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军事 → 三国小侯爷

三国小侯爷

东一方 著

连载中免费

  男儿壮志,娶娇妻美妾,收谋士猛将。 重生三国,成为刘表之子。 重活第三世,看刘修崛起荆州,战天下英雄。
   “在下孙仁,请赐教。” 黑衣青年武士一步迈出,抱拳行礼。 孙仁七尺出头,不高;相貌清瘦,不壮;更有一丝柔弱,不阳刚。他一站出来,荆州官员的脸上,都流露出笑意。 孙权帐下,是这样的货色吗? 刘表面带笑意,再一次问道:“鲁校尉,阁下真的派遣孙仁出战吗?” 鲁肃看了孙仁一眼,眉头微蹙,旋即又舒展开来,那刚毅的面颊上又挂上了淡淡的笑意,不急不缓的道:“江东出战的小将为孙仁,请刘荆州赐教。” 语气很平??......

更新:2018/11/09

在线阅读

清晨,朝阳初升,金灿灿的霞光将襄阳城点缀得恢弘壮阔。


冷清的街道上,刘修迎着朝阳,往州牧府跑去。刘修是荆州牧刘表的幼子,因为是庶出,长大至今,见刘表的次数几乎屈指可数。


跑到州牧府的后门,刘修刚打算进府,就见一个身段妖娆的女子绷着脸,气呼呼的走出来。


刘修认得眼前的女子,是他二哥刘琮的侍女绿柳。


绿柳叉腰站立,厉声喝骂道:“刘修,你个蠢货,昨天就已经告诉你,会有孙权的使节来访。你倒好,一大早就溜出去。州牧大人难得给你一次露脸的机会,你却不重视,难怪不受器重。庶子就是庶子,自甘堕落。”


刘修仿佛没有听到绿柳的话,语气淡漠的问道:“说完了吗?”


绿柳一脸鄙夷,眼神更是不屑,讽刺道:“怎么了,话不好听吗?你这样的废物,生出来就是给州牧丢脸的……”


刘修眼神一凛,右手猛然挥出。


“啪!”


一巴掌,狠狠扇在绿柳脸上。


绿柳捂着火辣辣的面颊,怔怔失神。旋即,绿柳眼神凶狠,尖叫道:“刘修,你敢打我。我是琮公子的人,你打了我,琮公子不会饶你。”


刘修眸子中,一抹森冷杀意闪逝,再次挥手。


“啪!”


响亮的耳光再次响起,将绿柳打懵了。


刘修擦了擦手,眼神又恢复平静,仿佛刚才的事情没发生一样,“不管如何,我都是州牧的儿子,你只是卖身为奴的丫鬟。我如果拼死向父亲告状,而你向二哥告状,你说,是你死呢?还是我受罚呢?”


绿柳眼神狰狞,恨不得杀死刘修一般。一旦刘修真的不顾惩罚告状,以刘表好面子的性格,即使厌恶刘修,也会处死绿柳,以儆效尤。


绿柳的眼神中,有着怨恨、不甘,却还有疑惑。


在她的印象中,刘修为人软弱,自卑自怜,是一个可以随意欺负的人。眼前的刘修冷漠霸道,更威而不露,令她心底生寒。


这,还是记忆中的刘修吗?


绿柳快速的搜索脑中记忆,却发现只记得三个月前刘修大病一场,之后便再没见到刘修。


刘修挥手,吩咐道:“滚一边儿去,别挡着本公子的路。”


绿柳眼神愤懑,不甘的退到一边。


刘修迈步进入府中,握紧拳头,旋即又松开。自今日起,他不会再是以往那个人人可欺的刘修。


事实上,这是刘修的第三世。


第一世,刘修是共和国的一个普通白领,碌碌平凡,忙于谋生;第二世,他成了刘修,由于是刘表小妾生的儿子,身份卑微,再加上胸无大志,抱着得过且过的态度,最终跟着刘琮投降曹操,一辈子寄人篱下,孤苦到死。


三个月前,他竟然再一次重生了。


这一年,是建安十一年。


曹操平定并州,发兵讨伐乌桓,即将赎回蔡琰;刘备四处求才,即将请出诸葛亮。


两年后,曹操南下荆州,发动赤壁之战。


经历两世为人,更历经沧桑浮沉,刘修心态早已发生变化。他再一次重生,不甘重复寄人篱下的日子,不甘再受人欺辱。


这一世,他要改变自己,更要改变荆州。


刘表不能守荆州,刘琮不能守荆州,那么,他来守,他来做荆州之主!


重生三个月,刘修一直在等待机会。按照前世的记忆,今日,孙权的使者鲁肃来访,最终刘表颜面尽丧。


上一世,他冷眼旁观。


这一世,他不会再坐视不理。


因为,这是他的机会!


踏着沉稳的步伐,刘修回到院子换了一身衣服后,朝大厅行去。


刘修刚走到大厅门口,挑衅的话自大厅中传出:“三弟也是十八岁的人了,该懂事了。鲁肃今日来访,事关重大,你怎么早上还溜出去玩儿呢?”


说话的人约莫二十岁左右,峨冠博带,风流倜傥。


此人,便是刘琮。


面对刘琮,刘修不卑不亢,道:“时间还早,二哥急什么呢?我参加是父亲参下令的,父亲没说话,二哥就急吼吼的喝斥,莫非二哥能代替父亲做主了?”


刘琮拍案而起,大怒道:“你说什么?”


第一次,刘修竟然敢反驳他的话,令刘琮大怒。


刘修看着刘琮,心中冷笑。他的这个二哥,睚眦必报,欺软怕硬,继承荆州后,却投降曹操,成为曹操的笼中鸟。


面对刘琮,刘修没有半点畏惧,道:“二哥才二十岁,耳聪目明,莫非听不清我的话。”


“你……哼,我们走着瞧。”


刘琮面目凶光,已经是暗恨在心,他心想,等鲁肃的事情结束后,看我怎么收拾你,一个庶出子竟然挑衅,简直找死。


“二弟、三弟,莫要争了,都是一家人,何苦如此?”


大厅左侧首位,一名身材高大,面容儒雅柔和的青年开口。


此人,便是刘琦。


刘修看到刘琦,心中轻叹,刘琦选择了相信刘备,却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与虎谋皮,伤的是刘琦自己。


刘修瞥了刘琮一眼,拱手道:“大兄言之有理,窝里斗算什么本事,有胆量,你欺负素鲁肃去。”


刘琮怒道:“刘修,你说什么?”


刘修感慨道:“看来二哥真的是病了,还病得不轻。”


刘琦见两人针锋相对,再一次劝道:“父亲快到了,你们各退一步。万一被父亲看到,便不好了。”


刘琮哼了声,不再说话,心中却怒火高涨。


刘修借坡下驴,坐着闭目养神。


“州牧大人到!”


不多时,大厅外响起侍从的唱诺声。


霞光照耀下,刘表峨冠博带,大步而来。他年近七旬,身体早已很虚弱,脸上更有着密集的老年斑。为了保持精神,刘表含了一小片人参在口中,精神显得非常不错。


刘修随刘琦、刘琮起身迎接,眼神平静,仿佛看到一个陌生人一般。生而不养,养而不教,这就是他的父亲刘表。


刘表落座后,荆州的文臣武将进入厅中依次落座。


“江东使节到!”


大厅外,侍从洪亮的唱诺声再一次响起。


“哒!哒!”


沉稳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鲁肃头戴进贤冠,身穿黑色博领大衫,大步而来。他身高八尺有余,一张国字脸,眼神肃然,端的是正气凛然,威仪不凡。


在鲁肃的身后,有两名武士随行。


走到厅中,鲁肃拱手道:“江东校尉鲁肃,拜见刘荆州。”


刘表见鲁肃不行礼,心中不喜,但他却没有发怒,沉声道:“鲁校尉来访,有何要事?”


鲁肃回答道:“回禀刘荆州,我主希望孙、刘两家暂息兵戈,结为朋友。”


刘表冷冷说道:“挑起战端的人,一直是孙权。”


鲁肃显得很平静,不卑不亢的说道:“刘荆州见谅,我主之所以开战,是因为父仇未报,彻夜难眠。只要刘荆州交出黄祖,自此孙、刘两家修好,江东、荆州划江而治,和平共处。”


刘表拂袖,冷声道:“断然不可能!”


黄祖是刘表的心腹大将,执掌江夏门户,刘表不可能自断臂膀。


鲁肃却不着急,道:“这真是不好办啊!”


刘表心中很不高兴,挥手道:“回去告诉孙权,要战便战。”


鲁肃眼神似乎有些慌乱,连忙道:“刘荆州息怒,这样吧,江东派遣一名小将挑战荆州年轻一辈的人。荆州胜了,我主罢兵言和。江东如果侥幸获胜,请刘荆州令黄祖道歉。如此,两家仍然暂息兵戈。”


刘修握紧拳头,眸子眯起。


别人不知道鲁肃的目的,刘修却清楚得很。


第一,鲁肃借机挑战荆州的年轻一辈,是要借此机会羞辱刘表;第二,孙权主动示弱,是故意麻痹刘表。


双方罢兵后,孙权会伺机发起致命攻击,击杀黄祖,谋夺江夏。


刘表不知道孙权的意图,听完鲁肃的话,便认为孙权怕了,所以主动示弱。刘表心情愉快,挥手道:“本官准许你的请求,你方派谁上场?”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军事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