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言少溺宠小逃妻宁子陌

言少溺宠小逃妻宁子陌

宁子陌 著

连载中免费

现代言情小说《言少溺宠小逃妻》是作者宁子陌所著一部长篇,正在火热连载中,该文主角是莫君兮言知临,讲述的是:莫君兮一心信任的男人背叛自己甚至要置她于死地,慌不择路的逃亡中,她扯过言知临做挡箭牌,轻轻地一个吻,换来帝国最年轻的少校的宠溺,这波不管怎么算,不亏!

更新:2019/08/26

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言少溺宠小逃妻》是作者宁子陌所著一部长篇,正在火热连载中,该文主角是莫君兮言知临,讲述的是:莫君兮一心信任的男人背叛自己甚至要置她于死地,慌不择路的逃亡中,她扯过言知临做挡箭牌,轻轻地一个吻,换来帝国最年轻的少校的宠溺,这波不管怎么算,不亏!

免费阅读

  于辞和莫君兮从小就是以未婚夫和未婚妻的身份相处的,莫航一直都很看好于辞这个准女婿,现在莫君兮突然不知道在发什么疯,他和莫君兮的关系一直都很僵,他怕自己劝不好她,现在既然于辞开口了,莫航点了点头。

  “好,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还是自己商量着好,有什么误会,说开了就好了。”

  得到了莫航的许可,于辞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莫君兮的身边,温柔地询问道:“君兮,我们出去谈?”

  莫君兮抬头看了于辞一眼,站在她面前的于辞依旧是那样的温柔体贴,但是,她一想到在她不知道的背后,于辞把她当做能够让自己家族得到利益的工具,她就觉得心寒,是她当初太傻,居然会傻傻地相信,在这样肮脏的上流社会,居然会有真心的感情。

  “好。”莫君兮点头,正好,她也有事要和他说清楚。

  莫君兮和于辞一前一后地走出了大厅,而在大厅里坐着的莫婷和刘晓却是坐不住了。

  他们刚一出门,刘晓便着急地道:“莫君兮自己都已经要退婚了,你为什么不答应?你也不看看她那个样子怎么能嫁到于家去,她要是嫁过去了,丢的是我们莫家的脸!”

  “他们两个的婚约是从小定下来的,这关乎我们于莫两家的商业利益,怎么可能真的退婚?”莫航皱眉,他虽然对自己这个大女儿很不满意,但是,她终究还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他还是要为她考虑啊,于家对于莫君兮来说,的确是最好的归宿。

  “我们莫家又不是只有她一个女儿。”刘晓很是不开心地抱怨,她趁着莫航没注意,对着莫婷使了个眼色。

  接收到她妈传过来的信号,莫婷赶紧出声,装作震惊道:“妈!你乱说什么呢?于辞哥哥是姐姐的未婚夫,我怎么可能去抢姐姐的未婚夫?于辞哥哥对姐姐多好啊!但是,姐姐……哎!”

  她这么一说,莫航顿时就想到莫君兮刚才那忤逆自己的样子,一时怒上心头,没好气地说了句,“是她自己要退婚的,再让你去和于辞订婚,怎么可能是你抢她的?她自己不识好歹,还不让你和别人订婚了?”

  莫航的话正合莫婷和刘晓的心意,两人相视一笑。

  刘晓乘胜追击,“那不就得了?没了她莫君兮,不是还有我们家婷儿吗?她要退婚就由她去,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我们有什么办法?”

  刘晓虽然也是为了莫君兮着想,但是,她实在是无能为力的样子。

  “可是……”莫航看了刘晓一眼,有些犹豫地开口,“这个婚事是君兮她妈定下的,但是婷儿她是你的女儿……”

  刘晓一愣,顿时,脸上阴云密布,整张脸都沉了下来,又是那个贱人!她都已经死了居然还这么阴魂不散!居然还要来破坏她女儿的幸福!

  把话和刘晓说明白了,莫航便不再多说了,他把头转向大厅门口的方向,在等着于辞和莫君兮回来。

  莫君兮和于辞走到花园,她先停下了脚步,站在花园的秋千旁,看着于辞。

  “君兮,你的脸……”

  于辞想要伸手碰一下她的脸,但是被莫君兮侧身躲开了。

  看到于辞这幅虚情假意的模样,莫君兮却突然笑了。

  “于少,这里没有别人,就不必装了吧?”

  于辞的手僵在半空中,而后,他的手缓缓握成拳,缓缓放下。

  他看向莫君兮,眼中有着她不明白的东西。

  “你打算怎么办?”

  莫君兮耸肩,还是那样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她知道于辞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所以,直接就打消了他的顾虑,“放心,我不会把你和林羽那些肮脏的事情告诉我爸的,毕竟,这么多年,你也应该知道,我爸对于我的事情的态度,他可能相信你都多过于相信我。”

  “君兮……”于辞皱眉,不愿意看到她这样强颜欢笑的样子。

  从前她在所有人面前都带着面具,唯独在他面前不会这样,她会说自己很委屈,很难过,很不开心,不想要这样,但是现在,她对他,也戴上了面具,她笑着说她的父亲不会相信她,笑着说,她不会拆穿他和林羽。

  莫君兮看了于辞一眼,看到他眼中隐隐有着心疼,她嗤笑一声,“于少,现在没有观众,没必要入戏太深,你那心疼的样子,看得我真想给上一拳呢!”

  她明明是笑得一脸无辜,但是,说出的话,和说话的语气却是让人不寒而栗。

  今天的莫君兮,有着太多从前于辞从来没有见过的一面,她的冷漠,她的狠,从前,在他面前都没有过。

  看到这样的她,于辞的眸光更是复杂了,到底,她还有多少面是他没有见过的?

  “不过,我不告诉我爸,不代表我不会有所行动,于辞,”莫君兮突然顿住,眸光狠厉,“欠我的,我会让你和林羽,一点一点的还回来!”

  “我等着。”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被莫君兮看到自己阴暗的一面,于辞突然就像是没有任何顾虑一般,脸上一直挂着的温柔的笑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阴沉的笑。

  看到这样陌生的于辞,莫君兮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她微微一笑,“这才是原本的你吧!装了这么多年,累吗?”

  她没打算让于辞回答自己,说完之后,又接了一句,“既然你担心的事情今天不会发生,那么,请于少,滚出我家。”

  她朝着于辞微笑,就算是这么阴沉的于辞,她也没有一点的惧怕,反而是笑得更挑衅了。

  于辞最后看了她一眼,只见她脸上的笑容未变,只是目光已经渐冷。

  他也不再多说,转身就走。

  看着于辞离开的背影,莫君兮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把剪刀。

  她一手拿着剪刀,一手拉着旁边的秋千的绳子,眼睛却是看着于辞的方向,慢慢地剪断了秋千的绳子。

  随着于辞背影消失在夜幕中,秋千也最终掉落在地上,随之落下的,还有一滴水滴,落在草地中,很快就没了踪影。

  “于辞哥,你捂着我眼睛干什么呀?”小小的莫君兮声音轻快活泼,给这花园都增添了几分生气。

  “给你个惊喜。”小于辞突然松开了捂着君兮眼睛的手,指着眼前的秋千,笑着道:“看!”

  “哇塞!”莫君兮瞪大双眼,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惊喜。

  “你坐上去,我推你。”于辞提议,见君兮这么开心,他脸上的笑容也没有落下。

  “好!”

  “于辞哥,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当然了!我会一直陪着我们君兮长大!”

  “那说定了哦!”

  夕阳下,小小的女孩坐在秋千上,被夕阳映红的脸上满是开心,而站在她身后的小男孩虽然卖力地推着,有汗水滑落,脸上却也洋溢着快乐。

  ——

  于辞,从今以后,再见,便是仇人!

  赶走于辞,剪短了秋千,虽然是一解自己内心的怒火,但是,回过神来,莫君兮却又怕了,她一时冲动之下做的事情,现在要怎么和她老爸解释?

  从花园到大厅,出来的时候,她只走了不到一分钟,但是,回去的时候,她却是硬生生地走了10分钟。

  就算再怎么不愿意进家门,最终她也是要回去说明白的。

  她是绝对不可能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和于辞订婚,所以,这个婚约,一定要取消!

  想通了之后,莫君兮脚下的步伐就更加坚定了,朝着大厅里走去。

  在大厅里等了快20分钟的莫航差点就急得要出去找他们两个了,一看到莫君兮进来,他立刻就走到了她面前。

  他往君兮的身后看了看,没看到于辞的身影,他又看向莫君兮,“小辞呢?”

  “走了。”

  “走了?”莫航探究地看了莫君兮一眼,在心里猜测于辞走了是什么意思,他们到底谈没谈妥。

  他没想多久,莫君兮就已经给他解惑了。

  她抬头,对上莫航的眼睛,眼底依旧坚定,“我要退婚!”

  “莫君兮!”莫航大吼。

  可是,莫君兮早就已经做好了莫航会暴怒的准备,没有一点退缩的意思。

  看到莫君兮这样,莫航瞬间就产生了深深的无力感。

  这个大女儿,从小就和他不亲近,做的事情也是让人无法理解的,他一次次地选择原谅她,就是因为她母亲的事情,他对她还有愧疚感。

  但是,这件事,不论如何,他是不可能会让步的!

  “是不是我平常对你太纵容了,让你觉得可以为所欲为了?订婚这么大的事情,由不得你!”

  “呵!纵容?”莫君兮的表情原本是淡淡的,但是,在听到莫航这么说的时候,却突然嘲讽地冷笑,“爸,你怕是记错人了,你纵容的,是你那个小女儿,莫婷吧。”

  纵容?在她的记忆中,莫航就连抱她的次数都少地可怜,他说纵容?真是可笑!

  被点到名,原本坐在一边看戏的莫婷赶紧入戏,“姐姐,你别再惹爸爸生气了,爸爸身体不好,你就少说两句吧!”

  大女儿不孝,小女儿还是十分孝顺懂事的,看到莫婷这样乖巧懂事,莫航的脸色总算是和缓了不少。

  “你看看你妹妹,好好和你妹妹学学,身为姐姐,你就不能懂事一点?”莫航恨铁不成钢地教训着君兮。

  莫婷站在莫航的身后,听到莫航这样说莫君兮,脸上幸灾乐祸的笑更是明显了。

  莫君兮就和莫婷面对面站着,自然一眼就能看到莫婷的表情。

  不过,对于这样表里不一的莫婷,莫君兮早就已经习惯了,她总是有颠倒黑白的能力,哄地所有的大人都觉得她才是被害者,哄得所有人都觉得,是她莫君兮从小到大一直都在欺负她,而她则一直忍气吞声,只为了和姐姐能够和睦相处。

  小的时候,莫君兮不懂,每次都为自己辩解。

  但是,一直都没有人相信。

  久而久之,她也就明白了,既然莫婷都已经说了是自己欺负她,那她不欺负回去是不是太亏了?

  所以,就算是被误会,就算是被那些大人们责怪,她还是依旧我行我素,看到莫婷就欺负。

  这就是莫航所谓的纵容吧?

  不过,现在的莫君兮早就已经不是小的时候,任由莫婷陷害的人了。

  她已经可以做到就算是受到伤害也依旧面不改色,让人看不出她的想法。

  见莫航和莫婷两个人在那儿一唱一和的,一个白脸一个红脸,她也没有开口,直到等到莫航和莫婷都说完之后,她才淡淡地来了一句,“说吧,要怎么样才能退婚?”

  “不可能!”她的态度坚决,莫航的态度也是一样的坚定。

  坐在一边的刘晓见状况不妙,赶紧开口,“哎呀,你和孩子置什么气?直接她不愿意订婚,那就不订,我们莫家又不是养不起她,毕竟,君兮她这个脾气……”

  刘晓虽然字字句句听起来都是在为莫君兮着想,但是,整句话听起来,就是感觉怪怪的,这分明就是在说莫君兮就算是和于辞订婚了,按照她的脾气,婆家那边的人肯定也不会满意的,与其到时候被退婚让莫家难堪,倒不如现在莫家去退婚。

  刘晓已经知道莫婷已经没有希望能够和于家订婚了,那么,她就一定要破坏莫君兮的订婚,她不可能还没帮自己的女儿找到好的归宿,却让莫君兮那么快就有了靠山。

  原本莫航还只是不同意,现在被刘晓这么一说,就更是生气了。

  正好这个时候,大厅的液晶电视正播放着一则新闻,像是军事新闻的样子,而主持人一口的播音腔,字正腔圆地背着主持稿:“据悉,军区言司令的儿子言知临因为完成了这次艰巨的任务,升了军衔,而言中校也因为这次任务受伤回到京城养伤……”

  为了表示莫君兮要退婚是不可能的,莫航直接就指着电视对着莫君兮说道:“要和于辞解除婚约,除非你和言知临订婚,不然,你想都别想!”

  言知临?

  莫君兮把头转向电视机,因为言知临不但是普通的军人,还是特种部队的队长,所以,他的照片,不可能直接在电视上公布。

  莫君兮转头的时候,就只看到一张全景图,是言知临被总统授予军衔的时候的大图,虽然记者用的是专业的相机拍的照片,但是,因为人实在是太多了,根本就看不清那个所谓的言知临到底长什么样。

  虽然她不知道这个言知临到底长什么样,但是,与其和于辞这样的人渣订婚,倒不如找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

  而且,这个言知临是个军人,肯定很正直。

  莫君兮一直以来对于军人都有很深的情节,毕竟,军哥哥是真的很帅气的啊!毅力又好什么的……

  所以,她决定了,就他了!

  莫君兮也伸出手指,指着电视机,调皮地对莫航一笑,“言知临?”

  “对!”莫航还在气头上,看到她这没心没肺的样子,心里的火气就更大了。

  “行!”莫君兮点了点头,而后,伸手拍了拍莫航的肩膀,“那我就先走了。”

  “这么晚了,你去哪!”莫航实在是不喜欢她这么无所谓的样子,立刻就摆出了父亲应有的样子。

  莫君兮又指了指电视机,“去找我下一任未婚夫啊!”

  说完,她便不再管莫航的反应,直接转身就跑了,还把手高高地举在头顶,晃了晃,做了个再见的姿势,“拜拜!”

  看着莫君兮的背影,莫航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也不知道她这样子到底是随了谁,一点大家闺秀的模样都没有。

  看到莫君兮这么轻松的样子,刘晓却是慌了,她一把就拽住了莫航的衣袖,“航,你怎么放她走了?她万一真的找了言少回来订婚怎么办?”

  莫婷也是一脸紧张地看着莫航,虽然她也不希望莫君兮和于辞订婚,但是,莫君兮要是真的找了言少,那才是真的是她的世界末日啊!

  言知临,她是知道的,言家的太子爷,言家能够撑起s国的半边天,而这个言家太子爷自然更是权势滔天的人,不但家世好,他自身的条件也是好到让女生都为之疯狂。

  因为莫家也是很有权势的家族,所以,他们和言家也是有一些交集的,小的时候,莫婷见过这个言少,当时,还只是少年的他就已经帅得人神共愤了,更别说现在长开了的言少,他还是军人,完全就是她的梦中男神啊!

  所以,莫君兮不能和言少订婚!绝对不能!

  莫航皱眉看了刘晓一眼,很是烦躁地甩开了她的手,“你以为我让她去找她就能找得到,就能和言少订婚了吗?你也不想想言少是什么人,他的铁血手腕,他的不近女色都是出了名的,我这是要让君兮知难而退,好好和于辞订婚去!”

  电视里对于言知临的报道还没有结束,在莫航说完之后,电视中又对言知临的那些过往的战绩都进行了报道,完完全全就和莫航说的一样,是一个有着铁血手腕的军人,而这种有权势,还有能力的人,一般来说,能够达到现在的高度,肯定是有自己的原则的,比如说,不近女色,不受诱惑。

  想到这儿,刘晓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

  只要莫君兮那个小贱人不勾搭上更有权势的人就好,到时候,她有的是办法弄死她!

  刘晓的眼中闪现阴狠的光,她双拳握紧,对莫君兮的厌恶完全不加掩藏。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