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再嫁蜜宠我家上司很高冷顾言言

再嫁蜜宠我家上司很高冷顾言言

顾言言 著

连载中免费

现代言情小说《再嫁蜜宠我家上司很高冷》是作者顾言言所著长篇小说,现已撒花完结!该文的主角是陈悠易北寒,讲述的是:陈悠与丈夫结婚之后,明显的感觉到丈夫对她毫无爱意,却找不出原因,但伤心买醉之后与易北寒有了一夜春宵,被丈夫看到更是要求离婚,原来这一切都是丈夫的阴谋,不过唯一存在的变数,是易北寒的爱…

更新:2019/08/26

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再嫁蜜宠我家上司很高冷》是作者顾言言所著长篇小说,现已撒花完结!该文的主角是陈悠易北寒,讲述的是:陈悠与丈夫结婚之后,明显的感觉到丈夫对她毫无爱意,却找不出原因,但伤心买醉之后与易北寒有了一夜春宵,被丈夫看到更是要求离婚,原来这一切都是丈夫的阴谋,不过唯一存在的变数,是易北寒的爱…

免费阅读

  翌日,陈悠起了一个大早,刻意化了淡妆,穿上崭新的职业装,拎着包开车出门上班。

  昨夜杜默青还是没有回来,想必,在离婚前,他是不会回来了。

  他就那么喜欢黄梅么!

  陈悠怀着忧伤的心里踏入了璀璨,第一天来上班人生地不熟,只好找前台,“前台小姐你好,我是陈悠,今天第一天来上班,请问我要在什么地方报道?”

  前台客气到:“二楼左转,A组。”前台一边打电话一边回答。

  陈悠不敢耽误前台的事情,自己乘电梯上二楼,按照前台的指示穿过了长廊,在长廊尽头看见了璀璨A组的标识。

  A组的门没关,里面静悄悄的,想必人都还没来上班,她还是礼貌的敲门,“有人吗?”

  “有。”突然一只手从电脑后方伸出来,紧接着,一个穿着白衬衫,头发乱糟糟的女生从电脑后方站起来,对方瓜子脸,大眼睛,黑眼圈严重到黑框眼镜都无法遮挡,还非常不雅的打了一个呵欠。

  陈悠对着对方点头:“你好,我陈悠,今天第一天来上班报道。”

  对方眼前一亮,露出一口白牙:“原来你就是那个易总精挑细选进来的人才呀!嘻嘻,我叫白雪,你叫我小雪就成。”

  对方态度亲切,为人和善,陈悠紧张感缓和了许多,“我初来乍到请多多指教。”

  “哪里哪里,我们易总看中的人都是厉害角色,以后还请你多多关照。”白雪客气道。

  陈悠说:“我要去哪里报道?”

  “里面,易总办公室。”白雪用手上的笔对着最后方的单间办公室一指。

  陈悠道谢后走到易总办公室前,紧张的吞口水,整理了一下仪表,这才敲门。

  “进来。”门内传来的男性嗓音低沉富有磁性,熟悉又有些陌生。

  陈悠推门而入,呈现在眼前的是一间宽敞明亮的办公室,正前方挂着一块宁静致远的匾。

  易北寒就坐在下方,他在看电脑,葱白的指头时不时的敲打几下键盘,“请坐。”他头也不抬的说。

  陈悠感觉自己被忽视了,但她不敢有怨言,以前在杜默青那里上班,自己是老板娘的身份,自然是没人敢甩脸色给自己看。

  幸好易北寒没有让她等太久,“我们组在赶一个项目,即将结束,你刚来插不上手,就做新项目,你画核心简,算一下面积,等会我会把具体方案等发给你,你出去找白雪给你安排座位。”

  他谈工作的时候很严肃,淡色的眼珠宛若琥珀清澈深邃,陈悠从来不知道一个人只是一个眼神便能叫人诚服,她呆呆的起身,“是。”

  陈悠找到白雪,“小雪,易总叫我来找你给我安排座位。”

  小雪指着唯一空着的位子,“就是那里了。”

  陈悠一瞧,那个位子恰好面对易北寒的办公室窗户,他窗户没有装窗帘,全天二十四小时他只要抬头就能看见自己!

  “小雪,我可以移动办公桌吗?”陈悠看着空着的一大块面积。

  白雪指着空着的地方说:“你要搬去那边?我们全部都在这边,你一个人不是显得很突兀?”

  陈悠认为也是,但是总比被上司盯着好要啊!

  白雪看出了她的心思,在她耳边悄悄的说:“想要换位置,那就努力,等以后有新人来了,就可以换位置了。”

  陈悠算是明白了,这个位置是新人专属啊!

  她打开电脑问:“你们都是用什么软件画图啊?”

  “天正,当然你想要用别的也行。”白雪一边画图一边回答。

  陈悠有几年没接触这方面了,熟悉了一下软件,登录微信,便发现有人加自己好友,头像是一只猫,她正准备拒绝被路过的白雪推了一下,“你不要命啦!终极boss你也敢拒绝。”

  白雪口中的终极boss必然是他们的顶头上司易北寒,她急忙接受了,紧接着,便传来好几份文件,是那个项目的具体方案等。

  工作人员陆陆续续的上班,陈悠和每个人打招呼。

  他们组一共六个人,除了她和小雪,还有两个男同事,分别是于书荣、赵一舟,还有一个女同事叫郑月兰。

  大家人都不错,泡咖啡都会想到陈悠。

  计算面积按照陈悠以前的工作效率一两小时轻松搞定,哪知道中午下班,全体都走了,她还在奋斗。

  “叩叩叩!”突然,她办公桌被人敲了几下。

  陈悠闻声看去,便瞧见西装笔挺的易北寒近在咫尺,“易总。”她紧张的站起来。

  “吃饭。”他冷淡的命令。

  “我面积还没算出来……”她惭愧的低下头,刚来熟悉环境,好久没用天正软件,熟悉了好一会,于是时间就这么被耽误了,当然,她不会给自己找理由。

  “如果你今天一天算不出来,是准备一天不吃饭么?”他面无表情的问。

  陈悠:“……”

  他转身不置一词的走了。

  陈悠关了电脑急忙追上,两人一前一后去了餐厅。

  璀璨的员工餐厅被装潢成高级餐厅,墙上挂着的壁画很有情调,每一个细节都充满艺术感,她想,餐厅的设计应该是出自自己公司的人之手。

  等她回神,易北寒已经点好餐,桌上摆放着两副碗筷,分明就是给她也点了。

  “谢谢。”她坐下礼貌的道谢。

  “不客气。”易北寒低头吃饭。

  陈悠发现,他吃饭很讲究,鱼刺要挑出来,喝汤很优雅,吃完了,筷子都必须摆放整齐,整个过程甚至没有发生碗筷碰撞的响声,可见他从小的家庭教育是很严格的。

  在这么完美的一个人面前,陈悠突然不会吃饭了!

  好不容易挨过去,叫来餐厅服务员结账,她瞧见易北寒要拿钱包,她说:“我来吧。”然后用手机付账。

  陈悠付账结束回头,易北寒已经不知所踪了。

  她咬着下唇暗想,吃了自己的饭走的时候都不打招呼,真是的!太没礼貌了!

  白雪神经兮兮的跑过来,一手搭在陈悠肩上:“悠悠刚刚是怎么回事?你请易总吃饭了!”

  陈悠点了点头,“嗯。”

  “天啦,悠悠易总对你太好了,居然让你请他吃饭,你知不知道我们公司的交际花为了和我们易总吃一餐饭,费尽心思都没得逞,你知不知道刚刚有多少双嫉妒的眼睛盯着你?”白雪说的天花乱坠。

  陈悠倒是冷静,“谁喜欢花钱,让谁花去。”

  她和白雪走回办公室,白雪带着她走到窗户边,指着一盆兰花说道:“这盆兰花是易总的心上人送的,可宝贝了,公司规定,新来的照看兰花,以后这项重任就交给你了。”

  陈悠看着枝叶茂盛的兰花,没认出来是什么品种,“易总的心上人你们见过?”女人天生八卦,她很想看看能被易北寒看中的女人长什么样?

  “没,我来这盆兰花就有了,见易总那么宝贝,大家都猜是他心上人送的。”白雪也有些失望。

  也就是说心上人根本就是一个没谱的事情,“明明是易总的兰花为什么要公司的人来照顾?”分明就是公私不分。

  白雪小声说道:“因为在A组,老大就是规定。”

  好吧!官大一级压死人!

  陈悠说:“我不太会照顾花草,你确定要我照顾。”

  白雪用力的点头,“不会让你白白照顾的,每月有一千五百元奖金。”

  陈悠赶紧算一下自己的工资,实习期间一月六千,转正后八千,照顾一下兰花居然有一千五的奖金,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好,我会好好照顾的。”陈悠保证。

  白雪鼓励的拍了拍陈悠的肩膀,“以后我们组的希望都在你身上了。”

  陈悠没明白过来白雪的意思,大家都忙,没人闲聊,开始工作。

  下午她努力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将算好的面积交给易北寒了。

  易北寒瞄了一眼,指着上面说:“他们是工厂,一个车间一千多人,你走廊面积是普通办公楼的走廊面积,你认为合适吗?还是说你从来没去实地考察过?”然后他又找了好几处错误,将陈悠严厉的批评了一顿。

  陈悠脸皮薄,被批评的一无是处,意识到自己荒废这一段时间的落后,她没有气馁,回去重算,所有人都下班了,她一个人熬到九点,将算好的面积交给易北寒。

  易北寒看了没问题,她刚松一口气,便听见他说:“我分配给你的任务是计算面积和画核心简,你的核心简呢?”

  陈悠愣住了,几乎是无地自容。

  这么简单的任务自己一天还没做出来,不用易北寒说,她也想找个洞钻进去。

  任何公司都不养废人,她这样的工作效率必然是不足以转正。

  “我可以加班。”她不假思索的回答。

  “好,你慢慢做,我明天来检查你的成果。”他整理了一下一丝褶皱都没有的西服,头也不回的走了。

  陈悠站在他办公室发愣,刚刚他从身边掠过的时候身上那股味道好熟悉!

  于是,她第一天上班光荣的留下加班了,吃外卖的时候和好友田文文诉苦。

  田文文发来一个狐狸摸摸的头像,“加油,建筑行就是加班熬夜,顶住。”

  陈悠喝了一杯咖啡,认命的加班,凌晨一点,她收到了一条微信,是易北寒发来的,“我办公室里面有折叠床,累了可以去睡。”

  陈悠笑了,回了一条,“嗯。”

  感觉这样太简单了,又急忙发一条,“谢谢,我会努力工作的。”

  然而,易北寒再也没有给她回信息。

  第二天,易北寒来上班,她交上去的核心简又出了很多问题,于是,她又画了一天的核心简,一直到要下班,她才交上去。

  易北寒检查了没有问题,“下班一起吃饭。”

  陈悠愣了几秒,自己这是被上司邀请了?

  可是她昨夜几乎熬通宵,好想回家睡觉,如果拒绝,他会不会给自己穿小鞋?

  为了自己的前途着想,她只能硬着头皮答应。

  陈悠出易北寒的办公室,就看见白雪他们在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并且是全体行动!

  “今天都这么早下班?”陈悠诧异!

  白雪笑道:“是呀,每月月底最后一天,我们小组聚会。”

  陈悠骤然醒悟,敢情易北寒说的吃饭,是小组聚会呀!

  小组聚会必然要去,这是和同事搞好关系的最佳时机。

  夜舞夜总会,豪华包厢。

  小组聚会免不了要客套一番,这不所有人端起酒杯碰杯,身为总监的易北寒讲话:“这一个月大家辛苦了,业绩比上月高一点,下月大家再接再厉,和我共创辉煌。”

  大伙干杯,然后闹疯了。

  陈悠生性好静,没有参与同事们的活动,易北寒性格冷淡,自然不会参与,只剩下他们两坐在沙发上显得特别突兀。

  陈悠认为该说点什么:“易总,你不唱歌吗?”

  易北寒说:“我只唱给我自己的人听。”

  陈悠笑了笑,不知道要怎么接话。

  她没有喝酒,安静的坐在一旁,看同事们唱歌跳舞,因为其他小组就在隔壁,他们端着酒杯去敬酒,陈悠也被白雪强行拉去,她露面后就跑了。

  站在走廊上,她呼了一口气。

  以前杜默青就喜欢带她来这种场合应酬,时间久了,见她实在厌恶,杜默青就没勉强过她了。

  等等!好像听见了杜默青的声音!

  自己是思恋至深出现幻觉了么?

  然而,那道嗓音越来越近,“宝贝儿,今晚哪里都别去。”

  “杜总,您不回家陪您的老婆?”女人娇滴滴的问。

  陈悠转头一看,她心心恋恋的杜默青搂着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从洗手间方向出来,那个女人她认识,就是杜默青公司的一个建筑师,陈清欢。

  杜默青亲着陈清欢的脸颊,一下一下留恋忘怀,“真香,我快忍不住了……”

  “讨厌,刚刚在洗手间不是才……”陈清欢软绵绵的撒娇。

  杜默青在陈清欢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陈清娇羞的骂了两句情话。

  两人视若无睹的从陈悠面前掠过,走远了……

  陈悠终于体会了呼吸都会痛的感觉,眼眶湿润了……她怨恨嫉妒的盯着靠在杜默青怀里的女人,心头升起了一股冲上去砍死这对狗男女的冲动。

  这一刻她才知道,原来自己的爱也是狰狞不堪的,甚至疯狂!

  杜默青仿佛发觉了她怨恨的视线,回眸一瞧,她吓得转身就跑。

  她不确定杜默青是否看清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明明是他出轨外面有女人,她跑什么?

  她一口气跑回了包厢,原本热闹欢腾的包厢音乐被关了,易北寒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目光落在神色匆匆从外面跑进来的她身上。

  两人的视线在空气中对上,他的眼神深邃似海,好比星辰明月,好看的叫人移不开视线。

  “陈悠,你给我出来。”

  杜默青的怒吼在她耳边响起,贯穿了整个包厢。

  她冲了进去,慌乱的看着易北寒,“帮帮我,我不想见到他。”

  “陈悠你给我出来。”杜默青的嗓音就在门外,“我看见你了。”

  “砰。”的一声,包厢门被推开,刹那间她的手被人抓住,一阵天旋地转,她躺在了柔软的椅子上,一个黑色的身影压了上来。

  她还没看清眼前的人,眼前一黑,整个头被罩住了。

  昏暗中,她与一双琥珀色的眼眸对上,鼻尖嗅到对方身上淡淡的薄荷香味。

  “陈悠……”又是一声怒吼。

  她吓得身体一抖,紧接着,细腰被他搂住,他猛地低头,脸压了下来,鼻子对着鼻子眼睛对着眼睛,彼此的呼吸纠缠在一起。

  他们的心跳在同一个频率上,呼吸紊乱。

  陈悠突然感觉很热,头上有了一层细汗,两人的身体重叠在一起,男性的强壮和女性的柔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陈悠有那么一瞬间以为,他会吻上来!

  两人在昏暗中对视了仿佛一个世纪那么久,他掀开了衣服钻了出去。

  陈悠便听见杜默青诧异的嗓音:“易二少!怎么是你?”

  易北寒一如既往的冷淡:“有事?”

  杜默青盯着易北寒怀里的女人,“没事,我走错门了,很抱歉。”

  “无碍。”易北寒打了一个手势,让杜默青快滚,别影响我的好事。

  杜默青三步一回头,他虽然怀疑易北寒怀里的女人,但谁那么不要命敢惹易家二少!

  躲在衣服底下的陈悠听见包厢门关上的响声,掀开衣服坐起来,确定杜默青走了,才松了一口气。

  她惭愧的看向易北寒,“很抱歉,刚给我……给你添麻烦了。”

  她刚刚躲在衣服底下,有些闷热,脸颊绯红,目光躲闪,娇羞从骨子里溢出来,只是一眼便勾走了人的魂魄,让易北寒想到了人面桃花这个词!

  他目光锐利精明,仿佛能看穿人心,将她从里到外看的明明白白。

  陈悠莫名的察觉到一丝危险的信息,本能的要和他拉开距离,突然,包厢的门被人推开了,耳边响起了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嗓音:“二少,刚刚忘了说,二少什么时候有空,我能荣幸的请二少一起吃饭。”

  陈悠当场就吓懵了,要说之前在外面躲避被抓到也就罢了,如今在刚刚和易北寒那么亲密的躲在衣服下面之后再被杜默青抓到,岂不是非要给她添上一个出轨的罪名。

  千钧一发,她肩膀被人抓住了,眼前一晃,她被按在了沙发靠背上,惊呼还没出口,便被吻住了!

  陈悠双目挣圆,嘴张成O形。

  他咬着她嫣红的唇瓣,细细的吻,他唇瓣微凉,气息干净如兰。

  “出去。”易北寒口吻阴冷,宛若压印的野兽,随时有可能将闯入者给撕碎。

  杜默青摸了摸鼻子,暗忖:必然是自己弄错了,易二少是什么人!怎么可能和陈悠搞在一起,就算陈悠想勾搭也要勾搭得上!

  “二少很抱歉,改天我请客向你赔罪,抱歉……”杜默青带着十二分歉意退了出去。

  包厢内,陈悠浑身僵硬的靠在沙发靠背上,在门关上那一刻,易北寒便停下了吻她,他们唇瓣贴着唇瓣,气息纠缠在一起,或许是怕杜默青在杀个回马枪,两人许久都没下一步的动作。

  “嘟嘟嘟……”突然,陈悠的手机响了。

  她一个激灵回神,一把将他推开慌乱的拿出手机看都没看来电显示便接听了电话,“喂!那位?”

  “那位?”电话那头杜默青嗓音走高了,“陈悠你男人的电话都不认识了?我的声音你都听不出来了?”他气的低吼。

  “有事?”陈悠还没从刚才的情绪中冷静下来,口吻必然不会有好。

  “陈悠你在什么地方?”杜默青质问。

  “和你有关系吗?”陈悠冷淡的问。

  “我警告你,你要敢给我带绿帽子,别怪我不客气。”他气势汹汹的挂了电话。

  陈悠挂了电话便感觉得到身后的易北寒在看自己,那眼神仿佛要将她身上看出几个骷髅。

  她真的是没脸面对他,但他是上司,又不能躲一辈子!

  怎么办?

  就在这时,包厢门被人推开了,去隔壁包厢敬酒的同事们回来了,他们都喝高了,根本没察觉包厢里的异样。

  白雪低估了一句:“音乐怎么停了?今天大家不醉不归。”

  陈悠被白雪拉着,灌了几杯酒,陈悠说:“我们组有微信群吗?我加入你们。”

  白雪说道:“没有,大家不怎么玩微信,不会。”

  陈悠瞪目结舌,这些家伙一个个都是精英头脑居然不怎么玩微信!

  于书荣说道:“悠悠,你别一副看怪物似的眼神看他们,他们都是工作狂,没那个时间玩微信。”

  陈悠表示理解:“那我来建立一个群,大家进群。”

  众人欢呼,小组一共六个人,加入了五个。

  白雪发了一条信息,“悠悠,我们要不要把老大拉进来啊?”

  陈悠回道:“不要,易总进来了,我们谈话不方面。”

  郑月兰说道:“对对,易总一出现,我可不敢说话。”

  赵一舟也冒泡:“悠悠,你太厉害了,居然会建立微信群。”

  陈悠:“……”

  这天晚上,陈悠和易北寒没怎么喝酒,负责将所有喝醉了的同事送回家。

  最后车上只剩下他们两,易北寒说:“你家住哪里?”

  “我可以自己回去。”陈悠不想麻烦易北寒,毕竟已经是深夜了,大家都很累。

  易北寒盯着她几秒,“好吧。”

  陈悠愣了愣,瞧见易北寒没下车,这才反应过来,他们是打车,两人分开回去必然是要重新打车,自己总不能让上司下车去打车吧?

  陈悠正准备打开车门下车,易北寒下车了,关上车门头也不回的走了,霜白的月光笼罩在他身上,肩宽,窄腰,大长腿,完美的让她想到了天神这个词!

  “小姐,去什么地方?”司机不耐烦的问。

  “啊?”陈悠回神。

  “去什么地方?问了你七八次了。”司机不悦的说道。

  “很抱歉,我没听见。”陈悠讪讪的回答,太尴尬了,自己看男人出了神,都怪易北寒的背影太迷人了。

  这样好看的男人的女朋友一定是个美人吧?喜欢兰花的美人!

  “你舍不得你男朋友就追上去呀!又犯傻了。”司机看不下去了。

  陈悠这才醒悟,敢情自己又发呆了,她急忙说了家里的地址。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