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时璨傅渊渟小说

时璨傅渊渟小说

它山之石 著

连载中免费

现代言情小说《念他情深意长》是作者它山之石所著,现已完结,该文的主角是时璨傅渊渟,讲述的是:时璨因为父亲被陷害贪污入狱,不得不远走国外五年,因为事出突然,她没来得及跟傅渊渟说清楚,但五年后归来之时,时璨发现傅渊渟成熟稳重的让她陌生,更重要的是,他已有未婚妻,对她则是恨意绵绵…

更新:2019/08/26

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念他情深意长》是作者它山之石所著,现已完结,该文的主角是时璨傅渊渟,讲述的是:时璨因为父亲被陷害贪污入狱,不得不远走国外五年,因为事出突然,她没来得及跟傅渊渟说清楚,但五年后归来之时,时璨发现傅渊渟成熟稳重的让她陌生,更重要的是,他已有未婚妻,对她则是恨意绵绵…

免费阅读

  时璨素来对傅渊渟的声音没什么抵抗力,被他这么一喊,脚步生生地停了下来。

  她回国也有小半个月,但一直没有鼓起勇气和傅渊渟见面。今天她终于下了决定约他见面,结果却换来一顿羞辱。

  短暂的调整之后,时璨的表情恢复如常,转身看着踏着夜色追出来的傅渊渟。

  他淡漠的脸上挂着一抹担心。

  哦,那份担心是给他老婆叶知秋的。

  “这件案子你不准插手。”他带着命令式的口吻说道,“我不管你是警局外聘回来的法医还是什么东西,叶家的事情,你别碰。”

  因为那是他妻子娘家的事情,所以她连碰都没资格碰,是吗?

  先前在九里云松,时璨见识了傅渊渟对她的不留情面,现在又见识了他对妻子的用情至深。

  一个晚上,双重打击。

  “案子结束了就走。”时璨答,声音毫无波澜,继而补充道,“放心,不会影响你们伉俪情深。”

  如果说时璨之前还抱着一丝侥幸,觉得傅渊渟对叶知秋并无感情。那么现在,她觉得自己被打脸了。

  所以,等查清楚父亲五年前的贪污案,她会马上回去。

  “你在,也影响不了。”男人淡然说道,“只是知秋不太喜欢你,你考虑一下,这是五百万,我安排明天的飞机送你走。”

  白花花的支票被递到时璨面前,上面傅渊渟的签名龙飞凤舞。

  时璨犹如被遏住了喉咙,又觉得一股子血气涌上心头,难受极了。

  拿钱打发她?

  “区区五百万就想打发我?”

  “那五千万够不够?”

  “为了叶知秋,傅公子真是大手笔。”

  “嗯。”傅渊渟应了一声,“剩下的钱,明天我让沈惕给你。走了,就别再回来。”

  时璨目光紧紧地盯着看似心不在焉的傅渊渟,他连打发人都那么没有耐心。

  “你以为我要的是钱吗?等我查清楚我爸的案子,我自然会离开。你放心,我说过不会打扰你们,就不会再舔着脸。”

  她总得为自己找回一点尊严,就像傅渊渟先前说的那样,她不是个自降身价的人。父母兄长将她抚养长大,也不是为了受人欺辱的。

  时璨说这话的时候,看到站在大门口的叶知秋,她幽幽地站在那儿,嘴角似噙着笑,以胜利者的姿态睥睨着时璨。

  时间静止,唯有晚风轻轻吹起。

  “哎,时璨,你报告能不能明天早上给我?”

  忽的,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江平野从别墅里面出来,高声问着时璨,并无打破他们之间沉默的尴尬。

  时璨的目光越过傅渊渟,落在一身痞气的江平野身上,道:“好。”

  收回目光,时璨看到傅渊渟越发沉冷的面容,他生气的时候总喜欢抿着唇。

  他生气什么?生气她不听话不拿着钱立刻滚出宣城?

  可是,她时璨听话的话,就不叫时璨了。

  他让她滚出宣城,她偏不!

  凭什么他们高兴了,就要她难受?

  不行,她难过的话,他们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阿璨,你会后悔。”傅渊渟低声说道。

  而落入时璨耳中的,是那两个字——

  阿璨。

  时璨不知道怎么来形容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

  兵荒马乱?

  大概再贴切不过。

  而傅渊渟喊的那两个字——阿璨,也在随后的几天里面时常出现在她的梦中。午夜梦回时,那一声声低沉而又隽永的声线萦绕在她耳边,久久不能散去。

  好在,感情的波折并未影响时璨的专业知识。

  她对叶知恒老婆的尸体进行了专业的检查,证明死者是服用过量安眠药致死,而她胃里还有抗抑郁药的成分,不排除死者是因为抑郁症发作而自杀。

  但听江平野说,死者在自杀前曾报过警,报警电话录音显示,她说只是打错了电话。

  有谁会没事打错报警电话?这其中肯定另有原因。

  当然,这些查案的事情时璨并不参与,她只参与连环杀人案的尸检环节。

  她还记得半个月前回国,在停尸间看到的那七具尸体时的震撼。

  他们身上除了胸口有一道伤口之外,没有别的外伤。而心脏,并不在身体内。

  而从案发到现在,将近三年的时间都没找到他们的心脏——

  “小姐,到了,一共五十块。”时璨从离奇的连环杀人案中回过神来,从钱包里抽了一张纸币出来递给出租车师傅。

  她提着纸袋下车,有些恍然地看着面前这栋中式建筑物。

  青瓦白墙,杏花微雨。

  宣城市中心寸土寸金,开发商恨不得将每寸土地都用来建房子。唯独傅宅闹中取静,在市中心占据七十多亩的土地,造了个中式园林。

  这已经不是金钱的象征,而更是权力的证明。

  但小时候的时璨不管那么多,总是跑来傅宅玩儿,说这里比公园还有意思。

  有意思的从来都不是傅渊渟的家,而是因为家里有傅渊渟,有他在的地方总是能吸引她心神向往。

  只是以前来去自如的地方,现在再站在门口,怎么都迈不动步子。

  似乎是少了一个可以名正言顺走进去的理由。

  前两天,她收到傅家老爷子寿宴的请柬,一时间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便只能前来。

  她不知道老爷子是怎么知道她已经回宣城,也不知道老爷子为什么要请她来他的寿宴。按理说,五年前傅家没有插手管他们家的贪污案,五年后同样也应该避嫌。

  但她知道的是,来这个宴会,对她来说是另外一场浩劫。是比先前在九里云松见傅渊渟,更难度过的劫。

  这不,她刚刚走进西边专门用来宴请宾客的院子,那些衣着华贵的男男女女,便将视线落在时璨身上。

  他们的眼神无一不在传递着一个意思——贪污犯时展风的女儿时璨消失五年后竟然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傅家老爷子的寿宴上!

  荒唐!震惊!

  她想,不用半个小时,整个宣城权贵圈子都会知道昔日神采飞扬的市长千金,孑然一身亮相于傅家老爷子寿宴上。

  哦,可能还会加一句——昔日恋人傅渊渟视若无睹地从她身侧走过,初恋都不会有好下场。

  时璨看着傅渊渟优雅矜贵地与她陌路而过,亏她还想着如何打招呼化解尴尬。

  直接当不认识不就得了?

  彼时,老管家穿过骚动的人群,走到时璨面前,道:“时小姐,老爷请您进去。”

  时璨点点头,想的倒是,为什么叶知秋没有跟傅渊渟一起来?

  时璨跟着老管家穿过长廊,到了南苑偏厅。比起西苑的人声鼎沸,南苑就安静多了。时璨知道老爷子素来喜清净,不太明白傅家这么大动干戈地办这个寿宴是几个意思。

  而且,以傅家的身份,似乎也不适合办这么高调的寿宴。

  只是那么不巧,时璨发现偏厅内,傅渊渟也在。

  时璨怔然,视线很快从傅渊渟身上收回,落在坐在檀木椅子上老态龙钟的傅老爷子身上。

  老爷子瞅见时璨来,原本浮在脸上的愠怒收了起来,露出和善的笑来。

  不难想象,傅渊渟和老爷子在她来之前,起了冲突。

  “傅爷爷。”时璨权当不知道,提着给老爷子的寿礼走进了偏厅,“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老爷子满脸堆笑,“是璨丫头啊,我们这都多少年没见了?你要是再不回来,老头子就见不到你了!”

  “爷爷哪儿的话,您身体这么棒,一定会长寿。”

  “还是你嘴甜,不像某些人,像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偏厅内就他们三个人,那个“某些人”指的是谁,浅显易懂。

  但是被说成是石头的人,倒是一言不发地坐在椅子上。

  他一身墨黑的纯手工西装,藏青色细条纹领带,不到三十的年纪,却透露着一股子久经世事的成熟老道。

  还真的挺像块石头的。

  “傅爷爷,这是给您的寿礼。我刚刚回国,也没时间去准备什么。”

  “人来就好了,别准备这些礼物。”老爷子摆摆手,“璨丫头这次回来,打算待多长时间?”

  听到老爷子这么问,时璨隐约觉得他下一句话就是——差不多就回英国去吧。

  时璨定定神,道:“我手头上有个连环杀人案要处理,结案了就会回去。但更想在这段时间里面,帮我爸上诉。”

  她并未隐瞒要帮父亲翻案的事情,只是在说出这番话后,她看到老爷子脸上的笑慢慢凝住,苍老的脸上露着丝丝严肃。

  时璨觉得老爷子似乎要说什么,可没等老爷子开口,傅渊渟倒是放下手中的茶杯,慢条斯理地说道:“有些人,就是喜欢不自量力。以为读了几年书,就想一步登天。”

  男人话中的讥讽,时璨听得一清二楚。

  老爷子也跟着说道:“璨丫头,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你要是想上诉……”

  老爷子的表情告诉时璨,要帮她父亲翻案,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年纪轻轻的,正是享受人生的大好时光,找个小伙子谈恋爱结婚多好。”

  谈恋爱?爷爷您不知道我的初恋被您孙子亲手给扼杀了吗?

  “好的,我听傅爷爷的话。”

  时璨的话刚一出口,一声嗤笑就传到她的耳中。

  这声笑,自然是从傅渊渟那边传来的,他从椅子上起来,理了理西装,道:“爷爷,我先替您去招呼宾客。有些人的胡言乱语,您听过算过。”

  时璨憋红了脸,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傅渊渟离开。

  回头,就见老爷子微微摇头,似是对傅渊渟的无可奈何。

  但是,现在无可奈何的是时璨。

  本来想着,老爷子可能会看在以前两家的情分上,提供她一些线索。

  结果老爷子四两拨千斤地将她打发了,还让她快点去找对象。

  她要是真能放下一切找对象,也不会走到现在这一步——

  时璨从南苑出来,瞥见站在树下抽烟的一抹身影,男人挺拔的身姿被院子里暗黄色的灯光拉得长长的。

  只瞧见一个轮廓,时璨便知道那人是傅渊渟。无论过去多久,她总能一眼认出傅渊渟。

  他出来也有一段时间了,却并没有到西苑招呼宾客,显然是在这边等她。

  想起叶知恒老婆死的第二天,傅渊渟还真的让沈惕拿了五千万的支票给她,让她立刻收拾东西离开宣城。

  她没收支票,还把沈惕给怼走了。

  只是,就算她再没办法接受傅渊渟与叶知秋已婚的事实,那都是事实。她现在只想快点帮父亲翻案,然后彻底离开宣城。

  时璨走到傅渊渟跟前,道:“傅公子该不是又想拿钱打发我吧?”

  离得进了,时璨才看清楚傅渊渟脸上那一抹疏离与冷淡。

  也没等傅渊渟开口,时璨继续说道:“我回来是查连环杀人案的,傅公子拿钱打发我,让我有理由相信,你可能就是连环杀人案的凶手。我得告诉江警官,傅公子不当警察,改做杀人狂魔了。”

  这倒是……合情合理的。

  傅渊渟冷眼凝着时璨胡言乱语,当真应验了先前跟苏如是说的话。

  ——时璨很难弄。

  “不当医生改当法医?胆子挺大。”

  时璨耸耸肩,道:“我以前是想学医,想着我对象要是受伤了我还能救他。现在想想,他要是躺在解剖台上,那画面也挺美的。”

  “……”

  时璨以前的确是因为傅渊渟才想当医生的。

  那时候傅渊渟是警察,整天刀里来枪里去的,小到擦伤碰撞,大到枪伤骨折。时璨特别怕他哪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受了重伤抢救不过来。

  劝他放弃当警察是不可能的,于是时璨跟他说:你去守护祖国,我守护你。

  后来,他不守护祖国,她也就不守护他。

  “傅渊渟,你不是想让我离开宣城吗?只要我查清楚我爸的案子,只要翻案,我就离开宣城,再也不回来。”

  再也不回来的意思是,再也不会打扰他和叶知秋的郎情妾意。

  傅渊渟沉思,仿佛在思考这件事的合理性。

  “爷爷刚才拒绝了你,就把矛头对准我?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帮你?”他吐了一口烟圈,本就模糊的轮廓,现在更让人看不清楚面部表情。

  “因为……因为我是你太太的心头刺儿,你总得把我这根刺儿给拔掉,她才会舒心。你看她那天一见到我,就情绪激动,恨不得立刻把我赶走,说明……”说明时璨在傅渊渟心中有分量,所以她才看她不顺眼,“说明你太太眼里容不得沙子。你帮我翻案,举手之劳。我离开宣城,送你和你太太一世安宁。”

  她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样子,和五年前如出一辙。

  也亏得是清楚地知道她是怎样的一个人,才不会上当受骗。

  时璨没等到傅渊渟回答,他的手机先响了起来,男人看了眼来电,也没看时璨一眼,便转身离开。

  独留时璨一人在树下凌乱。

  看来哥哥说的没错,傅家要是想帮他们一把,五年前就出手了。

  也就她单纯,觉得他们肯定是有原因的。

  哪有什么原因,就是不愿意。

  傅渊渟接了萧策的电话。

  “老大,陈凯出狱了,秘密召集了以前几个手下,估计要搞事情。”

  傅渊渟蹙眉,这个陈凯他并不陌生,七年前他还是警察的时候,在一次抓捕行动中逮捕运毒的陈凯及其老婆。结果他老婆在押解回警局的途中,体内的毒品外包装破损,不治身亡。

  而当时他老婆怀有五个月的身孕。

  一尸两命。

  所以陈凯一直对傅渊渟怀恨在心,觉得一切都是因为他,他才会被抓,才会同时失去儿子和老婆。

  “盯着点,派人保护叶知秋和苏如是。”

  电话那头的人没有立刻应下,而是问道:“那……阿璨呢?”

  “她?”傅渊渟语气中似是浓浓的嘲弄,“不需要。”

  一个现在和他没有半点关系的人,需要派人力物力去保护吗?

  只有被在乎的人,才值得被保护。

  傅渊渟正准备挂电话,一个女人匆匆从他身边跑过,撞了他一下,结果自己倒先摔倒,嘴上喃喃道:“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傅渊渟伸手去扶跌倒的女人。

  只听着她说:“是时璨自己掉到水池里的,和我没关系……”

  男人的神色在夜色中忽地沉了下来,原本扶着女人胳膊的手瞬间抽了回来。女人失了助力,重新跌坐在地上。

  再一抬头时,眼前只余一道黑影闪过。

  刚才,是有人扶她吧?

  ……

  傅渊渟跑到花园里,看到正在荷花池里扑腾的人影。

  “救……救命……救……”

  时璨怕水,五岁掉进游泳池差点被冻死之后,她对水就有种莫名的恐惧。

  傅渊渟脱下西装外套,扑通一声跳进了荷花池,朝着时璨那边游去。

  被一并丢在地上的,还有傅渊渟的手机。

  萧策的电话并未被挂断,但他刚才听到有个女人说时璨掉进水池了,然后又听到扑通一声入水声。

  萧策很头疼,明明是老大自己说时璨不需要保护,任由她自生自灭。

  结果这话才出口几秒钟,自己倒是先跳水池救人去了。

  那么问题来了,萧策要不要派人保护时璨?

  ……

  时璨踩不到池底,下面都是泥,一脚下去反而会陷得更深。

  池水像洪水猛兽一样地灌进她口鼻之中,胸腔里呛了好多水。她想吐掉,结果一张口又喝进更多。

  她觉得自己可能要淹死在傅家的荷花池里。

  好不甘心!

  她扑腾着,喊着!

  而后,她恍然间看到有个身影跳了下来!

  救命稻草!

  “救命……救我……”

  夜色之下,时璨并看不清楚来救自己的人是谁,只知道有人来了,她不会淹死在这荷花池。

  但她拼命扑腾的样子,实在妨碍营救。

  也不怪她,落水的人求生欲格外强烈,何况还是时璨这样极其怕水的人。

  所以等待时璨的,是男人一记毫不留情的肘子,击在时璨的后颈上。

  于是乎瞬间,她就失去了折腾的能力。

  迷迷糊糊间,时璨感觉到自己被救上了岸,似乎还听到许多脚步声。

  再然后,她好像被人抱在怀中。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