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奈何BOSS要娶我

奈何BOSS要娶我

夏林凌异洲番外作者是纯风一度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夏林凌异洲婚后第一次是什么时候,奈何BOSS要娶我电视剧原著小说哪里看全集,豪门总裁甜宠剧《奈何BOSS要娶我》是根据作者大大纯风一度的原著小说《豪门游戏:私宠甜心宝贝》又名《总裁的亲亲小宝贝》改编而成,这部电视剧的男女主角分别是夏林、凌异洲,女主夏林的智商和情商似乎比原著里要高一些,而凌异洲更可爱霸总一些,电视剧《奈何BOSS要娶我》讲述的是:十八线女艺人夏林身患“血癌”,为求金钱只得纠缠“凌氏”总裁凌异洲。夏林和凌异洲协议隐婚,一路上磕磕绊绊,夏林和凌异洲最终消除误会,重获真爱的故事。这部电视剧原著小说中的人物都对自己喜欢的爱人忠贞不渝,很适合小伙伴们阅读哦~

更新:2019/01/23

在线阅读

    夏林凌异洲婚后第一次是什么时候,奈何BOSS要娶我电视剧原著小说哪里看全集,豪门总裁甜宠剧《奈何BOSS要娶我》是根据作者大大纯风一度的原著小说《豪门游戏:私宠甜心宝贝》又名《总裁的亲亲小宝贝》改编而成,这部电视剧的男女主角分别是夏林、凌异洲,女主夏林的智商和情商似乎比原著里要高一些,而凌异洲更可爱霸总一些,电视剧《奈何BOSS要娶我》讲述的是:十八线女艺人夏林身患“血癌”,为求金钱只得纠缠“凌氏”总裁凌异洲。夏林和凌异洲协议隐婚,一路上磕磕绊绊,夏林和凌异洲最终消除误会,重获真爱的故事。这部电视剧原著小说中的人物都对自己喜欢的爱人忠贞不渝,很适合小伙伴们阅读哦~高甜情节,不甜不要钱~

免费阅读

  “凌老师你还好吗?”凌异洲被灌了多少,坐在他身边的夏林一清二楚,唤作是她,吐上三天三夜都不够。

  “我没事。”凌异洲说完突然站定脚步,敏锐地侧头看向另外一边。

  “怎么了?”夏林也顺着他的视线,然后似乎发现了一个反光的东西。

  “狗仔,应该是追着楚炎来的,别慌,你先从侧边下楼,在门口等我。”凌异洲迅速作出反应,立在原地挡住她大半身体。

  夏林一愣,连忙照做,这地方有狗仔确实很正常,人龙混杂的夜店,随时可能爆出某个巨星失德,或是某个商业巨子密会……

  夏林尽量低头,下楼之后再看刚刚那地方,凌异洲却是已经不见了,她想了一下,去门口等他。

  开门出来,才发现里面和外面巨大的噪音反差,外面安静地一时竟让她不太适应了,重重地吸了几口气。

  “小美女,陪完凌少了?”一个讨厌的声音。

  夏林抬头一看,是刚刚进门是遇见的那群混混,为首的仍然在大口大口地吞云吐雾。

  “他马上出来,我劝你们不要碰我。”夏林被逼着节节后退,想起刚刚楚炎说凌异洲的时候这群人惧怕的表情,想拖拖时间。

  然而雪茄男哈哈大笑,“出来你妹,今天他们一群子弟聚会你以为我不知道,哪那么容易散场,我想你八成是被抛弃了吧?”

  夏林被逼到墙脚,瞪大眼睛盯着他,“滚开。”这种人成天调戏女人,身上都蔓延着一股腐朽的恶心味道。

  “你让谁滚开?”雪茄男顿时发怒了,在道上行走,还从来没女人敢这么大声呵斥他的,“本来我还想好心给你点小费,现在看来你就是个嘴贱的贱人,爷今天不高兴了,想打人了。”说罢伸出只手。

  夏林以为他要扇自己耳光,却不是。

  身后的小弟连忙抓着一个啤酒瓶,打碎了下面,把上面有残渣的那部分递给雪茄男,“老大,给你!”

  夏林的眼里瞬间血丝崩现,这样半个碎瓶子扎下来她敢肯定要毁容,她后悔了,不该乱说话激怒这群疯子,这是一群十足的疯子!

  “不,等一下,凌老师!凌异洲!”她顿时害怕地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失声叫了起来。

  “你这个小贱人还乱叫,以为我会被你唬住?我靠我感觉我的智商受到了鄙视,今天一定要把你脸蛋重组一遍!”雪茄男说着凶相毕露,咬牙切齿地举着碎瓶扎了过来。

  “啊!”夏林双手被拉住,害怕地只能闭上眼睛喊叫,眼泪顺着下巴不停往下淌。

  她听到了有玻璃扎进血肉的声音,近在咫尺,但是却感觉不到疼痛。

  猛地睁开眼睛,一双有力的手臂替她挡去了原本应该对她脸上的攻击,凌异洲眉头紧皱,唇齿紧闭。

  “凌老师你……”夏林捧着他的手臂,眼泪模糊了双眼,让他整只血肉模糊的手臂显得更加血肉模糊。

  玻璃扎得很深很深,雪茄男是用了狠力了,有几块玻璃甚至已经没入了血肉里,夏林看着惊慌失措,一时间无法作出反应,这只手流的血比她流的泪还快还多。

  “凌……”那雪茄男这才看清楚正主,哆嗦了一下,扔掉酒瓶子,对着身后的人叫了一句“快跑”便瞬间没了踪迹。

  凌异洲收回瞪着他们冰冷的眼神,回头,微微低头,观察夏林此刻脸上的慌张。

  这张泪脸,可比他们冷战那晚好看很多。

  他伸手抹去她的眼泪,道:“你再这样哭下去,我可能就要动脉流血而亡了。”

  夏林猛地回过神来,这才拉着他去拦车。

  凌异洲一路上都不太主动,看着她跟司机交流,看着她去给自己挂号找医生,并且在医生包扎的时候问来问去,最后处理完,她松了口气的样子,着实让他恍惚。

  “还好没伤到动脉,不过你这几天很多事情不能做了。”夏林抬头见他眼神有点奇怪,“凌老师,你怎么了?刚刚医生说的注意事项你听见了吗?”

  凌异洲摇头,“你听着就行。”

  “可我……”夏林可是了一下,没再继续说下去,低头又道了个歉,“对不起,我好像老给你惹麻烦。”

  凌异洲摸了摸她的头,俯身强迫她直视自己的眼睛,“那你想好怎么报答我了吗?”

  他的眼里深不见底,夏林的却是浅显可见,她从来不会刻意隐藏情绪,现在更是,所以有徘徊和挣扎。

  凌异洲自嘲地笑了一声,放开她回头,“回家吧。”

  夏林愣神了一下,看着他落寞的背影,下意识地跟上,扣着自己的手指,心虚。

  医院门口,夏林冲到凌异洲前面给他开车门,凌异洲顿了一下,便也接受了这种服务。

  不过旁边经过的人好像误会了,“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带女仆出来的。”

  夏林挠了挠自己的头,有点尴尬,赶紧也钻进车里。

  回到凌家,夏林一开门,便有个小雪球冲了出来,在她脚边蹭来蹭去,格外热情。

  “小皮蛋。”夏林皮蛋立马钻进她怀里,小尾巴摇得可欢。

  黄嫂站在门口也很高兴道:“太太,您回来了。”然而看到凌异洲手上的伤,开口想问,但还是忍住了。

  “嗯,黄嫂,你把它养胖了呢。”

  凌异洲睥睨了一眼,皮蛋的待遇比他好太多。

  不过几天没见,皮蛋真是长胖了,夏林抱了从门口抱到客厅,已经抱不动了,本想把它放到沙发上顺毛,猛地一看,沙发上坐着闻立。

  闻立见凌异洲回来,神色一变,过来道:“先生,楚少说您早就回家了,这……”他看向凌异洲手上的伤。

  夏林想起帝吧门口的那群混混就惊心动魄,眼睛一眨不眨地在他们中间看来看去,不知道他们打算怎么处理。

  不过他们好像根本就没有要打算讨论处理方法,闻立应了声“是”,便打算走了。

  夏林突然想起件事,忙追上去,“闻先生,你等一下。”

  “太太,有吩咐?”

  “不是吩咐,你能不能帮我把公寓里上次那几个袋子拿过来?”夏林眼神闪烁,那些给凌异洲买的东西,还是尽快给他的好。

  这回闻立没有拒绝了,二话没说道了声“好”便走了。

  夏林回头,刚要对凌异洲说早点休息,凌异洲扯着自己的领带,一边往楼上走,一边对夏利道:“来帮我洗澡。”

  黄嫂默默地退下了。

  夏林嘴巴长成o型,帮他洗……澡?没听错吧?一定是听错了。

  过了一会儿,见夏林还没上楼,凌异洲又扬着声音催促了一声,“木木,上来。”

  夏林这才上楼去。

  一上楼便看到凌异洲拿着条毛巾站在他房间门口,问她:“医生刚刚都说了什么,你给我丈重复一遍。”

  夏林想了想,“不能提重物,不能写字,不能过度弯曲,不能沾水……”

  “停。”凌异洲叫停,然后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转身进了房间浴室。

  夏林脸瞬间红了,确实不能弯曲,不能沾水,所以她要给她洗澡了?

  这人明明都记住了医生说的话,还偏偏让她帮他记着。

  夏林磨磨蹭蹭地跟着他走进卧室,在浴室门口愣着不知道怎么办。

  洗澡可跟游泳不同,至少游泳还有布料遮挡的,现在让她看他身体……不行,感官上无法接受这刺激。

  凌异洲放好水出来,手臂上被包扎了厚厚几十层,他略不方便地解着自己的衬衫扣子。

  夏林只能上前帮忙,从上解到下。

  最后帮他除去衬衫的时候,仿佛全世界都是他古铜色的健康肤色了。

  好在裤子不用她帮忙,不然,夏林真怕自己就这么被煮熟了。

  凌异洲看着她的样子,戏谑地低笑了一声,先行进的浴室,夏林站在门口忐忑不安,想着洗澡的步骤,他应该能自己解决吧,马马虎虎就好,毕竟手不方便,谁也不会嫌弃他洗澡没洗干净的。

  好在凌异洲长达十分钟的洗澡征程里,并没有要她帮忙的架势。

  当然如果夏林认为这样就算完了,那就错了,十分钟后,水声停了,凌异洲对外面道:“木木,毛巾。”

  夏林连忙扫视了一下外面,果然看到凳子上整齐地叠着两块毛巾,她颤抖地拿着其中一块,深吸了一口气,捂着眼睛送了进去。

  “凌老师你在哪儿?看到我了吗?”夏林一边往里走,一边探索着。

  没事把浴室做的这么大干什么,冬天洗澡多不保暖啊,夏林叹了口气,还是没找到凌异洲的所在地,但也不敢睁开眼睛看,生怕看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手里的毛巾突然被接过,凌异洲道:“你可以出去了,小心地滑。”

  “嗯好。”夏林如蒙大赦,拔腿便跑。

  不过,刚刚凌异洲说什么了?小心地滑,这个她应该听的。

  结果没听,转身没跑几步,一个不平衡,屁股被狠狠摔在地上。

  很痛很痛快成四瓣了,夏林脸皱成一团,但是听到身后的凌异洲快步走过来的声音,她连滚带爬地往外爬。

  “我没事,没事,你别过来!”夏林一着急,牵动了痛处,更加痛了。

  如果没算错,他现在应该还没穿好衣服呢,跑过来做什么?

  凌异洲叹了口气,用一只手捡垃圾似的把她从地上卷起来,塞在腋下大跨了两步放在床上。

  夏林还紧张地捂住自己眼睛,“凌老师你到底有没有穿衣服啊?”刚刚被他夹来的时候,她大气也不敢出。

  “穿了。”凌异洲拉开她挡住自己眼睛的手,“摔痛哪里了?”

  夏林躺平,看着天花板,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痛得发懵的屁股,脸上一片红霞,“没……没摔痛哪里。”

  凌异洲看着她手,了然,轻咳一声套上睡衣,“今晚记得趴着睡。”

  夏林心里突然泛上一股暖意,他很懂得照顾她的情绪,害羞的或是愤怒的。

  帝吧门口的那一幕再次涌上来,凌异洲明知道会有伤痛毫不犹豫帮她挡住的决心,那时候他才刚出来,哪怕有一丝犹豫都是来不及的。

  夏林在床上翻了个身,趴着看到凌异洲拿着吹风气在单手吹头发,凌乱的发丝随着他单手凌乱的力道飘来飘去。

  她打量了这个房间一遍,这气氛,难道不是寻常夫妻?

  凌异洲吹完过来,居高临下地看她,“去睡觉。”

  夏林看了一眼这床,“我爬不起来。”她房间还在对面,屁股仍然撕裂般疼痛,火辣辣的不好受,需要缓一缓。

  凌异洲背对着她坐在床上,伸手扯着她上背,“没法抱你了,自己抓紧。”

  夏林赶紧抱紧他脖子,看着他还没完全吹干的头发在自己眼前一晃一晃,鼻头有点酸。

  “凌老师,我上次说了那样的话,你还愿意跟我相处吗?”

  凌异洲脊背一僵,随后恢复正常,踢开她房门,把她放在床上。

  凌异洲看着她真诚的眼神,显然没打算把上次的话收回去,她说她心里有别人,忘不了之类的,凌异洲越想越头痛,眉头紧皱,良久才回道:“那就慢慢来吧。”

  夏林那几天也反省过自己,那算是精神出轨,对于一个结了婚的女人来说,是绝对不可以的,现在看到凌异洲帮她关门离开时一言不发的神情,更加觉得自己罪恶。

  夏林缓了好一会儿,屁股痛才勉强缓解,去洗了个澡,然后在床上翻来滚去总也睡不着。

  脑子里满是凌异洲帮她当酒瓶的那一幕,还有自己的罪恶。

  想来想去,她终是爬下床,抱着枕头去敲凌异洲的门。

  立刻发现了里面有很大的电视声音,她不禁又大声敲了几下,“凌老师,我找你有事。”

  很大的电视声音终于被关了,但是夏林怎么隐约听到凌异洲的轻微喘 息。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