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都市 → 当死对头怀了我的崽后傅承陆卿

当死对头怀了我的崽后傅承陆卿

斑鱼 著

连载中免费

《当死对头怀了我的崽后》是由斑鱼原创所著,主角叫傅承陆卿,讲述了傅承在一次酒后意外时邂逅了一个发了情的Omega ,还把人临时标记了。到后来Omega跑了,他没找到。再后来基因配比给他配了一个信息素吻合度99%的Omega ,是谁不好偏是自己的死对头陆卿。婚后傅承和陆卿分房睡,有一天吵架的时候傅承失手打碎了陆卿的抑制剂,恰巧陆卿当晚发了情,闻着那股令人疯狂的甜腻的信息素傅承蒙了。

更新:2019/09/02

在线阅读

       《当死对头怀了我的崽后》是由斑鱼原创所著,主角叫傅承陆卿,讲述了傅承在一次酒后意外时邂逅了一个发了情的Omega ,还把人临时标记了。到后来Omega跑了,他没找到。再后来基因配比给他配了一个信息素吻合度99%的Omega ,是谁不好偏是自己的死对头陆卿。傅承心里始终惦记着自己的小Omega ,对陆卿也不怎么样。婚后傅承和陆卿分房睡,有一天吵架的时候傅承失手打碎了陆卿的抑制剂,恰巧陆卿当晚发了情,闻着那股令人疯狂的甜腻的信息素傅承蒙了。看着陆卿眼眸含水,眼角微红,长睫轻颤的模样,傅承再忍得住就不是个男人了!随后一夜不可描述,床上自当是心肝宝贝儿地哄着。然后愿当舔狗,换回老婆的真心。结果老婆视而不见,甚至对自己更冷淡了。后来傅承偶然发现老婆怀孕了,不过粗神经的老婆好像并没有发现。陆卿觉得傅承最近特别好,自己也沉浸在其中还有些长胖了,想必这是傅承为了和自己离婚而做的妥协。看来他们的婚姻已经走到了尽头。在傅承殷殷勤勤地端来第三碗鸡汤哄着陆卿全部喝完时,陆卿突然拿出了一张纸摆在他面前,非常认真地:“傅承,我们离婚吧。”傅承:“老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是鸡汤不好喝还是我腿捏的不好?离婚?这辈子都不可能离婚!”

免费阅读

  陆卿起床的时候没看到傅承。

  他发现最近自己是起的越来越晚了,真的特别能睡。

  昨晚吹了不久的风,今早起来脑袋就不舒服,好像还有点儿发热。

  傅承不知道去哪里了,餐桌上有做好的早餐和牛奶,还有一张便利贴——

  “在家等我,很快回来,乖。”

  陆卿捏着便利贴脸微微发烫,在他和傅承宅在家里的这段时间,傅承不仅家务做得很好,而且对自己也特别好了,和自己说话时的语气都变得非常宠溺,更会做一些特别亲昵的动作。

  他不知道是为什么。

  但他确实沉溺在其中。

  一想到这儿,他又觉得昨晚上自己真的太无理取闹了。

  牛奶是放在保温杯里,还是温热的,早餐也都放在保温餐盒中。

  陆卿拿起一个小笼包,刚咬一口,胃里就泛起一大股恶心。

  “呕——咳咳!”

  他赶紧跑到厕所里,扶着墙呕了几分钟却什么都没吐出来。

  但仍是觉得胃里直犯恶心。

  恰巧这时候傅承回来了,听到声音,赶忙放下手里的东西进来:“怎么了怎么了?”

  陆卿一张脸惨白惨白的,整个人看起来非常憔悴。

  不过他一看到傅承就觉得安心了很多,强忍着不适,恹恹道:“想吐。”

  “想吐?”

  “怀孕期间恶心想吐是很正常的,嗜睡、胃口有的好有的不好,这些都是怀孕的症状。还有就是要特别注意孕妇的情绪也会有很大波动,这时候做Alpha 的就要耐心温柔一些啦。”

  医生的话在傅承脑海中响起,他愣愣地看着陆卿,又把视线移向他依旧平坦的小腹。

  他们……有宝宝了?

  是真的。

  陆卿对傅承突如其来的安静有些疑惑:“怎么了?”

  “没……”

  傅承看着他,白着一张小脸,这几天吃的不多,人还瘦了,看起来更加柔弱。

  更何况昨晚上还在楼底下吹了这么久的冷风!!还被自己给气到!

  他心疼也心软得一塌糊涂。

  他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涨,不知道是不是想哭。

  但他不想让陆卿看见,于是慢慢把他搂在怀里,轻声道:“别怕。”我以后会对你好的。

  陆卿不知道傅承在想什么,自己只是想吐,顶多肠胃不好,又不是什么大病,为什么要怕?

  傅承又道:“我们先出去,你想吃什么,我重新帮你做……诶,慢点。”

  傅承非常小心地拉着陆卿,从厕所到客厅就几步路,他也小心得跟什么似的。

  “你干嘛呀,”陆卿忍不住笑出声来:“我又不是不会走路。”

  傅承还是没放手,直到把人牵到沙发上坐下。

  他现在还不能告诉陆卿怀孕的事儿,虽然陆卿已经不是很排斥自己对他好,还依旧没有彻底的放开心扉,他不确定陆卿是否真的愿意为他生孩子。

  所以在瞒不住之前,他要把所有的风险都给排除。

  “冷吗?”傅承蹲下去问他。

  陆卿:“不是很冷。”

  但傅承还是进房间抱了一床毯子盖在他身上,又给他倒了一杯热水,道:“你在沙发上躺会儿坐会儿都行,我给你煮点儿粥,有什么事儿就叫我做,你别下来。”

  陆卿确实觉得挺懒的,也不想动,没怎么深究傅承为什么不让他下来,点点头:“好。”

  傅承笑着摸了摸他的头,然后就去煮粥了。

  他煮了一个皮蛋瘦肉粥,端出来的时候发现陆卿眼皮一搭一搭的,显然又是想睡觉了。

  但傅承必须让他吃点儿东西。

  傅承端着碗过去喂他,陆卿闻着味清醒了些。

  “谢谢,给我吧。”他伸手去拿。

  “我喂你。”傅承没给他。

  但陆卿怎么好意思,自己有手有脚的,让傅承给他煮粥就已经很麻烦了。

  “不用,你给我吧。”陆卿一再坚持,傅承想让他快点吃倒也没跟他争。

  “那你小心烫。”

  陆卿安安静静吃着,傅承就在边上一直看着他。

  陆卿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道:“你……没有其他事吗?”

  “待会儿还要出去买些东西,我等你吃完。”

  “哦。”

  在傅承殷切地注视中,陆卿没想吐,很快就吃完了一碗,也不想吃了。

  傅承把碗收进厨房,出来对陆卿道:“想不想睡,我抱你去。”

  陆卿:“现在不想,我想坐会儿。”

  “嗯。”傅承坐在他身边陪他。

  陆卿隐隐觉得傅承更不同了,但哪儿不同又说不上来。

  “马上要期末了。”陆卿找了个话题,他和傅承的关系也持续了大半学期,放假之后自己就要去找工作了。

  “嗯,怎么了?”

  陆卿:“你没有什么打算吗?”打算计划一下他们的这种假关系还能持续多久。

  傅承道:“考完我们就回去住,家里边儿人多,能多些人照顾。”

  陆卿犹豫了半晌,心里闷闷的,道:“你什么时候跟叔叔阿姨说我们的事?”他心里又怪难受:“总不能一直这么瞒下去吧。”

  傅承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老婆这么久都没提过怎么今天提了?

  “这个……很快就能解决了。”傅承小心翼翼地组织词汇:“我已经在做准备了。”

  陆卿没搭话,看来傅承果然已经在准备和自己离婚了,难怪最近才那么好。

  生怕他不答应似的。

  傅承看陆卿的脸色不太好,心想怕不是自己说的话刺激到他了,但想了想觉得自己也没说什么。

  最后结果就是陆卿回房睡觉,一句话没跟他说,他在门口左等右等,好不容易等人睡着,才出去买了各种各样的菜和补品。

  .

  陆卿最近脾气是越来越差了,从那天问完自己回房去睡觉后,之后几乎都不怎么说话。

  而且不仅莫名其妙地生闷气,更是经常躲起来掉眼泪。

  总之不管哪一样,傅承都心疼。

  他每天变着法儿地哄着,白天哄晚上哄。

  甚至半夜陆卿偷跑到厕所哭,他也赶紧起来把他抱回来,怕着凉。

  一晚上没几个小时能睡的。

  这Omega 娇气起来真不是开玩笑的,总之把他弄得够呛。

  但他没有丝毫怨言。

  这天,傅承炖了一大锅的鸡汤,从天刚亮就起来了,先走到床边看一眼,发现陆卿没醒,松了口气,给他捻了捻被子,就轻手轻脚地出去了。

  等到汤炖好,端了一碗,在外面先吹冷,然后端进了房间。

  陆卿已经醒了。

  他靠在床头,眼睛看着窗外。

  根据傅承的经验,这人早上如果是自然醒,那他的情绪还算是挺温和的。

  傅承放了心,端着鸡汤进去。

  “醒了?”

  陆卿精神不太好,还是对他点点头:“嗯。”

  傅承看他这样心里也难受,问了他很多次怎么了,但陆卿就是不说。

  “才炖的,喝一口?”

  鸡汤冒着热气,空气中也飘着浓郁的香气。

  陆卿接过,因为傅承怕他不喜欢,所以没装多少,倒是几口就喝完了。

  “再喝一碗好不好?”

  陆卿点头。

  傅承就这样又端了两碗进来,陆卿全部喝完了。

  虽然中途没有说话,但至少吃了东西。

  傅承在床边坐了一会儿,天花乱坠地说了半天,陆卿也没什么反应。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刚准备把碗拿出去,陆卿就伸出手攥住了他的衣角。

  “傅承。”

  傅承赶紧问:“怎么了?有哪儿不舒服?”

  陆卿摇头,下一刻眼泪就下来了。

  傅承还没来得及安慰,就见他拿出了一张纸:“我、我们离婚吧。”

  “……”

  房间中突如其来的安静。

  傅承依旧保持着拿碗出去的姿势,半晌都没动静。

  陆卿手里捏着离婚协议书,指尖在不安摩挲着。

  纸张被他揪出了褶皱,眼眶依旧红红的,他也不说话,就无声地流眼泪。

  等过了好一半天,漫长到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一般,傅承才叹了口气。

  他转身过来,脸上没什么表情,慢慢把碗放下,坐在床边,语气平淡,道:“你再说一次。”

  其实他并没有做什么压迫性的动作,没有释放信息素,没有暴躁不堪的情绪和语气,他只是平平淡淡地说,甚至带了点儿温柔。

  但陆卿听着更想哭了,开始小声小声地抽泣,倒也没说话。

  傅承就等他哭,没有出声安慰。

  “我先出去一会儿,你再好好想一想。”

  傅承又重新拿碗,走出去顺手关了门。

  房间里又剩陆卿一个人了,他哭得双眼模糊,连离婚协议书上自己签的字都看不清了。

  和傅承离婚他也难受,尽管是假婚姻,但到底是他的一个念想。

  门外。

  傅承捂着自己的小心脏,不停的给自己顺气,他怕自己再待一会儿可能就会当场死亡。

  啊!!!!为什么老婆想跟他离婚?!

  竟然想离婚?!

  他迅速在脑海中回想了一下自己最近做的事儿,看有没有哪件他自己没发现但实际上是很混账的事儿。

  到很可惜,他想了很久,抱歉,没有。

  他可是毫无怨言地承担起了一个全心全意爱老婆的好老公的责任。

  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那种。

  那到底是为什么?

  他浑浑噩噩的在外面待了一会儿,想个好几个计划。

  最后实在是不行了才重新推开门。

  陆卿已经平复了很多,也不哭了,脸色甚至可以说很冷,如果不是那发红的眼睛的话。

  他从床上坐了起来,穿好了衣服。

  傅承进来也没过去,就站在门那儿。

  陆卿朝他走过来:“我想好了。”

  傅承咽了咽口水:“嗯。”

  陆卿:“你签字吧。”

  傅承:“……”

  “!!!!”

  “不是……你、你……”傅承一把抢过他手中的协议书:“我到底哪儿不好了?你说,我改还不行吗。”

  陆卿:“不是你改不改的问题,你对我已经很好了,但我觉得,我们这样不对。”

  “有什么不对的?”傅承道:“这段时间我们不是处的很好吗?你还是觉得我对你不好?”

  “你对我很好,我很谢谢你,但短时间能代表什么呢?”陆卿:“迟早我们会分开,你有你的生活,我有我的生活。”

  他又继续:“你既然已经有了喜欢的人,那就跟叔叔阿姨如实说了吧,他们应该也不在乎等这一时半会儿的。”

  “那五十万我以后会还你的,但是我需要点儿时间。”

  傅承呆愣地等他说完,其实压根儿没怎么听清内容。

  不过他知道,刚才自己在外面想的ABCD等计划,是通通都没用了。

  这样的陆卿又和以前那个生人勿近、拒人于千里之外他讨厌的那个样子重合。

  但现在傅承却讨厌不起来了。

  他也不知怎的,许是真的找不到话说了,嘴里突然蹦出一句:“那你还被我标记了呢……”

  话音一落,陆卿的脸又爬上红霞,但他却一下别开脸:“没事,标记的事情以后我可以动手术……”

  “不准!”傅承不知道他还安了这样的心思,一下子火气就冒上来了:“你敢去动手术!”

  他把协议书刷刷撕成碎片,再把它们全部丢进了垃圾桶里。

  陆卿被他这么一吼,又看到协议书被撕,他再也装不住了,满腔委屈席卷而来:“那你要我怎么办?!你、你又不喜欢我,这样耗着我有意思吗?”

  他很少有这样情绪崩溃的时候,以前的话,就算是哭可是闷着哭,不出声。但现在确实嚎啕大哭,连话都说得断断续续的。

  傅承不知道他心里一直是这么想的,他以为陆卿只是单纯的不喜欢自己而已。

  没想到……

  他突然还蛮欣喜的:“我怎么会不喜欢你?”他过去把人抱着:“我喜欢你,最喜欢你了,要死要活那种,没有你根本活不下去的!”

  陆卿还在哭,真跟受了天大委屈一样,刚才的镇定都是装出来的。

  傅承被他哭得心尖儿疼,也怕他把身体给哭坏。

  毕竟这肚子里还有一个呢。

  他一点点吻去陆卿的泪水,捧着他的脸亲吻他的嘴唇,最开始是浅尝辄止,到后来渐渐深入。

  直到陆卿被他吻得透不过气,逼不得已把他推开,自己也蒙了:“你、你……”

  他眼睛一眨就是两颗金豆子下来。

  傅承又过去抱住他:“你还没明白我的心意呢,我喜欢的人一直是你啊宝贝。”

  “你要是跟我离婚,我肯定会生不如死,到时候相死成疾,就用一瓶安眠药打发了。”

  “不过也怪我,我顾虑太多,想这想那的,一直没跟你说清楚,害得你胡思乱想没有安全感,但我真的喜欢你。以前没说,是因为没找着合适的机会。”

  “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傅承有些紧张,抱着陆卿的手也渐渐收紧。

  陆卿没说话,因为他早已听得晕头转向。

  傅承说什么,他喜欢的人是自己?

  怎么可能呢?

  他不是最不喜欢他这种……

  没有听到回答的承有些慌,询问道:“你的回答呢?”

  陆卿还是没讲话。

  傅承松开他,又低下头亲了一口他的脸,道:“要我死还是要我活,嗯?”

  陆卿被他看得红了脸,还是有些不相信,磕磕绊绊道:“你、你说的……是真的吗?”

  “不是因为……骗我……”

  傅承看不得老婆这副小可怜模样,把他的手举起来吻了吻他的指尖,道:“真的不能再真了,我可以发誓。你别多想,以前是我混蛋是我不好,你很好,我很喜欢。”他又补充:“再说,我为什么要骗你?我说的那个喜欢了很久的人,也一直是你啊。”

  傅承拉着他来到床边坐下:“你记不记得你在酒吧第一次发情,那时候不是有个Alpha 咬了你一口临时标记了吗,你应该早就知道是我了吧。”

  陆卿点点头:“嗯。”

  傅承:“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陆卿:“那时候你……不喜欢我。”

  傅承:“……”操了,自己到底是什么混蛋玩意儿?!

  “对不起,那时候是我的错,但那次你走后,我找你找了很久,心里也一直念着,我最开始说的那个人就是他,也是你。”

  “所以接受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傅承脸上的神情虔诚又执着,语气也透露出一种前所未有的郑重,仿佛是倾尽所有才说出这些话。

  陆卿被他炽热的目光看得就想躲闪,傅承眼疾手快把他的脸掰过来:“别躲。”

  没办法,陆卿只能面对他。

  很奇怪,当傅承不喜欢他时,他想傅承喜欢他,但当傅承真的说喜欢他了,他又做不出回应,下意识的想躲着。

  “老婆~”

  傅承实在是忍不住了,使出自己杀手锏——撒娇。

  陆卿的脸一下子红得能滴出血来:“你、你别乱喊。”

  傅承得寸进尺,在他脸上轻轻揪了一下:“那你说不说。”

  陆卿想了一会儿,刚开口:“我……想想。”

  过了好一会儿,傅承:“想好了吗?”

  陆卿点头:“我……”

  “等等!”傅承捂住他的嘴巴,顺了口气:“你说吧,但我不确定能承受得住。”

  陆卿看他那紧张兮兮的样子觉得好笑,扒着他的手臂撑到傅承的耳边,小声地:“那我、我试试。”

  说完又问:“可以吗?”

  就当大胆这一次吧。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