

  三楼就简陋的不止一星半点儿了,一眼看去全是灰暗的颜色。

  “你先把箱子放楼梯口吧,这儿没人会来,不会丢东西的。”陈叔道。

  “嗯。”秦淌琢磨着自己那箱子里也没什么好丢的,就把箱子放在靠墙的地方了。

  进屋的时候,陈叔已经拿着扫帚扫地了。

  “还有么?”秦淌道,紧接着又补充,“扫帚。”

  陈叔道:“没了,你要帮忙的话,去看看院子里有没有拖把,有的话在水管那儿……你不知道水管在哪儿吧?”

  秦淌想了想:“不知道。”

  “行,那你扫吧,我去拿拖把。”

  秦淌接过扫帚,陈叔下了楼。

  就这一会儿不到三分钟的功夫,秦淌在屋里扫出来了四五只风干了的壁虎,另外还有数不清的硬化了的西瓜虫。

  屋子不大,两人整整忙活了两个多小时,才把东西全部弄好。

  屋里面家具什么的都是用布盖着的,一掀就能用,秦淌没忘记试电试水,还好这些功能都还正常。

  他带的有新的床上用品,床单被罩什么的,还是用自己的比较安全。

  把东西收拾完,陈叔说着:“那你,随意吧?我去接单生意。”

  所谓生意,就是又有人要约车了。

  秦淌看了看时间,下午四点多,忙活了这么久,从市坐上火车之后,他就没吃过东西了,算起来也有六个小时,这会儿说不饿肯定是假的。

  好在他路记得清,出了第一条接口,左手边就是小卖部。

  小卖部很小一个,门顶才到秦淌的额头处,他只好弯着身进去。

  “有泡面么?”秦淌问。

  小卖部老板是个带老花镜的老太太,显然这老太太眼睛不行,耳朵估计也不怎么样。

  “你说啥?”

  秦淌吸了一口气,声音放大:“我说,你这儿有泡面吗?就是倒开水泡着吃的那个桶装面!”

  这次老太太听清了:“喔喔……有有有!”

  听不清眼还花,嘴巴倒是挺利落的。

  秦淌又拿了两瓶可乐,付了钱,便宜的有点儿不像话。

  在a市,买到这些东西得二十多块钱吧?

  在这儿居然用了十五块钱都不到。

  秦淌感叹着,又弯身出了小卖部。

  上了楼在屋里热了开水,秦淌才真正的意识到什么叫做一分价钱一分货,这泡面和可乐都是过期的!

  “……cao!”秦淌低声骂了句。

  他倒是宁愿花二十多块钱去买贵的了,至少不会买到过期的东西!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校园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