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热情如火唐少的心尖妻苏木颜

热情如火唐少的心尖妻苏木颜

苏木颜 著

连载中免费

言情甜宠小说《热情如火唐少的心尖妻》是作者苏木颜倾心创作一部长篇小说,该文的主角是顾笙歌唐瑾炎,讲述的是:顾笙歌不过是假意的寻花问柳,却没想到随便招惹一下,就遇上了不能招惹的唐瑾炎,这个男人对她动手动脚只打擦边球,但眼里的欲念又不加掩饰,顾笙歌觉得吧,唐瑾炎这个人实在是危险至极!

更新:2019/08/26

在线阅读

言情甜宠小说《热情如火唐少的心尖妻》是作者苏木颜倾心创作一部长篇小说,该文的主角是顾笙歌唐瑾炎,讲述的是:顾笙歌不过是假意的寻花问柳,却没想到随便招惹一下,就遇上了不能招惹的唐瑾炎,这个男人对她动手动脚只打擦边球,但眼里的欲念又不加掩饰,顾笙歌觉得吧,唐瑾炎这个人实在是危险至极!

免费阅读

  经他提醒,顾笙歌才看到镜子中,自己脖子间的咬痕,是那个晦气的男人咬的!

  想张口解释,但是就算解释了,夏墨辰可能会听吗?

  抬眸迎上他愤怒的视线,不屑的答道:“对,就是男人咬的,所以呢?夏总难道还要干涉我找男人吗?当初结婚的时候是谁说的?谁都不要干涉谁的生活!现在你又有什么资格干涉我!你自己看看你自己!脖子上到底有多少女人的咬痕!”

  说完,立刻将夏墨辰推开。

  把门关上下了楼。

  关上门后,耳根子也清静了。

  祥嫂此时进来,心疼的劝慰道:“太太,少爷他这样对你,实在是太过分了!你应该跟老爷说的。”

  “没事了祥嫂,很晚了,快去睡吧。”

  “那太太你呢?”

  “我去酒店住。”

  说完,便向外走去。

  上了车后,把睡衣放在副驾驶,抬眸扫了眼二楼卧室处,眸底闪过一记伤感,稍纵即逝。

  踩下油门,朝小区外开去。

  而顾笙歌走后没多久,夏墨辰也将那女人赶下了床,“穿上衣服!马上给我滚!记住!今晚的事情不能说出去一个字!如果敢说出去!北城绝无你的容身之处!”

  陈灿立刻点头:“放心吧夏总,人家是绝对不会说出去半个字的,不要生气嘛,人家还能继续满足你的。”

  娇滴滴的声音刚落,男人就投给她一记嫌弃的视线,将车钥匙往面前一扔:“滚!”

  看出男人是真的怒了,陈灿只好捡起车钥匙,然后又穿好衣服,立刻灰溜溜的离开。

  而夏墨辰,站在落地窗前吸着烟,一想起顾笙歌那眼中的不屑,还有她颈间的那抹咬痕,就莫名的不痛快起来!

  顾笙歌开车去了距离公司不远的酒店住下。

  她有很严重的洁癖,每次出差住酒店都会带自己的睡衣,甚至有时她还会带床单被罩。

  因为,她极其讨厌白色。

  每次躺在纯白色的床单上,还盖着白色的被子时,有种场景总会在她的脑海中浮现,令她痛苦,甚至呼吸不过来。

  那是她儿时因父母去世留下的阴影。

  父母双双出车祸,没能抢救回来。

  从急救室里被推出来时,全身到头都被白布遮住。

  从此,她便无法接受全白。

  所以,洗过澡换上浅粉色睡衣后,她便躺在了沙发上。

  然而,一晚上,顾笙歌都在做噩梦。

  梦中出现的是在上城酒吧包厢里遇到的那个晦气男人,脖子上被他狠狠咬了一口,然后男人一张口,满嘴的鲜血,那张英俊的脸孔再加上邪魅的眼神,就像吸血鬼。

  就这样,一晚上都反反复复的出现那个男人的脸,怎么都挥散不去

  以至于第二天醒来,都是有气无力的。

  换上一套纯黑的职业装后,把那套沾上血的职业装便扔进了垃圾桶里。

  算是驱散走晦气,希望再也不要梦到那个男人了。

  ——

  顾笙歌到了公司后,自然是又受到夏墨辰的一番嘲讽。

  她已经习惯,选择不理会。

  两天后,夏墨辰把她叫到办公室,扔给她两份合同。

  “业务能力不是一向很厉害吗?跟丰华的合同你去签!记住!夏氏7!丰华3!必须签下!”

  顾笙歌一听,心想着你怎么不去抢?

  “夏总这不是明摆着难为我?3成?丰华的老总脑子进水了才会签!”

  夏墨辰很得意的抬高下巴,狭长的眸微微眯起,“觉得签不下来这个案子,就赶紧让出副总这个位置!因为比你有能力的人才多的是!”

  她算是听明白了,这男人还是没有放弃将她赶出夏氏。

  虽然她早就想离开,要不是老爷子那边不好交代,她才不会留在这里每天受气!

  但是被赶走!恕她顾笙歌难从!

  “夏总放心!这案子,我一定签下!”

  无论多难她都要签下!

  御府。

  顾笙歌身为夏氏的副总,在商圈里一直都是以女强人自居。

  有些知道内情的人,都知道她是夏氏总裁夏墨辰的老婆。

  虽然,只是挂名夫妻。

  但是不了解实情的,没跟她接触过的,根本就不知道她和夏墨辰是夫妻关系。

  所以,外界都传,她是利用美色才谈下每一个大单子。

  尤其,还是丰华集团这个以贪色,臭名远著的张总。

  知根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所以,在吃过饭后,顾笙歌便让领班送进来几名样貌较好的姑娘陪丰华的张总。

  奈何这老男人仍旧不放过她,不停的跑到她这边灌酒。

  “顾总,年轻有为,这么年轻就成为了夏氏的副总,想必对项目,以及业务方面肯定都极其熟练。”

  说到业务方面时,还故意的朝着顾笙歌靠了过去。

  挺着大肚腩来回的蹭来蹭去。

  顾笙歌在心里把这个老男人骂了百遍!但是依旧得强颜欢笑。

  朝那几名女孩试了下眼神,让她们过来。

  哪知,张总竟然极不耐烦的让她们全出去。

  “没看我这正跟顾总谈合同呢?都添什么乱,出去!”

  几个女孩不知是该听谁的,看向了顾笙歌。

  顾笙歌知道不能惹怒了张总,只好用眼神示意他们先出去。

  等到包厢里只有他们两人时,这个老男人直接将原型暴露。

  色迷迷的盯着她说:“顾总,夏氏虽然在北城影响力很大,但是这样欺负我们这一家小公司倒有些不妥吧?投一样的钱,夏氏拿7,我们却拿3,最起码也要6/4分吧?你觉得呢顾总?”

  说着,过去拉住了她的手。

  顾笙歌差点没吐。

  赶紧收回了手,“张总,不是夏氏欺负丰华,而是张总你仔细算算这个账,如果没有夏氏,单凭丰华的资历,根本无法跟天成这种大的房地产公司合作,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夏氏,丰华连三成,都休想挣到。”

  听她这么一说,张总明显有些犹豫了。

  终于松了口,“顾总说的没错,但是北城除了夏氏,还有其他的大公司,丰华又何必非要跟夏氏签下这种合同呢?”

  再次拉起她的手,故意捏着她的手心,“不过,如果顾总今晚表现的好,说不定,我还能让让步。"

  简直是暗示!

  顾笙歌硬挤出一抹笑容,“张总放心,今晚表现的肯定好。”

  既然他死抓着不放,那就只好用另外一计。

  故意妥协,先让他签了合同再说。

  哪知,这老男人竟然说:“不急,到了房间后再签也不急。”

  说完,搂着她的腰朝包厢外走去。

  隔壁包厢里的几个男人刚吃过饭。

  其中,唐瑾炎因为前几天受了枪伤,滴酒未碰。

  身边的商凡希还故意打趣他:“三哥真是被上帝眷顾!一人竟然抵十!那种情况下都能脱险!我简直是佩服!”

  康宇接话道:“也不看看三哥是谁!派出那几名菜鸟,也就让三哥活动活动筋骨,要不是他们偷袭,三哥肯定能把他们全灭了!”

  话刚落,余光扫视到前面包厢里出来的一男一女,顿时像看好戏一样的说道:“快瞧,那不是夏墨辰的老婆的吗?”

  商凡希定眼一瞧,还真是。

  “你说夏墨辰这两口子还真是逗,各玩各的,夏墨辰是专挑嫩的下手,他这老婆倒好,专挑又老又肥的,口味还真是挺独特的。”

  唐瑾炎刚回国,本就对这些八卦消息不感兴趣的他,自然没听。

  但是当他余光扫视到前面女人的背影,觉得有些眼熟。

  尤其,在顾笙歌跟张总一起走进电梯。

  唐瑾炎看到她的侧脸后,更加确定,她就是那晚那个帮自己脱险的女人。

  还真是已婚少妇?

  尤其,还是那个私生活相当混乱的夏墨辰老婆

  一种嫌弃感油然升起,“你们继续去玩,我有点累,先上去休息。”

  “别呀三哥,说好的为你接风洗尘的!你都不去,我们还有什么可玩的?”

  任凭商凡希说什么,唐瑾炎都始终没有回头。

  康宇反而觉得三哥这是有心事,“你不觉得三哥这次回国有点奇怪吗?”

  “奇怪很正常啊,刚下飞机就被人追杀,肯定是三哥这次回来威胁到他们家那帮人了呗,不过没什么啊,三哥压根不屑要唐氏,也不知道那几个菜鸟瞎担心什么。”

  “我不是说这个,是刚才三哥连那妹子一根手指头都没碰,这伤的是胸膛,又不是下面的老二,怎么还清心寡欲起来了呢?”

  被康宇这么一提醒,商凡希也觉得三哥确实有点怪了。

  知道他向来只碰干净的女孩,所以特别给他找了个雏。

  但是,三哥竟然全程只喝水,连看都不看那女孩。

  “得,下次再去医院,一定得让三哥看看男科!”

  ——

  唐瑾炎进了电梯后,就觉得心口像是被压了块石头,呼吸怎么都不顺畅。

  干脆解开了领口的扣子,却一点用都不管。

  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进了客房,连续喝了两杯冷水后,都得不到缓解。

  满脑子,都是那女人笑着跟老男人走进电梯的样子。

  而就在唐瑾炎房间隔壁,顾笙歌正在拿着合同让张总签字。

  无奈这老男人说什么都不签,一直抓着她的手,“春宵一刻值千金,只要宝贝你让我满意了,我还能赖账不行?!”

  话落,手已经搂上了她的腰,然后向下准备要捏她的臀 部。

  好在顾笙歌遇到这种男人太多,早已身经百战。

  “别急嘛张总,你先去洗澡,人家不是太喜欢闻酒味。”

  张总一听,笑得更加猥琐,“鸳鸯浴岂不是更好?”

  “好啊,张总先去,我随后就来。”

  说完,还故意向他抛了个媚眼。

  等张总进了浴室后,顾笙歌才赶紧拿出手机拨通祁微微的号码。

  接通后,压低了声音说道:“微微你马上来御府,我把房号发给你,不要忘记带记者证!”

  上次就因为忘记带证件,相机差点被那个色鬼抢走给砸了。

  祁微微一听,就知道她让自己办什么事。

  “也不知道你这当的什么副总!整天搞得像拉皮条似的!”

  抱怨归抱怨,但还是爬起来,赶紧带着证件和相机往御府赶。

  顾笙歌这边,张总在浴室里一直喊:“宝贝儿,快进来呀!”

  进去个毛线!还真把她当成陪睡的了?

  看了下时间,祁微微就住这附近,最多10几分钟就能到。

  怎么也得继续拖下去。

  终于,当张总有些不耐烦时,顾笙歌的手机上接到了祁微微发来的短信。

  她已经到了。

  顾笙歌赶紧弯身把铅笔裙撕开,然后又把头发放下,故意弄得凌乱些。

  又把上衣的扣子解开,露出点沟渠。

  走到门前,偷偷把门打开。

  然后便朝浴室走去。

  张总一看她这模样,简直是诱惑。

  已经穿上浴袍的他立刻就把顾笙歌抱在怀里。

  “宝贝儿,你可想死我了!”

  就在他抱上时,突然,快门声和闪光灯同时亮起。

  顾笙歌赶紧往张总的怀里钻,装作一副受惊的样子,“张总,这是怎么回事啊!人家好怕啊。”

  张总也没遇到过这种事情,看到浴室门口举着相机的女人,脖子上还带着记者证。

  “你是谁!”

  祁微微扬起下巴,继续朝着他们两人又拍了张照片,然后晃了下手中的相机,“我是谁不重要,但是照片重要呀。”

  “要是不想照片发到网上,就马上给我乖乖的把字签了!否则,全北城的人都能看到你的小鸟!”

  被祁微微这么一说,张总才发现自己的浴袍带子没有系。

  那个部位正露着——

  张总是两手发抖签下的合同。

  气的咬牙切齿,没想到竟被顾笙歌这女人被摆了一道!

  顾笙歌拿到了合同,检查了一番后,才站起身,轻拍了下他这后背上的肥肉,指着门口的两名女孩安抚道:“张总,春宵一刻值千金!我就不打扰了!”

  说完,把合同装进了包里,和祁微微一同离开。

  门一关上,祁微微就嫌弃的说道:“还真特么小!形容小鸟都是夸他的,撑死了是毛毛虫!”

  “嘘,小声点,别被人听到了。”

  “听到怎么了?毛毛虫就是毛毛虫!”

  顾笙歌干脆不接话,朝电梯走去,但是隐约间感觉背后像是有人在盯着她们看。

  下意识的回头去看。

  没人啊。

  祁微微也跟着回头看了眼:“怎么了你这是?还怕那只毛毛虫追上来呀?”

  摇了摇头,“追上来也不怕他,反正合同都签完了。”

  说完,收回了视线。

  心想着肯定是前几天见血太多,受了惊吓,才会疑神疑鬼

  目视着两个女人走进了电梯后,唐瑾炎才又从拐角处出来。

  想起她们之间的对话,理了理后,才明白,她们玩的竟是仙人跳!

  这女人,还真是有意思。

  身为夏墨辰的老婆,竟然玩这种把戏,还逼着客户签合同。

  夏墨辰难道都不管?还是,他根本就不在乎自己老婆在外面怎么玩?甚至拿身体换取合作?

  康宇说他们夫妻向来各玩各的,看来是真的。

  回到房间后,唐瑾炎便拨通了秦川的号码。

  “调查一个女人,资料越详细越好。”

  秦川还正疑惑,这女人到底是谁?能让自家老板大半夜的还惦记着。

  但是等他听到“夏氏总裁夏墨辰的老婆”后,一下子就没有了困意。

  “boss?你怎么想起来调查这个女人了?这女人根本就不用调查,你长年在瑞士可能不知道,这女人名声差着呢,网上一搜,关于她的黑料一大把。”

  “要跟网上不一样的料!”唐瑾炎语气超级冷,

  “是!”不敢再多说一句,毕竟自家老板的脾气向来就不是太好。

  第二天。

  当夏墨辰看到顾笙歌送来的合同时,有些不相信的翻到了落款处,看到丰华总裁张华的签名后,觉得实在难以相信。

  7/3这种霸王条款,张华竟然也签了?

  之前明明试探过他的口风,最低底线就是6/4。

  可是这女人竟然能让张华接受了7/3分!.

  “顾笙歌?你是怎么办到的?”

  顾笙歌很平静的扫了他眼,“你管我怎么办到的?难道不是夏总你告诉我的?过程一点都不重要,结果才是王道!”

  说完,转身朝门口走去。

  身后传来的是夏墨辰气急败坏的吼声:“别以为签下合同证明了自己有能力,就能稳留在夏氏!顾笙歌!我夏墨辰有一百种方法搞死你!”

  顾笙歌自然知道,夏墨辰所说的并不是空话。

  从她嫁给他的那天起,这个男人就从未放弃过对她的折磨。

  他把穆暖的离开全部都归到她身上,觉得是她逼走了穆暖,拆散了他们了。

  然而事实却是:她根本就从未跟穆暖有过任何交集,甚至连语言上交集的都未有过。

  穆暖当年到底为什么突然离开,对她而言,到现在也是个迷。

  但是无论她如何解释,这个男人都不信。

  所以,她还能怎么办?

  只能像只打不死的小强那样,顽强的应对夏墨辰所有的手段。

  这就是为什么祁微微看不下去的时候,总会骂她没有出息。

  本来离婚就能结束这种生活,可她却始终死耗着。

  别说是祁微微,就连她自己都骂自己。

  骂归骂,但是顾笙歌始终没有忘记过自己嫁进夏家的目的,已经三年了,再坚持两年,两年后,说不定她就彻底解脱了,毕竟瑞士的医院那边已经传来了喜讯

  所以,继续忍忍吧

  御府。

  当秦川把所有关于顾笙歌的资料交到自家老板手里后,脸上是一副欲言又止的痛苦表情。

  唐瑾炎翻阅着手中的资料,看的很入神,完全将身边的秦川的忽视。

  半个多小时后,秦川的腿站的都有些酸了,但是他哪敢出声,只能强撑着。

  终于,在唐瑾炎看到最后一页后,秦川才小心翼翼的试探:“BOSS,后天就是老爷子的寿辰了,从你回来还没回过老宅一趟呢,老爷子这几天一直打电话问,问你有没有回国。”

  瞧见老板还是面无表情,狠了狠心,干脆一口气说完:“老爷子联系不到你,只能给我打电话,所以,要不BOSS你哪天给老爷子回个电话?”

  看完最后一行的唐瑾炎抬起头,淡漠的扫了他眼,“只查到了这些?”

  什么?

  秦川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

  等他回过神,才立刻点头,“对,只查这些。”

  “当年顾笙歌为什么突然休学嫁给夏墨辰,资料里一点都没提到,你跟我说这就是全部?”

  唐瑾炎挥手将一沓资料往茶几上一扔,“继续查!我要知道当年顾笙歌为什么突然嫁给夏墨辰!”

  两个从来都没有过交集的人,突然宣布结婚,其中必定有原因。

  秦川猛点头,弯身拿起了资料,但是却没有立刻离开。

  因为,他要是就这样走了,万一老爷子寿辰那天自家老板不去,他可就真死定了!

  “BOSS,老爷子寿宴……”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